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貪狼難測

古天樂在《殺破狼.貪狼》裡由文藝中生變成打仔中生,表現如何?如果你把他和吳京、吳樾、甄子丹、東尼渣相比,當然打得很膠,但在緊湊情節和動作設計的襯托下,已算不過不失——除了尾場廚房裡的雙刀亂斬,有點喜劇節奏,卻又無傷大雅,依然是刺激的戲分。至於他的文戲,頗有驚喜,尤其那場長達一兩分鐘的仰天嚎號,雖然跟《教父》第三集的阿爾柏仙奴喊戲沒得比,卻又讓我們看見一個很不一樣的古天樂,亦能把悲劇氣息推到最高峰。有影評寫手說「古天樂已經盡力」,那只是他的苛刻嘲諷,問題應是盡出的力氣有沒有給電影加分,而我覺得,是有的,古天樂哭得撕心裂肺,哭有百種,觀眾亦有百種,並不由一位所謂影評寫手說了算。當然這可能是我作為觀眾的感情投入。最近閉門趕小說,連車程花三小時看電影是奢侈事,故須問清問楚始肯出關。往看前,傳訊向一位作家詢問意見,他回道「好看,有女兒的男人看了會哭」。他家有小孩,必又是感情特別投入。於是我去了。果然沒失望。一路被電影帶動感動,父女之情,同僚之義,都在糾纏勾結,沒有冷場,稍稍遺憾或是復仇橋段有點草率粗疏,像忽然調降半個調子,沒走音,卻有點突兀。電影動人,《貪狼》的編劇應記一功。情節關關相扣、節節相連,由古天樂棒打小鴛鴦開始,彷彿冥冥中有天意卻又是人的選擇,天意給你選擇,你選了一個方向,路便沿那方向走,而你茫然不知,選完一回又一回,終於被天意和己身帶到終局,而無論是喜是悲,終得由一己承受。如果不拆散女兒與男朋友,如果不仁慈對壞蛋伸出援手,如果壞人不打了妓女,如果這樣如果那樣,結果又會如何,都是假設性卻又是實實在在的問題,無人有答案,唯有果報自受。種種如果重重疊疊相加起來,便是傳說中的「命」了。所以情節非常配合戲名。「殺破狼」,紫微斗數命盤的某種獨特格局,由此延伸出先天的性格和運勢特徵,然而斗數絕非宿命,而是在格局以外,更要看三方四正的相生相剋和流年大限的變動飛星,否則論斷不了準確時運。開斗數命盤易,解斗數命盤難,只因,天意難測,人意也難測。我們既是自己的因也是自己的果,凡人看果,佛家察因,這才是命運給我們的最大啟示。[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828/s00205/text/1503857281818pentoy

詳情

趙崇基:前因後果

寫文章也好,讀文章也好,都知道必須兼顧上文下理,不能抽出一兩句來斷章取義。寫劇本的,更明白前因後果有多重要。每個角色說話做事,動機是什麼,遠因是什麼,近因是什麼,即使沒有全盤交代,做編劇、導演的,必須清清楚楚,否則無法向演員解釋,演員演起來也無所適從。所謂上文下理、前因後果,大概就是英文的「context」一字。我們討論很多問題,尤其是複雜的社會問題,不能置context於不顧,否則無法看到問題核心。可是,今天有很多人,正正為了避開問題的核心,談論時政,總是不提事情的上文下理、前因後果。最佳例子莫如佔中。那些為了立場也好,為了醜化佔中也好,總是將焦點集中在「佔中犯法」、「佔中影響市民生計」、「佔中被外國勢力利用」、「年輕人被大人利用」等等命題上。至於這個社會到底出了什麼狀况,才會惹來數以萬計市民上街,讓無數人迎着警棍催淚彈抵抗下去,這些前因後果,他們是絕口不提的。又如被政府趕盡殺絕的年輕人,那些幸災樂禍的,也是只把焦點放在不管理想多崇高,犯法就要坐監,這才是法治精神。至於他們本來抗議什麼,東北發展是怎樣的一回事,議會的制度暴力有多可惡,還有這些人其實已經受過審判,也受了懲罰,只是有人覺得,「求仁得仁」不夠,最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些上文下理,他們也是不屑一顧。馬丁路德金不是說過:「騷亂不會無端地發生,我們可以譴責騷亂,但必須同樣譴責造成騷亂的社會因素。」[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0825/s00305/text/1503597648254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