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黃之鋒的震撼

無論哪一個社會,哪一個領域,都存在世代戰爭。 近幾年,這種世代之戰在香港政圈尤其厲害。由於民主派的透明度太高,黨派內外的世代之爭,乜都畀晒人睇,特別顯而易見。 剛過去的立法會補選,港島區諾軒年僅三十,為他助選的香港眾志成員更只有二十多歲。 新一代打選戰有別傳統,除了網絡玩得出神入化,更完全瞧不起已被擺上了神枱的泛民元老,不但視為與時代脫節,更認為老泛民是票房毒藥。 但以眾志年輕人為主軸的港島區選戰,卻大量邀請民主派元老助選,無論民主阿婆、民主阿伯、民主阿叔、民主阿嬸……全數出動,歷任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話之你和理非非格格不入,全部到齊,企街揮手握手做足全套,總之握得一票得一票。 黃之鋒在〈四十五天的選舉工程後記〉裏,有這樣的一段:楊森對我那代人來說,大概只是「我希望中央能夠明白.jpg」,但在邀得他落深紅選區,老友記上前握手搭膊頭,還是相當震撼。 世代戰爭變成世代合作。 楊森是民主黨的創黨元老,做過黨主席,由立法局到立法會,擔任多屆港島議員。這些資料在維基都有記載,但一老一少相距五十歲,楊森對黃之鋒來說,彷彿變成幾個世紀前的歷史人物。 嘩!原來楊森仲有人識!原來仲有老友記街坊熱情同佢握手

詳情

吳志森:公共交通的計時炸彈

今天年初四,祝各位讀者身心康泰,事事順遂。今時今日,要實現這些願望,真的談何容易。不談苦無出路的政治,就說民生好了。過年前的巴士恐怖車禍,轟動全港,特區政府委任法官領導的委員會調查,九巴也煞有介事,高層組成調查小組,進行研究。當局對這宗19人死,超過60人受傷的重大事故,表面上看似非常重視,但實際只是賊過興兵,應付輿論反應的公關手段。去年也發生過不少巴士車禍,傷亡沒有今次慘重,車長的駕駛態度、精神狀態,尤其有否足夠休息,成為關注焦點。當時輿論要求巴士公司研究司機編更制度,需否「追更」,晚上收工與朝早開車之間,是否有足夠時間休息等等問題。但大半年過去,連樓梯也沒響一聲,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今次恐怖車禍,「躁底」司機成為眾矢之的,駕駛態度固然是車禍的直接原因,全港聲討,但卻忽略了公司制度極不合理的本質。肇事司機是兼職車長,九巴有8600多名車長,當中370個屬兼職,約佔4.3%,要問的是,一家每天接載過百萬乘客的公共交通機構,為何會有這麼多兼職司機?答案很簡單,在高度市場化的人力市場,職位的薪酬福利前途若有吸引力,不愁沒有人做。大量兼職,連有不小心駕駛前科也無任歡迎;長期「諗縮數」,請兼職連福利開支都慳番,終於種下禍根。兼職車長,訓練兩天就要上馬,工作壓力大又冇前景。全職車長也好不了多少,底薪低,要靠加班特別津貼,才僅夠養家餬口。時間長,責任大,投訴多,唔躁底都變成躁底。公共交通的計時炸彈,就是這樣煉成的。[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219/s00193/text/1518976350714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