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kin:Beer Run ― Why So Serious?

昨日看新聞,看到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大力鞭撻《全城街馬》的Beer Run,認為「將飲酒與運動混為一談,是絕對錯誤的做法。」 我覺得這個說法實在是太有道理,字字鏗鏘。 《全城街馬》的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Beer Mile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喝到半飽之間,輸賭誰能夠再繞場跑圈不醉倒或者不嘔吐,絕對是其中一種想像之內,情理之中的遊戲。因為各地不約而同都這麼玩,所以真正的起源已不可考。 但是如果要追溯到最早有成文條款,以及有文件紀錄的比賽,已經可以追溯到80年代後期。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那個年代互聯網剛剛設立,有關比賽的資訊在最初期的互聯網中迅速傳遍各大校園。反正每週末都已經喝得七昏八倒,這個比賽的瘋狂搞笑很快就令各個學院爭相仿效,賽後的各種趣事和紀錄再上傳到互聯網上;周而復始,令到這個賽事更具規模。 Beer Mile Official Blog: Beermile.com – The

詳情

野茶:雷教授,Why so serious?

最近那個啤酒跑步嘉年華因為雷雄德教授和衛生署發聲明反對而鬧得跑界鬧哄哄,各路跑友亦紛紛走出來表態支持主辦單位。跑友支持的原因主要有幾個,例如說這個跑步比賽只是「for fun」,不用太認真;跑步的距離只是1600米(還要是分開四段來跑),飲少量啤酒根本不會構成任何影響;這類「for fun」的比賽全球各大城市都有舉行,根本不值大驚小怪;參加者全是成年人,自己衡量過才來參加,其他人根本不必多慮。 這些似是而非的論點,講得多就變得似層層,讓人覺得雷教授真的「太認真」了。只是,不論是專業跑手或是業餘跑友,其實在運動科學方面又認識多少?平時有飲兩杯啤酒就算是酒精專家了嗎?雷教授本來的專業就是運動科學,是學術界的代表,如果他的意見還不算「中肯」,難度啤酒贊助商的意見才是最好? 跑友們需要這樣輸打贏要嗎?平時自己練跑時如何講求有系統訓練,如何落力推廣全民皆跑,如何教跑友學懂堅持,然而,在自己希望「for fun」的時候就可以通通拋諸腦後,甚至於要走出來「怪責」專家多事?有多少次大型活動發生意外後,花生友走出來埋怨為何事先主辦單位沒有好好想過這樣那樣,讓意外發生?為何專家沒有事業出來提供專業意見,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