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囚秦永敏 禁民族黨

中國大陸維權人士秦永敏以「顛覆國家」罪再被判監13年。香港特區政府擬以「維護國家安全需要」為名,禁制陳浩天的香港民族黨活動。入罪秦永敏和禁制民族黨的「行為」,同樣是不涉及暴力的行使言論/結社自由。《環球時報》稱秦永敏「具有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故意,並組織、策劃、實施了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這些「行為」是「發表文章、與境外敵對組織成員勾連、接受境外資助、通過境外互聯網散布言論、大肆宣揚顛覆國家的主張……」,與特區政府對民族黨的指控大同小異;特區官員對於民族黨並無主張暴力的反駁,與《環時》同一口徑:「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行為表現方式並不限於暴力手段……」特區政府顯然是套用大陸的「顛覆國家政權」同一套的思想解釋《社團條例》第8條的「國家安全」,這是直接違反中國憲法第31條之下訂立的《基本法》、落實《中英聯合聲明》承諾的「一國兩制」基本方針:在《基本法》條文之下,香港法例得以普通法原則解釋。對待秦永敏與對待陳浩天的分別,暫時是秦以刑法入罪,即時監禁,陳浩天「只是」其組織面臨禁制,成為「非法組織」,他要繼續活動「才」可被刑事檢控。但這個分別看來也難持久。特區政府在有23條「顛覆國家」罪之名之前,已開始推行「顛覆國家罪」之實,非法侵犯人權、壓制異見。出賣港人利益的特區政府當受香港人唾棄。[吳靄儀]PNS_WEB_TC/20180730/s00202/text/1532888293046pentoy

詳情

梁家傑:打假須治本

內地爆發假疫苗醜聞,「中國什麼都是假的」名單再添一筆。黨媒試圖漂白,引「專家」之言「澄清」假的不是疫苗,是生產紀錄而已;維權家長遭公安扣查;曾經揭發疫苗出問題的記者丟職;內地網上開始流傳赴港接種兒童疫苗攻略。只欠維權家長討回公道不果反遭當局起訴尋釁滋事而下獄的荒謬,幾乎是十年前的毒奶粉事件翻版。不禁要問,香港民族黨的吹水論政,抑或假疫苗這種不擇手段利己害群的行為,哪個才是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破壞公共安全和秩序?毒奶粉、假疫苗,受傷害的是無辜稚子,比起假蛋、毒米更加道德淪亡,喪盡天良!這不是中共勒令徹查及嚴懲,或李克強總理怒斥黑心企業「突破道德底線」的色厲內荏所能解決的;而是官民同樣必須認真反省,決心重塑社會價值。否則,拜金拜權、草菅人命的類似事件不會自動收斂,只會繼續十年一閏,層出不窮,愈加猖獗。要國際社會改變觀感,相信一個十四億人口、近三千萬戶實有企業的國家尋回道德底線,不是一時三刻辦得到的;相比之下,香港仍然有優勢,有信譽、專業和法治。因此,當林鄭特首過於熱切鼓吹香港的年輕人北上大灣區發展,我不以為然。促進中港兩地人流、物流、資金流「三流」無錯,但特首忽略了一點,使勁地送走土生土長、擁抱香港價值制度的年輕人,清水落入墨汁,香港的優勢誰來承傳?[梁家傑]PNS_WEB_TC/20180726/s00202/text/1532542727006pentoy

詳情

陳文敏:國家安全

我一直認為,香港早已落實第23條立法的責任。在1997年回歸後,特區政府將一系列回歸前針對英國政府的法律改為針對中央人民政府,並對社團條例和官方保密條例修訂。第23條所禁止的行為,基本上已受香港不同法例所涵蓋。那些鼓吹為第23條立法的人士,大多是出於對法律的無知,或只是急於表現政治上的忠誠!我們需要的並非要就第23條增訂相關罪行,而是要修訂現時過於嚴苛的相關法律,以符合基本法對人權自由的保障。近日政府提出引用社團條例,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將香港民族黨定為非法社團,禁止其運作,該社團的負責人及成員均可能面臨檢控,這正好印證了上述的觀點,第23條立法既無需要亦無急切性。另一方面,社團條例未有對國家安全作出定義,國際人權法中曾多次被法院引用的Siracusa Principle,指出國家安全必須是涉及整個國家和領土的安全,而這武力威脅是真實和嚴重的。地方性的動亂並不屬國家安全的問題。禁止一個社團運作,涉及人權法案及基本法對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保障。維護國家安全是合法限制這些權利的理由之一,但政府必須提出足夠和客觀的證據,證明民族黨涉及一些實質的行動而非止於言論主張,並真實和嚴重威脅國家安全。在民主自由的社會,單提出獨立的主張並不足以危害國家安全,蘇格蘭、魁北克、夏威夷多年來均有人提出獨立,但何曾損害英國、加拿大或美國的國家安全?[陳文敏]PNS_WEB_TC/20180725/s00202/text/1532456400055pentoy

詳情

習近平香港系列講話釋出多重信息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6月29日至7月1日赴香港視察。其間,他發表的幾場講話都傳達出對香港未來道路的重要信息。 香港不能關起門來看香港 首先,習近平主席在乘坐專機抵達香港機場後,對媒體發表重要講話,提出「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行穩致遠」概括了未來一國兩制發展的長遠規劃。「行穩」即未來不能起什麼大波浪。過往20年,香港起過不少波浪,比如亞洲金融危機、非法佔中、港獨等,這些都是未來要克服的。習主席在之後的幾場講話中明確提出國家主權、青少年的教育、香港的經濟應集中力量發展民生等,都是圍繞「行穩」的概念來講。 「致遠」即一國兩制堅定不移。這是一個長遠目標,不是一個臨時的安排。香港不能關起門來看香港,一定要把香港放到整個國家戰略格局中看。實現一國兩制的戰略目標,本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一部分。所以,講香港問題,不能就香港講香港,要放到國家整體藍圖中去。 盼香港有探索自己道路的自信 其次,習近平主席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歡迎晚宴上的致辭中,對香港同胞講了「三個相信」: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國家。提及「相信」,可追溯至1984年鄧小平接見香港有關人士。當時有許多人認為,中央或者香港沒有能力管

詳情

我們還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嗎?

早前,教育局表示,校董會應提醒教師不能鼓吹和宣揚「港獨」主張或活動,更稱教育局會按情況對教師採取紀律行動,包括「取消或拒絕其註冊教師的資格」,但就沒有對「鼓吹」、「宣揚」提供任何實則定義。事件引起社會嘩然。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19條:「人人有權持有主張,不受干涉。」而「人人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論國界,也不論口頭的、書寫的、印刷的、採取藝術形式的、或通過他所選擇的任何其他媒介」。公約亦訂明,若要對上述權利施加限制,則須「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所必要者為限。何謂保障國家安全至於「國家安全」的定義,在各國際通用原則中有清晰闡述,包括由國際法、國家安全及人權專家於1995年制定的《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表達自由及獲取資訊的約翰內斯堡原則》(《約翰內斯堡原則》)[1]和由國際人權法學專家於1984年制訂《關於《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限制及減損條文的錫拉庫扎原則》(《錫拉庫扎原則》)[2]。這些原則,均獲國際法及聯合國專家廣泛承認[3],香港終審法院案例亦有援引[4],甚具參考價值。若為打壓異見 不屬維護國家安全《錫拉庫扎原則》訂明「只有在保護國家存在或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以免於武力或武力威脅時」(原則29),政府才可基於國家安全限制某些權利。不過,如果政府「為防止對法律與秩序的本地或個別威脅而施加限制」(原則30)、「限制含混或任意」(原則31)或「打壓異見或鎮壓人民」(原則32),則不屬維護國家安全。鞏固某一意識型態並不合乎國家安全利益《約翰內斯堡原則》指出政府若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限制言論自由,「必須具保護合法國家安全利益的真正意圖及保護效用」。(原則1(2))而保護「政府免於尷尬或為其掩飾錯誤、隱瞞公共機構運作相關資料、鞏固某一意識型態、鎮壓工業行動」並不合乎國家安全利益。(原則2乙)必需證明該言論煽動即時暴力方能作出懲罰若政府要懲罰「威脅國家安全的言論」,須證明該言論「旨在煽動即時暴力」、「有可能煽動即時暴力」及「言論與暴力或有可能發生的暴力有直接和即時聯繫」。(原則6甲至丙)定義含糊會導致寒蟬效應回看今次事件;教育局首先並無清晰定義何謂「鼓吹」和「宣揚」,卻又指會「取消或拒絕其註冊教師的資格」,有以剝奪教師經濟權利作脅,而妨礙其表達自由之嫌——不少教師均擔心,可能簡單在社交媒體的一句留言,都會被視作「宣揚」而選擇噤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於2013年就ICCPR於香港實施情況所發表的審議結論亦指出,香港《刑事罪行條例》內叛逆和煽動暴亂罪行的現有定義措辭寬泛。這亦是基於將權利的限制減至最低、避免寒蟬效應的精神而所提出的建議。純粹表示港獨立場,不應視為危害國家安全另一方面,按上述國際原則,並無煽動即時暴力的言論,不論立場,包括「討論港獨」,均不應被視為危害國家安全,亦不應予以限制。政府有責任保障香港人的言論自由,這亦包括政府應確保香港人能於免於恐懼的情況下,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可惜,我們看到在香港合法出版書籍的書商離奇失蹤,人身自由受威脅;我們看到有抱持與政府不同意見的市民,被剝奪被選舉的權利;我們亦看到,教育局企圖以教師飯碗作脅,消滅「唔啱聽」的意見;甚至有中聯辦官員稱:「主張『港獨』者不可以進入兩個地方,包括『政府機構』如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亦不可以進入中小學。」公然聲稱剝奪異見者的權利,令人髮指。更令人憂慮,香港人還能繼續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繼續表達各種意見,而不用擔驚受怕自身的其他權利會受到「秋後算賬」式的剝削嗎?參考資料[1]《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表達自由及獲取資訊的約翰內斯堡原則》,此文中譯參考香港人權監察中譯本。[2]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文件:U.N. Doc. E/CN.4/1985/4附件。[3] Sandra Coliver. Secrecy and Liberty: National Security,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Access to Information.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Page 18. 1999.[4] HKSAR v. Ng Kung Siu and another. FACC4/1999. 15 December 1999. 言論自由 港獨 23條 國家安全

詳情

國安法的現實與虛幻

北京通過新版本的《國家安全法》,首次把香港、澳門和台灣納入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範圍,在某程度上也是管控範圍。筆者嘗試從4個角度探討這問題:(一)不少香港人擔心,這會不會促使港府加快《基本法》23條的立法工作?或者內地會否通過法律程序,把國安法塞進基本法的附件內,並在香港生效?就眼前形勢而言,我不太擔心這個問題,因為無論從北京或港府的角度看,上述工作並非急務,更非首要任務;如果操之過急,反而會誤了官方的「大事」。什麼「大事」?就是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努力讓建制派搶奪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席,令泛民的議席跌至三分之一以下。如果這個願望成真,那麼以後官方和建制派就可以(相對地)順風順水了,甚至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減少泛民拉布或否決政府重大議案的機會;更長遠而言,還可以在適當時候按官方意旨推動新一輪的政改和23條,因為屆時條件成熟了。港23條非急務 立會選舉才是「主戰場」所以,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才是官方眼中的「主戰場」,他們不希望一些不太着急的任務影響了眼前重中之重的工作。而且,有關方面也吸收過去的教訓,就是在立法會選舉之前出現一些事件,直接或間接影響了建制派的選情,「破壞了官方的大局」。例如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之前,內地發生李旺陽事件,梁振英則在香港硬推國民教育科,引致「反國教」事件,嚴重影響建制派選情。最後,內地敷衍地「調查」了李旺陽事件,港府亦撤回「國教」,相信這些事件會令官方在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之前稍作忍耐。官方也看得出,如果急於擴大國安法在香港的壓力,只會增加泛民陣營在立法會選舉中的籌碼,建制派更為不利,尤其是建制派在「甩轆事件」之後元氣大傷,更不希望面對「國家安全」之類的敏感議題。這也是官員和建制派紛紛為國安法降溫的原因。(二)雖然說官方基於眼前現實,不急於推動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法例,但官方在長期的心魔驅使下,仍希望達至一些眼前的效果,例如製造即時的寒蟬效應,震懾官方眼中的「不穩定因素」。只要把近期的一些行動放在一起考量,就不難發現官方的心裏絕不平靜,例如二讀《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加強堵塞官方眼中的「外部勢力」(包括香港在內);日前在香港的軍演,也帶出官方「已作好準備」的信息。在官方眼中,這是「未雨綢繆」、「話說在前」、「先立法而後有所依據」的行動,無非想「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扼殺於萌芽狀態」。所以,官員一方面勸說香港人不用緊張,但有關方面又通過不同渠道就國安法進行解讀,並放出頗具壓力的言論,例如某些人和某些言行在香港不算犯法,但越境則有可能因犯法而被追究。這既為眼前震懾起作用,也為日後可能出現的行動作防備。官方無限擴大「外國勢力」 納「超限戰」範圍(三)上述第二點談及官方的心態,但關鍵是,這些心態是否正常?即使屬於正常,但有沒有無限擴大,變成過了頭,掩蓋了實質?從國際政治現實的層面看,官方經常強調的「外國勢力」、「外來勢力」和「外部勢力」,確實存在,而且無法避免的。可是,官方已把這些勢力無限擴大,甚至把很多正常的東西都納入了「超限戰」的範圍。所謂「超限戰」,就是超出任何界限的戰爭,包括經濟戰、金融戰、輿論戰、信息戰、民意戰、網絡戰、間諜戰、環境戰、外交戰………例如中國最近的股災,馬上傳出「外國破壞中國金融秩序」的傳聞,後來官方發覺「外因也要通過內因起作用」,才逐步減少「外部勢力」的說法。其實,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就是在香港出現的「外部勢力」,以及「不穩定因素」,有沒有被官方刻意誇大?如果有,那麼官方的目的是什麼呢?是轉移視線?迴避矛盾?例如在政改問題上,如果官方能夠令市民相信真的有「外部勢力」,最終影響國家和香港的安全,這會否更有利於官方的政改方案呢?在國安法之上,同樣道理,只要「外部勢力影響國家安全」之說成立,官方的強硬措施就更有「理據」了。(四)我在不反對提防「外國勢力」的同時,更重視中國要拿出比外國高明、更能凝聚民心的方法。很可惜,中國正缺乏這方面的力量;相反,在左傾回潮之下,官方把芝麻當作西瓜,把外部矛盾與內部矛盾纏在一起,把「本土」說成是「港獨」,把個別現象視為普遍現象,甚至把外部矛盾掩蓋了內部矛盾,從而擴大了官方與人民、香港與內地的摩擦。說到底,官方其實不光是擔心國家安全,更擔心的是政權安全。就短期和中期的形勢而言,中國無論如何不會受外國勢力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穩定,甚至說暫時沒有一股新的力量可以取代。按理,他們應該很有信心,但可惜偏偏官方卻擔心,內部的不穩定因素(包括民怨、民亂、民主訴求等)與外部因素結合,對政權構成威脅。這就把兩種不同性質的東西混為一談了。所以,官方必須以「條塊分割法」理清內外矛盾,順應港情民情,才能理出頭緒,找出治理新法。 國家安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