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政治檢控」與「公眾利益」

新任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表示,每次聽到有人形容某宗案件是「政治檢控」,他都覺得難受。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表示,檢控依據法律、證據和專家法律意見,亦會將公眾利益納入考慮,但不會受社會狀况及政治取態影響。我們毋須質疑兩位律政高官的誠信;問題並不在此,而是在於判斷之際的原則準繩和背後的文化理念和核心價價。一九九九年時任律政司長梁愛詩在「胡仙案」中,決定只檢控三名《虎報》職員串謀虛報印數而不檢控集團主席胡仙女士,考慮因素之一就是「公眾利益」;她認為檢控主席會令集團垮台而大量員工失業。這個想法違反「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社會基本法治信念,司長對什麼是「公眾利益」顯然與社會整體南轅北轍,這才是引起公眾恐慌的原因。去年,時任律政司長袁國強向上訴庭申請覆核「公民廣場」案三子刑期,聲稱純粹基於法律專業考慮,絕無政治考量;但終院判決三子上訴得直,表明司長申請覆核刑期,違背立法原意——換句話說,是濫用法例條文賦予的權力。《公安條例》的「暴動」罪名定義廣闊,只要「非法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任何人參與集結,即犯暴動罪。「破壞社會安寧」並無明文指定程度輕重;是否將事件「定性」為「暴動」而以暴動罪檢控,當然是政治判斷,無人能置疑,問題是律政司的判斷是否真正適當和獨立。[吳靄儀]PNS_WEB_TC/20180625/s00202/text/1529864832564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