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哲理流劇集又一佳作

剛剛播放完畢的電視劇《迷》,是今年以來最有心思的一齣電視劇。此劇集主題構思別出心裁,圍繞人性中罪與罰作母題,可歸類入《師父‧明白了》、《愛我請留言》、《刀下留人》等一眾探討人生哲理的電視劇。近年似有一群電視製作人往人生哲理的命題說故事,逐漸匯聚出一股「哲理流」的港劇劇種。 由吳肇銅、雷秀蓮任編審的《迷》,圍繞着「迷」這個字,探討普通人因執迷、迷途、迷戀、財迷心竅、陷入迷陣而犯下錯誤,以及犯錯後如何抉擇。是悔悟知返重踏正途?還是執意掩飾意圖蒙混過關? 劇中以警探、新移民和記者三個主線人物的發展交織出這個在港劇中別樹一格的劇集。警探不是傳統英明神武的警探,雖然他也心思慎密,但卻是個凡事明哲保身,回到家裡就被女友吃定了的香港小男人。他的晉升也是誤打誤撞,憑一點小聰明和運氣使然。新移民則是典型的社會低下層小人物,雖笨拙戇直但本也活得光明正大。無奈誤交損友,一次爆竊卻令他越陷越探,不但惹來殺身之禍,更淪為通緝犯要四處躱藏。記者本是揭露黑幕的行內名家,但面對女兒、再婚丈夫和職場壓力等多方煎熬,一步一步被金銀財帛的誘惑和復仇的心魔所蠶食,逐步墜落為滿腹心計口蜜腹劍的狠毒婦人。 不單止上述主角,劇中角

詳情

坤哥的《原來她不夠愛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hrA76OpnE(吳業坤 – 原來她不夠愛我)這次寫的歌是坤哥在《叱吒903》拿獎的《原來她不夠愛我》。這首歌在youtube上的點擊率非常高,表面上好像比《陽光點的歌》、《劇透》還要熱門。或許,這首歌受歡迎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其歌詞帶有濃厚的情歌feel,能夠迎合大部份港人的口味。不過,也正正因為如此,若從歌詞特色的方面來看,《原來她不夠愛我》於這三首歌中反而是居末的。《陽光點的歌》中最為unique、最叫人impress的歌詞,要數那句「I say one two three four,You say one two three four」。這句簡單的歌詞一共在歌中重複了八次,聽起來很容易被「洗腦」。從此之後,每當聽到「one two three four」之後,不難令人聯想到《陽光點的歌》,在腦海中自然而然地不斷狂loop這一句來。《劇透》的歌詞填得最好的地方,是用「劇透」這個主題貫穿了兩段取態上截然相反的chorus──被「劇透」了高攀不起自己喜歡的對象後,是「橫豎我終須退開,劇都透了哪用篡改」,還是「如若我不肯退開,劇都透了拼命刪改」?前一句十分消極,後一句則非常積極,把這兩種恰恰相反的取態放在chorus中前後呼應著,聽起來也很有味道。《原來她不夠愛我》相較上述兩首歌之下,論歌詞則稍遜一籌。簡單來說,歌詞太「情歌」了,跟一般的情歌沒甚分別。未聽過的朋友,可先看看以下副歌的歌詞節錄:原來她不夠愛我 原來我坐後備座原來相愛並非講求 付出過有幾多原來她只報答我 原來她都懺悔過就算獻出比收成多 也是我的錯這首歌講述女主角的男朋友為了賺錢,把時間都花光在工作上,從而忽略了女主角。或許,女主角在長期缺乏安全感之下,找了男主角來「攝時間」,來填補她男朋友的空缺。男主角即使付出了許多許多,最終換來的也只是個「後備座」。這個老生常談的故事大綱配上平凡的歌詞,看起來並沒有甚麼驚喜。其次,林若寧這次填的詞真的過於普通。講激烈,不及容祖兒《痛愛》那些堪比自虐的歌詞,如「喜歡你讓我下沉,喜歡你讓我哭,能持續獲得糟蹋亦滿足」。講創意,不及古巨基《愛與誠》那句「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做隻寵物至少可愛迷人」。講震撼,不及陳僖儀《後備》那句非常到肉的「Let me be the one,one and only one」。單以情歌歌詞的標準而言,《原來她不夠愛我》看來失色非常。雖然《原來她不夠愛我》人氣高企,但我覺得更有特色的《陽光點的歌》或《劇透》,其實更能夠代表坤哥。延伸閱讀:坤哥的One Two Three Four淺談坤哥的那首《劇透》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吳業坤

詳情

淺談坤哥的那首《劇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cl7-pCHvbI(吳業坤 – 劇透)坤哥那兩首《陽光點的歌》和《原來她不夠愛我》,在youtube上的點擊率都很高,均不下數百萬次。這次要談的《劇透》,點擊率比前兩首少得多了。不過,我認為坤哥在演繹這首歌時所表達出來的感染力,比前兩首歌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劇透》講述了一個人在面對自己高攀不起的對象時,他/她內心的一些糾結與掙扎。是離開,還是等待?要像許延鏗的那首《我的離開也是愛》般黯然離去,懂得去放下才能繼續做人,還是要像陳百強的那首《等》般等待,等到寂寞到夜深呢?自己配不起喜歡對象的命運,慘被「劇透」,知道了結局後,要像第一次副歌的那句「橫豎我終須退開,劇都透了哪用篡改」,還是第三次副歌的「如若我不肯退開,劇都透了拼命刪改」?其實,這兩段chorus呼應得恰到好處,有點像《陽光點的歌》中的那句「I say one two three four,You say one two three four」。不過,不同於《陽光點的歌》的,卻是《劇透》想表達出兩種截然不同的取態:前者非常pessimistic,認為結局而然如此,只能聽天由命,又何能篡改?後者則是非常optimistic,認為結局雖然如此,卻相信人定勝天,於是乎要去拼命刪改。這首歌除了講述男女之間的情情愛愛外,亦好像暗示了坤哥與TVB之間的關係。不知道坤哥是否亦有同感,唱起來加倍的有感染力。如果把坤哥代入歌中的那個「不受理睬的閒雜角色」,再把TVB代入歌中的那個「小子妄想可匹配妳大愛」的妳,爆紅之前的坤哥五年來不被TVB所重用,他會選擇離去,還是繼續等待TVB的「大愛」?很明顯地,坤哥選擇了後者。他為TVB默默耕耘了一段時間後,最近終於因為得到了新人獎,亦隨之爆紅。老套啲講句,可說是守得雲開見月明。有時候,我們會覺得自己的命運被「劇透」了,繼續努力下去也好像沒有成果。是離開,還是等待時機?是放棄,還是繼續努力?這種人生中的dilemma,你又會如何選擇呢?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吳業坤

詳情

吳業坤現象

過去一星期,吳業坤和他鏡片上的霧氣,走上大台,經過網絡,擴散全港,感動眾生。一夜間,「坤哥」由鄰家男孩,變身大眾明星。坦白說,我有點詫異。樂壇頒獎曾經是全城盛事。每逢年尾,人人定睛大台,期待明星,為「樂壇成績表」握拳喘氣。到近年,以上句子成為絕唱。一方面,無綫、商台等流行「大台」,影響力日漸消減,年輕一輩懶理勁歌,少聽叱咤,更對主流傳媒因種種商業及人事因素而頒發的所謂「成績表」嗤之以鼻;另一方面,「明星」於香港漸成瀕危動物。如今環顧本地樂壇,只有歌手,再無(歌精舞勁且能感染眾生的)天王巨星,百姓視線不知該投向何方。因此,「吳業坤現象」才令人詫異。第一,他身處「大台」。吳業坤主持過《勁歌》,演過《愛.回家》,如今在(大家厭棄的)無綫頒獎禮拿到新人獎,根本是順理成章;第二,他不是「明星」。由五年前出道至今,坤哥都以同一模樣示人——「黑框架着眼睛」、「話說得不太清」,儼如搞笑藝人。到今年他出了唱片,代表作卻是大家(表面上)最鄙視的典型港式K歌……吳業坤跟「明星」,似乎沾不上邊。偏偏,吳業坤當晚的精彩(嚎哭)演出以及真誠(走音)歌聲,卻在各家各戶反覆重播。到底大家為何喜歡坤哥?我非常好奇。這個星期,我翻看《巨聲》,拜讀訪問,聆聽「坤歌」,努力重組迷濛鏡片下的那張面孔。結果拼湊出來的,不單是吳業坤的個人故事,也是一代人的共同處境。我們都是吳業坤吳業坤出身草根,生於公屋,父親當司機,母親做清潔。他其貌不揚(自小已是眾人眼中的透明人),學歷不高(考不進八大,也沒有12A),明顯跟廣大網民一樣,是陳百祥或上一代精英口中所指的「廢青」、「loser」。然而,跟不少同代後生仔一樣,他認定人生不能枉過,有夢想就要追趕。於是,趁着《超級巨聲2》進行招募,他提着結他,一臉腼腆的在MegaBox獻唱《夢一場》,從此踏入電視台,牽動狂潮,為大眾所識。可是,如同眾多「廢青」、「毒L」所經歷一樣,吳業坤的歌唱夢,終歸只是「夢一場」。《超級巨聲》節目結束,他贏了名氣(及花名「坤哥」),輸了比賽,更沒林欣彤、胡鴻鈞般幸運,能飛上枝頭,成為歌星。反之,他被大台吸納,進入制度,動聽的說法是「延續夢想」,實情卻是被壓榨、被扭曲:明明想唱歌,卻當了音樂節目主持,表演「聽人唱歌」;明明想創作,卻要呆站幕前,拍劇集,扮小丑,做棋子,跟其他《巨聲》同伴一樣,成為填補無綫藝員荒的雜牌軍。獲獎當晚,吳業坤鏡片上的霧氣,明顯跟以上那段(又名「出人頭地」的)歷史,關係密切。年輕一代之所以大感共鳴,則因為這段歷史,大家不僅親眼見證,更有親身經歷:「坤哥」的外貌、身分、夢想、困境,與同代人的境况互相呼應——外表平凡,出身普通,卻有夢想;有衝勁,敢嘗試,卻失敗收場;最後只得回歸現實,進入制度,被扭曲,被壓榨,營營役役。這一代,人人身邊都有一個像吳業坤的朋友;甚至乎,不少年輕人都不介意自認:我們都是吳業坤。舊世界與新媒體但這也不過是大眾喜歡吳業坤的一半原因。《超級巨聲》完結後,吳繼續在電視台深耕細作(又名「推騾仔」),有時做主持,有時演趣劇,做盡所有無綫新晉藝員都要做的事(唱歌除外)。上年台慶,他扮完「人肉棋子」後,更自嘲說樂於「被『志偉哥』和『叻哥』擺佈」。顯然,為了在大台生存,他付出不少汗水,更承受相當壓力。最大壓力,或是源於內心深處的「背棄了理想」。當下工作跟志趣無關,那怎麼辦?坤哥的選擇跟多數年輕人一樣:寄情網上。從那時起,他開始在網上自彈、自唱、自拍。這些短片,有的深情(《坤歌》系列),有的惡搞(特別的歌唱技巧),有的口味甚重(吳扮空姐),共通點是無論背景(卡通牀單)、主角(坤哥本人)、畫質(用手機拍攝),全部相當「山寨」。幾年下來,這種看似玩票性質居多的做法,卻成功為他找到同道中人(如獲獎當晚伴他上台的譚嘉儀、Cousin Fung);吳業坤的親民取態,更換來一班忠實擁躉(YouTube頻道共有十萬人訂閱)。不過,網上世界地大人多,像坤哥一樣熱愛唱歌、自彈自唱的人,多不勝數。要突圍而出,以至達成夢想(出唱片),所有人欠的,始終是「機會」。吳業坤得到的「機會」,同時來自新舊媒體世界。一方面,他的大台身分,為他帶來娛樂圈最寶貴的人際網絡,最終(經黃翠如介紹)換來獲唱片公司垂青的機會。別看輕這一份歌手合約——年輕人固然喜歡在網上自彈自唱,但心底裏始終渴望以最傳統的方法獲得「成功」;換言之,所謂「成功」,始終需要上一代人,以至傳統媒體(或大台),予以肯定。但得到大台支持亦不足夠,不然坤哥只會成為另一個吳若希,在舊世界被力捧,卻在新媒體得罪網民。吳業坤之所以獲大眾喜愛,全因他同樣能駕馭網上世界——時而與網上opinion leader(如健吾、盤菜瑩子)互動,時而自拍直播向粉絲低訴心聲。當然,網絡從不是一塊鐵板,要竄紅沒有既定方程式,反而需要一點意外——「食好西」是最佳例子。「勝在零星味」獲獎後,吳業坤接受雜誌訪問時自嘲「勝在零星味」,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又並非唯一的事實。沒錯,坤哥樣子傻戇,作風親民,草根味濃,但這只是「吳業坤現象」出現的一半原因。更重要的是,過去五年他沒有白過,努力游走舊世界與新媒體,出入大台,建立小眾,致力創作,分享生活,結果才換來今天鏡片上的霧氣,以及大家的一致叫好。看着坤哥鏡片上的霧氣,我甚至有種感覺:在新時代、新的文化版圖之下,這可能就是香港流行文化的新式明星代表(例子還有近月不停在各種屏幕出現的游學修)。沒錯,這些「新明星」無論個性、外表、星味,都跟以往大家所認知的「天皇巨星」大有出入。但時代已變,請大家別太「阿叻」,強行將昔日標準強加於今天真人。如今新的流行代表,最重要的才能,或許不再是「壓到場」、「有星味」,而是能夠一臉從容地游走新舊世界,在大台、網絡都找到位置。畢竟,若坤哥不是出身大台,或許只會成為被邀挑機的「網絡紅人」,沒有(虛無的)觀眾緣,湮沒網絡人海;或若他安於大台,則會成唱片公司棋子,說句話呼個吸都要請示高層,沒有人性,更沒有鏡片上那股真誠霧氣。坦白說,一個樂壇頒獎禮的獎項不代表什麼。但在樂壇充滿迷霧的這個年頭,仍能夠為吳業坤鏡片上的霧氣感動,多少也是這代觀眾的幸福。文:阿果編輯:林越慧原文載於2015年12月2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吳業坤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