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撕裂 長期工作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當選後已馬上向公眾表示,她將會盡一切努力修補社會撕裂,亦將會和不同黨派不同政見人士溝通。這是值得大家讚賞和支持的舉措。她亦提到將來會有一個恆常溝通平台。 成果取決於雙方努力 筆者相信無論如何未來應該邀請泛民人士加入恆常溝通平台。然而就修補撕裂而言,最後的成果如何也要取決於建制及泛民雙方的努力。較早前林鄭已經提出來屆政府希望邀請泛民主派人士加入,然而這邊廂一腔熱情邀請,那邊廂卻馬上碰了一鼻子灰,泛民的政黨包括民主黨急於謝絕好意,並重申不會容許黨員加入政府。 這恰恰展示了現今香港政治的困境:由於社會上兩陣營的支持者都對支持對象有巨大期望及壓力,特別是兩年前非法佔中後,反對派的支持者有相當部分在思想上變得非常牢固,甚至更趨邀進,在這情?下反對派要嘗試認同建制派的部分舉措就變得非常危險。因此,筆者不難想像泛民此刻急不及待跳出來斷然拒絕林鄭,這基本上也是明哲保身的做法。然而,長遠而言,反對派如何嘗試疏導這種壓力,或在輿論上引導支持者接受這建議,是將來能否成事的關鍵。如果反對派用當年對8.31政改的模式,即從頭至尾綑綁反對(筆者已經忘記了當年反對派進行了幾多次聯署反對,後來甚

詳情

「真實謊言」:香港政治的「後真相文化」危機

香港的民主進程處於停頓狀態,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曲終人散。即使選舉事務處不知為何連全港所有選民的資料也帶到票站去,但假的依然真不了,林鄭月娥是中共「欽點」力撐的行政長官人選,中聯辦為保林鄭月娥向建制選委作出「集中票源、排除對手、高票當選、完成任務」的16字命令,只是香港人選擇了戲假情真,在曾俊華身上發現「希望」,甚至跟他一起「夢想有奇蹟」。曾俊華「集氣」而成為一個「現象」有如曇花一現,他只有一次機會,也掌握到這個機會爭奪話語權和推高個人聲望,編製了一個動人的香港故事,牽動了大眾的情感。但這樣的一個「希望工程」已成歷史了,日後任何人,甚至曾俊華本人,實在也無可能重用複製。 如果香港人沒有變得絕望,如果民主派沒有忘記初衷,如果香港仍要繼續追求真正變革,我們就需要認識香港政治正經歷一波「後真相文化」危機。這裏所指的「後真相」(post-truth),不純粹是借用西方國家政治的狀?,指群眾情緒和偏見較認識客觀事實更有力地主導民意民情(feelings trump facts);候選人論壇和立法會選舉每?愈下的口水戰看齊,要檢討的地方在於「後真相」的「真實謊言」(true lies)衝擊改革運

詳情

和解?求饒?略析泛民和解論

佔中——傘運的代名詞,激勵着年青一輩對民主、自由、本土思潮的追求和執著。時隔數載,不少人仍追隨昔日的步伐、依從當天的覺醒,在不同環境和限制下,表達對「佔中」的尊敬。但話雖如此,不少人亦為此付出沉重代價,實是令人感慨不已。誠然,就「法例」而言,佔中者確是犯了法,起訴、審訊、入獄差不多是最低消費。為此,部分泛民向下任特首拋出橄欖枝,提出同時赦免佔中者、七警及朱經緯等人,實行大和解。對此,筆者實是感到可笑和可惡,與其是說和解,不若說是推倒重來的求饒。 第一,這提議無異衝擊了法治。「法治」,向是香港社會的絕對基礎,但自回歸起,由於中港的文化差距及政治分歧,造成對「法治」的理解落差。佔中一役,市民大眾對所謂「法治」更有不同的醒悟,亦有不同的表達方式,「佔中」便是其中之一。因此,很多人都自發上街,支援佔中者,而他們大多都有為理想而犯法的覺悟,但這亦是其崇高的表現。印度聖雄甘地,為爭取脫離殖民地統治,屢次犯法,屢次入獄,但都無怨無悔,堅持的就是「尊重法治」的精神,認為「犯法」只是手段,亦是必需代價,以換取國際社會的注意和輿論傳媒的報道。但泛民竟以此作為籌碼,欲抵銷「佔中」的「原罪」,這無異向外宣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