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和「出租女友」是共享經濟嗎?

近來單車被掟落沙田城門河,繼Uber之後帶熱「共享經濟」的討論。有人爭論城中的「共享單車」是否符合「共享經濟」的定義。 共享經濟的定義 坊間有人將「共享經濟」定義得非常廣,包括交換、集體採購、協同消費、共享所有權、共享價值、合作社、共同創造等等。但定義太廣就顯得寬鬆無用。有學者提出十分狹窄的定義,剔除了大部分社會認為是共享經濟的模式。本文會採用歐洲議會的定義。 歐洲議會對「共享經濟」的定義為:使用數碼平台減少參與消費者市場的所需規模,以減少資產閒置。這個定義包含了兩個元素,一是以租貸形式減少物品的不被使用狀態,二是以科技減少交易成本使更多人可以共享,從而擴大租貸市場。 有人認為Uber職業司機的出現扭曲了Uber「共享汽車」的概念。根據歐洲議會的定義,師奶利用小孩上學的時間去做生意,減少汽車閒置,令本身無法做司機的師奶可以加入共享行列,是共享經濟。職業司機本身已是行業一分子,不符合「使更多人加入共享行列」的條件。如果Uber只有職業司機,沒有業餘司機,就不是共享經濟;兩者並存,有渠道讓業餘司機加入,就是共享經濟。因此,Uber是否共享經濟,得看當地Uber的具體運作模式及業餘司機的比例

詳情

到中央公園踩車去

數年前到紐約公幹,日程緊迫,只有半天到中央公園蹓躂,看到那裡有一條環迴單車徑,心血來潮非常渴望踩單車,但人生路不熟,走了半天也找不到租車處,最後唯有放棄,未能在中央公園踩車一直是我的遺憾。今次到紐約數天,下飛機放下行李後第一時間便往中央公園走,希望一圓踩車夢。我已上網調查了「租單車資訊」,有人提及新設立的Citibike,這是一種大部分先進城市也有的公共單車共享計劃,在日本、內地城市桂林我也使用過。由於借車和還車點遍佈全市,故是方便之選。我於是借用了Citibike,但踩了二十分鐘就覺得不對勁。它的車架又大又重,對嬌小東方女子特別不利;最大問題是它把爬坡需要用的「波段」鎖死了,但中央公園有不少斜坡,故此踩得異常吃力。雖然車租相對便宜,只需十元美金,卻令我掃興而歸。第二天,我心有不甘,改到公園周邊的單車亭租車,收費較貴,約十五美元一小時。但我踩了五分鐘便覺得物有所值,單車車身夠輕,而且波段變化得心應手。換了高質素單車後,我才能享受踩車樂趣。中央公園的單車徑設計細心,一條寬闊的路清楚分隔三種使用者:公園特許汽車、緩步跑人士和單車使用者。雖然這條路不過是一個大圈,但沿途風景優美,有森林、湖泊、山谷,加上到這裡運動的人個個打扮醒目有型,光是一邊踩車一邊欣賞紐約人的運動造型也夠趣味。踩累了的話,隨時泊下單車,在綠油油的草地躺下灑太陽,簡直如同去了人間天堂。不知道為什麼,我和中央公園一見如故,留紐約幾天,每天都要到這裡踩一次車才感到滿足。像我這種酷愛踩車的「單車友」,能夠每天在紐約市中心踩一圈,簡直如同VIP級的待遇。相反在香港,踩車友都只能到新界東的單車徑活動,對區外車迷來說非常不方便。只是這種差別,已令我覺得紐約的城市設計要比香港高很多班了。原文載於2016年5月22日《明報》副刊 美國 單車

詳情

為何要發明單車?因為印尼火山爆發…

1818年,大發明家德國的馮德賴斯公爵(Karl Von Drais)為他的「兩輪跑動機」取得了專利權,開展了人類交通史的新一頁!這台「雙輪跑動機」(德文是Laufmaschine,英文是running machine),可說是現代腳踏車的雛形。在座椅和把手之下,是兩個笨重的大輪子,跟我們今天看到的腳踏車類近;但有趣(吃力)的是,它可真是名副其實的「跑動機」,用家需要不斷雙腳蹬地,才能驅動「車子」……(圖:馮德賴斯公爵)馮德賴斯公爵的發明可不是無聊的小玩意,它實乃背負一個崇高的使命。1815年,印尼松巴哇島坦博拉火山大爆發。它迄今還被視為人類史上最嚴重的一場自然災難。爆發影響遠至歐美,北半球進入「無夏之年」,農作物失收,家畜大批死亡,作為人類主要交通工具的馬匹也不例外。就是這個契機,驅使馮德賴斯公爵著注他的發明工作,竭力找尋馬匹以外的交通替代。公爵的發明,啟迪了來自英國、法國的製造商,紛紛設計出自家的腳踏車,如腳蹬車(Velocipedes)和所謂「花花公子的座騎」( “Dandy Horses”),腳踏車熱潮因而一時席捲歐洲。(圖:腳蹬車(Velocipedes))(圖:「花花公子的座騎」( “Dandy Horses”))但這股熱潮卻不禁教各地政府頭痛起來── 當時,「車手們往往為了避開凹凸不平的路面,而駛上行人路,在人群堆中橫衝直撞,迫使各地政府立法作相關規管。就這樣數十年過去,期間出現了不少三輪車、四輪車新設計,它們大多已經由曲柄和踏板驅動,但這要到1860年代,人們才能鼓起勇氣,把兩腳離地,雙腳交替的踩動雙輪車子,架起風火輪,乘風奔馳。究竟是誰首先把曲柄和踏板加進腳踏車設計?這或許已無從稽考,但這無疑是一個交通史的大躍進,因為這證明了人們可腳踏兩輪車子,卻平衡而不掉落。當人們克服了恐懼,他們變得更追求速度。最簡單的方法,莫過於增加腳踏車的前輪直徑。於是,人們以幅條輪替代過往的木製車輪,把車輪變得愈來愈大。那些前輪大、後輪小的自行車,兩輪看起來分別像便子和銀子的大小,故被稱為「便士銀子」(Penny-Farthings)。(圖:「便士銀子」(Penny-Farthings))人們對這一劃時代發明趨之若騖的同時,各地也興起了「便士銀子」比賽,但為了遷就巨型的前輪,「便士銀子」的座椅往往設計得太高了,把人們也摔得鼻青臉腫。人們因此希望尋找一種更快但更安全的腳踏車。1880年,滾子鏈誕生。 5年後,英國機械工程師約翰‧斯塔利(John Kemp Starley) 設計了羅浮安全腳踏車(Rover Safety Bicycle)。它是第一款以鏈條連接踏板和車輪的腳踏車設計,用家直接以踏板轉向前輪,不但提升了速度,在前後輪大小相同的同時,也能取得平衡,增加安全性。約翰‧斯塔利的設計奠定了往後現代腳踏車的發展,故他也有「腳踏車之父」的稱號。到了1890年代,腳踏車製造商陸續加入充氣橡膠輪胎,現代腳踏車也基本成型了。腳踏車到今天已經成為世界普及的交通工具和休閒運動。在天朗氣清的早上,架著腳踏車在城市穿梭遊走的同時,也不妨想想這部關於腳踏車誕生的故事。看看這段《單車進化小史》(片長1分鐘)吧!參考:Mashable本文轉載自Outside,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臉書專頁:Outside 單車

詳情

一個只可以踩兩日單車的香港

今日新聞指旅發局將於十月舉辦首屆單車節,以推廣本港單車運動。然而,政府未有提及的,是過去多年來單車政策的失敗。2008年,特區政府花費22億元發展及連接新界多條單車徑,希望打造一條還新界遊的「超級單車徑」。可惜,7年後的今日,政府基本上只完成了其中一條馬鞍山段的部分,而當中六條分支中的五條,全因不同原因而無限期擱置。筆者是一名青衣的社區發展者,近期正好研究青衣沿海加建單車徑的可能。可惜,筆者發現沿海其中最常出現的,竟就是一個又一個「禁止踏單車」的鮮明指示牌。唯一官方「批准」的踏單車地方,則是青衣東北公園內的一條不足1公里的單車徑。如此規劃,何等有趣!青衣沿海由青衣東北公園直至青衣工業中心均已發展了完善的海濱公園,政府只要加以改造,定能發展一條風景優美的青衣單車徑,甚至是青衣環島單車徑。可惜,我們的立法會議員只懂叫我們返大陸踏單車,欣賞祖國好風景,甚至認為本港再建單車徑已為過時。我想,過時的,肯定是她。另一方面,政府一面力推香港單車節,容讓一家大小都可以在九龍、青衣、馬灣等地一同「投入單車狂熱,感受熾熱動感」,但卻從不告訴我們這些地方,平日連單車徑也沒有。要踩?就這兩日。好好珍惜,記得飲水思「源」!作者:劉肇恒(民主黨社區主任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民主不能當飯吃,可是不民主的政權卻可以讓我們天天飲毒水,而面不改容。政治就是眾人之事,爭取公義和民主,不過是為了生存而已。」全文:http://wp.me/p2VwFC-dYn#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Wednesday, July 22, 2015 單車 地區

詳情

給葉劉上一門城市騎行課

在立法會一個會議上,葉劉淑儀議員發言指北上踩單車已經成為潮流,質疑政府花8.9億興建屯門至上水的單車徑是「過時」、「花好多錢」,又去不到「漂亮的地方」。筆者不懂比較香港還是內地的風景好,也不肯定一家大細在單車徑踩單車與「過時」有什麼關係,反正有些議員的看法要離地便可以有多離地,大家也不必太計較。不過,葉劉淑儀最大的盲點,是完全看不到單車騎行,已經逐漸成為可持續交通不可或缺的部分。經常以中產發言人自居的葉劉淑儀,居然和世界潮流如此離地脫節,實在讓人大開眼界。2012年香港因路邊交通而排出的氮氧化物及可吸入懸浮粒子,高達30700及1200公噸。以42.8萬擁有單車而又未有使用的人口推算,因推廣單車文化而減少的空氣污染,每年最多可減少約1800公噸的氮氧化物及70公噸的可吸入懸浮粒子排放,大約相等於香港私家車2.5年的總氮氧化物排放量(以2012年私家車的排放量推算)!現時香港總共約有35萬架的單車,但經常使用的架次所佔的比例頗低,當中為通勤或上學而使用單車的人口,合共有10.7萬人,粗略估算,在香港的閒置單車資源,至少也有10幾20萬架。如果要建議不過時的單車政策,不是反而要想方法,如何能夠利用這些閒置的資源,去創造更大的社會效益嗎?議員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以單車通勤也可以是一種創新的扶貧手法。根據社聯的研究,以一個四人住戶為例,2010年最低收入的15%住戶的交通開支,最高每月為958元。假如這個家庭的成員可以騎單車上班,每年便可節省11,496元的開支。只要有1000個家庭可以這麼做,每年便可節省11,496,000元的交通開支,以及政府用於補貼開支的福利支出了。不要以為這是痴人說夢。車來車往的紐約市,用了六年的時間,創造了50個的公共廣場、興建了564公里、有保護騎行者設施的獨立單車徑、引進了6000輛Citi Bike和330個可供停泊的單車站,令紐約一躍成為全球最單車友善、最多人用單車返工設學的城市之一,每日有4萬人使用單車出入,每架單車平均使用率有6次這麼多。除了使用率大增外,路面的交通傷亡率,包括行人、單車、司機,一率下跌50%。城市單車騎行絕不是文娛康樂這般簡單,而是包含交通管理、空氣質素、城市設計、資源運用甚至是福利政策的範疇。這是人車如何能夠公平使用道路資源的問題,也是城市設計應如何讓各社會階層也能有平等機會使用的空間分配正義,議員,你明白了嗎? 單車

詳情

從交通標誌揭示香港單車發展的落後

警務處每年定期進行全港性的單車安全運動,聲稱透過宣傳、教育及執法,提醒市民注意單車安全。當中主要包括派發宣傳單張、口頭警告以及檢控。近日就有一名東涌市民就被控違規單車上訴得直,法官直指有關圖案含糊,容易引起誤會。評台編輯部曾就單車相關標示在單車公園作抽樣街訪,的確,當中過半市民未能領會標示的真正用意,更甚的是,部分市民竟領略到相反意思,街訪反映普遍市民對關於單車的法例認識不深。這樣除了負上隨時被控的代價,不幸的更會釀成意外。當負責執法的警務處同時兼任教育,檢控就成為了教育的主要途徑。翻查紀錄,每次單車安全運動被票控的市民竟高達近千人,估計會令普遍市區有騎單車習慣的市民下降,會騎的、有興趣的大多只會假日到郊區的單車徑消遣。曾發起「唔幫襯地產商行動」,堅持改以單車代步的龐一鳴認為:「整個學生階段都缺乏單車有關的訓練,市民去踩單車,又不用像駕駛者一樣去考牌,學習相關法例,現時的單車標示可以說是一廂情願的溝通。」這引伸單車在香港的定位問題,究竟我們視單車為休憩運動,還是代步工具?政府曾經一度有意推廣單車為城市代步工具,但隨著市區發展,逐漸將本地單車定位為休憩運動。2012年,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表示,「香港道路交通繁忙,行車道及行人道已非常擠迫,難以開設專用單車徑。當局不鼓勵市民在市區以單車作為基本交通工具。」龐一鳴多年來致力推動單車代步,他認為單車代步在香港的情況苦不堪言。駕駛者不重視、單車的配套十分不足:單車位不足(最近更出現要以天價才得以建造舊式無蓋的單車位)、單車徑不足……單車發展仍停留在安全規管的階段,對比外國實在可謂落後得很。「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大力提倡單車代步,當大家以為市區不適合,其他全位界的市區推動單車代步都有相當難度,但他們就願意規劃道路。」在外國,政府很多時會為單車使用者提供便捷,加大他們以單車代步的動機。龐一鳴亦以倫敦、紐約、巴黎為例分析:倫敦、巴黎街頭現時設有大量單車供市民租用,交通上安排巴士、單車共用專有慢線車道,亦附有單車專用的交通燈。最重要是他們對禮讓意識的教育,巴士一般會慢慢跟在單車車後面,既不會響按催促,亦不會開出專用道超越前車;而在繁忙時段,單車則會主動靠邊行駛,甚至停低讓巴士先行,公民意識不言而喻。紐約市區亦已舖設單車徑。紐約市區單車徑其他城市如阿姆斯特丹及哥本哈根更在地鐵安排了單車的專用車廂。日本東京則提供大型自助智能地下單車寄存服務。 東京大型自助地下單車寄存服務反觀香港,整體的法規都是以車為本,不但缺少保障單車使用者的法規,有些法例甚至降低了市民踩單車的意欲。正如龐一鳴所說:「世界各地都以單車代步為主流發展方向,一方面減排、一方面推動更健康的城市生活、基層又可以有更實惠的代步選擇,最少都要給予空間讓大眾討論一下,反省香港是否落伍。」片link:http://video4.omghk.com/htm/omghk.htm?v=OMG/MPW/2015_06/cycling_safety 單車

詳情

BikeTheMoment:單車髦民集 #002 Siu Yuen 小丸

序:小丸是我們第二位拜訪的人。和 #001 Celia 一樣都是在今年7月單車週末夜的「故仔撈飯」環節中認識。那次是小丸第一次參加我們的活動,當晚她介紹自己是一位學校建築師。我們覺得很有趣,好像從來都不認識這個 industry 的朋友。那晚沒有很多機會慢慢聊,不過記得她說過自己是屬於一個叫「空城計劃」的組織的一員,之後我們就相約小丸拜訪。當時正值7月,氣溫超過32 度,又是剛剛下完雨的中午,我們從筲箕灣一路踩過來,和游水過來基本上沒分別。可以說說為何你會踩單車嗎?踩了多久?「其實我踩單車是因為受一位朋友的影響。他非常喜歡單車,常常都「漏」我踩,所以就被他「毒」了。我只是剛剛開始踩幾個月,算是一個新丁,還在熟悉踩馬路中。一開始的時候都是午夜時分在人煙稀少的工廠區練習。之後就逐步嘗試在港島區踩單車,起初感到非常危險,每一次踩單車出馬路都感到特別疲累。那並非是體力上的勞累,而是踩馬路時所要求的高度專注力和迅速反應所耗費的精力。現在通常都是跟那位朋友一齊踩,有一次被他騙了跟他踩去大譚,由筲箕灣上那條柴灣長命斜,累死~」老實講其實我們都未試過踩柴灣那條長命斜,因為實在不是一般的斜,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都想踩進去“柴小杏”(柴灣,小西灣,杏花村)一次,因為裡面的環境非常不錯。可惜真的太難,除非推車。 可以介紹一下你的單車嗎?「是一部白色的 fixed gear ,在網上買的。選了白色因為覺得非常漂亮。這部是 fixed gear / free wheel 互換車,隨自己喜歡可以變換。單車本身沒有前 brake。不過在香港踩單車一定要有,所以友人幫我加了。」踩了幾個月,覺得在香港城市中踩單車有什麼感覺?「我覺得在踩馬路和踩單車徑的最大分別在於你在前行的同時能確切地感覺自己正身處於城市的脈搏之中。環顧四周,左右前後都是車輛,偶然會碰上不太禮貌的司機,或者衝出馬路的行人或小狗,抬頭可以看到滿街的霓虹燈,大大小小的店舖在你兩旁掠過。各式各樣的人和事同一時間在你的身邊出現,逼使你的觸覺變得更敏銳。」有沒有什麼踩單車有趣的經驗:「最近我和同事C在談一個發現。我們都在灣仔皇后大道東上班,公司附近有條街叫春園街。那是一條很擠逼的街道,行人道很窄,而且車很多。大部份時間路人都只會匆忙地經過,很少在街上停留。我一直以為春園街是一條平路。同事C偶然踩單車經過春園街,發現原來並不平坦,街道從皇后大道東向灣仔道方向傾斜。路人在路上行走難以察覺,但坐在單車上就能感受到那微小的坡度。我覺得這種體驗十分有趣,因為單車能令你對周邊的環境有一些新的認知。」小丸是建築師,而她的另一個身份就是「空城計劃」的一員,因為之前不斷位組織找閒置空間,所以對香港一些丟空的建築物都比較留意。拜訪當天我們相約在灣仔,打算一起去看南固臺和旁邊的聖璐琦小學,有個漂亮。南固臺還在,不過聖璐琦小學已經正在被拆中。我們不太認識做建築師的朋友。建築師的日常工作大概是什麼?工作節奏也是很忙嗎?「建築師的日常工作大概可以用一幢建築物誕生的過程來說明。客戶計劃去興建建築物之前會先委任建築師去進行一些前期研究,以確保計劃能附合規劃、土地、建築法例等相關法則。而透過和客戶的溝通,建築師會協助去訂立project brief,列明計劃的目的和要求。之後建築師會做進行概念設計,和不同專業的顧問協調並逐步深化設計上的具體細節。完成大部份設計後就需要參與更多行政工作包括出標、判標。工程開始後要負責批閱施工圖則和相關文件,並監察工程的進度和質素。而工程進行同時,亦要兼顧各政府部門要求提交的圖則和文件。許多人以為建築師的工作都是繪圖、做立體模型,其實我在上班時間更多時候都是在check e-mail、接電話和開會…」因為拜訪小丸的建築的關係,我第一次踩單車來何文田。從九龍城上來需要爬一段山坡,不過之後就會來到非常寧靜的一區,方圓幾百米全部都是學校,感覺好像又回到以前中學走路放學的日子。我要拜訪的是位於 King George V 內的Science Block 和 Art Block,兩幢都是由小丸負責興建。學校設計師和其他類型的設計師主要來說有什麼不同?為何選擇當學校設計師?「其實建築師都會接觸不同種類的項目。畢業後我也曾經參與其他類型的設計譬如老人中心,酒店和商場的項目。由於我現職工作的團隊近幾年有比較多學校的項目,所以自己有更多參與設計和建造學校的機會。」「我認為設計和建造學校和一般商業項目的最大的差異在於學校並非以賺錢為最重要的目的。業主很少會要求每一吋空間都要賺盡。反而會比較多從用家的角度出發。經常要考慮的問題譬如:空間配置、設計細節和物料運用上是否安全?空間能否提供足夠彈性予不同的科目和教學方法?有否在教室以外提供更多不同的活動和教學空間?我認為設計手法都傾向以人為本。」「由於我參與的是國際學校的項目,我觀察到校方在設計的過程會更著重教師和學生的參與。譬如在準備設計期間,我們需要和校方和老師進行許多工作坊,在工作坊會就方案討論並邀請科目老師提供意見。學校亦會鼓勵學生提出意見。我們亦曾經被邀請為學生研習計劃作一個有關無障礙設計的介紹,並向學生簡介新建校舍為場殘疾人士提供的設施。由於學校有行動不便、身體有殘疾的師生,學生被要求去調查校舍範圍內有那一些地方對殘疾的師生構成不便,並就此向我們提出意見。 我十分欣賞學校鼓勵師生共同參與的方針。除了確保我們做的設計能盡量符合用家的要求,這同時亦是一個機會讓我們互相學習。」參觀的時候我們最喜歡 Art Block 樓下的那棵綠色大樹。樹本身很大很綠很茂盛,配合 Art Block 的環狀設計,當下面坐滿學生的時候,是很美麗的畫面。除了是建築師,小丸亦是「空城計劃」的其中一員。可以介紹一下這個組織嗎?「空城計畫現在是由8位來自不同背景的人組織的一個團體。我們的目的,是想在一些被浪費和遺棄的空間搞一些生活文化的活動,藉此來為大家帶來更多好東西之餘,亦想以不浪費的原則去利用這些空間。而我們也有一個原則,就是把藝術和當地的人和環境融合,強調藝術與當地的聯繫和參與,我們叫『在地藝術』。」搞過什麼活動呢?「對上一次我們搞過的活動是在坪輋的「坪輋,村校,展演」。我們邀請了十幾位藝術家,請他們親身去坪輋的平陽公立學校將村校活化。并且安排了一連串的活動例如音樂會,攝影展,工作坊,甚至還有單車導賞團。那是一次相當成功和開心的活動。4天總共有2000多人來到這個平常肯定不會來甚至不知道的地方。大家都玩得好開心,而且村民的參與程度也出乎意料的高。它們都很開心看到自己從小到大長大的地方能夠被活化和更多人認識。」?這次展覽印象最深刻是哪部份?「在藝術節期間,坪洋公立學校凝聚了許多曾經和這塊地方有關係的人又再回來。有二OOO年的舊生,也有一些幾代人都在這學校教書、讀書或工作。而許多居民都會選擇在社區內就近的村校上課,所以人與人之間除了老師和學生或同學與同學之間的關係,也是在同一區生活和長大的老街坊。這讓我感受到建築物與社區和人的關係。建築曾經孕育好幾代人,創造了美好回憶亦成為了連繫社區的載體。」「用家甚至在需要時能變成創造者甚至建造者。由於經費緊拙,校方曾經邀請學生幫忙建校。從學校的庭園以至部份石屎路都有學生參與興建。我們都太習慣一貫創造者、建造者與用家思想上割裂的關係,忘記了其實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去創造、設計甚至建造自己的房子。」作為建築師,這次展覽對你有什麼啟發?「村校的設計和她的教學方法有緊密的關係。村校內有更多戶外活動的時間和空間。鼓勵學生對大自然有更多認識。而低密度的校舍融入自然環景的設計亦能加強校舍與土地的連繫。我在作設計時有時會傾向將許多自己的想法都放進設計裡面。但其實建築設計是設計一個背景/生活舞台讓用家自由享受空間和發揮自己的創意。有時這種有機的利用反而為建築物帶來更多活力和驚喜。」下一次活動或是幾時?上一次我們錯過了,下一次一定要參加~~「預計在二零一五年秋天。」作為建築師,世界上最喜歡哪座建築?「幾年前我和朋友 May 曾一起到日本瀨戶內海一帶的群島旅遊。那次旅程我們遊覽了三個主要島嶼包括直島、豐島和犬島。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由日本建築師西澤立衛設計的豐島美術館。美術館的造型設計靈感來自水滴的型態。建築師以土壤作堆起的小山做模並在上面澆上清水混凝土和防水的物料。待混凝土凝固後就把泥土挖出,只剩薄薄的混凝土外殼。混凝土外殼的造型仿照水滴內部張力所構成的弧度。美術館的上方有兩個開口。從開口往外看能感收到日光、藍天和周遭的婆娑樹影。館內只收藏了一位藝術家內藤禮的作品。作品以美術館的地面和地下隱藏的供水/排水系統構成。水珠會從地面慢慢湧出並順應著不同的水平、高抵流向美術館的四方八面溜走。我認為建築物的造型能夠與自然環境相呼應,又能與藝術品的概念有機地地融合,是我近年印象最深刻的藝術空間。」Teshima Art Museum (豐島美術館) :http://www.benesse-artsite.jp/en/teshima-artmuseum/index.html作為建築師有什麼理想、目標?「希望設計和建造更多美觀、實用和啟發靈感的建築。同時希望能在不同地區繼續推動空城計劃和參與更多民間自發的社區營造項目。」會唔會為我地起多d 單車位?「香港的單車泊位主要由規劃署話事,建築師暫時冇say。但我發現世界各地越來越多人關注到cycler的需要而要求建築設計師設計以單車友為本的公共建設。期望隨著香港越來越多人踩單車而達到一個Crtical Mass時,能促使政府積極推動的Cycler-friendly的城市設計方案。」後記:第一次拜訪和認識建築師的朋友,記得當天和小丸與她的朋友 May 聊天的時候,她們說過對商業樓感到抗拒。相信大家平時看新聞都知道,商業住宅基本上每一個設計,每一寸的首要目的都是不為了令人住的更舒服。人住得舒不舒服可能根本就是不發展商關心的事。這對建築師來說也是非常頭疼的事吧,相信所有有理想有抱負的設計師都不想做這樣的事,不過能不能夠抵抗又是一回事。小丸和朋友 May 也說,從事公共設施的設計將會是她們一直想走的方向,支持你們,加油!空城計劃也是非常有趣的組織。可惜因為時間的差異,我們都是認識了之後才知道坪陽公立學校的展覽。如果能夠親身到場參加的話一定會是非常棒的事。我們期待著2015年的計劃,到時和大家一齊踩單車去看!另外也聽小丸說現在也越來越多讀建築的同學開始 urban cycling。真心希望見到越來越多不同的面孔都會愛上并享受 urban cycling 拜訪人物 : Claire Yuenfb page :空城計劃編輯:hughes相片:hughes、小丸、空城計劃、google imagesdate visited : 2014.07story published:2014.11原文載於bikethemovement 單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