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仔經濟學

故事是這樣發生的。上世紀六十年代,北方正值文革動亂,不少富甲一方的地主遭受批鬥,抄家清算不計其數,當中有一家人僥倖南逃,落戶香港,惟家道中落人離鄉賤,父母帶着幾兄弟姊妹住在深水埗的板間房,日子甚為艱苦。後來他們經營小麵館。 平民而簡單的故鄉風味,本來名不經傳,只做街坊生意,但偶獲飲食界名嘴捧場,撰文推薦,從此食客大增,熬出了名堂,店舖愈來愈大,分店愈來愈多。可惜父母過身不久,兄弟決裂,繼而另起爐灶,分家不讓本家獨大,照辦煮碗急起直追,由親人變成同行如敵國。幾年過後,起初譏為冒牌黑店的分家,逐漸打響名堂,口碑更勝本家。然而,這時候就傳出本家被日資公司以巨額收購。這段譚仔和譚仔三哥之間的恩怨情仇,香港人一追就是十年,開台逾半世紀的無記電視,都未拍過如此劇力萬鈞的作品。 譚仔風雲上周再啟新章,日本連鎖麵店丸龜製麵的母公司Toridoll,傳以150億日圓完全收購香港一家中華麵店:譚仔雲南米線。甚少有財經版的洽購新聞能鋪天蓋地濺起這麼多浪花,幾十蚊一碗譚仔米線,抵食親民的大眾飯堂,竟值港幣近十億,難免是城中熱話。重點之一是,被丸龜製麵母公司收購後,譚仔在繼續增加分店數目的同時,將會重新定位及易

詳情

「端傳媒」不是不夠低俗 而是敗在商業模式

「端傳媒」亮起紅燈,許多論者指出,它走深度路線,在當今網絡時代注定失敗。筆者卻認為,內容取材僅屬其次,其致命傷在於欠缺可行的商業模式。 「端傳媒」裁員的消息傳出後,觸動大量媒體人的神經,facebook上一片哀嚎。很多人感嘆香港難以養活一個高質媒體,劣幣驅逐良幣,甚至歸咎於「蘋果化」令讀者口味愈見低俗。諸種社交網絡式的「一句點評」,無非宣泄情緒,亦正好解釋了,為何深度內容想要立足社交網絡,會舉步維艱。 首先,「端傳媒」開宗明義,面向全球華人。從它在台灣的知名度,以及網頁上簡體字的留言數量,可見它的讀者遠不限於香港人。所以這不是香港市場獨有問題,而是全球華人市場的問題。再說,即使放眼英語媒體,深度內容亦需要融資或品牌合作支撐。主流群眾捨難取易,投向低俗內容的懷抱,根本無可避免。 若說「劣幣驅逐良幣」,也不準確。「端傳媒」打從開始,即表明拒絕「煽色腥」,也不追求發布速度。它不跟嘩眾取寵的「內容農場」和爭分奪秒的主流媒體直接競爭,僅瞄準小眾讀者。一直熱中「即食」內容的大眾,不見得會投入「端」的懷抱。 時值2017年,還因為「蘋果化」而耿耿於懷的朋友,未免故步自封。《蘋果日報》無疑行先社交媒體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