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龍門大挪移

許智峯鹵莽奪取政府手機事件,發展下來,蔚為奇觀。建制派頭目忽然積極,連日開會譴責,怒氣冲天,要求許辭職,平日監察政府卻不見如此緊張。不期然想起眾多保皇黨醜事,周浩鼎於立法會調查梁振英UGL收取五千萬事件中,自己的文件竟交梁振英批註修改。民選議員理應監察官員,卻甘做奴婢,有如教師出考卷要向學生請益,又如律政司起訴前要先請教嫌疑犯的高見,荒謬絕頂。還未計算一些建制派議員的學歷疑雲,涉誤導選民,無人講就當無事發生。此時此刻,捷克前總統哈維爾說過幾句話,或許大家會有深刻體會。他說民主制度有先天不足: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許智峯事件中,民主黨不護短,表明律人也要律己,嚴厲譴責黨友,正因為相信民主法治,對議員行為有高要求,正是被信念綑綁雙手,不能說一套做一套。民主黨支持者多有其道德堅持,要主流支持者息怒,黨亦不得不割席。反觀建制派議員,受香港的偽民主制度保護,票少議席多,霸佔主席位,操控議程。許智峯衝動有犯法嫌疑,但不涉誠信,遠未到要辭職地步;「浩鼎門」雖然無犯法,但專業失德,誠信掃地,尊嚴蕩然無存;保皇黨厚顏死撐,不動如山,你又能奈何。[區家麟]PNS_WEB_TC/20180430/s00311/text/1525025167637pentoy

詳情

負資產

早前,梁振英被揭發串通周浩鼎,私下修改調查UGL事件專責委員會的文件。及後,周浩鼎不得不辭去委員會副主席職務,平息風波。周浩鼎雖被揶揄是「豬一般的隊友」,但狼英卻對他不離不棄。上兩周的周四,政府公布平等機會委員會的委員名單,周浩鼎仍再度獲委任,因而備受批評。 我們姑且不討論,周浩鼎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是否適合出任平機會委員。但經過UGL事件委員會一役,周浩鼎的公信力與誠信,在市民心目中已經破產,所以他只會成為平機會的「負資產」。 然而,梁振英自上任以來,委任都是因應中聯辦的旨意,用人唯親,並利用公職作政治酬庸,導致特區的監察與諮詢架構失去原有效能及公信力。例子如負責監察廉政公署和警隊的獨立委員會,前主席分別為施祖祥和翟紹唐資深大律師,但在他們卸任後,梁振英卻委任親共的譚惠珠及郭琳廣。其任命明顯是以赤化委員會為本,非但不能挽救廉政公署和警隊目前低落的公眾形象,反而是帶來沉重的一擊。 回歸前,英國政府用人的先決條件,就是有關人選在社會上必須德高望重、具公信力,才可藉他來提升委員會的認受性。不過,梁振英與中聯辦卻是反其道而行,只重用那些背景深紅、知名度高的絕對奴才,即使那些人毫無誠信與公信力

詳情

查UGL不能無的放矢

UGL的問題,足足炒了近3年。除了某些政治人物之外,香港公眾人士顯得興趣缺缺,因為內容就是那一堆「舊聞」,沒有任何進展。而這些舊聞,已經一再解釋。如果真的是以事論事的話,提出指控的人士就應該針對當事人的回應,指出回應內容有什麼問題。但可惜指控的只是一再重複之前的論點,結果就是不斷打轉、沒完沒了。當然,目的單純是為了政治炒作的,「沒完沒了」可能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梁繼昌兩年半前去香港和英國稅局告了,稅局不查,立法會泛民議員要查,是為了什麼?立法會要查UGL事件,當然是有權去查,而立法會只需有20名議員支持就可以成立調查委員會。查是形式,查什麼才是內容。只是永遠無休止地強調形式的合法性,而不去充實內容,欠缺內容本質的形式就變得毫無意義。任何形式都要結合內容,那才是合情合理的行為。 立法會的專責委員會,有興趣去調查行政長官在UGL事件中「有哪些屬應繳稅項目」。坦白說,個人印象中,立法機構從來沒有介入任何私人的稅務問題。本月初,稅務局向全港260萬市民發出報稅表。全港數以十萬計的公司企業,也須向稅務局呈交業務資料作為評定利得稅。稅務應如何評定,完全是稅務局的工作,也是會計專業上的工作。稅務局方

詳情

這個社會對誠信還有要求嗎?

《論語》孔子曾說「言必信,行必果」,視為誠信的原始解釋。 所講話必可信、做事一定會有結果,這個今人以為是最高的誠信原則,其實在孔子原文中,只是屬於「次等」的德行。很不幸,古代中國以為「次等」要求,今天的政治人物根本未能達標。 梁振英的UGL事件,纏擾經年,言必不信。他倒是「行必果」,發出律師信告誹謗絕不手軟。不論是立法會議員還是法律學者,只要是批評質疑甚至只是要求他交代UGL細節,都被他看作是「誹謗」。 他認為張達明不信任自己及UGL的聲明,是誹謗UGL。這名特首以為聲明便是「聖旨」便是「真理」,不容任何人質疑詰問嗎? 對梁振英以及UGL的聲明提出疑點提問,只要言之成理,有何不可?談何「誹謗」? UGL事件背後是誠信問題,包括作為特首有無申報收取UGL報酬的誠信,包括作為被收購公司的董事有無維護自己公司最大利益的誠信。 公眾利益,提問有理,何來「誹謗」?似乎梁表英認為,他的「言」社會便要「必信」,否則便是「誹謗」。霸道做法背後突顯心虛。 周浩鼎身為監察角色,卻和被監察調查對象私自接觸,隱瞞迴避,何來「誠信」? 「保皇黨」輕輕放過,只視為「手法可以更好」的技術問題,視誠信為何物? 港珠澳

詳情

共犯結構

無可選擇,豬隊友終於退出專責委員會,是止蝕的指定動作。但退是退了,卻不是壯士斷臂,而是拖泥帶水。 五分鐘記者會,三番四次強調沒有違規違法,也沒有隱瞞,請辭是為了平息政治紛爭,讓調查委員會能正常運作。 表面聽來,他並沒有絲毫認錯。但試想想,若仍留在委員會內,繼續擔任副主席,今後提交的每份文件、提出的每個建議,甚至講的每句話、寫的每個字,都會給對手質疑是否鸚鵡學舌地反映長官的意思,不但委員會無法正常運作,很可能搞到他自己的腦袋也無法正常運作。 五分鐘記者會,豬隊友只回答幾個問題。記者問他辭職有沒有問過長官?有沒有得到長官批准?他並沒有回應,一臉尷尬,匆匆離開。 你可能覺得奇怪,豬隊友是最有前途政黨的副主席,又是民選議員,並不是長官的下屬,他的辭職,與長官何干?為何要問過長官,得到他的批准?記者是問錯了問題嗎? 有個說法是這樣的:醜聞曝光後,政黨高層緊急開會,除了少數強硬派外,絕大多數都建議豬隊友辭職止血,以免危機惡化,變得失控。 但當天的記者會,豬隊友只拋下充滿懸念的一句「不會留戀」,然後就沒有下文。黨友高層當然感到錯愕。 說好了的辭職呢?忽然不見了,當然是有苦衷的。政圈耳語稱,是長官不贊

詳情

政治熊貓

「浩鼎門」發生了超過一星期,事件不但未因主角周浩鼎辭去UGL專責委員會副主席而平息,反而愈炒愈熱,原因是特首梁振英堅持,提出成立專責委員會的梁繼昌議員必須辭去委員會職務。 梁繼昌周一在多名泛民議員陪同下見記者,聲稱不會辭職,會繼續在專責委員會內完成工作。 風波緣起,是周浩鼎在提交專責委員會的文件中,被發現40多處由行政長官梁振英對調查範圍修訂增補的建議;而這些增訂,立法會和公眾都毫不知情。事件經披露之後,「輿論嘩然」,周浩鼎身為立法會議員、專責委員會時任副主席,竟任由行政機關的首長「指點教路」如何決定調查範圍,如此作為不但有違常規,更自貶立法會作為監督行政部門角色的地位,極為不智。 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在報章撰文,對周浩鼎作「最語重心長的勸告」:進入議會工作,應抱持律師專業(周是律師),堅守法治和維持公平公義的原則;但到事件被揭發,再到向公眾解釋,陳婉嫻說「在他(周浩鼎)身上看不到理念兩字。別人說什麼就說什麼,寫什麼,做什麼……既沒有理念亦沒有自我」。陳婉嫻在政治光譜中屬於建制派,但對周浩鼎的批評毫不留情,亦不護短,有理有節,非常難得。 事實上,另一名來自工聯會的吳秋北(工聯會理事長)

詳情

「浩鼎門」成建制派現形記 議會豈容特首隨意指點?

立法會調查特首梁振英收取UGL利益事件的專責委員會時任副主席周浩鼎,被揭發原來他提出的修訂文件,乃出自特首辦手筆。梁振英身為受查對象,竟向調查方「提議」調查範圍,甚至直接修改有關文件,不但嚴重破壞立法會職能,更違反作為特首應有的職責和誠信。而周浩鼎當時作為委員會副主席,竟對特首辦的改動照單全收,至此三權分立蕩然無存。若今次輕易放過兩人,議會尊嚴從此將無處容身。 揭示兩個關鍵 自東窗事發以來,風波愈鬧愈大。有趣的是,梁振英一方面稱自己有權表達意見,更表示「完全不介意」修改的內容被公開;另一方面,他又指摘有委員違反閉門保密協定,更「無厘頭」地將矛頭指向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意圖轉移公眾視線。可見他至此已方寸大亂,為了掩飾企圖,自相矛盾得令人發笑。 事實上,從干預委員會調查,到被揭發後梁振英的反應來看,至少揭示了兩個關鍵:一是專責委員會的調查範圍,無疑觸及了UGL事件的敏感地帶,使梁振英即使冒着干預議會的風險,也要插上一腳;二是他「心裏有鬼」,如果收取UGL 5000萬元酬金是光明正大的,那麼何不大方接受調查,好還自己一個清白?答案呼之欲出,只因兩個字——心虛。然而,他愈是不顧一切地插手,我們便

詳情

數碼常識

任期只剩不足兩個月的梁特即將退場,以為不會再爆出什麼新鮮熱辣的爭議了,又猜錯了。如果發火有上限,這五年什麼火都燒光光了,別說評論,連講都費事。多離譜的事,最多半個月已經消化殆盡,我們想問責亦無從,見多了,不麻木才怪。 新添這一宗,有違常情常理,調查方與受調查方如此緊密合作,任誰都會想到公信力頭上去,當事人解畫時,則強調這是在陽光下都可作的事,唔…… 先不說這是否見得光的正常公文來往,事情曝光卻明明白白反映了議員需要大大提高他的電腦常識。話說PDF格式面世良久,而Word呢,只要肯多做一兩步剪貼,用原稿示人,要隱去修改痕迹,話都無咁易。說白了並非什麼高深學問,議員都沒有做,要不是他不懂,要不就是他真的不在乎公眾觀感。 文件顯示修改出自哪部電腦,見到CEO-CE等用戶名稱,想到的是這電腦是歷任特首都用的嗎?是否在那個辦公室的電腦,就會自動配給這個戶頭,他們的資訊管理政策是怎樣的呢?檔案如何分類?電郵都送到公家戶口,即是沒有避忌的想法,日後郵件會怎樣處理?美國總統的每一封電郵都要分門別類存檔,香港雖然連檔案法都沒有,東西總要整理一下吧,用的是什麼準則? 其他人在聲討禮樂(再一次)崩壞,我卻更

詳情

「浩鼎門」事件 建制派賊喊捉賊

梁振英「指示」調查UGL事件委員會時任副主席周浩鼎修改文件事件爆出後,涉事人竟敢理直氣壯主動承認,並指鹿為馬。事件涉及重大公眾利益,我們認為不應再閉門進行會議,早前已去信要求委員會主席公開會議,惜不獲接受。昨日再召開會議,委員會仍決定閉門會議,我對此表示遺憾及不認同。 事件被揭發後,梁振英、周浩鼎的回應言論,如出一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近再加上黃國健一起「唱三簧」。犯了如此大的錯誤,他們現在仍企圖轉移焦點,反抹黑泛民泄密,又乘機提出解散整個委員會的言論,替「浩鼎門」降溫撲火。 其實,根據議事規則,是無權解散委員會。委員會只有兩個完結方法:一、委員會完成由立法會大會委託的工作,提交報告後,隨即解散;二、委員會在任期內無法完成工作,須向大會交代,委員會任期亦隨着立法會任期完結而結束。現時建制派提出解散委員會的說法,很明顯是狗急跳牆,想找藉口卸力,轉移公眾視線的拙行。如果任何建制派議員認為自己不適合留在委員會,我覺得他們大可退出,交由泛民議員及其他願意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的議員繼續跟進調查,我相信公眾是樂見其事的。 可能見解散之說未必行得通,梁振英與建制派又一同將焦點轉移去攻擊梁繼昌,指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