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聯」亦是偽命題

我反對港獨,但不能因此對所謂「勾聯」事件沉默。 台灣時代力量和民進黨立法院委員上周成立「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應邀赴台出席記者會的香港客人包括三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陳志全、朱凱廸及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黃之鋒、周永康。此事遭左報狠批為台獨、港獨「勾聯」,並不出奇,但有本地民主派陣營出身的政界人士加入潑火水,形容黃之鋒等人「觸動中央的底線」,實在可悲。 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銘刻了德國牧師Martin Niemoller的警世之言:「最初他們(納粹黨)捉拿共產主義者,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着他們捉拿猶太人,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捉拿工會成員,我繼續沉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再後來他們捉拿天主教徒,我還是沉默,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後他們捉拿我,再無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歷史的教訓是警惕那些目睹不義之事但為私利而助紂為虐,或因無知誤判形勢而附和權貴的沉默者,他朝君體也相同。今天黃之鋒等「自決派」人士被上綱上線,在自決與港獨之間畫上等號。根據中共敵我矛盾思維同被歸類為敵人的其他人,今日選擇沉默或落井下石,自己也終有一天會成為被打壓的對象。就是那

詳情

唯恐香港不亂!

上周四,立法會保皇黨三十九名議員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羅冠聰、陳志全和朱凱廸,早前出席由台獨人士所籌組的「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之成立記者會。聲明指三人作為香港立法會議員「竟公然參與該等組織的活動,推動『港獨』、『暗獨』與『台獨』勾結,介入香港內部事務,是危害『一國兩制』、國家統一、違反《基本法》,以及罔顧香港市民福祉的行動」。 保皇黨的「譴責」顯然是緊跟治港者的論調。內地官媒《環球時報》上周日發表文章批評「台獨和港獨算是正式鬧一起去了」,但「無論『台獨』還是『港獨』,都是地地道道的偽命題」。 事實上,「港獨」真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偽命題」,是「港獨之父」梁振英當初為了爭取連任,而刻意把不成氣候的港獨小眾思想說成「問題」,藉此營造特區紛亂的假象,務求促使領導人支持他連任。然而,即使如今他已獲晉升至國家領導層,卻依然緊咬「港獨」不放。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受訪時,指對港獨已成「思潮」有所保留,認為港獨「只是小撮人提出的不切實際」言論,重申港獨「未去到一個勢頭」。不過,梁振英卻隨即公開批評,「香港有人提出不同程度的自決、分離,以至香港獨立,我們要防微杜漸,不能掉以輕心……我們要警惕任

詳情

台港連線的作用

香港有立法會議員到台灣,和台灣立委連線,成立「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的平台。 北京陣營毫不意外,馬上把這次連線說成是「港獨勾結台獨」,黃之鋒認為這是上綱上線,堅持連線只是政治交流。 其實香港代表應該早有心理準備,這樣的連結會帶來什麼樣的解讀。 香港傳統民主派例如民主黨、公民黨沒有加入,而台灣也只有新興台獨勢力「時代力量」和民進黨參加,國民黨、親民黨都沒有加入。 這種政治組成,很難說成是兩岸立法機關的連盟,頂多只是兩岸某種政治力量的結合。 不理是否獨派連結,只問,這個連線,有什麼實際作用? 香港可以借助台灣,如何更有效的向大陸施壓? 台灣自顧不暇,重要邦交國巴拿馬也棄台而和大陸建交,台灣束手無策,還有什麼力量可以改變大陸對香港的政治影響? 其中一名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表示,希望香港立法會議員不會因為不向着儀式宣誓就被取消資格。 請問這個台港連線,如何能夠跨海而向香港的立法會施壓? 另一名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她要求在香港人民遭遇政治司法打壓時,通過相關決議,要求政府、社會給予協助。 這令人聯想,在旺角騷亂中棄保潛逃的李倩怡走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看來台港連線短期目標,便是令台灣成為港人的政

詳情

道理不能不講 港獨不能不批

周前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公布最新一期有關港獨支持度的民意調查,以同一個的民調的跨時間結果來比較,其走勢是相對有參考性,因為民調的基礎和結構都是一樣。和去年7月相比,整體支持港獨的比率由一成七跌至一成一,在統計學上是顯著下跌。負責民調的人士有他們的解釋,例如本土派形象負面,但個人認為這解釋並不充分。 港獨支持率跌 主因中央港府立場堅定 真的令到港獨支持率大跌,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對港獨的立場鮮明堅定,在差不多一整年的密集批判,而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民意領袖都加入批判港獨的行列,這才把原來相當猖獗的港獨氣焰壓下去,而人大常委斷然釋法,也起了決定性作用。 在去年討論港獨問題時,個人在不同的場合也一再強調,把港獨問題「講清楚,說明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中央政府而言,港獨問題,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過去都以非常有節制的態度來處理,例如拐一個彎,以「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來表述,說穿了,還不就是暗獨又或者半獨!如果不是那些年輕本土派急於揚名立萬,奪權上位,反對派的傳統大佬們仍然是以普選、民主、港人治港,充其量也是港人自決等溫和口號去包裝,北京也不會把港獨挑明。

詳情

今天的台灣 明天的香港

國民黨選出吳敦義作為新一屆主席,相信他走馬上任後就會立即部署3年後的大選。目前民意對民進黨執政的不滿,是否會轉化成對國民黨的期待,台灣民眾對這名「馬英九2.0」有多大的期望,還要拭目觀之。台灣的政黨輪替,民眾尚且可以對交替的執政黨表達不滿,香港民眾對反對黨的支持則可能變成永恆,政黨輪替這方面,香港不會步台灣後塵;但觀乎台灣社會結構和經濟結構轉型而產生的社會運動,則是一次又一次的預示着,今天在台灣發生的事情,明天將會重演。 台灣的總統選舉,最大的議題是兩岸政策。民進黨執政後施政與經濟諸事不順,民眾表達不滿,同時也會反思過激的兩岸政策的後果。國民黨內部派系林立,主要的劃分也在於對統一的立場。吳敦義承認「九二共識」,但絕口不提統一,雖然能夠籠絡較為認同本土的國民黨員甚至普通民眾,但這種兩岸政策北京會長期「忍氣吞聲」嗎? 傳統來說,兩岸關係和兩岸政策跟香港好像沒有多大的關係,但近年發生靜悄悄的變化。如果我們將兩岸統一命題套到香港,就是內地跟香港融合問題。在台灣,國民黨不同派系應對台獨主張,有的提出要強調統一;有的強調「維持現狀」,「九二共識」只不過是底線,是兩岸可以展開對話的底線,不是一個政策

詳情

「歷史往往會以進步的名義在倒退」!

歷史上法西斯政權的崛起都會有些共同的特徵:「洗腦式的國族主義、欺騙式的選舉、打壓勞工權益、操控傳媒、政黨第一、政權至上、漠視人權、蔑視知識分子」等,不過法西斯政權至少都是利用選舉先拿到政權,再建構神話式的極端國族主義來鞏固政權;今天台灣政治人物都很愛說:「最後一哩路」,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說:「我們加入聯合國已經走了九十九哩了,最後只有一哩,我們就要成功了。」當場有人就問:「你說不可能發生(戰爭),但萬一發生怎麼辦」?他回答:「I welcome!」而11月1日的「洪習會」,中共習近平表示「台獨則是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今天兩岸各有底線各有堅持下,兩岸難道沒有其它出路嗎?「歷史往往會以進步的名義在倒退」,前總統府祕書長邱義仁認為民進黨應發展「不叫台獨的台獨」兩岸路線。那麼什麼是「不叫台獨的台獨」呢?其實「不叫台獨的台獨」根本是青蛙跳下水「不通」的邏輯錯誤,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所以蔡英文的「台灣共識」,中國說它是「台獨」,呂秀蓮提出的「九六共識」,也被中國大陸稱做「台獨」,謝長廷的「重疊共識」,也被認為是「台獨」的化身,民進黨1999年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也是抵不過「台獨黨綱」的罩門。這麼多年來,民進黨都在想一個甚麼是「不叫台獨的台獨」的說帖,但是中國大陸就只認定「九二共識」不叫台獨;其實台獨與馬英九的區別只是在,馬英九認為「台灣屬於中華民國」,台獨說台灣是「美國海外領地」或「日本放棄的無主領土」,這些政治語言都只是恍恍惚惚在遙遠未來的夢幻之中,不過這一切都不是台灣人民現在最需要的呀!蔡英文自當選以來,成為中華民國第14屆總統,不過這段期間台灣天災人禍不斷,台灣人民已經苦不堪言。蔡英文執政以來,政壇上一些獨派人士對蔡英文總是指東指西,這些人很奇怪是真要把台灣推上危險邊緣嗎?還是項公舞劍別有所圖呢?這些獨派人士動不動干涉內政、人事,一下子要換行政院長、下一秒又要換外交部長,真讓人摸不著誰是中華民國當家總統?難道現在2千300萬台灣人民最需要的是獨立嗎?事實上,過去台獨團體都是採取「台灣地位未定論」來論述台灣的前途。1999年民進黨提出「台灣前途決議文」就已經承認台灣的國名叫「中華民國」,2012年總統大選時,蔡英文就說:「台灣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台灣」都並未否定「中華民國」還存在的事實。2005年陳水扁說:「即使李登輝再做總統,也不可能宣布台獨」。中外古今,每逢亂世,必不脫上昏、下佞、內憂、外患等因素;蔡英文執政才半年多民調就雪崩式的大幅滑落,蔡英文從當選後縱容民進黨內派系搶資源、搶位子;蔡英文執政後在內政上,像國營事業的人事安排,不論才不用賢多以政治酬庸及派系掛帥、年金改革、飛彈誤射、兆豐銀行被美罰款,及最近是否放開放美豬及日本輻射食品、勞工一例一休、同志婚姻、復興航空無預警的倒閉等案,蔡英文政府在處理上的無能就已經夠讓人民感到是被背棄的孤兒,台灣社會現今真是烽火四起、抗議不斷、民不聊生官僚生;蔡英文在外交上除了緊抱美、日兩國大腿及兩岸上不承認「九二共識」外毫無作為,如今又加上獨派團體不時說三道四,這些內政、兩岸、外交上的風風雨雨都引發台灣社會的極大爭議,台灣人民對民進黨取得政權後,蔡英文政府以「天橋賣藝」式的方式來執政,再加上台獨團體不顧台灣人民的安全不斷叫囂自作孽,都讓人感覺到「寶島台灣」已是今非昔比了!現在台灣那些每日要為一餐一宿而辛苦打拼的基層勞工,及農民們只要有一口飯吃都很難,難道執政之道的初心不就是要讓人民的生活好過一點嗎?台灣從1996年第一次進行總統民選以來,因為台灣人民對國民黨多年執政的失望,民進黨才會有二次執政的機會;不過在1991年10月13日民進黨第五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時,民進黨通過修訂黨綱中的一個條文:「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今日的蔡英文正是依中華民國憲法選出來的總統,並宣示過要捍衛中華民國與中華民國憲法,那不禁讓人起疑蔡英文是要當一個服膺中華民國憲法的總統呢?還是要服膺民進黨黨綱的黨主席呢?今日蔡英文每周一固定召開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一手掌握行政權、立法權、及執政黨黨權,先不論是否有違憲問題,但「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的本質猶如法西斯主義獨有的特性,表現出一種趨於權威主義、卡里斯馬式(charisma)的領導統御風格的政治文化,現在的台灣政治已經有太多法西斯極權的特徵出現,讓人擔憂的是台灣是不是正走向「天下奉一人」台獨式的法西斯極權呢?台灣人民在2016年大選中雖然支持傾向台獨的民進黨拿到政權,台灣人民是希望蔡英文要讓台灣社會真正能挺直腰桿就事論事,在政治上沒有顏色的對立跟迫害,讓台灣經濟起來能讓人民吃飽而己,但並不是表示台灣人民支持民進黨要與大陸13億人民衝撞,台灣人民也不是要在「台獨」問題上跟中國大陸攤牌;今日民進黨的台獨黨綱與歷次相關決議文的矛盾,已不是可以矇眼不視的想像矛盾,再加上獨派團體的壓力,民進黨廢除台獨黨綱可能性幾近於零;不過今天蔡英文執政最要的是拚經濟讓台灣人民生活變好,不要以狹隘、洗腦式的國族主義來治國,而是要以2千300萬台灣人民的安全、兩岸的和平才是現今蔡英文執政的首務,台灣大多數老百姓沒有人會歡迎「不叫台獨的台獨」的「法西斯政權」!當今蔡英文的眼光是要為了台灣下一代的未來和台灣安全,不是以民進黨的利益為施政方向,台灣的前途與人民的安全、健康絕對不是任何人、任何政黨可以出賣或是拿來當賭注,現今國際社會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為台獨而戰,請天憐台灣醒醒吧!文:阿默(旅英博士,為所該為、言所當言,不服侍任何政黨。) 台灣 台獨

詳情

港獨和台獨合流 然後呢?

如果說台獨已經成為現實上不可能達成的政治笑話,還要相信港獨能成真,無異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台獨在台灣,已成為騙選票的工具;現在高喊港獨的人,又有沒有詐騙的成分呢?這點必須時間才能檢驗。港獨派新科議員梁頌恆、游蕙禎早前來了一趟台北,兩人在台灣大學研究生協會邀請下,和各界有一場面對面的座談,當天同席的還有香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筆者因為好奇而到場,也因此對台獨和港獨合流有一番新的思考。如同台灣對香港的陌生,座談只有少數人參與,但這些到場者顯然是一群對香港政情充滿興趣的聽眾。筆者沒有全程參與,在有限的時間內得到的印象是:這些年輕的港獨代表人物,完全否定中共。有人問到時下最熱門的港獨和台獨合流問題,黃台仰的回應卻讓筆者沉思,他的意思是,中共是「邪惡欺騙集團」,所以台獨港獨等分離勢力接連而起,中共必垮。不過更令人思索的是:中共垮了,然後呢?本土派的期待會否太樂觀?如果一定要提煉出較具意義的對話,香港本土派的年輕人認為,回歸中國之後,香港逐漸失去主體性,變得不再是香港,他們主張保留香港的原本面貌,不希望被中共或內地影響太多,香港人的生活與環境,不可忍受地受到中國大陸侵蝕;基於此,香港應該獨立,走自己的道。身為台灣人,完全可以理解香港人的這種主張,但務實持平而論,港獨是比台獨更不可能的政治想像。如果台獨對民進黨都是如陳水扁所言「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比台灣更倚賴大陸更接近大陸,中共也掌控更全面的香港,又如何能掙脫?梁頌恆提到香港可以仿效台灣親近美日。實務上,連菲律賓、馬來西亞都已經鬆動漂移,本土派年輕港人的期待會不會太樂觀?現在看起來,港獨和台獨真正交流的是「技術層次」,簡單說,是抗爭手段。如同戒嚴時期台灣的黨外公職人員,處心積慮地在宣誓、示威、遊行等方式突顯訴求,卻很難撼動威權體制。如果不是強人蔣經國晚年的決定,很難說黨外要再拚多久才能組成民進黨,也才有後來台灣的政黨輪替與民主化。港獨議員的象徵意義當年的台獨和黨外民主化運動之所以贏得一定的尊敬,主要是其中飽含着理想與熱情,人民相信這些爭取民主的前輩,甘冒風險,所爭得的權利並非為私而是出於大公。不過諷刺的是,時間檢驗了一切,同樣是衝進立法院,「太陽花」佔領了國會議場、癱瘓了政府,民進黨力挺;等做了執政黨,又有勞工團體衝進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辦公室時,綠營卻忙不迭要譴責。證明了政客完全兩套標準,黨同伐異,無論是非。也讓人領會「政治是高明的騙術」,有一定道理。現在的港獨,代表人物年輕秀美、儀表堂堂、言論前衛、作風激進,但政治是要負責的,不能光是「打嘴炮」。雖然港獨議員遭到打壓,議員身分有疑慮,但更深一層想想,他們所象徵的意義是:我們不同意中共在香港所做的,在此提出新思維,香港人要珍惜看待新的思維,慎重評估保留香港原本有的主體與文化,卻不一定要認同虛幻且做不到的港獨。文:王彥晨(台灣資深傳媒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8日) 港獨 台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