馬家輝:馬英九組織流亡政府?

馬英九在官司纏身裡慶祝六十八歲生日,態度依舊從容,不亢不卑,不似陳水扁當年捱告時咬牙切齒、呼天搶地。僅憑這份風度,已值得被額外尊敬。可是,在政治惡鬥的扭曲環境下,從容不管用,風度不奏效,司法系統掌握在綠營手裡,尤其正值選舉年,不把你鬥死鬥臭,怎可滿足深綠分子的狂熱意願。先前的「泄密案」初審無罪,二審忽又逆轉有罪,沒新證據,無新邏輯,純因法官換人,政治操作呼之欲出,老馬哥的氣度再好亦無可奈何。這回,又來了,檢察機關以證券交易法和刑法第342條之背信罪提控馬英九,高調要求「從重量刑」,殺氣騰騰,似不把他關進監牢誓不罷休。眾所周知老馬哥對金錢有潔癖,說他貪財,無人相信,但交易法和背信罪皆不以被告人私下牟利為入罪前提,而只要曾讓他人牟取不當利益便可成立,所以,關鍵問題是:老馬哥自己沒拿錢或沒故意讓別人拿錢,他的手下也沒拿錢或也沒故意讓別人拿錢?老馬哥知情嗎?即使不知情,在過程裡有簽名同意嗎?一旦以國民黨主席身分簽了名,水洗難清,恐有監獄之災。須知此番的「三中案」涉及數十億港幣資產轉移,在台灣官商勾結的悠久「傳統」下,若說國民黨的老官僚不曾趁機跟商賈合謀,巧取豪奪,上下其手,說出來亦不會有人相信。是的,這是陰謀論,是黑暗的推測,但重點是對台灣政治的黑暗陰謀推測十有九九得到證實,推測便成足以依憑的「判斷」了。總之,下台後的老馬哥這一劫,異常凶險,深綠陣營已經等不及看判決了,這一秒已經展開圍攻,呼籲把馬英九收押候審,以防他和證人串供甚至潛逃之類。他們的陳前總統嘗過的鐵窗滋味,他們亦要國民黨的馬前總統嘗一嘗。潛逃?很有趣的政治想像。如果馬英九真要逃,可逃到哪裡?先到金門,再搭大飛到廈門,然後轉往北京,擔任政協副主席之類?他可能是地球上最後一個喊「中華民國萬歲萬萬歲!」的深深深藍,該不至於。那麼,會否逃到美國?既然深深深綠愈來愈「去中國化」,眼見「中華民國」已經到了亡國邊緣,不如乾脆在美國弄個「流亡政府」,唯恐兩岸不亂的特朗普肯定舉腳支持。馬英九在哪裡,「中華民國」便在哪裡。這齣政治狂想曲,足讓陳冠中再寫幾部政治烏托邦小說。[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16/s00205/text/1531678935495pentoy

詳情

蔡子強:《幸福路上》:對民主的迷惘和失落

「那個當初的我現在好嗎?」這是台灣動畫電影《幸福路上》同名主題曲的第一句。也是無論台灣或香港,很多當初曾懷有一顆赤子之心的人,長大後不時心裏的糾結。 「史詩式」的視野和野心 《幸福路上》的故事講述女主角小琪的成長經歷,6歲那年舉家搬到新北市幸福路,為了滿足父母期望,她力爭上游。但生活卻是最好的老師,慢慢小琪有了自己想法,祖輩認為吃飽睡夠就是幸福,但小琪對幸福的見解與父母再也不一樣。於是她毅然揀了自己要走的路:進大學但卻不揀醫科、畢業後找了一份不太搵錢的工作、到美國開展新一頁、在異鄉結婚……但可惜現實種種卻不似預期,她也逐漸走到人生樽頸。後來因外婆去世,她重返老家,回首前塵,尤其是童年種種,慢慢想起自己走過的路,午夜夢迴撫心自問:「長大了,我有成為當初理想中的大人嗎?」 老實說,本來抱着看高畑勳《歲月的童話》那類動畫的心情和預期進場看《幸福路上》,緬懷一下種種成長印記。不料最後看到的,除了《歲月的童話》式的成長路上小情小趣之外,還有過去三四十年台灣大事如「921大地震」,經濟變遷諸如躋身世界工廠、股市讓人一夜暴富等。更難得的是它更沒有迴避並涵蓋了種種政治劇變,諸如蔣介石去世、在校內說台語

詳情

專訪陳建騏、魏如萱:自由的靈魂 文:崔香蘭

住過香港的魏如萱說,香港是她的第二個家。因為曾住在那裏,學會了那裏的語言,對她來說,是一個很熟悉,但同時又很陌生的地方。   他的創作,總是令人驚艷,像是打開了另個世界 在那個世界裏,你可以聽到故事的細節: 有魚在守候、有屬於幸運兒的自由、有貓與兔子處在海洋裏 有悲傷變成聲音的顏色、花的迷宮、隕石的碰撞…… 所有你沒聽過的,就此展開…… 她的聲音,有如一朵危險的花,優雅又瀟灑的在狂風裏綻放 有時,又像隻充滿計謀的黑貓,來去自如、無法掌握 讓人不經意聽見,就不自覺愛上了 在反覆聆聽的過程,感受到她聲音裏的層次魅力 也感受到自己,一層一層被剝開 他是陳建騏,她是魏如萱。 當他的創作碰上了她的聲音,新的音樂紀元就此開啟。陳建騏被譽為台灣音樂界最廣的跨界創作者,除了流行音樂,更跨足了電視、電影、劇場、音樂劇、廣告配樂……從年輕的樂手時代開始,慢慢成長到現在的金曲獎最佳製作人、最佳編曲得主,他手中生出的創作、編曲、製作,蘊出了華語流行樂的全新篇幅;他更在近年開創了自己的音樂平台「好多音樂」,將喜歡的音樂人,透過這個平台,介紹給更多人認識 ;喜歡音樂,是他從以前到現在不變的初心,也是因着

詳情

馬家輝:不知恥者更勇

美國批准軍事企業把潛艇相關技術售給台灣,雖然只是初階技術,卻是明顯的信號,尤其在中美貿易戰即將開打的時刻,等於向世人宣布,特朗普將把台灣作為棋子,大打「台灣牌」,向北京施壓:若你不加速開放市場,我們將跟你的敵人愈走愈近——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老狐狸特朗普是心狠手辣的謀略騙徒,沒有任何事情他做不出來。就此階段而言,蔡英文當然是高興的。白宮准許台灣官員訪問,開放潛艇相關技術在後,對台灣而言,是極佳的「外交成就」,讓蔡英文取足面子,也替綠營的年底選戰增加了若干口號籌碼。可是,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今天有理由給你,明天也有理由收回,一旦他跟北京談妥了貿易條件,對台灣翻臉不認人是可以想見之事。「信用」對他來說是屁,以美國利益之名,他不管做什麼都理直氣壯。內地有句老話說「無恥者無畏」,香港網民亦有句潮語說「知恥近乎勇,不知恥者更勇」,套在特朗普身上,百分百合身。然而北京亦非善男信女,枱底談判歸枱底談判,白宮在枱面上愈打「台灣牌」,北京必愈會打「勇武牌」,加強對綠營政府的威迫力度。外媒近日說北京將在數年內施展閃電戰,先取釣魚台,再攻台澎金馬,因為眼見日本已建自衛隊,亦見台灣漸行漸遠,更受不了美國反覆脅迫,像被特朗普伸手一把抓住了褲襠,是可忍,孰不可忍,乾脆先發制人,打它一場硬仗。難怪屢有人說第三次世界大戰並非不可能。「人」的條件已經存在了,美有老狐狸,中有習永帝,俄有萬年普京,北韓有個金三胖,台灣有位蔡菜子,都是好戰敢戰的硬男女,如果日本再選出一位右翼首相,又遇上一回國際經濟風暴,世亂不堪聞問——看來應該多買幾支金條傍身了,對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410/s00205/text/1523297803763pentoy

詳情

余光中談詩 整理:楊渡

世紀版編按:著名作家余光中病逝,文學中,余光中輾轉港台,在島嶼寫作,著作頗豐,近一半為詩集。余光中生前曾接受台灣詩人、資深傳媒人楊渡訪問,詳盡講述自己的詩。本版由楊渡授權,刊登余光中訪問。 余.余光中 楊.楊 渡 楊:說起一位作家創作的源頭,老師覺得自己是從哪裏開始的呢? 余:我從高中時就開始認真讀詩,雖然教科書裏也有一些作品,但是不夠,所以自己去找了一些詩跟詞來讀。由於父親是泉州人,閩南話有八音,所以在初中的時候,他就教我用閩南話來讀古文、古詩,因為這是最能夠表現文字音韻的。我母親那邊則是用吳儂軟語教我讀古文。因為讀古文古詩一定是要用方言的,所以我兩邊都學習,後來自己能夠有點個人風格,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子。我喜歡中國古典文學是跟它的平仄、對仗、平衡、簡潔的美學有關係。我在學校的英文成績非常好,考大學的時候就選擇了外文系,這是對西方的嚮往。至於母語的部分,那時候我們跟現在的青年有一點不同,現在青年的賞心樂事太多,電視、上網、漫畫等等,我們那時候的課外活動,好動的人去打球,比較不好動的人就看書,比如外國小說的中文翻譯,但看得更多的是古典文學的舊小說,像《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

詳情

馬家輝:不肅立,便打人

在戒嚴年代的台灣,播放電影時必先播「國歌」,觀眾即時起立,木摺椅轟轟砰砰地彈回原位,似是對歌聲音樂的不屑還擊。起立,並不代表肅立,木椅的聲音,各人在心裡的聲音,聽得見的聽不見的,皆是反諷。當然亦有熱血分子,尤其是一些有軍隊背景的男人,他們或親身經歷過戰難,或曾在軍營中受過洗腦,對「國歌」的威權象徵意義非常執迷,不但自己唱,更不准別人不唱;誰不唱,誰便被暴力對待,美其名曰「教訓流氓」。這現象在台北以外較易出現。一年暑假我到台中借住朋友家,同往看戲消遣,到了播歌時間,依例站起,前兩排座位上卻有兩個青年毫無動靜,「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唱到第五六句了,仍然紋風不動,更細聲講大聲笑,彷彿在談論什麼猥瑣事情。這在台北其實亦是常見,因已是八十年代初了,戒嚴歸戒嚴,肅殺氣氛卻已鬆動,你站不站起已沒人去管。然而這是台中,附近有新丁訓練基地成功嶺,亦有正規軍營,戲院裡坐了不少休假軍人,聞歌聲而不起立,簡直是「廁所裡點燈」,找屎找死。果然,當唱到第八九句,有四個剃了平頭裝的年輕人─一看髮型和步姿即知是軍人─走向青年,嘰哩呱啦地說著台語,語態之兇狠,必是在責罵。青年回嘴,爭執了幾秒,年輕人動手了,四打二,揪起青年的衣領,拳打腳踢,戲院裡立即嘩聲炸開,管理員動亮全場燈火,銀幕早已播完歌了,變成一片灰白,跟現場之混亂對映成一幅時代謔畫。年輕人和青年其後離開了,可能是擔心警察前來抓人。戲院恢復黑暗,正畫開映,剛才的鬧劇煙消雲散,什麼愛國,什麼不愛國,在日常的真實面前,全部煙消雲散。日常萬歲,其他,都是個屁。[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111/s00205/text/1510336874638pentoy

詳情

馬家輝:如何讓人喊萬歲?

賴清德擔任台灣行政院長後的首項德政是,宣布軍公教人員劃一加薪百分之三,似古代皇帝登基後,開倉派米,大赦天下,營造歌舞昇平的喜悅氣氛。此招一出,賴清德比蔡英文更具帝皇氣勢,蔡英文本想借他的人氣來為綠營造勢,沒想到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兩年半後的連任衝刺,「賴神」必成她的攔路虎。國民黨為今之計應是盡力挑撥他們,讓兩人相鬥廝殺,打擊民進黨元氣,儘管自己無能,但只要有辦法讓對手看起來比自己更無能,你便贏了。這是博弈學上的「廿一點原理」,你雖只拿了十六點,可是,別擔心,莊家拿了一張黑桃五,一張公仔,再來一張紅心八,爆煲,你便有錢可收。加薪百分之三,說來真是個大荒謬。今年七月中旬,那個貌似病甩毛的林全曾經明確指示,經過兩三個專家委員會的審議,考慮到整體經濟環境和政府的財政承擔能力,軍公教薪金不變,一個崩都冇得加。萬料不到才過了六十天,新人新政,不必什麼審議,更沒提出半個具說服力的標準,賴神一聲令下,人工即有顯著增幅,開心就好,囉嗦無謂。不必說這是百分之百的政治決策,跟專業扯不上半分關係,但問題是,難道台灣沒有任何必須遵循的行政機制嗎?一旦有人違反機制,難道沒有司法覆核之類的控告程序嗎?台灣好像也有「大法官釋憲」的法律抗爭管道,不知道有沒有人提出呢?我想,很難了。對老百姓來說,錢終究是錢,誰都不願意跟錢鬥氣,尤其軍公教人員,才剛被奪走了高利息年金福利,如今有了百分之三薪金加幅,先收了再說,誰敢抗議半句,誰便是人民公敵。國民黨看在眼裡,心中明白,斷不會逆反民意去搞大法官釋憲,藍營不鬧,綠營更樂於把「政績」收進袋裡,百分之三,就加定了。近日有各路台灣基金會人馬前來香港考察,作家和政客都有,我跟其中若干人聊天,問他們對百分之三有何意見,無一例外地,破口大罵,以台灣行政有欠專業為耻;但又無一例外地,異口同聲贊成先收錢再說,理由是台灣民心低迷沉寂,好久好久沒有半個「利好消息」了,如今總算有了幾乎令全民受惠的荒唐政策,然而在鈔票面前,荒唐政策不等於壞政策,只嫌荒唐得不夠多,如果能夠加到百分之十,那就全民歡呼「民進黨萬歲」了。要別人喊萬歲很容易,不用殺人,只要付錢。台灣沉淪之路由鈔票鋪成,黃金島,貪婪島,世界第一。[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920/s00205/text/1505844220624pentoy

詳情

馬家輝:賴神拯救綠營政府

台灣換了行政院長,有頭髮的賴清德取代無頭髮的林全,五官造型亦是截然不同,前者笑口常開,貌似憨直的台灣鄉民;後者則永遠黑口黑面,彷彿剛打麻將被截了一鋪十三么,全世界除了他老婆都欠了他十萬九千七。先不管政績如何,有了這位新的笑臉行政院長,對台灣來說,終究增添了喜氣。更何况賴清德在台南有「賴神」美譽,用他來拯救綠營政府民意,幾乎是無計可施中的最後一計了。確實需要拯救啊。蔡英文的民意反對率高達百分之五十八,民意支持率卻低至百分之廿四,以此狀態,若不趕於此時走馬換將,明年的重量級選戰很難打得贏,唯有寄望賴神「南水北引」,號召台灣精神救助綠營,死馬當活馬醫,且看能否絕處逢生。站在賴清德的角度看,鳳凰無寶不落,北上打拼,由地方到中央,同樣有他的計算,無非想借助行政院長之職更上層樓。他曾考慮明年轉戰新北市長,但同樣是地方選戰,且要打硬仗,欠缺把握,一旦輸了便將虧掉不敗老本,倒不如在「空心菜」手下當個閣揆,做得好,大家知道他比她能幹,下屆總統選舉說不定可由他代她。做不好,則可把責任歸於「空心菜」頭上,有難同當,未至於傷入肉。這個如意算盤,賴清德既然是「神」,一定懂得打個響噹噹。賴神在台南執政,做得再好,終究是地方級數,可以迴避某些議題,然而到了中央,硬碰硬,某些爭議就算他沒法一人獨斷,亦必常被追問表態,譬如說,特赦陳水扁;又如說,九二共識;再如說,開放美國農產品。諸如此類都是他要面對的質疑。賴神多番公開呼籲特赦阿扁,說什麼「有助藍綠和解」云云,好了,他當上蔡英文身邊的人了,同是綠營,也都有權在手,若真有此信念,為什麼不去做呢?若真不做,可要好好解釋,否則便是欺騙支持者,言行不一,失去信用。但若真做了,又置法治和公道於何地呢?本來讓陳水扁這惡棍「保外就醫」這麼久了,早已毫無法治和公道可言,但再壞也得有條底線,也得有點最起碼的假裝面子,特赦和保外就醫畢竟仍有距離。現在就要看賴清德和蔡英文會否連最後的顏面也不要,純為政黨私利,誓要救出他們的「神上神」陳水扁。而我猜,很可能會。在明年底宣布特赦,故意激怒藍營,再引爆綠營反彈對抗,動員把票投給民進黨縣市長候選人。這叫做政治,除此以外,蔡英文別無他懂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908/s00205/text/1504807653248pentoy

詳情

吳志森:台灣民意

偷得浮生,臨時起意,去了台北幾天,遠離愈來愈荒謬的香港,抖抖氣。 本來打算不用腦,純吃喝玩樂,但到這把年紀,食,又食唔得幾多;玩,走得遠些又攰。况且,記者本性,無論到哪裏,看到什麼都會當現象做觀察,腦袋也沒法子閒下來。 在台北遇見的平民老百姓,無論是計程車司機、百貨公司售貨員,還是小店食肆老闆,都會將台灣不景氣掛在嘴邊,向我這個陌生人大吐苦水。雖然滔滔不絕,心有怨氣,但未見憤怒,卻表現得知足樂天,對未來還是有希望。這是幾天看到,台灣人和香港人的最大分別。 一家韓食小店的女老闆,從廚房出來主動和客人搭訕,自報家門,祖輩是韓國華僑,家鄉在山東,上一代由大陸逃到台灣。作為外省人,對民進黨不滿看似很自然,還將台灣的不景氣,歸咎民進黨執政。 蔡英文上台,大陸制裁台灣,陸客霎時頓減,不少做遊客生意的店舖叫苦連天,我問對他們有什麼影響?老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因為陸客以旅行團為主,根本不會幫襯這些小店。這位對民進黨不滿的外省人,批評大陸壓迫台灣,也相當厲害。 坐的士最大禁忌是講政治,但並非選舉季節,講也無妨。的士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嚼檳榔,滿口閩南腔國語,民進黨死忠。他把台灣不景氣歸咎執政八年的國民黨馬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