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周庭長長的紅頸巾

前幾天,網媒上看到周庭圍着長長的暗紅毛織頸巾,跟之鋒和冠聰一起到選管會的簡介會,心頭一陣高興,因為記起我們之間的一段話。那天,一月十三日,天陰有雨,但下午一道陽光燦爛地照暖了銅鑼灣的東角道。那是香港眾志舉辦的周庭參選宣布集會,我們好些民主派友好都到場祝賀和支持。等候期間,我和周庭坐在一起閒聊,說及她競選的裝扮。我很喜歡她清淳樸實的衣裝,只是灰白藍太素了,在競選中恐怕不起眼。她告訴我團隊已商量過此事,她打算稍後或者添置一條紅色的頸巾,也適合過年的氣氛,不必太鮮紅奪目,棗紅就好,又可以擋風保暖。我十分同意。然後,選舉主任遽然取消周庭的競選資格,赤裸裸的政治審查,公然踐踏法律賦予所有人無分政見皆享的自由參選及投票權,令人震怒。一月二十八日原先為「撐Plan A」舉行的集會,變成聲討特區政府違法的大會。一片慷慨激昂的發言當中,我心卻記掛因受涼病倒的周庭在議員辦公大樓一角勉強休息,記掛她有沒有夠暖的衣物頸巾保暖。然後,周庭就站起來了,長長的紅頸巾如期物色,如期繼續為香港民主奮鬥,不讓運動中斷,高貴的精神,煥發了她的臉。香港人激昂之後要堅決探討一切可能,採取在人權法律之下的有力行動。[吳靄儀]PNS_WEB_TC/20180205/s00202/text/1517767293036pentoy

詳情

蔡子強:DQ之怒!

雖然在特首選舉期間,林鄭月娥矢口否認自己是「CY 2.0」,但上任後,大家慢慢發現,原來今屆政府一樣有僭建、一樣去DQ(取消資格),令愈來愈多中間派懷疑,林鄭政府與梁振英政府是否真的有分別?又抑或分別只是,梁振英當年是惡形惡相,如今林鄭卻曉得為自己政治化妝,且識得避得就避? 「紅線」愈收愈緊 DQ周庭之所以讓人加倍憤怒,是大家發現政府的「紅線」愈收愈緊。同一個選舉主任,2016年代表眾志的羅冠聰可以參選立法會,今天同樣代表眾志的周庭卻被禠奪參選權;而且政府連去信詢問周庭政治立場都省回,當事人連申辯機會都沒有,連起碼的程序公義都欠奉。 發展下去—— ●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會否被視為不擁護基本法? ●由《香港革新論》作者所發起的《香港前途決議文》,當中提到2047年後香港的政治地位應由「香港人民,內部自決」,會否也被視為港獨? ●支聯會的「五大綱領」中的「結束一黨專政」,會否被視為牴觸憲法序言,進而被視為不擁護憲法﹖ ●就算是公民黨在《十周年宣言》中提到「本土」、「自主」,會否也有一天被當作是踩界? 以上會否遲早被當權者理解為有違「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以至反

詳情

法政匯思:DQ周庭對法治的破壞 文:Billy Li

本文標題直指事件對法治造成破壞,沒有採用律師慣常對用字加上修飾的做法,留下轉圜餘地,例如對法治「可能」的破壞,因為筆者認為事件對法治已經構成直接、實際的破壞。不論周庭是否進行選舉呈請或勝訴,按《立法會條例》 第65條,周庭已無緣競逐今年三月的補選 [1]。 米已成炊,讀者或會認為,再深究事件對法治有否破壞、有什麼破壞,已經無用。筆者並不同意。從法律原則來看,近年政府處事經常強調「依法施政/決定/進行」,事無大小皆標榜「法治」,明顯是將法律當成是其施政根據;守法既是必然,依法施政,市民似乎便只好接受,無從質疑。因此,時刻警惕、認真看待爭議事件對法治的影響,是不被政府一面之辭過度影響判斷是非黑白的必須一步。從政治現實來看,DQ周庭,很容易被解讀成只是眾多政黨其中一位代表的事情、或其影響範圍最多只觸及部分港島區選民。如果不探討事件對法治的破壞,這會輕易讓很多人以為事不關己。 對法治的破壞﹕不再人人平等 法治的其一重要原則,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平等有兩重意義,其一意義是人人皆同等受法律約束,政府也不例外。另一意義則是人人的權利都受平等保障,不能有部分人的權利比其他人更大,除非有合理原因

詳情

陳文敏:與一代為敵

完稿之際,選舉主任剛裁定姚松炎合資格參選,周庭則不符合參選資格。據聞對周庭的裁決主要基於她屬於香港衆志的成員,香港眾志在綱領中提出自決,選舉主任因而認為周庭不可能擁護基本法。由於選舉主任並沒有給予周庭答辯或解釋的機會,這決定已可能違反程序公義。選舉主任向姚松炎提出的問題則猶如政治審查,當中部分問題更是莫名其妙!香港衆志已表明不支持港獨,選舉主任在甄別參選人的參選資格時,是否有權作全面調查以及有關證據和程序的要求,目前尚待澄清。前年選舉主任基於陳浩天過往的言行而不信納陳浩天擁護基本法的聲明,陳浩天質疑選舉主任越權,法院至今仍未裁決。然而,擁護基本法似乎已經成為行使政治權利的先決條件,但批評中央政府或質疑基本法的理解是否等同不擁護基本法?至於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104條的解釋,第104條是關於當選後的宣誓要求,而非參選人的資格,故人大常委會的解釋並不適用。相反,第26條保障了參選的權利,任何對參選的限制,必須有清晰客觀的法理依據,而非基於籠統的對擁護基本法的主觀詮釋。政府這個決定,令社會上不少人士感到詫異和憤怒,尤其在年輕一代,勢必加劇他們與政府和中央的對立。就如周庭所說,這是與一整代為敵,社會勢將變得更撕裂和對立。一些溫和的人士也感到憤怒,基本法的解釋愈來愈取決於政權的喜惡,這已不是一個說理和包容的政府,也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陳文敏]PNS_WEB_TC/20180131/s00202/text/1517335555348pentoy

詳情

吳志森:伊朗式選舉

寫稿之時,傳來香港眾志的周庭被DQ的消息,叫人心情沉重。張建宗引述選舉主任的理由: 是因為香港眾志主張鼓吹或推動民主自決,或以任何形式提議獨立的人士,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議員職責。張建宗平日口若懸河,講嘢快過個腦,當天以署理行政長官的身分宣旨,眼神閃爍又口窒窒,顯得言不由衷。早在補選日期確定下來之後,左報已有一篇又一篇的批判文章,預告有意參選的泛民代表,會再被褫奪參選資格。原因不斷重複又重複:民主自決就是香港港獨,等於不擁護基本法,不承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些歪理邏輯,說了一千次就變成了「法律」條文,建制報紙的消息人士斬釘截鐵,以相同的內容,用作DQ泛民參選人的「法律」理據。以香港眾志的主張DQ周庭,等同判處政治死刑,也打殘整代有政治能量的年輕人。8.31決定,特首參選人要經篩選才獲准參與普選,跟伊朗先由宗教長老確認參選人資格同出一轍,最終被大比數否決,特首普選無期。這種「伊朗式選舉」,竟然在立法會選舉復活。選舉確認書已成為篩走參選人的工具,賦予選舉主任DQ參選人的極大權力,根本沒有任何客觀標準,隨着主子的意志行事,朕認為要DQ誰,誰的參選資格就被削奪。Plan B的質素和知名度雖不及Plan A,但參選人受到絕情打壓,肯定得到選民的同情。泛民祭出悲情牌,支持者會蜂擁投票,以百倍奉還DQ的無理與荒謬。建制政黨叫苦連天,正是這個原因。機關算盡太聰明,DQ泛民參選人,建制竟成為最大受害者。[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129/s00193/text/151716272907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