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誥烽: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已經結束

最近北韓成功試射洲際導彈,美國埋怨中國制朝不力,更指控中國暗與北韓通商破壞了國際制裁。同時華府批准台灣巨額軍售案,美國參議院又通過允許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打破1979年美台斷交之後的規範。美國的轟炸機和軍艦經過南海有爭議海域,更是愈加頻繁。美中矛盾升溫,已經十分明顯。 我在近年多番指出,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在奧巴馬政府後期已經結束。今天外國企業在中國政府大力扶助國有企業下受到愈來愈大的歧視和擠壓,再加上工資上漲、經濟放緩、外匯管制加緊等因素,原本是「中國親善大使」的美資企業,對中國市場已經沒有像以前一樣熱情。今年初,中國的美國總商會發表會員調查,當中四分之一受訪企業已開始或正計劃撤離中國,三成企業表示中國營商環境正在惡化,八成表示他們已經不再受歡迎。 美國聯中制蘇與中國最惠國待遇 要估算美中關係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美中關係長久和諧的基礎,和這些基礎現在還剩多少。 1972年美國在越戰泥潭抽身之際利用中蘇矛盾拉攏中國制衡蘇聯。尼克遜訪華前後,美國給予中國各種經濟和政治甜頭,換取中共停止在東南亞輸出革命,並支持赤柬對抗越南,壓制蘇聯通過越南在東南亞擴展地盤。 中國幫助美國穩

詳情

「盧武鉉2.0」——文在寅的平衡外交政策

「政權易轉」是2017年韓國總統大選最廣為當地媒體描述是次選舉採用的形容詞。過去4年多韓國社會在前總統朴槿惠執政的時期,無論在言論自由、經濟公義、勞工保障、青年人就業與教育下一代方面,不但一無是處,更為此帶來更大的破壞力。進入上年年底,她更因被揭發縱容與協助閨密好友崔順實肆無忌憚地干涉韓國政府施政,最終被韓國憲法法院一致通過彈劾下台。下台以後,承接着反朴槿惠群情激憤的民情,提早舉行的總統大選卻深受這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影響,舉國上下的民眾無一不是希望國家能從9年多由保守派持守的青瓦台政權,逆轉回到由進步民主派再次領導韓國政府,走出貪污濫權的韓國政治宿命局面。 大選競選期間,韓國對外局勢環境卻忽然變得風雲不定:先有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突然對朝鮮推出極不友善的挑釁策略,反過來朝鮮也不甘示弱地進行了多次導彈試射;另外早前決定在韓國部署設置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在大選期間因應朝鮮接連不斷的挑釁,加快了在韓國進行組裝工作,令中韓關係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然而就在薩德系統組裝以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忽然一改早前承諾,提出要韓國一方獨力負擔整體裝置費用,招來韓國舉國上下民眾大為憤怒,影響了原有支持部署薩德

詳情

「薩德」風波下 韓國未來應走向東南亞?

韓國憲法法院在上周五通過罷免總統朴槿惠,成為韓國史上第一名被成功彈劾的總統。朴槿惠的總統職務任期被8名憲法法官一致通過下畫上句號,一方面證實了韓國政治制度尚算穩固,另一方面似乎印證了韓國民意的力量。不過,朴槿惠下台,同時打響了總統選戰的鐘聲,保守派和自由派的下一輪對決一觸即發。 無獨有偶,美韓上星期進行聯合軍演期間,朝鮮發射了4枚導彈,當中有3枚落入日本海,刺激美韓加快部署「薩德」系統(終端高空防禦導彈系統)。就連日本去年亦已着手商討添置薩德系統的可能性,自民黨內部更有意見認為當局應考慮放棄戰後「專守防衛」的國防政策原則,購入進攻型武器系統,藉先發制人之力震懾朝鮮。若真如此,東北亞的戰略局勢必起變數,中國的回應亦將成為關鍵。 中韓關係或現更多變數 朝鮮半島接二連三出現波動,但無論是金正男遇刺也好、朝鮮測試導彈也好、美韓部署薩德也好,中國在傳統上穩定朝鮮局勢的能力似乎不斷減弱,多次藉着外交渠道及言語威懾仍然無阻事態發展,最終要動用官方及「民間」的單向制裁方式宣泄情緒,分別祭出「禁煤令」、「禁韓令」及抵制樂天集團「懲罰」韓國。這些策略成效如何,還需拭目以待。 不過,就着部署薩德系統牽動的外

詳情

英國重調對美關係的挑戰

2月上旬,英國下議院以494票贊成、122票反對,大比數差距通過脫歐議案;但早前上議院以358票對256票,拒絕通過脫歐議案,退回下議院。筆者認為,由於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已早定下3月為啟動脫歐法案的時間,若然上下議院於法案修改一事上過度拖延,將要共同面對社會分化之下的各種輿論和政治壓力。 與此同時,英政府已放棄原本邀請美總統特朗普於今年訪英期間可到議會演說的安排。由此可見,英國國家和社會對特朗普作為美總統存在嚴重分歧。例如,英《獨立報》大膽預測特朗普所領導的美國和脫歐後的英國將使英美同走向衰落。 本文有兩個目的:一、推敲英脫歐和特朗普民粹外交政策的深層邏輯;二、點出英國重調對美關係的挑戰所在。 英脫歐的對沖美歐腹稿 雖然英國去年6月公投意外得到脫歐結果,但是由於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於主流民調一直領先,縱然脫歐後充滿變數,希拉里的外交政策將繼續沿用奧巴馬的以歐洲平衡對俄羅斯向西擴張的做法,這或會對英脫歐有利,主要是因為希拉里仍會為了維持歐洲的穩定團結而努力。縱然她反對英脫歐,她也可能會介入英國與歐盟之間的磋商,英國便可於當中對沖兩者而達到最大利益,同時深化改變英美和

詳情

言行雖粗暴 政策走舊路

特朗普出席一年一度的美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如沐春風,猶如回到競選時的景況。一個領袖贏了選舉之後,最難就是把政治生活昇華,由選舉模式轉為執政模式。很明顯,特朗普仍是享受勝選後的政治生活,而不是花更多精神,將政綱化為可行動的政策,讓政治語言回歸選舉、讓政策回歸生活日常。 班農言論應可解讀特朗普未來政策 因此,我們與其用「剝花生」態度去看特朗普與主流傳媒鬥法,不如花點精神,看他如何落實政策。這方面,特朗普的「大內精英」——亦是他最信賴的大腦——班農在美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的演說更加重要,因為他鮮有公開說話。他的言論應可以解讀特朗普未來4年究竟想搞什麼鬼。表面上,他的辭鋒相當刻薄,但政策卻只是共和黨一直以來提倡的舊瓶。有3個主軸: 第一,他提到「經濟國族主義」。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止是要重振素來是共和黨支持者的石油化工以至傳統能源產業,而是他們利用此論述,轉為打擊移民,向大眾指出,大公司一方面將產業遷出,是工人無工開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移民搶走了工人的飯碗。因此,在「經濟國族主義」的旗幟下,表面上就是高調打擊移民,實際上就是在枱底下,重振與共和黨淵源最深的能源產業,北達科他州輸油管重獲政府開

詳情

特朗普對中是緩和還是更苛索

特朗普上周終於與習近平通電話。此電非比尋常。因為之前,特朗普已與其他國家領袖通了電話,甚至發惡,掛斷與澳洲總理的電話,一度引起澳洲不滿。但美中兩個全球經濟大國,居然要等到特朗普就任近一個月之後才通電,分歧的確非比尋常。 表面上,球在「美帝」一方,因為事後據英美自由派媒體的說法,自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之後,特朗普知道出了事,一直為此「補飛」,除了其家人出席中國春節酒會之外,並透過私人管道致意,為美中關係打底,所以在釋出這些善意之後,才有今次「特習」通電云云。 但是,球實際上在北京球場上。因為其一,北京需要搶在安倍晉三訪美之前,有一種美中關係走向緩和及合作的道路,以「溝淡」美日大結盟的信息。不要忘記,特朗普贏出大選之後,第一個跑過去紐約與特朗普會面的「美帝」盟友,就是安倍。安倍第二次公開與特朗普會面,除了交上一大堆「投名狀」(如日本公司將在「美帝」創造工作職位等),更取得「美帝」公開聲稱美日防衛協議包括釣魚台等利好消息。假如美中通電是在美日首腦會面之後才發生,中國只會更進一步處於被動,所以北京是有必要在安倍之前搶閘,以免讓外界進一步猜測美中關係是否惡化。 其二,白宮對美中首腦通電的聲明,有點

詳情

特朗普時代的東亞 日本或成最大得益者?

特朗普意外上台,給美國和國際外交界以極大的震撼。特朗普對外交幾乎一無所知,但有很多根深柢固的「外交哲學」(註1),幾乎全盤否定了美國傳統外交思維。外交專家擔心特朗普是否會拋棄二戰以來的外交路線,讓國際關係(部分地)倒退到19世紀的思維,這為美國外交帶來極大的不穩定性和不可預測性。7月份共和黨大會行動綱領中的外交路線是特朗普外交和共和黨右翼相結合的產物,負責撰寫國安部分的3人(Jim Carns, Ron Rabin, Steve Yates)全是從初選早期以來的特朗普支持者。當選兩個星期後,特朗普的外交國安團隊已有雛形,所挑選的人馬正是與行動綱領思維一致的那幫人。由此已經可推斷,行動綱領中的外交路線也將會是特朗普外交的基調。美國與中國對抗會延續甚至惡化從行動綱領看,特朗普的外交在俄羅斯甚至中東都趨於緩和,但在東亞卻極為不同。從地緣政治來說,美國及其東亞盟國(日本)都傾向認為中國崛起是最大的地緣政治挑戰。中國有全面挑戰美國實力,也有這種欲望。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一製造業和貿易大國;GDP(本地生產總值)很快能追上美國;軍事實力快速增長,正在建立起直追美國的海軍,擁有能攻擊美國的導彈;「一帶一路」計劃被視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近年來不斷在國際宣傳的「中國價值觀」在價值觀上挑戰美國主導的「普世價值」。對比俄羅斯和伊斯蘭,中國才是美國頭號挑戰者。從外交人員的層次看,特朗普本人與倚重的核心國安團隊都沒有親華情結(也沒有多少東亞外交的經驗)。特朗普本人最重視貿易不平等,在競選中多次強硬指摘中國。而核心國安團隊大都是不滿中國(甚至親台)的強硬派。比如金里奇在1997年擔任國會議長的時候就誓言如果中國攻台就會軍事保衛台灣(註2)。朱利亞尼在2001年曾冒着中國的反對,邀請陳水扁訪問紐約,並形容台灣是一個「國家」(註3)。撰寫行動綱領的Steve Yates(他甚至有中文名「葉望輝」)曾在台灣居住,與獨派來往甚密。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不可避免會受到他們的影響。於是在行動綱領中對中國措辭極為強硬:強調對台灣6項保證,支持對台售武,譴責中國在南海和東海對美國盟友的「欺凌」以及「不合理、不成比例」地擴充海軍,指摘中國貨幣操控、進行不公平貿易、盜竊商業機密等。這都預示着美國與中國對抗會延續甚至惡化。對台灣來說,隨着親台派把持外交事務,前一輪的「棄台論」風潮不太會延續。特朗普的目標和主張看起來矛盾但是,特朗普在東亞的目標和其他主張至少看起來是矛盾的。第一,奧巴馬打造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不是一個單純的經貿協議,而是保持美國在太平洋優勢的國家戰略,為此投下了巨量的外交資源。但特朗普所提倡的反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使TPP成為眾矢之的,奧巴馬放棄了在剩下任期內推動TPP的議程。如果TPP真的死了,那麼對美國而言就是不可挽回的外交失敗,中國從中獲益無窮。第二,特朗普外交上的「僱傭軍主義」並不把盟國關係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如果放棄了東亞盟國,美國在東亞缺乏立足點,也就無法和中國抗衡。第三,特朗普的現實主義,對「共同價值觀」沒有太大的興趣,這放棄了與中國對抗的「道義」武器。但這兩者都不是難以克服的問題。特朗普的顧問向中國提出「要價」(註4),希望以「不干涉中國內政」、不謀求「推翻中國政府」,作為中國尊重東亞「現狀」的交換條件。這個叫價對現在的中國來說只會被嗤之以鼻。此外,特朗普可能還想中國「管束」朝鮮,這也是不可能的任務。這是特朗普在亞洲問題上的無知,還是一種談判的技巧還不得而知。因此,特朗普必須在一些問題上妥協。東北亞的盟國關係注定不會放棄。和歐洲長期依賴美國不一樣,美國的亞洲盟國韓國和特別是日本都是既有錢又「野心勃勃」的國家。安倍晉三一心想修憲擴軍,讓日本「正常化」,並進一步成為政治軍事大國。美日軍事同盟,一方面保障了日本的安全,一方面也是對日本的軍事發展的制約。它既限制了日本在某些軍事方面的發展,也給了日本左派反對擴軍的藉口。特朗普的態度正是安倍求之不得的。在TPP眼看就要陷入危機的時候,日本卻趕緊在國內通過TPP,隨後又宣布在推動TPP的問題上扮演領導角色。日前,安倍主動跑到紐約特朗普大廈,成為第一個和特朗普會面的外國元首,此舉意義絕不尋常。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下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都在場,說明特朗普高度重視。儘管目前不清楚他們談了什麼,但向特朗普解釋TPP的重要性,以及日本有意強化美日聯盟並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一定是安倍要傳達的信息。不管特朗普如何回應,會面肯定有助加強特朗普對日本的好印象。海峽局勢在往後4年非常關鍵安倍不太可能說服特朗普在TPP上的態度,但即便TPP真的失敗,那麼美國在東亞留下的真空也不會由中國一家得益。出於19世紀的離岸平衡的思維,美國在軍事領域繼續介入東亞的同時,也必然會支持日本成為東亞代理人。此外,如果美俄和解,俄羅斯一味親中的姿態也變得不這麼可靠,中俄在地緣政治上的矛盾會上升,俄羅斯轉而在背後支持日本也不足為奇。日本重新成為政治軍事大國可期。總之,中國雖然會在美國TPP失敗中得益,但東亞的走勢並不一定會朝着利於中國的方向變動,日本甚至可能成為最大的得益者。而由於台灣重要性的提高以及美國親台派的掌權,海峽局勢在往後4年會非常關鍵。註1:黎蝸藤,〈重新認識川普的外交思維〉,「上報」註2:Seth Faison, “Gingrich Warns China That U.S. Would Step In to Defend Taiwan,” The New York Times, Mar 31, 1997註3:Bill Hutchinson, “Rudy Taiwan Line Irks Chinese,” New York Daily News, May 23, 2001註4:”Under Donald Trump, the US will accept China’s rise——as long as it doesn’t challenge the status quo,”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Nov 10, 2016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2日) 美國 日本 國際關係 特朗普

詳情

黃之鋒的泰國驚魂

10月4日晚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應泰國學生領袖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邀請到當地演講,原定於曼谷訪問4日,出席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及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紀念泰國法政大學大屠殺事件40週年活動,分享2012年反國教運動、2014年雨傘運動、推動民主自決、成立「香港眾志」參政的經驗。當他抵達曼谷機場,踏出航機,即被20多名公職人員包圍、拒絕入境、帶走關押、禁用手機、扣留逾12小時。他在機場收押所被單獨拘禁,被沒收特區護照,被禁止聯絡律師及家人,被告知他已被列入「黑名單」。後來,他被送上飛機遣返香港,並獲書面通知,指他違反入境條例,包括「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正被其他國家通緝」、「行為危害公眾」。黃之鋒平安返港後形容事件「匪夷所思」及「恐怖」,比他過去5次在香港被拘捕「恐怖十倍甚至百倍」。他被單獨囚禁於50方呎「臭格」囚室時「不知時日」,不能聯絡外界。泰國警察曾向他說「我們收押你之後,就自然會告訴你為何會被收押」;「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跟香港是不同的」;「我們可以友善對待你,也可以刻意留難你,你想要哪樣?」極盡恫嚇,冷酷無情。他一度想像可能成為「銅鑼灣書店事件翻版」,在泰國被定罪,甚至被移交中國。不過,最後他還是能夠平安返回香港,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令他真正體會何謂「免於恐懼的自由」。泰國學生領袖秦聯豐表示:黃之鋒應邀參與的只是學術交流,沒有政治目的,慶幸他終能平安回港。5日,泰國首相巴育(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表示,黃之鋒為甚麼會被遣返是「中國議題」,「這是中國的事,非關泰國」,又承認當局行動是中國要求,聲稱「這都是他們中國人的事,姑勿論是香港還是中國內地(They are all Chinese people no matter Hong Kong or mainland China)」。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從泰國回港後聲稱:巴育講泰文,可能有翻譯問題。其實翻譯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只是袁國強。此外,中國外交部接受外媒查詢時也聲稱「尊重泰國依法行使入境控制權」,簡直就是把「外國政府關押中共心目中的中國人」視為理所當然,歡迎鼓舞。另一方面,香港眾志譴責泰國「無理禁錮」,主席兼候任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表示將會約見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跟進事件,並會在立法會提出書面質詢,要求港府與泰國政府交涉,主動捍衛香港公民在海外的基本人權。一、傀儡「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跟香港是不同的!」泰國警察這句話點破了整個事件的關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泰即是中,中即是泰。畢竟近年來,中國和泰國兩個獨裁政權彼此惺惺相惜,滿懷魚水之情。更有甚者,泰國執法機關早已是中國政府的手足延伸。在這方面,泰國已經成為了中國的藩屬國。天朝號令,藩屬執行。泰王蒲美蓬是兒皇帝,中國習近平是老大哥。在習近平的眼皮下,巴育總理所領導的軍警只不過是中國公檢法部門的境外執行機關。要驅逐誰,聽習近平!要關押誰,聽習近平!原因何在?為了中國的金錢和面子!一是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10月8日抵達泰國曼谷出席亞洲合作對話(ACD)第二次領導人會議,泰國政府不想節外生枝。二是雖然兩國近年在高鐵建設和克拉運河開鑿方面頗多波折,但未影響兩國合作,而泰國政府也希望在中、美兩國之間左右逢源,財源滾滾來。一個字講完:錢!傀儡國、戲劇國、大象國「中華暹邏藩屬兒皇帝國」有多次將中國公民或華裔人士以「非正常方式」送往中國或驅逐出境的前科。(一)自2014年起,泰國在中國要求下,將被指偷渡的逾百名維吾爾族人遣送回中國。他們返回中國後生死未卜。習總令下,泰國立功。(二)2015年10月17日,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於泰國芭提雅公寓被一名疑似由中國政府安排的男子帶走後,另有4名男子搜索其公寓,企圖帶走桂民海電腦。3個月後,桂民海現身央視認罪,聲稱「回國投案自首是我個人自願的選擇,和任何人無關」。習總令下,泰國又立功。(三)2015年11月25日,新華社刊出題為《泰國警方依法向中方移交2名犯罪嫌疑人》文章,聲稱中國異見人士姜野飛(具有聯合國難民身分)、董廣平分別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及偷越國境罪,12天前被泰國當局積極遣返中國,並已被中國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姜、董二人被指協助維權律師王宇之子包卓軒偷渡出境。習總令下,泰國再立功。(四)南都網前編輯李新曾經於去年10月前往印度尋求西方國家庇護,惜於2016年1月在泰國與老撾(寮國)邊境失蹤。2月3日,李新妻子在公安安排下與李新通電話,才得知李新已經身在中國境內。李新在電話中聲稱「自願接受調查」。習總令下,泰國繼續立功。「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真是一語中的!泰國這個小監獄,跟中國那個大監獄,一直相連相通,彼此之間有着一道「自願回國投案」的秘密橋樑。事實已經擺在眼前。時至今日,大家還要裝聾作啞,繼續視若無睹嗎?二、獨裁自2014年5月軍政府上台執政以來,泰國是一個自欺欺人的獨裁專制軍政國家,不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大家宜更新自己的見識,免被誤導。在這方面,余杰今年年初發表的《戲劇國裏的大象》一文,各位不妨自行參閱。(一)英國路透社記者安德魯·麥格里高·馬歇爾寫了一本《泰王的新衣》,卻被泰國政府通緝。該書中文版在封底註明:「泰國警方將其列為禁書,凡進口或散佈者,將以侮辱泰王罪面臨三年之刑期或六萬泰銖之罰款。請讀者切勿攜帶本書前往泰國。」另有一名泰國博客作者因嘲諷泰王的愛犬而鋃鐺入獄。就連嘲諷狗都要坐牢,難道那隻狗不會為泰王而感到羞恥?(二)泰國人的言論自由低於王室的所謂尊嚴。泰國有一部《褻瀆王室法》:一名男子說沒有必要在會議室懸掛國王與王后的肖像,即被判刑;一名報紙專欄作家寫了一句「在這塊盲人的土地,獨眼人是國王」,即被判刑4年;一名小販因販賣涉及泰國王室的資料和DVD,即被重判。法官是這樣說的:「如果它是真的,誹謗的罪名更重;如果它不是真的,那更是誹謗中的誹謗。所以,證明這些資訊是否屬實,對你們毫無好處。」如此思維,真是變態!(三)高齡的泰國國王蒲美蓬長期隱居在醫院中,據說患上嚴重的抑鬱症,卻仍遙控政局。在國王的支持下,軍方再度發動政變,推翻民選的英祿(盈拉)政府。泰國國王、泰國軍隊、中國政府,三點連成一線。(四)泰國國王支持的軍事政權更計劃推出比照中國的「泰國版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of Thailand)方案,要模仿老大哥,向老大哥學習,從單一管道監看網絡言論,審查及封鎖網絡內容。國防部長普拉威(Prawit Wongsuwon)表示,軍方擬成立反制網上異議的新單位,用來防範新形態的威脅。這些舉措當然就是師法中共暴政。這些泰國獨裁者不去舔習近平的腳趾,他們能夠很快就上手嗎?這些就是真實的泰國,絕對不是很多人誤以為的自由民主文明國家。這群獨裁專制的政治傀儡,根本無需向憲政原則及多數民意問責,只會不斷圖利和擴權,向中國政府彎腰屈膝去套取利益。撥走偏見,正視現實,相當重要。畢竟,泰國政府這樣對待黃之鋒,並不真正令人感到意外,反而是其獨裁統治的延伸而已。「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真是切中要害!泰國這個小獨裁,跟中國那個大獨裁,彼此有着師生傳承的天子門生關係。泰國政府關押與驅逐黃之鋒,正是抱着學習師傅的心態,協助完成中國政府交託的任務。三、抗爭面對傀儡,面對獨裁,我們所需要的,不只是學生討論或學術交流,更是要聯繫國際同道,積極抗爭。固然,黃之鋒擬到泰國與當地學生交流,相當值得支持,甚至後來改用網絡視像會議交流亦然。但在「學生交流」之餘,大家千萬不要忽視「團結抗爭」的重要性,畢竟兩者都需要同時兼顧。目前亞洲各國各地公民社會之間共享訊息、共赴抗爭、共同奮鬥,仍有相當大的努力和進步空間。泰國獨裁傀儡政權儘管有效地禁止黃之鋒入境,但是在通訊科技發達的今天,他們根本無法阻礙得了「學生交流」和「團結抗爭」,所以才會有計劃推動「泰國版防火牆」這類箝制言論自由的利器。香港政團、學生、公民社會好應關注泰國這個「防火牆」陰謀。截至2015年10月為止,泰國已有超過15萬人在網上連署反對「防火牆」言論審查計畫。香港人應該積極參與和支持。既然泰國政府可以這樣粗暴對待香港人,香港人也應該好好針對泰國政府的獨裁傀儡格局,理性揭露,尖銳批評,聯結同道,積極抗爭。在獨裁政權和國際交流面前,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君不見泰國多份英文報章均大篇幅報道事件及譴責泰國當局。《民族報》(The Nation)以「Thailand bows to deportation request」(泰國屈服於驅逐出境的要求)為題報道事件,直指泰國政府是應中國政府要求拒絕黃之鋒入境,明顯向中方「跪低」。《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則以頭版形容事件引起國際及泰國人權組織對泰國軍事政權的猛烈批評;有人權組織更反映,中國通過對鄰近國家施壓來壓制異見人士。該報更發表至少兩篇評論文章:其中一篇文章表示遣返黃之鋒一事影響泰國形象,是一場「可恥的表演」;另一篇文章形容泰國政府無理拘留黃之鋒,又指泰國政府為了迎合北京,干預黃之鋒的人身和言論自由的舉動,不但開了一個壞先例,更是泰國政治歷史中最黑暗和最殘酷的一章。德不孤,必有鄰。齊合力,抗暴政。四、關押在這次事件上,泰國政府拒絕黃之鋒入境,不如羈留關押黃之鋒來得嚴重。還記得在2015年6月,當時仍為學民思潮召集人的黃之鋒,前往馬來西亞參加六四26週年紀念活動時被拒絕入境,被指危害國家安全和中馬關係,但卻被即時原機遣返香港。在澳門方面,今年9月,港大學生會前外務秘書黎的琛被拒入境澳門,被指對當地「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最近,林輝也遇到類似情況。在大陸方面,去年2月,黃之鋒女友錢詩文欲到昆明探親,也被拒絕進入大陸。他們均被即時遣返。然而,這次泰國對黃之鋒卻不然,反而羈留關押他達半天時間。坊間流傳「無法原機遣返、無奈等候半天」這種說法。此言大謬!就算沒有原機(該航班要飛往第三地)可供遣返,為何竟然會有20名壯漢在黃之鋒步出機艙後即時押送他離開?為何不好好安置他坐着或歇腳,直至有飛機送他返港為止,反而硬要把他關在「臭格」、沒收手機、禁止通訊、不講期限、不講理由,甚至出言要脅恫嚇,說出「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這類說話?由此可見,這是泰國政府有組織和有預謀的部署,顯然是遵照中國政府指令,給黃之鋒一個下馬威,叫他擔驚受怕,考驗他的反應,以便日後在其他場合可以對他變本加厲。換言之,這已經不是「無法原機遣返、無奈等候半天」這種說法所能解釋得了。這是恫嚇和暴力的全面升級,企圖藉此嚇怕黃之鋒,形成心理壓力,冷卻抗爭鬥志。然而,奸計至今沒有得逞,反而令黃之鋒增加被囚經驗和人生閱歷,日後將會更加義無反顧地開展抗爭。 國際關係 中國 泰國 黃之鋒

詳情

這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機場!

美國官員說:這是美國飛機、這是美國總統!中方人員回應說:這是我們的國家、這是我們的機場!回敬得對仗工整、平仄相合。不愧是杭州,有文化水平,吵也要吵得合乎「文化古都」的美名。外媒則沒有這樣客氣,形容事件為中方官員對美方「大聲吼叫」、「咆哮」等。更有西方傳媒把美國總統奧巴馬抵達杭州出席G20(20國集團)峰會時中美雙方人員在停機坪就美國記者採訪安排問題上發生的小爭執,提升到外交事件的高度,將這段小插曲放大為中美「交惡」的縮影。美國記者來華從來是大事美國記者來華採訪從來是大事。他們的報道,不但是歷史的初稿,更可以影響政府政策、塑造民意、改變歷史的軌迹。我曾在北京大學校園「一塔湖圖」的未名湖畔憑弔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之墓。斯諾堪稱美國來華記者第一人,他於1937年出版的的巨著《西行漫記》成為美國暢銷書,讓無數美國知識分子認識早期中國共產黨的信念和革命運動。斯諾於1928年來華,在中國住了13年,訪問過毛澤東、周恩來,在「革命聖地」延安做過深入報道,亦採訪過被日軍蹂躪的南京,是中國與國際社會的一道重要窗口。由於他與共產黨交往甚密,被質疑他新聞報道的客觀性。他答辯說:在這國際大災難面前,無人能夠保持中立,就如身陷鼠疫地區的人不可能面對大群老鼠而保持中立,你必須在「助長老鼠」與「消滅鼠群」中二選其一。1941年國民黨取締他的記者權,斯諾被迫回美。二戰後美國麥卡錫主義盛行期間,他由於生活艱難,遷居瑞士,其後數次訪華。1970年中國還是鎖國政策時他訪華期間獲毛澤東告知:中國歡迎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他其後在美國雜誌的文章發放該信息,美國政府跟進。1972年2月尼克遜訪華,成為兩國關係轉折點。在同一時期,斯諾癌症病逝,他的遺孀依其遺願,將一半骨灰埋葬於北大未名湖畔,另一半留美。斯諾曾於1934至1937年在北大前身燕京大學教授新聞學。未名湖畔的墓碑刻上「中國人民的美國朋友 埃德加.斯諾之墓」。斯諾的遺孀路易絲曾多次訪問中國,每次都獲國賓級招待。但1989年天安門民運後,路易絲籌款接濟「天安門母親」,在北京受阻,曾一度威脅要取回亡夫在未名湖畔的骨灰以示抗議。她接受《時代》周刊訪問時說:未名湖畔碑上的字裏面,最重要的是「人民」這兩個字。與斯諾同期的另一名中國人民的美國朋友,是賽珍珠女士。她在中國長大,對中國有濃烈的鄉土感情。1931年當斯諾還在北京努力筆耕時,賽珍珠已出了她的巨著《大地》,是她在南京金陵大學任教時寫的。《大地》為她贏得普立茲獎,並於1938年獲頒諾貝爾文學獎,是唯一兼獲這兩項大獎的女作家。她也是第一個把中國古典名著《水滸傳》全本翻譯成英文的才女。《水滸傳》單是書名已考起翻譯大家,她的英文版書名是All Men Are Brothers,點出《水滸傳》中「四海之內皆兄弟」的道義。這份文采、這份完全背離原文卻又最能緊貼原意的神來之筆,令我拍案叫絕。在1930年代江山蒙塵的蒼茫大地,斯諾和賽珍珠有無相遇?我的考究並無發現這方面的資料,卻發現一代才女賽珍珠和風流倜儻的詩人才子徐志摩曾在金陵偶遇,為賽珍珠帶了一段鬱鬱苦戀。徐志摩就是寫下「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萬人迷。賽珍珠比徐志摩大4歲。身邊美女如雲的徐志摩欲追求氣質超凡、才情出眾的林徽因(天安門人民英雄紀念碑和中國國徽的設計者),但當時林徽因已和梁啓超之子梁思成拍拖,風流才子徐志摩未能得手。當賽珍珠還在應否向詩人示愛的痛苦中掙扎時,徐志摩漫不經意的向她揮一揮衣袖,與名媛陸小曼宣布婚事。另一名與他們同期而其後於麻省理工任教的美國記者Harold Isaacs在他的著作Scratches on Our Minds中說:他於1950年代曾採訪多名美國高官、傳媒、商界領袖等,他們均深受賽珍珠筆下中國人物的影響。最令人出奇的是,儘管經過韓戰、越戰和文革,美國人民對中國人民的良好印象絲毫不減。這是賽珍珠對中國的傑出貢獻。賽珍珠於1973年在美國逝世。墓碑上沒有一個英文字,只有3個中文字:賽珍珠。3個中文字,歸納了她的一生。歷史擴闊我們的視野我從書櫃找回封塵的《西行漫記》和《大地》兩書。看到作者在書中的照片,均是神情憂鬱,是中國的苦難帶給他們的憂鬱。那個年代拍的照片是一律沒有笑容的。兩本發黃的一代巨著,今天這世代沒人會看。我懷疑自己當年也只是匆匆看過。但是這兩位作者所構成的歷史碎片,今天仍然有啓發性。歷史擴闊了我們的視野:美國人民仍然是我們的朋友,今天來訪的美國記者裏可能會有另一個「斯諾」、另一個「賽珍珠」。這是我們的機場,你是中國人民的朋友,我們歡迎你!作者是教育工作者原文載於2016年9月10日《明報》觀點版 美國 國際關係 中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