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言論自由

人大常委會動用《基本法》第十八條把全國性法律《國歌法》放進《基本法》附件三,即時成為特區法律一部分。為了要確保這全國性法律符合「一國兩制」的要求,特區政府提出透過本地立法把適用於「一國兩制」的條文在港實施。有議員板起面孔,一本正經地在電視機前說,擔心《國歌法》影響「言論自由」。《國歌法》要求的,是尊重及防止貶損或侮辱國歌,這與言論自由有啥關係?很多人也會接受在民事上,言論自由止於損害他人名譽,因此接受有關誹謗的法律;也有很多人接受法治的重要性,所以也接受損害法律和法官尊嚴的言行需受法律限制;那為什麼放進了政治層面,卻認為「言論自由」是了無邊界的?損害他人的尊嚴、侮辱他人的言行,也算「言論自由」嗎?對不起,我不是談法律,我是談一般道德標準,一般是非黑白。若論普世價值,《國際人權公約》有關言論自由的第十九條清楚界定言論自由可經法律限制,界線劃於「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如果你看看英文版本,「風化」是指道德(morals),即是說全世界也公認損害他人尊嚴有違道德,不屬言論自由範圍之內,為什麼唯獨在香港,這限制卻不存在?恕我直言,不要說我是律師,但抱打不平、疾惡如仇是我的本性。我看不過一些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的言行;我看不過把一些崇高核心價值,如民主自由等濫用為一種侵犯或侮辱他人尊嚴的藉口和工具。你憎恨厭惡自己國家,那便直認罷了,說啥「擔心」「言論自由」受損?[湯家驊]PNS_WEB_TC/20180406/s00202/text/1522951650718pentoy

詳情

陳文敏:國歌法

中國的國歌法是社會主義立法的表表者,其內容將意識形態、政策、道德規範和法律責任共冶一爐。香港訂立國歌法時,須顧及普通法制的傳統,毋須將中國國歌法照單全收。中國國歌法第一條規定國歌法的目的是要「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類思想意識形態的規範,納入香港的法例內,除有違普通法的立法精神,亦難以實際執行。若要指出這些目的,只需由負責官員在立法會引進相關條例草案時,在發言內指出便可以。第十一條規定將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讓學生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以及遵守國歌奏唱禮儀。這是一些政策性的條文,並不適宜納入法例,由教育局以指引方式推行便可以。同樣地,第七條要求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肅立,舉止莊重,不得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這種規範禮貌行為的條文,執行時要顧及很多細節,寫進法律內,只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爭議。第十五條規定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均屬違法行為。作為刑事罪行,禁止的行為須清楚明確,否則市民會無所適從。歪曲或貶損是一些相當模糊的概念,法例的目的在維護國歌的尊嚴,故不論是篡改歌詞或曲譜,或奏唱國歌,均應只針對侮辱性的行為。(二之二)[陳文敏]PNS_WEB_TC/20180404/s00202/text/1522778737467pentoy

詳情

楊岳橋:評《國歌法》

《國歌法》進入本地立法階段,政府在剛過去的星期五中午於立法會網站公布文件,列出建議條文。 全國人大通過的《國歌法》第一條提到立法的其一目的為「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政府在本地立法的建議條文則提到會「將此條文適當地列入條例草案中的弁言」。政府須緊記的是,《基本法》第五條規定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政府有責任交代引入第一條時,是否符合《基本法》有關「一國兩制」的條文。 《國歌法》的本地立法提到中小學須教育學生唱國歌,並了解國歌的歷史及精神。根據《基本法》,教育屬香港內部事務,教育局可自行安排課程,立法規定國歌教育未必是最恰當的做法。 在刑事細節方面,《國歌法》第十五條將侮辱國歌刑事化,而何種行為屬於侮辱國歌是很主觀的判斷。法治精神要求客觀,政府應仔細列出何為侮辱國歌的行為,而非以「或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一筆帶過。如果每次疑似貶損國歌都要鬧上法庭,交由法官定奪,市民在平時會擔心自己無意間的行為是否構成犯法。假設有人五音不全,唱國歌時走音,那麼會不會誤墮法網?這樣無形中形成壓力,是極不理想的。 總括而言,《國歌法》立法須符合《基本法》,特別是保障人

詳情

李柱銘:面人哋畀,架自己丟

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案,將已於十月一日在內地生效的《國歌法》,納入香港及澳門的《基本法》附件三,以便將該條全國性法律在港澳實施。對於特區引入《國歌法》一事,社會上掀起了不少討論,箇中主因之一,就是有人無視特區普通法法制的原則,指《國歌法》可以具追溯力,而特區政府竟未有清楚否定。另外,又有人聲稱在《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後,特區政府就可在本地立法前執法,但政府發言人已表明不會這樣做。正是由於這些人的胡言亂語,而令港人對特區訂立《國歌法》充滿戒心。事實上,筆者相信市民普遍均認同,港人都應尊重國歌,不過,究竟應否立法嚴懲不尊重國歌的人士,卻是另一回事。去年八月,有名非裔美式足球員率先在演奏國歌時單膝跪地,以示對美國政府種族政策的不滿。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抨擊,並呼籲球隊班主應將不肯在奏國歌時肅立、不尊重國旗的球員「炒魷」。但其批評反而激起更強烈的反響,導致大批美式足球員在奏國歌期間集體半跪、坐下來或全隊手挽手等方法,來抗議特朗普的評論。這是一個清楚反映「面係人哋畀,架就自己丟」的事例,任何高壓手段或是嚴刑峻法,都不可能令人「變得」愛國及尊重國歌,卻反而會帶來反效果,更招人反感。[李柱銘]PNS_WEB_TC/20171107/s00202/text/1509992355842pentoy

詳情

區家麟:電視台播國歌好危險

雜貨舖阿叔問:「以後電視台播國歌時,我係咪要企定定喺度,乜都唔使做?」《國歌法》要求奏唱國歌時,人們要肅立、舉止莊重。那麼,馬路邊大電視屏幕奏國歌時,過路人是否要在車水馬龍中停步?家中煮粥滾瀉時巧遇電視播國歌,我是否應肅立凝望那鍋滾熱辣的粥?不是說笑,根據官方媒體弘揚的感人事迹:學校操場,國歌響起,全部孩子自發停步肅立,「場面為之動容」。這是新時代法律要求的情操。認真研讀《國歌法》,卻發現,香港電視台日日在主要新聞前播國歌,累己累人,可能墮入法網。《國歌法》第八條,「國歌不得作為公眾場所的背景音樂」。香港商場茶餐廳常開電視,國歌一天總有一次會成為背景音樂,有損國歌威嚴,似屬違法。這是電視台還是商場的責任?留番同法官講。《國歌法》也說明,在重要節日,上級單位可規定電視台播國歌。如香港電視台般月月播日日播,並非內地電視台常態,與《國歌法》條文也有出入。愛國愛黨者常以為,國歌播得多,就能激發愛國熱情;十多年來,國歌在電視台不停播,市民對國家認同感卻逐級而下,效用彰彰明甚。愛國運動,不能開倒車,電視台大概不會減少播國歌。商場與茶餐廳如何自保?作為公眾場所管理人,避免國歌成為背景音樂,他們能做的,大概就是熄電視。[區家麟]PNS_WEB_TC/20171106/s00311/text/1509905570580pentoy

詳情

吳志森:田漢是怎樣死的?

正當《國歌法》要在香港推行之際,教育局的網頁,突然大幅刪去作為國歌的《義勇軍進行曲》的創作歷史背景,內容只剩下五分之一。大幅刪除內容的原因是什麼?動機為何?雖然新科局長的回應是:「整體嚟睇,我睇唔到有乜嘢大問題。」局長含含糊糊的說了,但仍無法釋除外界疑慮。教育局的網頁,對國歌的曲詞作者,都有介紹,作曲者聶耳的內容頗為詳盡,其中包括:「年少的時候,他已對音樂有濃厚的興趣。輾轉到了上海發展,並寫下《義勇軍進行曲》的曲譜。他不幸在1935年於日本溺斃。」聶耳生於1912年,逝世時只有23歲。但教育局的網頁,對作詞人田漢的介紹,就簡單得多,跟他豐富而坎坷的一生,完全不相稱。教育局網頁對田漢介紹的全部內容是這樣的:「田漢(1898-1968),字壽昌,湖南長沙人。中國現代戲劇的開拓者,戲曲改革運動的先驅。曾留學日本。」特別要注意的是,聶耳英年早逝,在日本溺斃,教育局的簡介有提及,但田漢是怎樣死的?卻諱莫如深。為何有如此分別?當然有莫大隱衷,無法宣之於口。聶耳好在死得早,沒有田漢的悲慘遭遇。作為全國知名的劇作家,與不少中共文化人一樣,難逃被打倒的命運。文化大革命期間,田漢被扣上「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鬥倒批臭,受盡折磨侮辱,兒子更公開宣布與他劃清界線。田漢在囚室一樣的醫院病房中度過生命最後的歲月,死時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更有記載說,為防泄露死者身分,用了假名。田漢被打倒,反動學術權威的歌詞當然不能再唱,之後曾經出現民間改編版本:「起來!忠於毛主席的紅衛兵,把我們的血肉,築成中國的反修長城!」其後又有官方修改的版本:「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前進!前進!進!」直至1982,才恢復《義勇軍進行曲》的舊詞,並正式寫進憲法,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以上內容並非什麼機密,只要按幾個鍵就可在網上找到。國歌要納入中小學教育,成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但當學生提問,田漢是怎樣死的?老師如果據實回答,會不會觸犯《國歌法》?[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0907/s00193/text/1504720772733pentoy

詳情

陳永浩:誰是《國歌法》犯法第一人?

醞釀多時的《國歌法》,終於在今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開會討論。以會中討論的情况,以及是次立法所需要針對的問題來看(當然香港噓國歌事件是計算在內了),相信通過這套《國歌法》的機會極大。 國歌遭多次無理修改禁唱 據草案內容,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開幕、閉幕會議,憲法宣誓儀式、重大外交活動、重大體育賽事等7個場合奏唱國歌作規範。法案規定,若有人惡意修改國歌歌詞,或作出故意用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損害國歌莊嚴形象等情况,將會被相關執法部門處以15日以下拘留。法案推出後,被稱為「護法」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隨即對香港媒體表示,假如草案獲得通過,不排除會適用於香港。而這肯定與年前香港球賽中幾次噓國歌事件,以及連帶的「港獨」問題有關了。 然而諷刺的是,如果《國歌法》真的通過了,誰會是《國歌法》犯法第一人?很可能嚇倒大家——正是北京的中央人民政府。為何這樣說呢?因為由立國至今,我們國歌所遭遇的,並不是應有的尊榮,而是多次無理的修改、禁唱。小計如下: 一、文革時國歌填詞人田漢被非法批鬥至死; 二、因田漢被歸類為「反革命分子」,結果國歌被非法禁止唱出; 三、政府當局後來乾脆非法以《東方紅》

詳情

禁辱國歌自取其辱

6月24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國歌法》草案,當中規定: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肅立,舉止莊重;舉行升「國旗」儀式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面向「國旗」,非軍警人員應行注目禮;如果有人在公共場合惡意修改「國歌」歌詞,或者故意用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損害「國歌」莊嚴形象,將由公安處以15日以下拘留。在「國歌」宣傳教育方面,《國歌法》草案還規定把「國歌」列入全日制小學一年級音樂課教材。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沈春耀表示:「國歌」是憲法確立的國家重要象徵和標誌,必須立法以「維護國家尊嚴,提升公民的國家觀念和愛國意識」。 香港人的問題是:中國《國歌法》一旦訂立,會否拿到香港來實施?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表示:《國旗法》早已在香港實施,而《國歌法》一旦通過,不排除也會在香港實施,以解決香港維護「國歌」法律「不健全」之弊。反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預期《國歌法》會以類似《國旗法》的模式,引入《基本法》附件三,適用於香港,只不過《國歌法》可能需要在香港通過本地立法實施。由於2015年香港足球比賽(港中大戰)曾經發生球迷噓「國歌」事件,香港足球總會事後被國際足協罰款一萬瑞士法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