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漢森:楊光是否英烈?

5月8日內地自媒體「暴走漫畫」上載了58秒影片,有以下台詞:「董存瑞瞪着敵人的碉堡,眼中迸發出仇恨的光芒,他堅定地說,連長,讓我去炸那個碉堡吧。我是八分青年,這是我的八分堡(即漢堡包)。」負責人說,這片段是諷刺植入式廣告攻入教科書,講述先烈事迹時也賣廣告。但5月16日「中國青年網」發表評論,指「暴走漫畫」侮辱董存瑞,是對《英烈保護法》的挑釁。5月17日北京市網信辦和公安局等部門約晤各電訊網站負責人。當晚內地各大網站宣布:清理侵害英雄烈士形象的有害信息,關閉「暴走漫畫」網站。4月27日,人大常委會通過《英雄烈士保護法》,5月1日起施行。整份法案共30條約3600字。內容包括:禁止歪曲、醜化、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對侵害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的行為,近親可依法起訴。……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由公安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教育部門應當將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的宣傳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哪些歷史人物是英雄烈士?官方沒有列出名單。曾有學者質疑某些官方宣傳的英雄人物內容不真實,被送官追究,法官批評該學者損害了「中華民族共同記憶」,要他賠禮道歉。指揮香港六七暴動的楊光是否英雄烈士?唉,不好說![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80528/s00204/text/1527444237630pentoy

詳情

黃之鋒:料洗腦工程在教界捲土重來

曾在2013年接受左報專訪,聲稱「在教育局工作十多年……到學校接觸學生,會更有意義……如果我在學校做10年,可以培養過千學生,比較在教育局,做多20萬份文件,最後都是拿到碎紙機碎」的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履新教育局副局長,被傳媒追問其政治聯繫,竟然大言不慚欺騙公眾,聲稱自己「無黨無派」。即使蔡若蓮未曾加入政黨,但早在有上萬會員的教聯會擔當愛國教育重要推手。既然教聯會曾經出版聲稱共產黨「進步無私團結」的洗腦教材,以及發起反佔中大聯盟成立「舉報罷課熱線」等往績,說領導全港最大親中教師組織的蔡若蓮獨立於任何政治派別,也實在說不過去。 瞞得了自己 瞞不了港人 若然愛國愛黨理直氣壯,又何須隱瞞其建制背景和親中立場?也許這跟教聯會過去的言論尺度有關。雨傘運動前夕,為了打擊中學生罷課,教聯會竟把學民思潮形容為黑社會、毒販和伊斯蘭「聖戰」分子,結果引來社會各界甚至是建制派嘩然。恐怕蔡若蓮也深知理虧,若她以教聯會「又紅又狂」的取態擔任官員,繼續發表如此令人心寒的言論,只會為她的從政仕途引來災難。難怪她急於劃清界線,只可惜她作為教聯會前副主席,的確要為過去多年的教聯會立場負責。只能奉勸蔡女士無謂自欺欺人,

詳情

呂秉權:林鄭月娥與教育部黨官的交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後的首個訪京之行,拜會10多個中央部委和國家機構,有匯報或合作性質的(港澳辦、發改委、教育部、商務部)、有禮節性的(銀監會、全國婦聯),也有項目性的(亞投行、故宮博物院、中國鐵路總公司等),遍及商務、金融、教育、西九故宮館、一地兩檢、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等範疇,格局可謂相當齊全。 在眾多公布中,筆者最留意的,仍然是內地與香港的教育合作問題。 到國家教育部拜會中央黨校副校長出身的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時,林鄭月娥坦言,自己不是教育專家,工作近37年亦從未做過教育工作,是一個「門外漢」,但深知教育極其重要,教育的支出並不是開支,是一種投資(據《大公報》報道)。 林鄭月娥這種「教育門外漢」的說法十分聰明:第一,這是基本事實,夠坦誠;第二,能夠表示謙遜,讓對方顯官威;第三,可以聽候指示。 畢竟,面前的京官不止是國家教育部長,還是中共教育部黨組書記、國家教材委員會副主任,負責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思想政治工作,以及讓祖國和習主席的「偉大、光明、正確」進入學子腦袋、抵禦西方思想入侵中國教材。 林鄭月娥續說:「我的教育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希望培養的下一代青年人有國家觀念,有香

詳情

梁家傑:蔡若蓮的紅與林鄭的灰

抓教育與「法治」,是中共鞏固權力、駕馭人民的工具。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七一在香港致辭,開到口叫特首林鄭月娥未來五年「着力加強對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而習近平口中的愛國與愛黨是同義詞,二○一五年他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說明「只有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相統一,愛國主義才是鮮活的、真實的,這是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精神最重要的體現」。 教育局長楊潤雄接受耶穌會學校教育,是個有獨立思考和仍具良知的人。因此,中共必須安插根正苗紅、紅到赤的蔡若蓮為副局長,才能執行「加強對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這個硬任務。 中共對蔡若蓮的祝福非同凡響,出動中央電視台為她加持,新聞聯播日前播出她的被訪片段,大談她擔任校長的左校福建中學(小西灣)的升國旗儀式如何培養學生「更加有中國心」。 儘管蔡若蓮如何低姿態履新,楊潤雄如何強調會與副局長「相輔相成」,但蔡的紅底與洗腦國教推手的往績實在無法令人信任她。正如任何一位政治立場鮮明的律師,即使他有能耐可以勝任要求政治中立的法官工作,但司法機關都不會任命他,因為公眾觀感直接影響對其信任與否。法治的重要原則,是秉行公義必須有目共睹;這原則放諸任命抓教育政策的副局長,亦完

詳情

呂秉權﹕給蔡若蓮副局的一條題目

蔡若蓮校長,是信得過的人,將香港教育交託她,黨和國家最放心。美中不足,是她只能任教育局副局長,多了一個「副」字。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原是教聯會副主席,立場、成績有目共睹。不信教聯會,難道信教協?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福建中學(小西灣)的校長。港英政府1966年的一份機密檔案,已經將福建中學、香島中學和培僑中學等學校列為共產黨控制的學校,且受控制年份始於創校時期(詳見江關生著作《中共在香港》下卷)。 這麼信得過,但政府新聞稿的簡歷卻隱去了她福建中學和教聯會的背景,小編居心叵測。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接下「紅色傳統」的人。她在中央台香港回歸廿周年的訪問中,談及福建中學創立香港學界第一支升旗隊,而他們很久以前的國旗,是傳承自1949年一面由北京運到香港的五星紅旗,並照此製成圖樣,令第一面國旗在香港問世。 「我們每個禮拜上學的第一天,我們都會舉行升旗儀式,讓我們的孩子,不光對香港有情,有寬廣的世界觀,更加有中國心。」 蔡若蓮對「中國心」是用上「更加有」而不是「還要有」,語氣上比香港情和世界觀更重一些。 「我想這個是我的使命,我也希望我這個接力棒,能夠接得好。」 如今,這個棒已由福建中學(小西灣

詳情

教育工作關注組:國教重臨?不,是香港教育的懸崖

習近平主席在香港回歸20周年紀念活動上致詞,特別提到教育跟落實「一國兩制」的關係。他指出「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這些都是『一國兩制』實踐的必然要求,也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和維護香港法治的應有之義。」 這段話和早前的一些事件放在一起,就當然引起教育工作者的疑慮︰教育局就《中學教育課程指引》作出更新,其諮詢稿提及中史科及生活與社會科,分別需以24小時及15小時教授《基本法》,初中未有開辦生活與社會科的中學,亦需以《憲法及基本法》課程教授15小時《基本法》內容;左派人士出任教育局副局長,安插人選推愛國教育的傳聞,都令人們不禁問︰國教會重來嗎? 國教科被推倒,是因為其「洗腦」的嫌疑。一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指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就令人覺得這種「國教」不能接受,因為這只是灌輸一些備受爭議的政治觀點。《香港教育專業守則》清楚列明一個專業的教育工作者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同時亦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如果課程和這些原則違背,教育工作者當然也要發聲、抗議。 國教推倒後,這「原則」竟也被「運用」至通識科,一些建制派就

詳情

蔡子強:當只有死才讓人獲得自由

有人曾經寫過這樣的一首獄中詩: 「我怕孤獨,但連自己的影子也難得一見; 我怕黑暗,卻只能在鐵窗後面仰望藍天; 我只靠夢生活,但夢中卻永遠只是飄着染血的鞭子; 而我全部的罪名,卻只是對自由的渴望。」 他沒有敵人,但卻被始終把他當作是敵人的國家,最終囚禁至死。 不錯,他的所有罪名,就只不過是對自由、民主的渴望而已。 他的太太甚至什麼都沒有做,但卻同樣一直被軟禁,失去行動的自由。而她的所有罪名,也只不過是,她的丈夫被這個國家當作是敵人。 今天,他擺脫了塵世的枷鎖,終於自由了。只可惜,這份自由,竟然在這個國家奢侈得最終要透過死亡,才能夠真正獲得。 中國人史冊上永不能抹去的一筆 他是歷來第三位在囚禁中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他也是歷來第二位被囚禁至死的得獎人,第一位是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把他囚禁的是納粹——其中一個人類史上最殘暴的政權。 把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囚禁至死,我相信,這將是中國人的史冊上,永遠不能抹去的一筆。 諾貝爾頒獎典禮上的空櫈,他終究沒有機會坐上。但歷史上他奠下的一席,卻再沒有任何人、再沒有任何權力、再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從他那裏奪走。 75年前,這個黨

詳情

陳景祥:聽教車師傅話 開好特區這部車

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上場。她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上周六播出)時說,首要任務是解決社會撕裂;到周一跟傳媒茶敘時則表示,香港目前最需要是令市民有希望。在上任前,林鄭月娥的民調支持度開始逐步上升,支持的比率超過反對,而今年七一上街的人數也明顯減少。一切迹象都顯示,行政長官換人或許未能解決「長遠問題」,然而短期內因新特首釋出善意,令對立情緒緩和、社會氣氛得以改善,則是顯而易見的。 修補撕裂,或有人稱為「大和解」,相信是不少港人對新政府能撥亂反正扭轉過去5年「以鬥爭為綱」的寄望。今年初特首選舉時出現的「曾俊華現象」,就是投射了很多人厭倦政見對立、互相仇視、你死我活的那種政治生態。而能夠扭轉這種劣質化政治生態,必須由政府施政入手。林鄭把修補撕裂列為上任後首要工作,應該是感覺到了民情所在。 但是,有些人是不認同「大和解」的。他們認為反對派是命定反中央、反特區政府,不管誰上台,只要是中央認可支持的行政長官,反對派就會「反到底」,任何和風好景都是短暫的、不可靠的。 大和解既要特首主動也要中央支持 這種講法不能說錯。但如果堅持認為「大和解」不可得,政府的對策就要寸步不讓、任何政府認為「對」的就要迎難而上,

詳情

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上)

今年特首「選舉」期間,部份報章大吹「兩個中央」論,認定北京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內鬥,會影響北京對港政策,甚至會因一方得利,而令下任特首「吹和風」。被泛民期望「吹和風」的代表曾俊華輸了,到了近日泛民一些意見領袖又在講「林鄭去梁化」,並將林鄭月娥視為「和風」的特首。 於是,習近平訪港,泛民亦沒有行動(除了社民連及香港眾志「黑紫荊行動」),以至屢屢表現出向最高領導陳情的渴望。然而,林鄭月娥就職典禮上,習近平發表的講話,在筆者看來是將「和風」的幻想完全吹散,倘若此後泛民主流仍然幻想有空間與北京討價還價,從好心的一面看是政治智慧太低、反之則是有意哄騙支持反對派的市民了。 習近平在新一屆政府就職典禮的講話,對北京至少在未來五年的治港方向相當清晰--不但會繼續收緊「兩制」自由度、亦全面地將香港與中共核心的大藍圖接合。 以往中國領導人在「回歸」「大週年」(逢5逢10)的講話,都會評價「一國兩制」在港實施的情況。自從 5 年前胡錦濤的講話起,「香港同胞能自己管治好香港」的類似用語已經消失無蹤;而上次講話雖然提及香港社會有「深層次矛盾」,但領導人對香港事務的指示,卻未曾試過如今次習講話的仔細: 習指出「一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