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誇地向罪人怒拋石頭.但罪又是由誰去定?

熟悉網上輿情,都應該清楚有種原罪叫「建制」,有另種原罪叫「領展」。 其實早在五月初,領展已經就何文田廣場街市翻新工程,出席房屋及基礎建設委員會,聆聽區議員的意見。民建聯陸勁光議員在會前提交文件,要求領展解悉翻新工程的詳情。奇怪是,當事過境遷,民主黨立會議員黃碧雲、區議員蕭亮聲及社區主任黃永傑,於昨日(5月16日)照辦煮碗,到何文田街市請願,又借領展「原罪」大造文章。 若民主黨黨員誠然對領展工程有意見,既可以在兩星期前的委員會中提出,又或者在會議上直面提問。然而,未知是否因為在區議會內的工作曝光率不夠,民主派議員要事後高調發起行動,彷彿非要當著全港市民面前放馬後炮,方能一洗白鴿的頹氣。 民主黨昨日的所謂訴求,包括要求翻新工程期間設立臨時街市,其實早前在會中已有委員提出過。支持「小店」的民主黨員,又要求領展縮短裝修時間,或將街市分區裝修,以減低對居民的影響。不過如果黨員開會時有留心的話,都應該知道領展代表曾在會中說過,分區裝修只會延長翻新工程時間,令商戶利益受損,對居民而言也不是好事。對比起面積相若的大元商場,當中兩期的翻新工程歷時超過18個月。今次何文田翻新工程大大縮減至三個月,已經是一

詳情

大陸首富首超香港 香港還有機會嗎?

圖:今年內地首富、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內地富豪榜調查,今年內地首富、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以2600億元的財富首次超過長江實業主席李嘉誠成為全球華人首富。而且頭十名首富中,六個在內地,四個在香港。以香港彈丸之地,相對於全國而言,富豪數量雖然在減少,但仍然「富可敵國」,但從趨勢來看,不能忽視香港富豪經營的範疇比較單一,而且可能還缺乏後勁。香港年輕人在規劃職業前景時,不得不考慮內地因素。從行業分布看,內地六個富豪,雖然首富是從事房地產業,其餘三個從事跟IT有關行業,還有從事能源和飲料的,而香港的富豪,李嘉誠的範疇比較廣泛,其餘都比較單一是房地產業。從數量上看,內地富豪已經佔全球華人富豪的八成,香港只佔6.3%。財富不是成功的唯一指標,但從一個社會產生富豪的條件,可以看出這個社會的活力和機會,以及創造財富以後多大程度受到法律和政策的保護,以及持續發展的機會。內地實行開放改革三十多年,民營企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這個過程對香港也有啓示。民營企業家也是從摸着石頭一步一步艱難走過來的。民企在新興行業顯露優勢剛開始時雖然國家說民企是光彩事業,但在意識形態上仍然鄙視剝削勞動人民的資本家,法律上更是一片空白,僱用多少工人才算合法,最後要從馬克思的著作中找根據,中央決定僱用八個人以下不算剝削。及後修訂憲法,保護個人私有財產,民法中也有了《公司法》,規管與保護在經營過程中的做法,到後來更修改中共黨章,允許資本家加入中共。儘管如此,很多企業家是從公務員下海打拼,以及依靠收購國有企業(通常是賤價)起家的,賺得第一桶金的過程,多多少少有鑽法律空子,甚至是賄賂官員取得的,在老百姓心目中,他們統統都犯有「原罪」。這也可以從富豪榜的興替中可以看出,過去有很多首富只能坐在榜首一兩年,就會因為各種原因下馬,最近這幾年,首富名單已經相對穩定。民營企業家之所以篳路藍縷,是因為國企太過强大,而且很多是依靠國家政策壟斷資源和市場,民企無法插足。但從去年的榜單中看,六名內地首富中一半從事跟IT相關的行業,即可以看出,對於一些新興行業,國企在沒有政策的保護下,民企完全可以顯露優勢。即使是頑固的國企,在新興技術的破解下,也只能順應潮流,比如社交媒體的發達,由國企經營的傳統通訊辦法受到衝擊,今年上半年,中移動的流量下降31%。網上支付手段發達,直逼傳統銀行業的生意額,連經營模式也將受到挑戰。國家投入不代表要國企壟斷但話分兩頭,社交媒體的發達,必須依靠電腦處理功能的支持,國家在IT業基礎設施研究的投入,是天文數字,沒有國家投入研發,任何機會也無從談起。香港回歸前夕,天文台向美國訂購了一台超級電腦,用於計算各種測量數據,但被懷疑回歸後可能被解放軍用於軍事用途而受到阻滯,最後要加上各種限制條件才能付運。當時國家的IT技術落後,先進國家對此「禁運」以及技術封鎖,後來依靠國人的聰明才智及國家的投入,才有了自己的芯片,自己的超級電腦,民企才能開發自己的一片新天地。另一個例子是青藏鐵路,近年西藏的旅遊業每年都有兩位數的增幅,其佔GDP的份額也提升到22%,不僅創造了就業,還為企業家創造了機會。國企壟斷了資源,但同時也開發了新事業,高鐵的研發,沒有國家的投入,也是不可能的,高鐵代表速度與效率,也為一切過去不可能的事提供了新的機會。問題是這種國家投入基礎研究的成果,是否成為國企壟斷的資源。IT業證明不是,也不可能,但比如高鐵,動力系統和通訊系統等等必須要由國家來投入,而車廂內的陳設,甚至厠所板的採購,也必須由國企來壟斷嗎?所謂改革,就是要革掉這些不合理的做法,給民企開創更多機會。這方面由於國企成為利益集團而抵制改革,但也不能低估習近平對改革的決心與魄力。港商要考慮利用國策創出新路回到香港,國家投入研發,創造出來的機會,目前還沒有看到香港在資本家能夠從中得益。過去香港的廠商北上做實業,的確是得益於國家的政策,但現在製造業走下坡。過去內地缺乏資金,香港地產商在內地開發房地產賺得盆滿鉢滿,而今還做什麼呢?過去港商的模式,還是背靠世界,面向祖國,利用國家的政策賺錢,而今內地企業家的資金與經驗都十分充裕,香港是否應該考慮改變策略,背靠祖國,面向世界。一路一帶可能為此帶來一個新的機會,可以利用國家對外發展的大國策,利用外交、技術與資金的財雄勢大去承攬項目,香港可以利用跟國際的聯絡,對不同文化的了解,相對於內地企業家還仍然有優勢,在國家大項目下面撈點小項目。或許能夠再創出一條新路,為年輕人的事業提供更多的機會。然而,從富豪榜中看,香港的四大富豪,兩位90歲以上,較為年輕的的兩位都已經87歲,反觀內地的富豪,最年輕的是馬化騰,才44歲,排第四和第十的都是50歲以下,首富也就61歲。香港企業家是否有雄心與野心,魄力與毅力,實在令人擔憂。內地IT富豪馬雲,在香港花15億港元從袁天凡手中買下了一座山頂豪宅。不禁令人聯想,內地富豪是可以買起香港的,可能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商場 中國經濟

詳情

史上首個商場 原意建構社區?

一星期前,七月十八日,全球各地建築師在三藩巿聚首一堂,首次慶祝Gruen Day——Victor Gruen,美國商場之父,一九五六年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巿郊建了第一座大型室內購物中心,此後,美國各地相繼把他的概念大量複製,至今已遍佈全世界。可是,當今天商場被批判把消費主義推至極致、掏空人類靈魂、扼殺社區的建築項目,究竟還有什麼值得慶祝?這紀念日,其實是要提醒我們商場的初衷;一九七八年,在Gruen去世前兩年,原來已與我們同樣痛恨大型商場﹕「它們摧毁了城巿。」換句話說,現在我們熟悉不過的商場,其實都偏離Gruen當年的本意?處處是商場的香港,有沒有一間半間貼近本來應有的面目? 大型商場原型: Southdale Shopping Centre室內有冷氣、商舖林立、中庭有活動,這些商場特徵,與一九五六年建成的首座室內大型商場「南谷購物中心」其實很像,不過,大概形似多於神似。一九五六年建成的南谷購物中心,是全球第一個有空調的購物中心,此前,大城巿一般只有巿中心、巿集,又或是十七、十八世紀開始出現的百貨公司,在歐洲也有購物廣場,上有圓拱玻璃天花,但建築物內沒空調。研究香港商場的荷蘭註冊建築師何尚衡說,翻看Gruen後來撰寫的書,說要理解Gruen為何有「現代商場」的想法,大概要先理解當時Gruen身處的社會環境——人們開始擁有汽車、經濟環境改善,美國人開始搬離巿中心,到巿郊居住,但基本生活徹底改變,購物、基本醫療、學校、銀行等,只零散地出現在巿郊,人們的需要,不再可以一次過完成。 重整「社區」 免天氣影響南谷,是個遠離巿中心的巿郊,天氣極端,來自奧地利的Gruen,希望把自己在歐洲家鄉的巿中心帶到這裏,認為需要重新整合巿郊人的生活模式,解決他們的日常需要,把零售與公共設施結合在同一地方,讓人們可以重拾巿中心的社區生活,而且生活不受天氣影響。於是,他的概念其實是把巿中心放進建築物內,購物中心不止是購物中心,不止有各式商店,還有不同功能的設施如銀行、郵局,也有像巿中心一樣讓人聚集或漫步的廣場、噴水池等,在他的藍圖,原本還有學校、住宅、醫療中心、公園等。Gruen的構思,在當年其實很前衛,一來空調成本高昂,二來從來沒有這樣的先例,有說他的文章甚至被建築刊物彈回頭,請他修改才可刊登。可是,在南谷購物中心建成後,這種封閉式購物商場被認為是創新的商業模式,大量複製至全國,至八○年代,美國已有三千座類似的大型商場。國際知名建築師羅健中說,不論Gruen的構思如何,後來的事實是在巿郊出現了只可駕車才能到達的購物中心,也所以這其實是滿足了美國中產人士的需要,這種模式雖然成功,但要是目的是模仿傳統巿中心,它們卻忽略了巿中心應有的生活。「你可以說大型商場是二戰後滿足社會及政治需要的產物,它把人類的物質生活更好。」 近似原型?新城巿廣場在香港大大小小共數百個商場之中,比較與南谷購物中心相似的,何尚衡認為是沙田的新城巿廣場,「它遠離巿中心,是香港第一個在衛星城巿建的商場,當年建的時候,沒有人知道會不會成功,對發展商來說是個大膽的挑戰」。香港最早落成的購物商場,是一九六六年的海運大廈,何尚衡說,它建在碼頭旁,目標客群從來都是旅客。八○年,中環有了置地廣場,香港的商場主要在巿區的商業區。直至太古城中心,商場才第一次進駐住宅區,不過位置仍是相對接近巿中心。八四年,沙田新城巿廣場落成,作為第一個在新巿鎮興建的商場,算是香港商場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它和太古城中心的出現,影響了香港人消費文化和生活模式,普羅巿民有機會在他們的社區逛商場、購物,慢慢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購物,原來也可以多姿多采,而不止是在張羅生活用品才需要的工夫。」配合完善市鎮規劃「這對於發展商也是很新的嘗試,遠離巿區,目標客群大多是居民,起初發展商也認為太冒險,想要縮小規模,但政府堅持。後來發展商積極尋找大型百貨公司進駐,吸引人流,最後找到日資的『八佰伴』,人們甚至跨區來購物,改變商場地區消費模式。」何尚衡說,他認為早期的新城巿廣場,也有刻意營造讓人休憩的空間,「噴水池廣場,很多人都記得的。而且整個新巿鎮的規劃很完善,火車站出來就是商場,一直往前走是廣場、大會堂,再過就是河」。於是,沙田的成功讓政府也想在其他新巿鎮複製,可是始終沒有另一個新巿鎮比沙田成功。 同質化極致:將軍澳商場群如果,現代商場真如Gruen所說,殺死城巿、社區,我首先想到的,不是IFC或又一城這些國際有名的巨型商場,而是將軍澳住宅樓下幾個連成一體的商場群。我問何尚衡,將軍澳的商場,是扼殺社區的例子嗎?他卻反問我:「將軍澳,乜有社區咩?」 模式:港鐵站>商場>屋苑有人說,將軍澳是個用商場連成一體的地區,區內有近二十座商場,大多都是用同一模式興建:最底層是港鐵站,上蓋有商場,商場之上是住宅屋苑。若單說將軍澳站,也就有三個商場連住宅的項目,商場互相接通,但走進裏頭,三個商場其實沒大分別。而它們的功能,是作為住宅與交通運輸系統之間的通道,多於滿足區內居民日常需要,也當然沒有刻意製造可以營造社區、凝聚居民的元素——不論住在哪一個屋苑,一出門口就是商場,而我的商場與你的商場一模一樣,我也沒有動機要去你的商場來找你了,即使要約會見面,區內比較清晰的聚集位置,可能就是港鐵站。何尚衡說,香港商場的同質化,在近五年尤其明顯,這也關係到全球化的影響,不止商品一式一樣,就是連設計、建築材料也大同小異,「舉例,以前要用意大利雲石,並不容易,但現在處處都用;除了物料,燈光採用也讓每個商場的光線統一起來」。最明顯的,或許是在領匯收購商場後,以往不同年代落成的商場,在同一時間翻新,「以前有些商場暗啲,有些商場用紙皮石」,僅有的商場性格,都一次過被磨滑同化。 自成獨特場所:葵涌廣場八○年代,大型購物商場開始在香港落地生根,往後十多二十年,商場愈開愈多,有名的包括九四年的時代廣場、九七年的旺角新世紀廣場、九八年的又一城。至千禧年代,商場幾乎是每個大型住宅項目的必然配套。商場,從新鮮的購物體驗,演變為現今千篇一律、生活中無可避免的一環,人們對商場亦開始出現疲態,尤其商場的發展是愈來愈去人性化。何尚衡說,過往香港的商場,也會以公共娛樂設施作為賣點,例如曾經流行的音樂噴水池,還有溜冰場、保齡球館、過山車。但時至今日,不少設施被撤走,商場雖然仍有中庭,但大多已不再是讓巿民休憩的地方,商場用盡空間做商業活動如促銷。何尚衡曾指,「二○○三年,政府實施自由行政策,令商場定位由居民轉為旅客,發展商為吸引更多旅客,漸漸引入吸引自由行消費的名牌、珠寶金飾店、化妝品店,它們可負擔更高租金,增加商場租值,但原本的小店負荷不來就唯有撤走,這樣商場更趨商業化,扼殺獨特性」。 像停留在八○年代何尚衡認為,商場不一定扼殺社區,「尤其公營的商場、當年房署的百多個商場,原意是在幫助社區、幫助公屋居民自給自足」。至於私營的商場,他認為有相似功能的,或許是近年突然受歡迎起來的葵涌廣場——在千篇一律、充斥連鎖店的商場之中,葵涌廣場像停留在八○年代,店舖小型、多元、價錢大眾化、雜亂、人性化,「這裏不是一個真正的社區,或許只是消費和消遣的場所」,但它在本來的社區之中找到要填補的空間,可以成為居民聚集、自由閒逛的地方,至少比將軍澳的商場更貼近社區。而形成這個獨特「成功」例子,大概都不是發展商最初的目標,「葵涌廣場的商舖業權分散,即使想要翻新或有進一步發展,也先要找齊業權人商討,於是最後的局面是原地踏步,讓商場停留在舊時,沒想到在這個年代,反而成為賣點」。文/ 陳嘉文圖/ 陳嘉文、資料圖片、網上圖片編輯/方曉盈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商場

詳情

新地商場的陰影

今天在荃灣大自然素食用餐,心中不禁掠過一絲陰影──它坐落的正是新地的商場,甚麼時候會輪到它被迫遷或被迫花費巨資裝修,繼而選擇結業?你的租約還有多長時間?我幾乎想找個店員問問,很擔心它步上元朗大力齋廚不幸的後塵。上六樓看看,稻香已經結業,又或者應說是改裝,六月末會改稱「稻坊」。我赫然想起元朗廣場的潮館,早前也是明明仍然新淨卻走去裝修,我就感到奇怪,怎麼稻香要如此浪費。現在細心一想,才發現稻香可能也是身不由己。畢竟印象中,稻香並不是一家熱衷不停裝修旗下酒樓的公司,它深受愛戴的必殺技是一蚊雞,而非新裝修。它可以怨自己選錯業主嗎?一街之隔的荃灣好彩海鮮酒家,租的是舊樓,它就很久沒有裝修,沒有一個喜歡騷擾它的業主。我問茶客,荃灣除了好彩,還有哪家酒樓比較好?他們說沒有了。難道去荃灣廣場的潮江春?那裡的盅頭飯30元一盅,這裡才17元,而荃灣廣場的稻香又結業了,我也是聽了他們說,才走上荃廣六樓看看。可是好彩其實亦不能逃脫新地魔爪。去年裝修最新最漂亮的一家好彩──元朗好彩,又不獲新元朗中心續約,倘大一間酒樓(可擺68圍的旗艦店)的裝修和風火水電又全泡湯了。早前蓮花新派素食料理的老闆關姑娘說,如要擺酒,元朗好彩的場地很不錯啊。我說它的確也是首屈一指,可是去年已結業啦,我還說那樣拆了,多不環保。她也明白,說地產商從來就不會考慮這些。荃廣其實近日也有不少改動,早前中原電器和蘇寧電器的舖位對調,於是兩間都要裝修。中華書局由四樓搬去五樓,書店也許本身已是利潤微薄,但仍要受此無妄之災。我以為空出的舖位是為了吸引人流更廣的店舖,但原來只是換來一間似乎更為夕陽的CD Warehouse。有見這些不停遷移店舖之策,我才醒覺元朗三聯早前租用大馬路舖位,實在比等待Yoho Midtown商場開幕更為明智。當初我就想,何不等Yoho Mall開幕,地利更佳?但誰知道開店之後,裝修可以用多久呢?看看新世紀廣場和apm的三聯均沒有好下場,相反荃灣富華中心的三聯就安泰得多,前車不是很可鑑嗎?而新城市廣場的商務也曾像孟母三遷,其他商務會這樣搬來搬去的嗎?你以為搬走商務可能是要迎入不凡商戶,但原來不過是開一間平平無奇的GAP而已。六樓的豐澤和蘇寧也是要無端調舖,玩的就像方塊移位遊戲。七樓的滿記又要無故裝修,由深色改為淺色,也許未來又要被命令改回深色,我不敢想像原本的那些深色桌椅,現在花落何方。但為滿足其The Town is Ever New的口號,它又怎能不去不斷向租戶開刀呢?那已成為事先張揚的陽謀。新地商場手下的亡魂已是不知幾凡,最新的一批租客將是屬於Yoho Mall的,它們會否血本無歸?會否經營兩三年後又被要求換舖或重新裝修?它們租用前最好參考業主往史,心裡有所準備。亦難怪新地表示引入的都是高級食肆──不收你昂貴的一餐,根本無法應付這個業主的無盡苛索。12年前Yoho Town入伙,新地早就宣傳會有一個大型商場,沒想到一等就是12年歲月,然而他們最後可能也是白等了,它也許未如預期般有用。這些視租戶如棋子般調個不停的遊戲,反映業主已走火入魔。除了製造如山的建築廢料,並令大量租戶艱苦經營之外,更重要是那根本不符合顧客的利益。是的,你要求不舊的酒樓也裝修,又或要求店舖調位,顧客的確會有點新鮮感。可是羊毛出自羊身上,如果食客要為這些裝修或店舖調位而每碟小菜每籠點心多付十元八塊,相信他們都寧願不要。大集團還比較能承受,因為他們看的是大數,新地成本高就由其他店舖「連坐」分擔,由全港食客為新地進貢,只有孤店的中小企就艱難得多。然而新裝修不久就麻木了,而如果原本的空間已是最為善用或耐看,重新裝修隨時還會新不如昔。這種租戶輸、顧客輸、環境輸、業主又不見有得益的做法,實在是天大的造孽。翠華就精明得多,它沒有一間店位於新地的商場。大埔翠華是其中一間裝修最漂亮的分店,正因它並非落戶新地物業大埔超過城,而寧選被其團團包圍的大埔廣場,否則它也不會放膽豪裝。為了兩年一裝條款,可能只好因陋就簡。暑假開的元朗新店亦是落戶舊樓,避開新地的新商場,Yoho Town住客只好細味Yoho Mall的美好安排。也許其他商戶也可向翠華學習。當稻香等已吃過多次教訓,下次是否應該優先不要租用新地商場?租戶甚至能夠團結一致,對抗地霸,例如中小企的商會是否也應做一點統計,看看哪家地產商最為刻薄,最令租戶提心吊膽,並製成清單給商戶考慮不要租用,兼發動輿論戰聲討離譜個案?有人說我早前談的大力齋廚一事並不新鮮,這些惡行由來已久,但新鮮之處在於發生了卻沒有人寫,如果商戶能夠齊心團結,挺身而出,也許就不至於演變成今天這場任由魚肉的不平等關係。曾有人說一家最成功的企業,是能夠贏得社會的尊敬。但很可惜新地的事例,證明了它不過是贏盡全城的鄙視罷了。原文載於作者FB 商場

詳情

韋健:沙田市中心藥房,梗有一間喺左近

重點提示:1. 沙田市中心藥品店密度比七仔更誇張,達25間。2. 當區所有註冊藥房達15間,比七仔多兩倍。3. 藥行/藥坊/藥店(非註冊藥房)有10間。4. 連鎖註冊藥房(估計)有9間。5. 擁有最多藥品店的是沙田廣埸,註冊藥房達5間,藥行/藥坊/藥店有4間。6. 同樣是沙田廣場,有一條短短通道,那邊就有4間藥房。今時今日的沙田市中心,相信很多沙田友都搖頭嘆息,我平日回家,都是直接穿過而已。八個月前,我曾經提及逛書店「要行多幾步路」,今次就談談另一個極端,就是講到口水都乾的藥品店。眾所周知,沙田市中心,尤其是港鐵沙田站一帶,是大小藥品店的集散地,現時藥品店數量和密度,比七仔更誇張(七仔只有五間)。但當中有多恐怖,區外人可能感受不到,所以我特別調查一下,給大家大開眼界。-註冊藥房多得驚人-首先,當然要去政府網站查找一下註冊藥房(「獲授權毒藥銷售商」)名單。它只有英文版,以及要用Ctrl+F方便尋找。我用了「SHATIN」去找,再人肉篩選位於沙田市中心的六大商場(即希爾頓中心、偉華中心、新城市廣場、沙田中心、沙田廣埸、好運中心)的所有註冊藥房,結果就找到十五間註冊藥房,數目竟然多過七仔!如果再以商場劃分,最密集的竟然不是新城市廣場,而是隔鄰的沙田廣埸。希爾頓中心:1偉華中心:1新城市廣場:2沙田中心:3沙田廣埸:5好運中心:3註冊藥房總數:15? -大部分註冊藥房為連鎖式經營-十五間當中,有不少是連鎖式經營,因為當區的租金,你懂的。「萬0」和「屈人寺」不用多說,而其他的由不同集團所經營,只要留意藥房名稱後半部分有「 O/B (集團名) LTD.」再Ctrl+F相關名稱就可以。當然有些集團為了隱藏連鎖式經營之事實,就幫不同位置藥房取不同名稱,但同時取「字輩」來方便辨認;又或者用相同藥房,但不同公司名。粗略估計,有九間是連鎖式經營,不過以免幫他們做宣傳,就不公開其名稱了。-藥行/藥坊/藥店達雙位數-除了註冊藥房,還有一些都是賣西藥的藥行、藥坊、藥店(統稱「列載毒藥銷售商」,包括所有賣西藥的地方,例如便利店及超級市場),即係無「紅十字Rx」標誌的商舖。同樣入政府網找找就可以,經人肉篩選,不要無相關的超級市場、保健店,屬於這類型的藥行/藥坊/藥店有十間,部分是「萬0」及「屈人寺」 。連同註冊藥房,賣藥品的就有廿五間!希爾頓中心:1偉華中心:0新城市廣場:1沙田中心:3沙田廣埸:4好運中心:1藥行/坊/店總數:10?-沙田廣埸一條通道就有幾間藥房-你無看錯,沙田廣埸真是儼如藥房街。尤其是,從沙田站那邊過來,經後方通道直行,在太興轉右直達沙田中心之方向(圖上藍線),沿途有八間藥品店歡迎大家。那邊平日有超多大陸客過來掃貨,假日更嚴重,就算隨便選一日前往,你都會見到一些說普通話的人,以及一堆大小行李。因為通道已經很窄,只有三四米闊,再加埋他們,已經塞到核爆。在近沙田中心方向出口之通道,更有三間註冊藥房,及一間藥坊。附近37號舖(近翠華餐廳)由某藥業經營,雖然主要賣奶粉尿片,不算是藥品店,但同樣吸引不少大陸人,有時有大小紙皮箱佔領一部分通道,不說地點,你可能以為這裡是上水。故此不難解釋,為何老字號唯一麵家都要走。?沙田友去藥房,真是「話咁快就到」!香港人體質差,天氣又凍,容易病,這個時候有那麼多藥房陪伴我們,提供健康所需之餘,還關顧那些黑心商品受害者,很貼心。阿爺真的用心良苦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商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