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囚》:反思懲教的本義

香港歷來出產過不少以監獄為題材的電影,如《監獄風雲》、《黑獄斷腸歌》以至前年的《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雖然幾部作品的主題、風格都不盡相同,不過都是以成年罪犯監獄作背景,相反探討未成年罪犯問題的電影則比較少,最近上映的《同囚》正正由年輕罪犯被判入勞教中心開始,嘗試帶領觀眾理解當中既真實又黑暗的一面。 電影主要分兩條線,游學修飾演的阿凡因襲警被判入青年勞教所,期間遇上由關楚耀飾演的懲教官。他在芸芸懲教職員中較為不同,也是故事另一條線的主角,他認為「懲教」即是懲罰和教育,故此不應該只靠打罵,還要教育,因此跟其他只會打罵的同事不太投契,不同經歷也影響他對勞教工作的看法。 由於是真人真事改編,從阿凡的經歷可見勞教中心的黑暗一面,幾乎所有職員都不會善待他們,每天被打已經是最「普通」的事,還要接受不同程度的辱罵,甚至是各種程度侮辱行為,基本上是一種非人生活。過程中阿凡曾經受不住而自殺,後來卻慢慢「融入」當中,可是當觀眾看見他與其他囚犯每天重複面對以上的經歷,如同被洗腦,根本沒有合乎「懲教」當中的教育部分。這條故事線的可能比較直向,因此導演處理得還不錯,而且游學修也能演繹面對各種程度侮辱時的

詳情

期待的電影:《同囚》

前陣子,看到傳媒介紹即將上映的《同囚》,本想看後才寫影評,然日期為五月四日,而此片有警世導年輕人向善作用,故在上映前先行介紹。 故事講述更新人士過往在囚經歷,包括被虐打,囚友被迫吃糞等駭人聽聞事件。然而,這些都不是「最」驚嚇的,至為可怕,是出牢後,因要守行為的敢怒不敢言,害怕道出真相,福利官公報私仇,再行進入院所整治。 虐囚新聞,我們時常聽到,即使死人,也有案例,然從未聽聞懲教員入罪。即使有釋囚往立法會申訴,有傷勢證明,相關人等也無事。原因很簡單,因為大部分人都對更新人士證供存疑,傾向相信執法者。 出監後為何敢怒不敢言的原因,是雖然把人再關牢房,必先經過法院。我城司法獨立,法官公正聞名,連北京的帳也不買。然而,法院判案邏輯,必相信福利官多一點,因為他們是專業人士,而且委任他們對少年犯作出監管,即使講大話,砌詞誣蔑,把釋囚往進度庭推,法官也比較相信他們。我問你們一個簡單問題,兩個人在面前,有完全不同證供,一個曾犯事有案底,一個為身家清白公務員,兩個都不認識,你們會傾向相信誰? 影片如果不是三級,家長應該帶子女收看,因為可令他們明白一失足成千古恨。雖然他們未必相信吃糞等恐怖場面,但上面合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