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喜歡藍》 柔弱地說只得你一個

看《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不能說沒感動,特別是看到最後,男主角溫婉地、柔弱地,拋出一句話:除了你之外,我沒有被其他人碰過。 從頭到尾,《月亮喜歡藍》都彷彿在說着一個不能宣之於口的故事,整個電影氛圍都好像有口難言,又或者是一言難盡。就像整個人潛進水裏去,閉着呼吸,一直忍,不能何時才能探頭出水面,吸一口氣。既然不能說出來,故事又如何發展下去? 鏡頭便一直跟隨着男主角Chiron,由九歲開始,讓觀眾見證他成長。這個男孩,小時候很瘦弱,時常低頭,不敢正視,沒有朋友,經常被欺負,很少說話,甚至開首有一段時間還差點以為他是啞巴。關於他的事,男孩子從來不說,真有這麼硬頸的小孩,嘴巴就是不張開。原來要直至遇上對的人,男孩才會放下戒心。其實不是他不想說,而是連他自己也不確定,什麼叫做愛。 故事主題很隱晦,但亦很詩意:黑人的皮膚在月光映照下,是藍,不是黑。 藍與黑是一個有趣的相對概念,藍有時像黑,黑有時像藍,有時買衣服時,我也分不清究竟是深藍還是黑。當然黑人的皮膚一定是黑,如果是藍便叫藍人了,但為什麼在月色之下,顏色會改變呢?月亮發出的光,又是什麼顏色呢?從電影觀念去看,晚上戶外的色溫,就是

詳情

回應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就「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一文的意見

我十分感謝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以下簡稱「關注組」)對上星期刊出的拙文「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作出抽絲剝繭的回應。無可否認,由於時間及字數限制,我未能好好詮釋文中某些地方,趁這個回應關注組的機會,可以稍為更深入地解釋一下我的觀點。雖然難以盡善盡美,但是文章可以在某程度上促進對這個話題的討論,也是我所樂見的。關注組對拙文提出了好幾個批評,為了讓討論更清晰,以下我分開兩大部份回應有關批評。第一點,關注組引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約》第26條指歧視的定義為「一些人人都有的基本權利,因某種人的不同特質,而被剝奪」,並指不同意同性戀的生活方式不構成歧視。首先,《公約》第26條指明,「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所有的人得到平等的和有效的保護」,並非只保護「基本權利」。我所使用的定義(僅僅因為某人的一些特質而非行為對其給予一些比別人差的待遇,除非有合法辯解),其實是取自香港各主要的《歧視條例》,在此不贅述,關注組有疑問的話,歡迎查看《性別歧視條例》第五至七條、《種族歧視條例》第五條、《殘疾歧視條例》第六條和《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第五條等等。我對歧視的定義與關注組所引用的定義的精神(essence)是一致的,只是關注組作出的定義附加了「基本人權」的框架,而此框架是從何來,如何界定「基本權利」,關注組並沒有解釋。現時社會,每位異性戀者都擁有在不牴觸現有法例下,與自由選擇的伴侶結婚的權利。對於同性戀人來說,其他人都有的權利,因他們的不同性向而被剝奪,這恰好証明了同性戀人無法享有合法的婚姻乃是對同志的歧視。我希望可以明確指出,立法允許同性婚姻只是確立一條底線,保護同性伴侶結婚的權利,而不會、也不能控制其他人(例如反同人士)對同性戀的看法。因此,單單不同意或不喜歡同性戀的生活方式並不構成歧視,這點是十分清楚的。在什麼情況下這種不同意構成法律上的歧視呢?就是當它超過了僅僅不同意的時候–以現行的各《歧視條例》的字眼為依據,就是當對有關人士因性向而給予更差或不同的待遇的時候。簡而言之,「意見」與「待遇」有所分別。所以,如果「逆向歧視」是指在立法容許同性婚姻的情況下,反同者將不能擁有自己對同性戀的意見,這種說法是不成立的。第二點,我十分同意關注組所說的,婚姻制度代表著社會認可,甚至鼓勵的性關係以及家庭關係。可是,制度改變未必就是如關注組所說「扭曲傳統觀念」。一如社會上所有體制一樣,現行的制度除了要顧及多數人採取的生活模式和道德標準,也必須與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取得平衡,否則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必然會被剝削。所以,即使是傳統,也不能完全免於改變,前提是該改變是有需要進行的。關注組不斷強調不同意/反對同性戀是人權,其實人權有一層更重要的意義,那就是確保少數人不因為多數人的反對而喪失一些他們應有的權利。最後,關注組在文末寫道:「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已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我希望他們不要介意我借用同一句子為本文作結,也表達我對新的一年的盼望:希望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可」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亦希望社會各界正視他們面對的難處,加以支持,我相信唯有互相尊重體諒,才能讓社會走向進步!文:林尹申@法政匯思 性別 平權 性/別 同性戀 性取向

詳情

婚姻平權就是平權

近期台灣立法院討論婚姻平權法案,引起社會熱議,連帶使香港的性/別團體關注。惟筆者發現,香港的部份性/別團體對台灣婚姻平權法案有所誤會或不了解,故望澄清之。婚姻平權的內涵是打破異性戀霸權當我們談及婚姻平權的時候,應先了解何謂異性戀霸權。什麼叫做霸權?簡單來說,霸權就是沒有人逼著你去做,你還是會自動去做,這就是霸權。就如在香港,英國政府並沒有規定香港人一定要學英式英文,可是香港大中小學裡使用的、教的,無論是文法、用字,都以英式英文為主,這就是一個霸權的體驗。同理,異性戀霸權在這社會之中,讓所有人的對「家庭」有一個劇本——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爸一媽等,形成以異性戀為主的「核心家庭霸權」,排擠男男、女女、單親等家庭多樣性。而婚姻平權的其中一個內涵就是把「家的多樣性」的刻版印象打破,使「家」不再限制在「一男一女」的解釋。同性戀不能繁衍下一代,一樣能適用於婚姻制度筆者必須指出的是,婚姻制度從來不會把不孕症、不生小孩的一男一女排除在外,而現代的年輕夫妻因為經濟等因素,很多都沒有打算生小孩,造成生育率下降,表示了繁衍不是婚姻的必備條件。婚姻並不能單一指向繁衍,婚姻還有共同生活的內涵。事實上,無論同性婚姻是否通過,也無法改變大多同志實際上已經共同生活的「事實婚」的存在,而同性婚姻合法化對同志來說,是能夠有「法律婚」上安頓各種身份、財產以及各種制度上的待遇,讓同志能在法律上平等。同志婚姻是人權反方經常提到兩公約對婚姻的定義是一男一女,故提出同性婚姻並不是人權。而其中主要的兩條條文,即《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及《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第二十三條。在條文中提到的分別是「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之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及成立家庭。男女在婚姻方面,在結合期間及在解除婚約時,俱有平等權利。」及「已達結婚年齡的男性和女性之締婚權和成立家庭的權利應被承認。」筆者認為,反方在此以「男女」這個關鍵字把法條過度擴大解釋為「婚姻只限於一男一女」。實際上,兩條法條均沒有把婚姻局限在「一男一女」或「男女」之中。法條上用「男女」這樣的字詞應是用於通稱的表示,而非性別限制。事實上,聯合國在2013年5月14日聯合國人權辦事處的YouTube頻道上就透過影片稱"LGBT rights are human rights."。另外,歐洲人權法庭的一系列的判決中並沒有說過「同性婚姻不是人權」等言論。法庭認為,同性婚姻這問題應讓各國政府自己決定,人權法庭並不能代各國處理。而且,歐洲人權法庭有特別提到在當代的時空下,國家應該要給同性婚姻者相當程度的立法保障。婚姻平權和性平教育同樣重要先不談那些滑坡的論點,有些人認為婚姻平權通過後,會影響到小孩子的教育變壞,甚至被迫接受「同志教育」。筆者認為,有關性平教育的精神是教導下一代對性別的尊重,讓小孩子認識性別的多元,消弭歧視才是教育應有之義。在異性戀的社會之下,筆者看不到性平教育會把小孩的性別維思混淆不清,而觀察台灣實施性平教育後,校園裡的歧視雖然沒有完全被消弭,可是接受性平教育後的年輕人對同志或跨性別人士等的排斥性有所降低,讓性少數在社會上的生存環境變得友善,這就是性平教育的功能,也是應該要做的事。我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我們的權利總而言之,台灣的婚姻平權法案是亞洲同志平權的一個重要指標。而婚姻平權也不會排擠到原有異性戀的婚姻權利,只是在現有的婚姻制度下把願意結婚同志納入婚姻保障之內,讓結婚成為選項,在法律的基本層面上實踐平等,消弭歧視。有人說,婚姻平權在台灣並沒有共識,事緩則圓。可是台灣同運三十年來,因為性別氣質、性傾向等在平權的列車上中途下車的生命實在不是少數,我們不應該再讓更多的人因為這樣而逝去,使這社會生存的本質適合所有人。文:李沛權(畢業於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在台生活6 年多,對社會議題略有見聞) 性別 平權 性/別 同性戀

詳情

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

匯豐銀行在總行門外豎立了兩尊彩虹石獅,象徵對同志共融的支持。這本來是一件美事,不過,彩虹石獅一出現,隨即已經有人到門外抗議,並且用一些相當難聽的字眼批評。雖然香港一向以多元化國際都市自居,但是在同性平權這個議題上,一直是保守聲音為大。希望在這個大家分享愛和快樂的節日,也不要忘記,今天同志仍然是大眾可以「合法地」歧視和拒絕的群體。歧視是什麼?一般來說,當僅僅因為一個人的某些特質(而非行為)而給予比一般人差的待遇,已經構成歧視,除非該差別待遇有合法的辯解。現時受法例保護的特質包括性別、殘障、家庭崗位等。「我不是歧視,不過……」上星期與要好的同事H吃飯,席間說起曾經有一些律師提議組織起來幫助被歧視的同志,正當我想說「好進步喎」的時候,H突然殺我一個措手不及:「你覺得是好事嗎?不會對不認同同性戀的律師構成壓力嗎?」我心想,很久以前男人也不認同女人有投票權、英國人也不認同華人住山頂呢。身為教徒,H認為同志平權將會把傳統家庭觀念扭曲,並對教會和教徒造成逆向歧視。例如美國一個已經把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份,一位法庭書記因為信仰緣故拒絕向一對同志伴侶簽發結婚證書而被開除。H最後補充一句:「我不是歧視他們,只是不同意他們有這個權利!」我也是教徒,聽過不少教友用以上的論點反對同志婚姻,及用法院書記被開除的例子指同性婚姻合法化會帶來逆向歧視。其實這是否一個逆向歧視的例子?試想像,如果今天有某婚姻註冊處員工因為任何原因不同意華人與外國人結婚而拒絕發出結婚證書,我們會否接受?相信不會。因為我們不認為種族是一個合理原因去給予一個人比其他人更差的待遇。那麼為什麼性向是一個合理原因呢?至於同志平權扭曲傳統家庭觀念的觀點更令人摸不著頭腦,傳統家庭觀念是指什麼?一夫一妻?名門望族一夫多妻的例子多著呢。既然無法定義香港社會一般人認同的傳統家庭觀念,主張這個觀點的人恐怕只是在保護他們認為是傳統的家庭觀念。換言之,在沒有其他原因的情況下,僅僅因為不認同某一特質(性向)而拒絕給予某些人一般人有的權利(結婚)其實本身就是歧視的行為。把這種論調否定為歧視,包裝成單純的不認同,無異於說「我唔鍾意,你吹咩?」非常虛偽之餘,也是十分殘忍,完全沒有顧及聽者的感受。相對於社會現存的很多不公義,把同志平權視為洪水猛獸無疑是小題大作。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有責任瞭解及保護少數人的需要和權利。聖誕節是紀念耶穌降生的節日,不論是否信教,這個節日的原意都是為全人類帶來希望和拯救,不分貴賤、種族、性別甚至性向。我衷心希望我們的社會,不再以一些不成理由的藉口迴避對同志權利的認真考慮,真正尊重多元文化裡可以並存的不同生活方式。文:林尹申@法政匯思 性別 反性傾向歧視 性小眾 性/別 同性戀

詳情

同一片天空

隨著人們的思想越來越開放,以及越來越多的名人公開的宣布自己是同性戀者,「同性戀」的這一個話題在社會上越來越普遍,大家對它的關注也越來越高。現時全球一共有23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在2000年,荷蘭通過了同性婚姻法案,成為全球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之後西班牙、法國、加拿大等國家也相繼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 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的權利受到憲法保障,全國各州不得立法禁止同性婚姻,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由古至今一直都有同性戀的事件,如漢書就有著「斷袖之癖」的典故。隨著社會開放,同性戀越來越受到社會的關注。雖然社會宣傳和教育一直在灌輸所有人生而平等的價值觀,但仍有很多議題並未獲大眾接納。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議題——同性戀者無論是在政策上還是在日常上均受到不少不公的對待。可是這種對待怎麼會慢慢的變成順理成章的呢?喚醒他們心中的警號「同性戀的關注量變大,人類進步,社會開放,人們就會開始想這個社會建構的東西是否正確。」對於為何同性戀到近代才開始備受注意,接受訪問的某關注同性戀這個議題多年的機構社工張先生表示說:「社會的政策和文化帶動了每一個人對「生而平等」這個概念的反思,從而改變了普世價值,多了很多值得討論的事,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婚姻應該是基於一個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主張每個人都生而平等的人權宣言提到過,我們任何人享有的權利都應該是一樣。」打起反對旗號前,有沒有想過他們的現況?在外國有超過一半的同性戀者被受過校園暴力,這個情況在香港雖然並不算是常見,但在其他方面的的歧視情況(如言語上)則確實存在。「在日常生活中,比如說租屋、工作方面,同性戀者也會面對困難,所以他們可能需要隱瞞自己的性取向。而且在教會、學校、公司也不會公開。」張先生對此現狀感到不太樂觀:「在一些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如果有人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尋求協助,學校可能會因自己的方針而要他改變他的性向。這對於那名同性戀者會是一個較大的傷害,因為他們會覺得同性戀是他天生的、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可切割的一部分,也就是相當於你要我去改變一些不可能的事,這會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我們從來沒有擔心朋友們會歧視我們,但是對社會大眾是否接受這方面的憂慮或多或少也有點。」同性伴侶阿穎跟阿詠(化名)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道:「但我們相信,未來這個情況會有所改善。」「我們是對自己自身有信心,而不是對政府的政策有信心。」阿穎特意作了補充。他們也有權利結婚、擁有下一代被問到不允許同性戀家庭領養孩子算不算是歧視,張先生則表示:「如果政府通過了反性傾向歧視條例、並承認了同性婚姻合法,但不准領養那就是歧視。因為以正常的婚姻條例所有人都是可以領養小孩的。」「如果社會條件充足,我認為可以領養。但香港的情況就連反歧視都這麼大的爭議,我相信若有同性戀的家庭的下一代被人知道了,那他面對的壓力、歧視都會很多。那在這種情況下就還不適宜領養。」張先生指目前同性戀家庭不適合領養孩子,但無奈這並非同性戀家庭自身的問題:「個人認為未必同性戀家庭條件比較差,小孩的成長不只是家庭影響還有其他很多因素,反而是社會如果給了他們污名他們才會不健康。」「如果香港真的通過不了同性婚姻,我會考慮大學畢業後跟她出國結婚,但大前提是我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畢竟結婚對我來說不是兒戲的事,那是一份承諾。」阿穎也同意,以香港社會部分人如此抗拒同性戀者的現狀來看,對於就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和同性婚姻立法,現在絕對不是一個適合的時機,但她仍然是希望香港人能盡快摒除歧視,盡快就這兩個議題下定論。還有一些迷茫的青少年、迷茫的家長在青少年階段許多人都不能一口肯定自己的性取向,以近來的數字來看,中學生的數字都是比較少的,但中學以上來尋求的數目就會比較多。「家長的話要看當時的社會情況,在興起同性戀話題的那個時候比較多家長問,特別是當懷疑自己的兒女有同性傾向的時候。無論家長的取態是支持還是反對,他們的心理上也是混亂的。因為始終同性戀者在這個社會上仍有污名,所以他們會很掙扎,會擔心很多的問題,如究竟如何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者,如果我接受了會不會是鼓勵了他做這件事之類的。」說起家長的反應時,張先生除了說出家長們的擔憂外,還表示出其實他很慶幸家長不會罔顧兒女的感受一味反對。「其實要不要跟家人說的這一個問題,我也糾結擔心了很久。但因為我們的家人都比較傳統、保守,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先保密,要是他們發現了,我們才向他們坦白。」阿詠表示,她們絕對不打算隱瞞,但基於要考慮家人的心情和反應,現在只有無奈地保持沉默,「但如果家人是反對的,我們一定不會就這樣分手,我們會跟他們好好談談。」我們要有所行動張先生指出了政策上的不足:「同性戀方面的知識需要加強教育,而且不應該只是認識同性戀,而是整個性教育也要改變。比如,我們應該要去認識整個性別,如性別不應被標籤化,原來男可以陰柔,女可以剛陽。自身原本的生理性徵、性傾向不一樣、表達出來的性格也會不同。我們應在這樣的性教育中教導如何彼此尊重,傳遞同性戀並不是病的這個信息,強調我們不應該歧視他們,令社會不會再有娘娘腔、男人婆這樣的詞語出現。」張先生也建議了建立一些伴侶制度的,無論是民事結合還是婚姻的制度,因為也有很多同性戀者是談了很久的戀愛,但社會上的保證少,所以對長久計劃失去安全感。「如果我們要得到同性婚姻合法化,一定要通過反性傾向歧視,因為反對歧視是最基本的。政府可以嘗試在教育和宣傳方面雙管齊下,以達致大眾接受的一個效果。」阿穎認為,只要大家都願意放下成見,同性戀者也能夠慢慢地融入社會,「要知道,我們都是一樣的人,看著世界的同一片天空。」文:DordorDory(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見證香港人的奮鬥故事;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能在捍衛人人平等的這個原則上盡一分力。) 性 反性傾向歧視 性小眾 性/別 同性戀

詳情

陰霾下,讓愛萌芽—《巴黎凌晨5點59分》

燈光昏暗,鏡頭隨一赤裸背影走下樓梯。電音節拍震天狂響,伴滿室靈魂解放禁忌。他們各就各位,在焦點以外,或雙雙對對,或三五成群。羈絆既已盡除,一切青春衰老壯碩贅冗皆無從掩飾,也無用掩飾。在極致坦誠之空氣中,焦點找着了這鬈髮少年。他先是站在一角,旁觀別人溫存;後來自己也遇到問詢、試探(來者正是片初背向鏡頭的中年漢)。他並不抗拒,雙眼卻直向暗室對角凝視。鏡頭隨他眼神跟去,見那邊正有另一秀氣青年與人打得火熱。呼吸隨探索進入核心而變急促。二人身下本各有懷抱,臉頰卻不由自主的漸靠攏對方。彷彿在互相分享,彼此在衝擊中所獲之愉悅。事成,身下人離去,他們卻留下相依、相擁,好像經過一番尋覓,終找到從心底相互吸引的對方。二人罕有地激吻,體溫驟燃至白熱。終於,對方躺下去,他從上攻之。在暗室的正中,他們以身體交換最極致的親暱。忘了一眾圍觀、忘了一切防範。在他們手拖手推門離去之際,當初的中年漢再次出現。他站在暗角,向二人投以祝福的眼神。這是法國新片《巴黎凌晨5點59分》的第一場戲。近二十分鐘的群眾性愛場面,將男同志會所的狂熱情景拍得栩栩如真。但編導並不旨在假寫實之名製造奇觀,或以誇張的畫面煽動官能刺激。相反,儘管局中人的舉措或令不解此道者瞠目結舌,整場戲的燈光、攝影機的焦距,以至構圖的遠近輕重,卻都力求克制,沒有對性愛動作或器官的特寫,只有對角色們那時刻變幻的心理狀態底關顧、對情緒起伏間那表情變化的細緻捕捉。編導在重現場景的同時,也希望讓觀者明白:這,也不外是眾生萬相的其中一面而已。他們走出會所。清晨四點多鐘,街上冷清而帶微寒。然飽嘗滿足後的亢奮仍未消退,他們也不忍就此分別。踏上U-bike,穿過無人街巷,之前看似被動的雨果(Hugo)趨前引路;鬈髮的廸奧(Théo)騎車從後跟隨。兩個本來陌生的人,經歷最親密的關係後,始重頭認識。歡聲朗語在空牆間迴盪,直到後者回味的一句:「這樣不設防的親暱感,實在難得呢!」雨果面色一沉,急剎車,怒問:「怎麼?你剛才沒有用安全套?」一個未及制止的錯誤,令歡愉瞬即崩潰。雨果急淘出手機,致電急症室尋求補救。廸奧卻站在一旁,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既有自責,但更多是不解:眼前這個他的反應會否有點太殘忍?他把我當甚麼人了?通話結束,雨果清楚交代了急診的安排,也與之交換了電話號碼。他卻不置可否的復踏上單車,揚長而去。錯誤既成,但面對亦需勇氣。鏡頭緊跟於長街疾馳的廸奧,見他神色沉重,彷彿仍在思索:應否獨自離去,從此不相往來?但剛才的引力、那難以言喻的親暱感,難道就真可頃刻一筆勾消嗎?再者,他的緊張也許自有其理由……當他繞了一大圈而終踏進急症室時,方才明白:大半小時前給自己進入過身體的這男子,是個HIV感染者。一下子,固有觀念裏的上與下、對與錯、犯錯與受害者的界線,彷彿又有所動搖了。性愛不是一個人的事。由此而生的衝動、疏忽,與隨之而來的後遺,也不會只需由一人面對。電影法文原名《Théo et Hugo dans le même bateau》——意譯可作「廸奧與雨果同坐一船」——的題旨,在此是給點明了。現實已擺在眼前,餘下的都是選擇。可以互相指責、彼此憎恨,可以自我沉溺、拒絕對話。但他們寧選不那麼容易的路。診室裏,雨果坐在廸奧身旁,讓他安心聆聽醫生分析:醫學昌明,只要生活謹慎、按時服藥,情況其實遠不如主流印象以為般壞。最初廸奧還半信半疑,是雨果的存在教他安定。畢竟,他此刻的惶惑、恐懼,對方都一一經歷過了。然後者當初又是怎樣一個人從那令人窒息的陰霾裏熬過來的呢?關於雨果那段令人惋惜的過去底來龍去脈,戲中已有詳細交代,在此不贅。重要的是,雨果沒有讓昔日的悲劇重現。他將自身抹不去的傷疤提煉成經驗,在當下以積極的態度,解救了其他處境相近的人。離開醫院,長街冷寂依然,但在機緣以外,好像已有些甚麼將二人連繫在一起。許是亟待排遣的重壓,許是仍未明朗的謎團。他們隨意在熟睡的城市裏遊走,從一區走到另一區,彼此沿路漫談。有時是不著邊際的話,有時卻認真的細數自己過去。兩顆心開始了無保留的溝通,不再需要顧忌。其間廸奧也不是沒有恐懼或猶豫,彼此間中亦偶有齟齬,但很快便又原諒對方。他們都是有同理心的人,願意閱讀別人的故事,那怕只是三數分鐘的萍水相逢--像路邊速食點的中東店主、頭班地鐵鄰座的老婦。邂逅儘匆匆,但不等於不能在各自生命中留下意義--他們本不就是這樣認識的嗎?漸漸的,雨果讀到了廸奧心裏的孤獨和敏感,後者也體會到對方澄明和暖的心境。各自所欠缺的另一半自己,在段段交心話中尋得感通。最後廸奧帶雨果來到自己的寢室。狹小的家居,透露了他孤獨流離的背景。雨果俯身下去,輕撫廸奧的胴體。不再是當初刺激狂熱的衝動,而是像母親撫慰孩子般的柔情。他們開始談往後的事。中午、明天、下周一。他們會在一起,會提醒對方按時服藥,然後一同覆診,繼續長遠的療程。「二十年後?我們會分開,像所有人一樣。」飽歷疏離的廸奧笑著說。他始終悲觀務實,卻並不沮喪。但將來的事又有誰知呢?只知此刻他們正在一起,同坐一船,一起面對暗湧、一起航向未來。下樓時,廸奧將手機遺忘在家,欲折返拾取,卻給雨果制止。樓梯上,雨果從後蒙著前者雙眼,低聲耳語:「不要回頭,回頭你就再看不到我了。往前走,往前走……」時鐘跳進六點,新一天的晨光從窗外照來。在肯定的語調間,從未如此漫長的凌晨終於過去,二人的歷史將於此重寫。從肉體的互相吸引開始,經歷人生的錯誤、生命的危機,到兩個靈魂的難捨難離、互相許諾。乍聽好像是浪漫得不太真實的故事。但,為甚麼不可能?電影其中一個動人處,正在於它以率真而義無反顧的態度,嘗試讓觀者明白:只要人願意敞開胸懷,對世間的機緣抱持肯定;只要人不放棄各自與生俱來的、對自己與他人生命仔細閱讀與欣賞的能力,在困境中不選擇跳向埋怨、仇恨的一邊,而是嘗試理清問題,明白人性的不完美、理解各人在過錯背後的盲點或苦衷,內心便自然堅實,眼光也可看得更遠。那,還有甚麼不可能?若說這故事「浪漫」,也許並不因為它攝下了深夜巴黎的街景,也不因為主角們的外形衣著、或說過甚麼惹人遐想的俏皮話。而是因為,它讀懂了人性珍貴的部分,並藉這個看似邊緣,實質卻離我們不遠的處境,以纖柔和善的筆觸,將它突顯出來。性愛本不可鄙,也不必逃避。這部電影既將之坦率呈現,同時更不遺餘力的書寫由此而生的、各種情感變化的可能。心善即美。法國電影的重情傳統,在此可見一斑。(圖片為網站Peccapics圖片) 影評 電影 同性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