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海文﹕用人唯才和愛國愛港的標準同樣虛偽

日前政府公布了政治問責團隊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人選,教育局副局長人選更是明知有爭議,偏要去委任。 林鄭月娥一直強調任命「用人唯才」,更說蔡若蓮被指「選舉落敗便等於不獲教育界支持」的講法,是沒有邏輯,因選舉總有輸贏。我是同意選舉總有輸贏的。選舉落敗,不代表失敗,古今中外皆有例子。彭定康在1992年英國大選後可能成為財政大臣或外交大臣,保守黨雖然勝出大選但彭定康卻意外落敗,最後彭定康被時任首相馬卓安委任為香港總督。奧巴馬當選總統後,委任黨內初選的落敗對手希拉里擔任國務卿。但這些任命都不是直接與選舉及其界別有關。蔡若蓮在立法會教育界選舉落敗,卻在同一界別執政,人工更高成功當選的業界議員一大截。如果這不是向教育界的選民宣戰,那又是什麼? 好了,退100萬步,就當林鄭月娥和楊潤雄認為蔡若蓮如此有才。那我很想知道,林鄭月娥有否邀請過她公開稱讚過的羅永聰加入問責團隊?她曾於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時向曾俊華說:「我好佩服你,你有個非常叻的政治助理阿聰(羅永聰),我為政府省錢,我無請。他幫你好大忙,阿聰做得非常好。有人話,如果我選到你選不到,不如請阿聰加入我的團隊。」如果沒有邀請過,你還可繼續說你是「用人唯才」嗎

詳情

葉健民﹕「公務員治港2.0」的政治考量

隨着特區政府日前公布18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名單,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已基本成形。總的來說,新班子沒有什麼耀眼明星,但具爭議的人物也不算太多;即使蔡若蓮的任命激起漣漪,但估計也不會糾纏太久。這種低調平穩的狀態,也許反映了新特首未來施政作風的自我期許。但在這大致微風細浪的組班過程中,有幾點觀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對梁振英施政的撥亂反正 林鄭以公務員政務官為骨幹的組班方針,顯而易見。16個司局長任命中,一半為這類背景人士擔正,而在已公布的副局長名單中,情况亦一樣。13個政策局中,除了尚未齊班的民政事務局外,完全沒有前公務員出任局長或副局長的,只有4個。這一方面固然與特首的個人出身背景和市民對公務員普遍信任較高有關,但這也是對梁振英施政的一種撥亂反正。 公務員團隊對梁從外面引入的個別人士行事「不按慣例」、「無規無矩」有所抱怨,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林鄭在競選期間以至當選初期,一再強調要把中央政策組「篩選」諮詢委員會任命的權力收回,明顯是要為公務員出一口氣。而這種修正,最為明顯的就是在政府一再表示視之為頭號任務的土地開發和建屋的政策上。兩個直接參與其中的政策局——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在已公

詳情

深慶得人?

尚有不足一個月,政府新班子就會宣誓就任。上周媒體「不約而同」報道新班子基本就位,而各家媒體披露的人選都一模一樣,顯示消息來自同一「風源」,可信程度極高。 新班子三司十三局,絕大部分都是舊人,只有盛傳任勞工及福利局長的羅致光是新面孔。3名司長及13名局長共16人,其中9人是政府公務員出身,其餘還有5名需中央委任的主要官員(警務處長、廉政專員、海關關長、入境處長、審計署長),有4人也是公務員出身。這個班子,是名副其實的「公務員治港」。 競選期間,林鄭月娥的助選團星光熠熠、猛將如雲,支持者來自商界、專業團體、社團領袖等不同領域。為何這班熱中支持林鄭參選的精英,到選舉勝出之後竟會各散東西,幾乎沒有一個來自競選團隊的主將加入新一屆政府?願意支持一個人參選,勝出之後卻不願意加入管治班子,這中間反映了什麼問題? 新班子背景成分比現政府更窄 是否願意加入政府,並非「恨唔恨做官」的問題,而是一班政治上志同道合的人組班角逐,勝出選舉之後可以上台執政,施展大家的政治抱負,這是任何選舉的常態。助選只是手段,目標是勝出之後執政。願意助選而不願加入政府,是否反映助選團隊跟林鄭的理念原來未必一致?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

詳情

特區新班子的「敏感位置」

候任行政長官人選塵埃落定後,公眾的注意力轉向新一屆特區政府的領導班子人選。近來傳媒「政情」消息亦不斷猜度不同人士「入局」的機會,就連正在日本舉行巡迴演唱會的香港歌星陳美齡也榜上有名。 特首有多大自由決定共事人選? 香港主要官員「埋班」,候任特首的「心水」固然重要。誰人是林鄭月娥的理想人選、誰人願意「捱義氣」走入「熱廚房」、誰人辭官歸故里、誰人很想「趕科場」,頓成現在政治新聞的熱話。相信在未來兩個月,不同的名字將陸續「浮面」。這回要看林鄭月娥能否做到「滴水不漏」了。 不過,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疑問是,香港特首到底有多大自由去決定共事的主要官員團隊人選?《基本法》列明一系列的主要司局級及紀律部隊首長,均是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按一眾「大陸護法」及京官的詮釋,中央任命乃是「實質任命權」。 按此推斷,香港特首於主要官員的任免上只有「提名權」。 當然,香港特首於「組班」上肯定會「有say」,問題是個「say」有多大。具體來說,在北京而言,香港政府有哪些官職會涉及國家安全,因而必定要由極忠心之人出任?國家安全,是北京對港政策的頭等大事。以北京眼中的國家安全顧慮,推演其對新一屆特區政府人事任命的考量,也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換屆組班看民望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昨日正式從總理李克強手上接到行政長官委任狀,象徵中央人民政府正式確認其符合早前開出的選角條件,包括愛國愛港、獲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和得到港人擁護。筆者最為關注的,是林鄭月娥在組織領導班子時,如何體現「港人擁護」的要求。 高官問責制,是 2002年董建華連任特首時,為了挽救民望而推行的改變。董特首一心希望擺脫公務員體系的束縛,從文官制度以外另聘人材,去建立自己的管治團隊。董建華以及傳統左派,向來都不太信任由港英政府所建立的公務員體系。曾蔭權及林鄭月娥能夠成為特首,屬於異數。筆者認為,是為勢所迫,民望鐘擺的結果。 問責制度推行以來,問題繁多。尋找合適人士出任司局長職位從不容易。志向是個問題,能力是另一個問題,能否服眾是一個更大的問題。現屆政府四面樹敵,索性不理民意,導致人才凋零,難倒來屆政府。 林鄭月娥要走出迷宮,一定要汲取教訓,盡早擺脫 CY2.0 的形象,在換屆組班時細看現屆官員的民望數字。 高官問責制推行以後,港大民研便以「表現理想」、「表現成功」、「表現一般」、「表現失敗」、「表現拙劣」的五等法,加上餘項「表現不彰」來評核官員的民望。當中,「表現失敗」是指倘若進行全

詳情

林鄭要找什麼人入政府?

林鄭月娥勝出特首選舉之後,下一個重要任務就是籌組新班子。人事任命權是行政長官最重要的一項權力,新特首上場,她可以委任各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組成新的管治核心。為了彌補撕裂、促進和諧,社會上有呼聲認為林鄭應該委任泛民成員,或曾俊華和胡國興的支持者加入政府。 在上周一個電台訪問節目中,林鄭月娥談及籌組班子時透露,她接觸過不同政治背景的人,而組班工作不容易,自己更發噩夢,夢見7月1日新班子在未齊人之下宣誓。香港人才濟濟,何愁沒有合適人選出任政府高職?林鄭發噩夢,是因為她找不到合適人選,還是人選不答應她的邀請? 政治人才不足 令問責制無法顯優越 政圈評論員的「共識」,是香港沒有政治人才。殖民地年代,華人高官主要負責執行,大政方針則操在英國人手中,政務官只管具體政策,沒有機會參與重大決定。回歸之後,董建華推問責制,就是要各司局長負責政治工作,承擔政治責任。這些工作,都需要政治人才出任。 外國以政黨作為管治班子的基礎,內閣成員都是「本黨同志」,在管治理念上容易凝聚團隊實力。香港有政黨但沒有政黨政治,董建華組成的第一個問責班子,成員不少都是各行業的精英,但政治上卻是新手,而且看不出他們之間有什麼共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