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頒獎禮:牆,全部都係牆

叱咤頒獎禮曲終人散,太陽照常升起,賽果繼續有人歡喜有人不滿,林海峰的棟篤笑繼續成為焦點,「蛋,全部都係蛋」的言論的確可以激勵人心,但想深一層,何謂高牆何謂蛋呢?例如,Wyman為欣宜拉票的「感人」言論,即時效果是令欣宜勝券在握(相信不少人一聽完這段話之後,已知道勝負已分),同時強化了自己「曾是小雞蛋,現在縱使壯大也不忘報恩,扶掖小雞蛋」的形像,但與此同時,卻也加深了樂壇(或娛樂圈)星二代因「贏在射精前、走捷徑、靠父/母蔭、消費父/母形象」而佔有絕對優勢此一印象,這或許不是Wyman的原意,但客觀效果確實強化了大眾(即雞蛋)覺得星二代是高牆的感覺。又例如,坤哥過去一年表現未有突破(假如不算退步的話),且偶惹負評(假如不算是非不絕的話),但得到幾位網上KOL的加持,一樣可以蟬聯最受歡迎男歌手,這些KOL,在部分網民心目中,其實也是一堵高牆,而坤哥,就成為這堵高牆前面的圖騰了。又又例如,商台頒獎禮相比其他頒獎禮,給予獨立樂手更多肯定,這是值得鼓勵的,但到了最後,幾個大獎還是幾乎全數落入大公司的手裏,小塵埃、方皓玟、Supper Moment等等雞蛋,都變成了大公司這堵高牆前面的裝飾了。又又又例如,商台的獎項是根據播放率或觀眾投票而決定,但這是否便代表有公信力?播放率不用我多說,根本就可以人為操控的,公信力其實跟當年TVB音統處相差無幾,至於現場投票,其實就是鬥晒冷而已,最受歡迎的,其實並不代表那位歌手在那年表現最好,被動員(無論有意或無意)的投票者,可能也成為高牆一部分而不自知。我曾經以為,四台各有各頒的分治局面下,商台頒獎禮已經是最接近台灣金曲獎的一個,但我必須承認,我太天真太傻了!在電影界,香港金像獎可以跟台灣金馬獎分庭抗禮,因為金像獎是業內專業人士投票而非一人一票,同樣道理,我認為最接近金曲獎的,可能是CASH的金帆獎了,只是,我們想要的,其實是一個真真正正的頒獎禮還是一個Show?最後,商台口口聲聲雞蛋挑戰高牆,在政府面前,它或許是一隻雞蛋,但在廣播界,它何嘗不一是堵高牆?最後最後,我口口聲聲雞蛋高牆的,不代表高牆就完全邪惡,正如雞蛋也並非永遠是對的,老老實實,我也想當KOL,想做網上的高牆呢,哈哈!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廣東歌 叱吒 樂壇

詳情

求叱咤落敗者的心理陰影面積

人類當初引入競爭和比賽,原意應該是想鍛鍊參賽者的鬥志,讓他們在激烈的角逐中,技藝得以提升,從而令人類進步。不論是冠軍或陪跑者,每一個付出了汗水的參賽者理應都值得欣賞,因為他們各自發揮了拼勁,令比賽變得圓滿豐富,他們也各自為了喜愛的技藝而奉獻一切。然而不知為何,到了這一個世代,輸贏似乎變成了比賽唯一值得關注的焦點。歌頌或討伐勝利者,各執一詞,鬧得不亦樂乎。女神和百姓是不是實至名歸,我沒有資格評論。只知道兩位歌手都是有心人,同樣付出莫大的努力,才能獲得手上奬座。要抱不平的話,與其對贏家侮辱謾罵,倒不如幫幫那些沒有得到鎂光燈垂青的歌手們,讓他們得到應有的關注。買碟支持、去演唱會撐場,又或是在FB分享歌曲都是支援歌手的好方法,總勝過在網上惡意抨擊對家。其實方皓玟已經不知不覺出道了十多年,獨特的她在後期脫離主流路線,曲風大膽特殊。近年的《你是你本身的傳奇》更是感動萬千樂迷。這首歌十大不入,絕對是今年的遺憾。其實沒有獲奬的才女AGA 今年也有很多佳作,例如是作曲主唱一手包辦的《孤雛》。其實JW 的《矛盾一生》也是今年大熱,可惜最後無緣奪奬。「矛盾只因心愛著」這一句震動了不少港女的心靈,亦令不少男友嚇得心驚肉跳。其實今年Dear Jane 的愛情三部曲也很特別。製作人巧妙地把陳浩然高小曼的愛情故事融入了樂曲當中。三個故事分別是《哪裡只得我共你》,《只知感覺失了蹤》和《經過一些秋與冬》。歌者無限深情的演繹令一眾樂迷都聽得心有戚戚焉。其實叱咤十大拿第九位的小塵埃除了《卜卜卜》之外,還有很多好歌。例如是唱出香港人心情的《嗚》,曲風異常清新,是能引起別人共鳴的好作品。其實本土味道濃厚的作品還有謝安琪的《山林道》,出自黃偉文手筆,詞曲感動細膩,描繪出平民天后的成長歷程。這首歌大熱落榜實在可惜。其實只要細心留意,香港樂壇仍然有很多好歌手和好歌曲。但願每一個落敗的人也能被尊重和珍惜。但願你們昨日的小小鬥志,在2016年所作出的努力,所經歷的辛酸,都會在來年化成最亮麗的風景,最美好的天氣。圖片取自「叱咤903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facebook專頁 廣東歌 叱吒 樂壇

詳情

欣宜不值得嗎——回應安騏的〈欣宜與黃偉文〉

安騏日記的安騏這樣說:「……身形肥胖,可以直認不想減、減不來,但實在不必歌頌肥胖身形,硬要將不美捧成美。」筆者看畢全文,驚訝得內心翻轉再翻轉,最意想不到的,是這番說話竟出自一位女性的口裡。在此必須強調,欣宜的《女神》一曲非關肥姐,亦與消費身形無關。她完全是一首有關女性,與社會如何持續的規範女性(的身形)的一首流行曲。說欣宜在消費亡母,在消費自己身形,無疑是把《女神》的內容以至欣宜自身的經歷完全外在化了。黃偉文在台上說得明明白白,藍奕邦把香港小姐的旋律放在《女神》的前奏是畫龍點睛,若然我們仍然記得社會一直以來如何批評香港小姐對於女性身體的注視與控制,黃偉文這番說話的意思就明顯不過了。黃偉文與藍奕邦等人的努力,完全是為了把欣宜作為女性的故事以流行曲的形式呈現,而這一個故事,根根本本是屬於社會上每一個「不美」的女生的。「美」的標準由誰界定?為什麼「不美」的人就要受到社會的標籤、加以污名,甚至作為唯一的標準?這些都是真實的發生在欣宜身上的性別議題,而欣宜的《女神》一曲顯然具有以上的問題意識。筆者真的想反問安騏,「美」與「不美」的標準到底由誰去定調?香港小姐、纖體廣告對於女性身體強加的控制,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作為女性,你又是否試過有一刻的衝動想說:「靚唔靚,關你_事」?要知道,女性在現今社會上仍然受到非常多的監視,好比說,穿得「性感」會遭人白眼,沒有「標準身材」最好別露……等等,萬變不離身體,程度近乎變態。另一方面,女性能夠唱歌亦非必然(正如女性可以投票也非必然啊),有好一段歷史裡,當音樂工業從業員被男性壟斷,音樂的生產模式以男性為中心,女性的聲音與感受於是完全排拒於流行音樂之外。以搖滾樂為例,你可以數得出香港有多少女性的搖滾樂隊嗎?Mavis Bayton(1997)便解釋指,女性在歐美搖滾/流行樂中多作為演唱者(vocalists)而非樂器演奏者(instrumentalists)——這種權力關係令女性在音樂上延續了她們作為「第二性」的社會地位。當然,隨著女性主義運動的浪潮,歐美音樂還是出現了麥當娜,甚或Lady Gaga,但回到香港,為何我們又重新注視欣宜的身形,而忽視了她音樂裡的控訴?我們又是否看得見這種攻擊的暴力?女性的命運總是不容易的,但是,由「白雪公主」到「女神」,我在欣宜身上看見的卻是無比的堅強。她不值得嗎?她失去了最愛的母親(說她消費亡母的,真的請你小心自己的嘴巴,問一問自己是否還有人性),受到社會多番對其身體的攻擊(正到現在),她還是在今日走上叱吒台上了。除了繼續的攻擊,我們可以給更多的支持嗎?在我看來,今日一頭金髮、一身黑色的欣宜,有著Lady Gaga的反抗影子。(粗陋成文,請見諒。但還是希望社會有更多這方面的討論。)(誠意推薦何穎怡的《女人在唱歌:部落與流行音樂裡的女性生命史》。)Bayton, M.(1997), ‘Women and the Electric Guitar’, in S. Whiteley ed. “Sexing the Groove: Popular Music and Gender”, London: Routledge: pp 37-49.文:黃柏熹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性別 廣東歌 女性 性/別 叱吒 鄭欣宜

詳情

我看叱咤 2016

始終是從小就看的情意結,始終還自問愛港樂愛廣東歌,每年伊始都是習慣性地聽商業電台頒獎禮,特別在今年重現久違的電視直播,還要標榜足本直落,難得。TVB大台從來沒有的空間,Viu TV提供了。亦不得不讚Viu TV在開台至今一直都有不少的音樂節目與現場表演的轉播,還是晚上的黃金時間。這一次連從前新聞大過天的黃金守則都可以打破,堅持播到全場完畢,而押後新聞到深宵。這一次本應是天時、地利、人和,讓香港樂壇與商台再一次給港人看到希望與改變,而且2016年確實有不少的作品值得有更多的推廣。然而,一直傲視四台(其他傳媒頒獎禮) 的叱咤,還是守不住,過往真誠的感動都敗給了刻意的計算,淪為純粹娛樂。或者只是個人期望落差,商台從來都要商業掛帥,但至少香港樂迷們還會有一份信念,這個電台還有提拔獨立新聲的勇氣,而就算沒有,也應呈現得大方得體。其實Supper Moment 說得好,能在電視機旁、收音機旁、網上或現場以一個晚上的時間去聽頒獎禮,是對香港流行樂壇的一個支持,但這個頒獎禮是否值得這樣去支持?騰出時間給得獎感受、有一首歌曲的演繹時間當然是比其他本地頒獎禮更好的處理,但這本來就是最低要求,精彩的叱咤理應能給予更多,可惜現在所謂的忘我不忘本,卻盡是煽情之能事。我最喜愛的歌曲投票,網上選出五強,現場選出得主,是原有的傳統,今年突然有新意思,要選出兩首再加入一輪投票,並在中途加插表演,用意何在?似是強行加插「催淚位」,要擠出表演者與樂迷的眼淚來消費,然後就來截票。情緒的操縱,用來操作投票意向,然後當「兩強」上台,一眼就能看出所謂拉票的班底是徹底傾向某一方。鄭欣宜與方皓玟都是值得欣賞的歌手,亦不需要作如此對立,偏偏這一夜叱咤為了話題性而如此編排,一邊本來已有明星光環,又有著名填詞人、音樂人一同加持,另一邊就盡是寂寂無名、默默耕耘的幕後製作人,一比之下就見走獨立路線的有多單薄,卻沒有將其辛酸故事一一如數家珍,否則可能要再超時也講不完。我最喜愛系列,是以票數來決定的,所以也沒有值得批判的理由,只證明了投票受眾的品味。從結果來看,叱咤似乎已成為了另一個TVB,在大台出身的都走到這個舞台得到加冕。大概是TVB音樂頒獎禮已經墮落到一個地步,連基本娛樂功能都失去,就被叱咤取而代之,但原來熟悉的叱咤則悄悄離我們而去了。TVB特色,當然是守舊保守,叱咤如今也失去了將後起之秀提拔的能力與機會,至尊歌又是陳奕迅,女金又是容祖兒,連組合三甲都開始沒有了流動性。都這麼多年了,如果仍在看,都應該懂得忍受,連至尊大碟的份量都愈來愈不濟,大公司大品牌、天王天后質素再平庸,也可勝過製作更精良、概念更完整、音樂性更豐富的單曲或專輯。像《四季》若是周國賢自己去唱,別說至尊或十大,單周冠軍歌都可能勉強。又難怪張敬軒不知道周國賢其實今年已經回歸了,商台頒獎台上難以看得見。也罷,始終是分獎遊戲,不過我真的為商台的惡意玩弄而感到憤怒。2016年理應是肯定方皓玟音樂的一年,並顯示在播放率上的佳績、投票單上的走勢。那為何只因著製造懸念的緣故,所謂娛樂性的名目,去禠奪她應得的肯定?按照非官方統計,方皓玟本可得唱作人金獎、女歌手銅獎,卻都被逆轉位置,期望更大,落空更大。當然有人認為數字只作參考,女歌手三甲尚且可體諒,畢竟JW 與方皓玟到最後一周的播放率還相當接近,而以JW在2016年的音樂表現,得獎也是實至名歸。但唱作人的次序為何要這樣顛倒?論播放次數,統計上林海峰還要落後於周國賢;從捧人角度看,林海峰也不需要一個金獎去證明,他奪金的意義遠遠低於方皓玟,還要給人指摘為偏幫自己人,那用意到底何在?及後,原來連男歌手的金銀銅次序都可以調換來頒發,是頒發單位忸怩的自嘲嗎?知道金獎得主的實力及重要性不及銀獎嗎?對今時今日的叱咤而言,獎項含金量及不上製造話題的娛樂性,TVB式頒獎禮,正是只求效果,可以犧牲獎座的份量與價值,今日的叱咤距離還遠嗎?獎頒得不稱身,但歌手也要有責任去承擔其份量。既然明知香港流行音樂流行度已大不如前,看這頒獎禮的樂迷可能跟鄭欣宜的歌迷一樣,要甘冒被外間恥笑的聲音來支持,那就更需要有說服力的表演,不讓人家看不起。但不知是緊張還是音響耳機之誤,得獎歌手們的現場水平皆不如平常,像小塵埃、方皓玟這些一向難登主流的單位,難得一次上台機會卻失準,怎讓樂迷放心推介給友好呢?《終於好天氣》與《卜卜卜》是好歌,也需要有精彩的發揮。且念這兩首確有難度,但林奕匡唱《愛情小品》就沒有藉口,已經不是《停止繁殖》般高低跌宕,卻唱得如走鋼線。至於感言說話,更是災難區。動人,不在乎長度,只在乎深度,是否有內涵、有鼓舞作用。如果沒有準備好,那不如專心唱歌,總比言不及義好。真性情當然值得讚賞,但若一個歌手的真性情是討人厭煩的話,那不如少言少錯,尤其是已奪金無限次的單位,怎樣也不可跟第一次上台的興奮與激動相比,那就不如藏拙,將自己最好的一面表露就好。歌手始終是唱歌而非發表長篇大論,像鄧小巧的言簡意賅,以音樂征服人心;鄭欣宜也一樣,很多情感可以在心中,《女神有問題演唱會》中的組曲《問題天天都多》、《夏日飛舞》、《星星傳說》已勝千言萬語,不要讓值得喜愛的原因化為憎厭。文:博比2016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 完全得獎名單叱咤樂壇填詞人大獎  黃偉文叱咤樂壇作曲人大獎  Howie@Dear Jane叱咤樂壇編曲人大獎  馮翰銘叱咤樂壇監製大獎   Edward Chan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十位  林奕匡〈愛情小品〉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九位  小塵埃〈卜卜卜〉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八位  容祖兒〈無人知道雙子座〉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七位  方皓玟、RubberBand〈終於好天氣〉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六位  許志安〈非安全地帶〉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五位  吳業坤〈百姓〉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四位  C AllStar〈聲音騷了〉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三位  鄭欣宜〈女神〉專業推介叱咤十大 第二位  張敬軒〈羅賓〉叱咤樂壇至尊歌曲大獎  陳奕迅〈四季〉叱咤樂壇至尊唱片大獎  容祖兒《JPOP》叱咤樂壇唱作人銅獎  周國賢叱咤樂壇唱作人銀獎  方皓玟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  林海峰叱咤樂壇生力軍銅獎  陳明憙叱咤樂壇生力軍銀獎  張美儀叱咤樂壇生力軍金獎  鄧小巧叱咤樂壇組合銅獎  Dear Jane叱咤樂壇組合銀獎  Supper Moment叱咤樂壇組合金獎  C AllStar叱咤樂壇女歌手銅獎  JW叱咤樂壇女歌手銀獎  李幸倪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  容祖兒叱咤樂壇男歌手銅獎  許廷鏗叱咤樂壇男歌手銀獎  陳柏宇叱咤樂壇男歌手金獎  張敬軒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組合  Supper Moment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  吳業坤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  鄭欣宜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  鄭欣宜〈女神〉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音樂 廣東歌 叱吒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