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N度傷害

荷李活女星接二連三揭發被性侵,#metoo掀起全球風暴,美國運動員紛紛站出來,令香港「欄后」呂麗瑤鼓起勇氣,公開十年前遭受性侵的慘痛經歷。公開經歷不止要莫大勇氣,更要面對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度傷害。在一個保守的華人社會,性侵固然難以啟齒,更有「指摘受害人」這種無法理解的現象。不懂保護自己?裙太短、衣著太性感?給對方不當性暗示?千錯萬錯,錯在自己,男人都是控制不了性慾的禽獸,性侵是因為受到對方誘惑。這是第二度傷害。特首保安局長等達官貴人,公開呼籲受害人報警,將加害者繩之於法,說得順理成章。不願報警,更成為好事者攻擊的借口:害得別人周身蟻,不敢報警,是否背後有不可告人的陰謀?我在網上電台訪問了一名受害人,她在家人鼓勵下終於報警。錄了三次口供,整天疲勞轟炸,不但要說出每個細節,更被鉅細無遺的被挑剔和質疑。她說經歷之慘痛,彷彿受到第二次性侵。最後警察告訴她,上法庭被辯方律師盤問,比錄口供難受百千倍,問未成年的她是否撐得住。多番掙扎,最後放棄。又有另一受害者,頂住出庭作供的難受和煎熬,性侵者亦被判入獄,但對方上訴,審訊又要再來,受害人受不了,放棄上庭,性侵者最後改為輕判非禮。食花生的旁觀者,輕易質疑不報警就是誣陷別人,等於對受害人造成第三次傷害。當然,還有所謂才子用戲謔的方式揶揄受害人,以兒時被幼稚園老師摸面比作被性侵,不倫不類,不值一駁。但竟然有不少人讚好,社會淪落至此,公開經歷的受害人只會受到更大的傷害。[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06/s00193/text/1512497315441pentoy

詳情

陳惜姿:恥感

一石激起千重浪,無論呂麗瑤最終會不會站出來指證性侵教練,她勇敢地揭露十年前的痛苦經歷,已引起無數同路人和應。這一浪,不應白白讓它過去,千千萬萬曾被性侵犯的女性,應該集合力量,推動改變,不能讓魔爪繼續肆虐。 在電台聽到一個八十多歲婆婆致電,訴說五歲時給祖父的朋友抱上膝頭,撩動下陰達幾分鐘。八十年前的記憶仍然鮮明,老人至今耿耿於懷,可見性侵之痛纏擾一生。當時年少無知的她把事情告訴父母,消息傳開了,姑姐得悉後竟罵她,叫她以後不要再說,彷彿錯的是她。 女孩們自幼被社會灌輸對性的羞恥感,每次提出與性有關的東西,無論是別人的性侵犯抑或自己的性慾,都會被大人責罵「唔知醜」。責備的人很多時還是女性,她們被社會塑造出來的觀念影響,反成了加害人。當所有與性有關的事都與下流、賤格連繫,由性帶來的恥感被女孩子內化,完全不能說出口。遇到性侵,便唯有啞忍。 台灣作家林奕含自殺前,曾仔細分析這份恥感如何令她被性侵後沉默多年,失語太久情緒無處宣泄,唯有把心結寫成小說,然後自盡。少年遭性侵,毁她一生。 作為女孩子的母親,我緊記這用人命換來的教訓,性不必然與羞恥連上關係,不要讓這種恥感世代相傳。坦然地談性,能幫助女孩健康

詳情

林燕妮:值得關注的問題

作為運動員,最大願望是可以在國際比賽場上取得獎牌,為自己付出的努力取得成績,不負辛酸,換來回報。自己對這群專心付出、犧牲不少時間、流汗也流淚的運動員,不管有否取得獎牌或名次,都為他們的堅持致意。沒想到,近日報章的報道,令人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不少運動員,竟然受到教練性侵犯,不少更是十二三歲的小小運動員,可悲可惡。那是體壇上的大醜聞,犯法者必須受到嚴懲。方才扼腕慨嘆,沒想到香港體壇也有着披着教練外衣,卻是對運動員作出性侵的禽獸教練。更可悲的是當事人那時候的年紀才不過十四五歲。與其說禽獸,倒不如說那是禽獸不如,對一個年紀小、不懂得反抗或不知如何應對的小孩子,作出如此行為,可說是埋沒人性,失去良知。利用小孩子赤子之心,以為對方是可以信任的人,作出侵犯。為一己之慾,令小孩子留下一生不可磨滅的痛苦,更嚴重的是日後隨時有創傷後遺症。運動員取得獎牌,背後辛酸不足為外人道。如果只是訓練過程辛苦,可以說是無可避免,但在精神受到的傷害與折磨,卻是年年月月,一生一世。不要姑息養奸,看來大家也得關注這些問題,特別是年紀細小的運動員,不懂得如何表達曾經遇過的問題。作為運動員的家長或親友,更加需要對子女關注,觀察他們的行為。[林燕妮]PNS_WEB_TC/20171202/s00198/text/1512151368002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