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來吧我們冷靜下來 聊聊同理心之害

當耶魯大學心理學系教授保羅布倫(Paul Bloom)寫他的書《失控的同理心》的時候,有這麼一個故事。他的同事朋友問他在做什麼,他說他在寫一本書,一本關於同理心的書。但當他補上一句,「我反對同理心」的時候,眾人就會感到錯愕,因為,「大眾習慣視同理心為絕對善,就好比我們絕不嫌錢多、絕不嫌自己太瘦……也絕不嫌同理心過剩」。 布倫認為,很多人理解「同理心」,就是了解他人、換位思考。他不反對這個解釋,但只要稍作深入討論,他認為這種「認知同理心,作為善的動力同樣過譽,畢竟精準判讀他人欲望與動機正是變態心理的一大特點,這種能力若逆向運用便成為剝削和暴行的機器」。 舉幾個例子。以下例子只為陳述同理心過剩之害,而沒有針對任何個別事件之意,敬希留意。 關愛座的論爭:只要一張照片,看到學生在玩電話、老人站着,那個學生就會瞬即成為「沒有同理心」、「不換位思考」、「不關愛老人」的孬種。網路上有很多「討論」說新一代沒有「同理心」。年輕一代就會在網絡反擊,看着老人「健步如飛」地「搶位子」,那你有對着一天到晚都站着的銷售員、侍應,上班16小時的上班族,甚至是剛在校隊練習完畢的學生運用過「同理心」嗎?覺得他們同付車資

詳情

葉劉淑儀:互聯網無助提高同理心

今天互聯網十分普及,我們每天都使用社交網絡,一般用戶可能有逾千個「朋友」,名人或「網紅」更可能有數以萬計的追隨者。互聯網令我們結交到更多「朋友」,那麼使用互聯網會否提高我們的同理心呢?近日,智庫Legatum Institute邀請了英格蘭藝術委員會前主席Sir Peter Bazalgette,發表一場題為「互聯網無助提高同理心」的演講。我在網上收聽了這場發人深省的演講,跟大家分享一下。Bazalgette首先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例,論證互聯網不但無助提高同理心,反可能成為鼓吹分化或加劇撕裂的工具。去年11月,特朗普透過社交帳戶Twitter轉載了一段標題為「穆斯林移民毆打一名撐着拐杖的荷蘭男童」的短片。由於該短片的來源和內容均未經證實,事件因此惹起極大爭議,輿論紛紛批評此舉是在試圖挑起國民與穆斯林移民間的仇恨。而且特朗普擁有逾4500萬名Twitter追隨者,互聯網彷彿成了「幫兇」,淪為讓他散播這種缺乏同理心思想的平台。Bazalgette承認人皆有「部落主義」的天性。「部落主義」是指人類傾向與自己語言、膚色、生活方式、理念價值相同者形成部族。「部落主義」的天性一方面使人忠於所屬部落,另一方面卻催化了危險的「種族主義」。但Bazalgette強調,同理心是防止人們從「部落主義」走向「種族主義」的關鍵。只要我們願意多聆聽並諒解他人,嘗試代入他人的處境,就能像《聖經》中「好撒馬利亞人」般,以同理心衝破種族障礙。[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101/s00193/text/1514742453594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