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嬌救志明》何時才是他們故事的最終章?

2010年,彭浩翔以室內全面禁煙為背景,拍下了很地道的《志明與春嬌》,裊裊煙圈中開始了張志明(余文樂)與余春嬌(楊千嬅)的愛情故事;兩年後,場景從香港(的後巷)搬上北京,他們《春嬌與志明》經歷分手又再走在一起。這一年,他們的故事繼續。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從2010年的《志明與春嬌》至今年的《春嬌救志明》,足足七年,在大銀幕上,看著他們邂逅,曖昧,相戀,分手,各有新的伴侶,再次走在一起,也成為很多人的共同回憶。趁著二人拍拖經年,理應有更多不同的討論。可惜的是,這一集沒有新意,套路跟《志明與春嬌》與《春嬌與志明》幾乎一模一樣,從開場的神怪小電影(第一集的停車場鬼故,第二集的洗衣舖情侶,以至今集的趷趷剛),以至最後搞一場大龍鳳,以大團圓結局收尾。基本上,只是把舊有的方程式複製,再套上不同的內容。 與前作以都市愛情小品定位有所不同,雖說《春嬌救志明》還有討論愛情的部分,於是有人對號入座,有人感同身受,仍能有所共鳴;但是有別於過往,這一集刻意在志明與春嬌的故事上,搭上如《香港仔》無厘頭/神怪風格。以屹屹剛的驚嚇作為楔子,算是很彭浩翔式的處理,其實還好;但是,後段還要加上一段飛船,甚至外星

詳情

誰掌過去與未來 速評金像獎頒獎典禮2017

一年一度的電影金像獎又再一次結束,而以下是本人一些簡單觀察。 1.《美人魚》《七月與安生》代表的是北進想像,可惜兩者在港的口碑卻不及《樹大招風》《點五步》及《一念無明》等充滿本土情懷的電影。明顯地,從文化研究角度看,港人的本土意識愈來愈濃裂! 2. 當我們嘗試盤點去年的港產片,尤其前述的所謂本土情懷系統,大致會發現兩大主流,其一為關社派,當中包括《大手牽小手》《幸運是我》及《一念無明》,至於《樹大招風》和《點五步》則較明顯強調香港本土歷史的重塑,我姑且稱之為歷史派。有趣的是,關社派得到的迴響並不如歷史派大,而得到網民支持,而最終得到較多獎項的《樹大招風》,其諷喻更是力度最大,甚至因此而無法在大陸上映。更值得關注的是,繼上屆《十年》後,今次已是國內媒體連續兩屆將最佳電影「從缺」。 3. 若果《十年》代表的是香港人對未來的焦慮不安,《樹大招風》呈現的便是對過去的反省。事實上,港人在三大賊王的失敗經驗中,不難找到自己的身分認同,例如影射賊王轉型做大陸生意的挫折的章節,便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而透過導演在銀幕上的虛擬重構,及現實中電影受到的打壓,本影片正好強化港人對昔日老好日子的緬懷,及對現狀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