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到法院上法治課

每年都會安排中二級同學到法庭旁聽,以往到鄰近的荃灣法庭,不過前年十二月底,這所唯一仍運作的舊式裁判法院,終於也光榮退休了。於是,今年就要多花十五分鐘車程,到長沙灣的西九龍法院去。同學們得知將要到法院旁聽,就興奮地嚷着想聽謀殺案、風化案(!)等等。但當提醒他們旁聽的是裁判法院之時,也就明白不會遇到上述嚴重案件。同學們的家課,則是要上網查閱將會旁聽的案件,從而體會公開審訊的法治原則。走進偌大的法院大樓,原本雀躍的孩子們也不禁肅靜下來。聽了兩個法庭的審訊,同學們看到了有些被告在犯人欄內,有些卻在欄外;也看到了不懂廣東話的被告有即時傳譯、聽力不佳的被告伯伯既有擴音耳筒,法庭書記更走到他身旁解說;更看到法官訓勉一個高買的年輕媽媽:雖只輕判罰款,但要留有案底,未來要改過做孩子的好榜樣;同學們也發現同一位律師為好幾個被告求情,於是猜到那位應是當值律師了。什麼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麼是無罪假定、什麼是法律援助服務等等抽象的法治概念,都能具體展現出來。不過,不少同學印象最深刻的體會,竟是審訊過程的認真和細緻。是的,成熟的司法制度、尊重法治精神,正是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下一代必須珍惜及傳承。[張銳輝]PNS_WEB_TC/20180523/s00204/text/1527012270428pentoy

詳情

法官荒

香港實行普通法制,這法制的主要特色是以法院為中心。法院對維持法治和推動法制發展至為關鍵,它不單是解決糾紛的地方,法院判詞所確立的原則和理據,更加成為法律的一部分。普通法內一些根基的法律領域如合約法、侵權法、信託法、衡平法以至行政法等,均主要由判例的原則所組成。即使是成文法,法院對條文的解釋、演繹和應用,往往可以澄清法律的意思,填補法律上的空間,或進一步推展法例的領域。由於法院的角色舉足輕重,普通法對法官的質素的要求便非常嚴謹。 歐陸法制(包括內地)的法官主要由司法學院培訓,學員畢業(一般相當於大學學位)後便可獲聘為法官。歐陸法制法院的角色以解決紛爭為主,沒有太大的空間發展法律原則。普通法制的法官則主要來自執業律師,需要有一定的執業和人生經驗,而高等法院或以上的法官,一般均有十五至二十年的執業經驗,傳統上不少已是資深大律師,在專業界別內早已享負盛名。這種來源,加上獨立的任命制度,令司法界得以維持極高專業質素的法官,但同時亦意味法官只有一個頗狹窄的來源,這問題在較細小的法域如香港便顯得更為嚴重。 香港人口超過七百萬,律師只有約一萬,當中只有千多名訟務律師,不少年資尚淺,資深大律師則只有近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