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與選舉

鬍鬚曾搶閘交表,未料在大門處踢到梯級,幾乎失足,真係大吉利市。 當然大吉利市的不只有他。林鄭在首次的造勢大會上,娥眉倒插,冷目入場,卻在掌聲和呼喊的簇擁裡,滑腳甩鞋,狀甚狼狽,她嘴角微微動了動,不知道是否暗中說聲:「啋!」再之前又有葉太到廟宇現身搶位,竟然意外被麒麟撞跌,百年一遇之離奇景象,使人打從心底冒起一陣詭異陰氣。 從封建迷信的角度看,這都屬不祥之兆,必有挫敗,就算最終能夠入閘再出閘再勝選,亦波折重重,傷痕滿身,元氣大傷,需時甚久始可復元,甚至醫番都晒藥費。 至今似乎只有胡官尚未出過洋相。 印象裡,好像有一回是胡官講台上的海報無故脫下,但只是小事,遠較其他不祥異象來得輕微。難道老天在暗示,入閘之後,將出現葉太口中的「戲劇化發展」,兩位前高官廝殺過甚,互揭秘密,兩敗俱傷,惹怒阿爺,有人在最後關頭下達最強指令,建制統統過票予胡官,新人新政,讓香港進入新的管治階段? 聽來不可思議。但在此城市,不可思議之事常有發生,包括幾萬名號稱紀律部隊的人失去紀律,公園集結,齊講粗口,助友脫罪。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誰都無法否定任何怪異現象之可能性。那個熱鬧的晚上,如果拍成杜琪?或劉偉強式電影,接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