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李嘉誠學英文,係咁的……

李嘉誠說,他不是求學問,而是搶學問:「我住在合群男子公寓,即今日銅鑼灣金堡中心,每晚十二時後便會熄燈,我因上夜學及到工廠跟單,寧願晚晚摸黑行樓梯,一步步數住,夠數就知道返到屋企。」他二十二歲開了塑膠廠,深信到二十六歲儲夠錢,憑着惡補的英文可考上大學,豈料一個大客破產,毁了他的夢,但苦學的英文,卒為他打開成功之門。「五十年代在做膠花時,我不停訂閱全世界最新的塑膠雜誌,第一本是美國雜誌Modern Plastics。」他又飛到英美參加塑膠展,掌握最新形勢。在外國雜誌中,他留意到一部製造塑膠樽的機器,但從外國訂製太貴了,憑自學的英文就研製了這部機器,「它至少讓我賺了幾萬元」。他開始請私人老師,每天七時返工前學英文。「我第一單大生意的agent就是洋人。一次他在臨落貨時突然說,他沒錢畀,我話『唔緊要,讓我先截單,貨可以再賣過,最多蝕紙盒的錢』。後來,有個外國人每半年就落訂單,原來就是他介紹來的。」但他亦試過用英文鬧鬼佬。「有個客仔的女婿用英文侮辱中國人,我受不了這啖氣,用英文鬧番佢轉頭,結果要他的外父來say sorry,我做番佢生意,不過收貴些。」由開會到接受訪問,只要對象是洋人,他一概英語對答,毋須翻譯。在劍橋大學拿取榮譽博士學位時,他抱憾地說:「如果是自己讀回來的,我會開心啲。」(李嘉誠學英文.二之二.完)[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15/s00196/text/1526321709399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