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鼓勵阿煩回家

立法會議員狂質陳煩和馬某以及港鐵其他高層,不斷追問會否負責和如何負責。諸公的答案千篇一律,確有不足、認真檢討、社會自有公論、有待調查結果,諸如此類,答了等同冇答。聽見如此回答,當然感到悲哀,但更深層的悲哀在於竟連如此不堪的答案亦要經過質問才可獲得,竟然並非毋須議員質問便會主動引咎下台,這才叫人由悲哀進一步到生氣。當管理水平淪落到這荒唐地步,在任何一個有民主選舉的社會裡,好吧,就算沒有民主選舉,在任何一個號稱推行問責政治的社會裡,無論是高官或主席都沒有不下台、主動下台、立即下台的理由。難道香港果真只有你們幾位始可勝任此職(問題是事實已經證明你們不勝任呀!)? 難道香港果真沒有其他人願意捱義氣坐這崗位(你們拒不下台,別人想做也沒機會做呀!)?悍然拒絕下台,唯一能夠顯示的只是閣下的厚顏。不要求他們下台,亦只顯示了其上司的包庇。捨此以外,沒有其他了。阿煩局長是個非常努力的技術官僚,看上去是個心地善良的君子。但君子與否並非問責政治的考量,問責政治的精神在於「問」與「責」,前者是主動的意志,後者是被動的承擔,兩者相加,便是積極的做法、積極的負責任、積極的把事情做好。對於荒唐管理,港鐵諸公尚算說了幾句「的確有所不足」的門面話,阿煩局長和他的下屬卻連門面話也懶得說,一味以「已經按照流程辦事」即算回答一切,彷彿一切關人不關己,get my job done便是做完工作。須知管理崗位,以至任何工種,關鍵不只是get my job done而更要get THE job done。當你無法get THE job done,往往表示所謂get my job done只是閣下的自以為然。有些該做的,你尚未做;許多該想的,你未想到。到這地步,你還好意思不主動下台?還好意思坐在位子上等待議員質問?阿煩局長近日大忙,日日見媒體解畫,但幾乎每解一次總令人更添一次憤怒。例如上周他在電視節目談及坊間對於禮頓的指控,他笑咪咪地說「鼓勵」大家提供證據。老天,你是局長,是事涉其中的當事人,對於有名有姓的實名踢爆,你就只軟綿綿、輕飄飄地以「鼓勵」取態?你就不能強硬些、嚴厲些、堅定些以表必會協助跟進調查及保護舉報人?你愈只懂鼓勵舉報,大家便愈鼓勵特首把你炒魷。阿煩局長,我鼓勵你下台回家,給問責政治做個最起碼的示範吧。[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09/s00205/text/1531073867132pentoy

詳情

馬家輝:拆解局長的一句話

港鐵高鐵爆鑊連連,「混帳局」局長阿煩被議員質問會否下台,他瞇著小眼睛說:「誰人需要問責,我相信社會自有公論。」他不答會,也不答不會,卻只意在言外地、拐了個彎地肯定終究有人需要問責,這等於說,有戲了,後續必會有人為此事下台,至於是他不是他,再說吧。阿煩局長只是技術官僚,「電機佬」出身,從未展露過什麼政治智慧或技藝,在專業界和官場裡,多年以來都是一板一眼地依規行事。所以,他這句「誰人需要問責」應該並非刻意使出的政治招數,試圖轉移視線或引爆內鬥;他不至於如此聰明,別抬舉了他。阿煩局長作此回答,顯然只因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麼狀况,心裡有氣,想爆響口卻又不敢爆,唯有微微酸出一言半語,像個發育中的少年,在學校裡被老師指控在廁所牆上塗鴉,他雖有份參與,卻非主謀,但因主謀是個身材比他高大兩倍的肥仔同學,他只好敢酸不敢言,全無膽量說出肥仔的名字。到底誰是「肥仔」?Well,這當然只是隱喻,肥仔,可能是女,可能是男,可能官位比他大,可能根本不是官員,但無論是誰,總之是個阿煩不敢得罪或無力得罪的人,把他食硬,令他發不了火也無膽發火。阿煩局長做官以來,做過最勇敢的事情可能只是在立法會裡用急口令的速度讀稿,跟反對派議員疊聲,力求粗暴通過所謂「一地兩檢」的世紀方案;沒了,沒有其他了,而如果當初敢有其他,港鐵高管恐怕不會淪落到「話畀大家知OK就得」的囂張地步。別笑我「以貌取煩」,當我想像到阿煩局長在鄭姓特首和馬姓高管面前的卑屈神情便忍不住笑。他從頭頂到五官到穿著打扮都像個小男人,在我的想像裡,他坐在特首和高管面前,唯唯諾諾,支支吾吾,有理說不清或不敢說,可憐萬狀。也在我的想像裡,鄭特首瞪起眼睛厲他半眼,他已嚇得膽戰心驚;馬高管把嗓門稍稍提高,他亦驚得低下頭來。當阿煩局長說話,講不到第四句,馬高管已經手舞足蹈、口若懸河地把他打斷,在肥腫難分的馬某面前,豈有小男人發言的餘地;馬某昔日的「風塵三俠」K場威望,絕非浪得虛名。誰人需要問責?阿煩局長心裡是有答案的,只是他不敢說。生命苦短,活得這麼窩囊,真是一個讓人替他難過的老少年。[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23/s00205/text/1529692032017pentoy

詳情

吳志森:我唔知喎!

港鐵沙中線豆腐渣工程,愈揭愈臭。原來早在去年九月,分判商發現工程出現問題,電郵負責監督工程的路政署,以及其頂頭上司運輸及房屋局尋求協助。後來路政署找不到分判商了解細節,後分判商又表示問題已經解決,不用再跟進,結果不了了之。直至九個月後,才由媒體揭發有人刻意剪短鋼筋,醜聞愈鬧愈大,官員才開始介入。分判商向政府發出警號,後來雖然稱問題解決不需跟進,若官員有足夠警覺性,事不尋常,應主動了解,但官員卻怠惰不作為,什麼都不做,直至紙包不住火,才如夢初醒。去年九月林鄭政府已經上任,陳帆局長亦已埋位工作。最荒謬的是,面對如此重大醜聞,先由張建宗司長出面,再由局方發出新聞稿澄清:局長辦公室並未將分判商的電郵知會局長,陳帆對此並不知情。陳帆負責房屋運輸,路政署歸他管轄,港鐵建造營運也是他的職務範圍,即使下屬沒有將如此重要的信息通知他,即使陳帆真的全不知情,就表示他一點責任都沒有嗎?分判商的電郵,已到達局長辦公室,什麼要緊急上報,什麼可視作等閒,下屬也搞不清楚,陳帆至少要負管理不善的責任。陳帆已不是公務員,是政治委任的主要官員問責局長,千錯萬錯是下屬的錯,但政治責任,無論如何都推卸不到。香港特區為官之道,卸得就卸,最厲害的一招,就係:「我唔知喎!」沙中線豆腐渣醜聞,涉及工程質量,事關重大,人命關天,陳帆局長知道與不知道該電郵的存在,根本無關宏旨,也不會減輕政治責任。為官避事平生恥,煞有介事澄清「我唔知喎」,只反映心中有鬼,政治道德歸零。[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13/s00193/text/1528826515117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