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被政府售賣的人權——開發尼加拉瓜運河的代價

「發展、繁榮、經濟得益、效率」彷彿成為政府規劃土地用途、決定基建優次的不二法則 – 這對香港人來說,相信已毫不陌生。然而,偏重這些「金科玉律」的結果,就做成小市民實際生活以及環境生態,被輕視、被忽略。這現像當然不止在香港,遠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同樣發生這樣的景況。 2013年6月13日,尼加拉瓜國民議會通過尼加拉瓜基礎設施和運輸發展特別法 (840號法案),允許開展尼加拉瓜跨洋大運河、自由貿易區及其附屬基建項目的計劃。這條近300公里長的運河橫跨尼加拉瓜東西兩邊,將國土分成南北兩塊大陸;整個計劃造價高達500億美元,開支龐大。而840法案批准並授權尼加拉瓜政府,簽署與兩間公司就此發展項目的特許權和執行協議,而其中一家公司就是在香港註冊的「香港尼加拉瓜運河發展投資有限公司」。據報,該公司為中國商人王靖所擁有。[2] 尼加拉瓜政府以經濟利益為由力推修建運河,將特許權售予外資企業,卻對受影響群體的聲音充耳不聞。 剝奪人權 毀原住民家園換取利益 運河標榜有利經濟發展,但是否所有人均可得益?國際特赦組織近日發表的報告指出[1],當地公民組織的調查發現,相關工程將直接影響12萬名居於運河

詳情

何偉業:反恐是認識和爭奪青年心靈的戰役

如果貝魯特是「中東的巴黎」,那麼今天的巴黎就是「歐洲的貝魯特」。法國從2014年始不斷經歷恐怖襲擊,巴黎似乎從最初震驚到接受恐襲漸漸成為生活常態。昨天是在聖母院,今天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發生槍擊,國人好像只有被動地等待明天另一宗恐襲發生?以往法國殖民地貝魯特發生無日無之的暴力襲擊讓世界留下對中東不息戰禍的困惑,今天前宗主國首都巴黎經歷的恐襲陰雲亦籠罩整個歐洲。 巴黎:歐洲的貝魯特? 縱使法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極右反移民的總統候選人馬琳勒龐最終敗給中間偏左的馬克龍,馬克龍的共和前進黨(LREM)早前在兩輪國會大選中取得壓倒勝利,贏得超過300個的大多數議席,預料馬克龍能順利推行改革。但在香榭麗舍大道又有針對警方的恐襲發生,國內對穆斯林移民和難民的爭論沒有畫上句號。 對於近年在法國各地發生的恐怖襲擊,法國學界的討論非常熾熱,特別是對怎樣去除國內激進化(de-radicalization)就有很多深入討論和反省。其中,中東問題專家凱佩爾(Gilles Kepel)和法國社會學家魯瓦(Olivier Roy)的爭論就最引人關注。 他們的爭論不止停留於學術界的「象牙塔」,例如在法國總統選舉投票前的最

詳情

「兩個特朗普」看中美關係

「楚王好細腰,後宮多餓死」。這句話,被引用在大陸熱播的劇集《人民的名義》結尾。其意,不喻自明。如果將它用於中美關係,亦有所喻,正所謂「特朗普家族所好,北京外交之」,事半功倍。 特朗普「百日新政」,全美全球刮目相看。此君雷厲風行,說到做到,儘管爭議不斷、阻力重重,但是他的競選支票兌現之快還是近年來美國政壇少見。尤其是那減稅至15%的方案,如果真的實施,必定搞得全球翻天覆地。可是,特朗普在執政百日,對北京出人意料的「和善」,儘管分歧依然是明顯的,但是,分歧不但在管控之中,而且明顯雙方合作面大於分歧面。對於如此複雜多變的朝鮮半島問題,習近平和特朗普莊園會面也達成相當高程度的「默契」;特朗普與蔡英文的一通電話,被輕輕帶過,小英還想來第二通,被特朗普公開斷然拒絕,「一中原則」紅線被清晰劃定;特朗普競選時口口聲聲加中國45%的入口關稅,變成了「百日商談」。本港的經濟分析師多數預測,未來中美貿易戰發生機會不大,作為細小開放型經濟體的香港,已可能因此「逃過池魚一劫」,預料今年本港整體出口可望錄得4%的增長。在國際戰略層面,特朗普原來的「拉俄制華」戰略,變成了「美中更親密,俄國更邊緣」的局面。「不確定」

詳情

被釋放,不是完結

近日,尼日利亞政府表示,有82名被擄走的女生獲得釋放;尼日利亞總統亦感謝瑞士政府和國際紅十字會等從中斡旋。 適值,最近自己的facebook 回顧,提醒著自己,三年前也參與了  #BringBackOurGirls的相片行動。 三年前發生了甚麼事呢?2014年4月,於尼日利亞傳來震驚全球的消息:276名於該國奇博克鎮(Chibok)公立學校就讀的女學生被當地極端武裝組織博科聖地擄走。博科聖地英文為Boko Haram,以其組織發源地(尼日利亞東北部地區)語言,其名稱的大意為「西方教育是褻瀆」,並認為女孩不應上學,應該要嫁人;該組織稱不滿尼日利亞「西化」,自2009年起發動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當中包括針對基督徒及學生的殺戮及擄劫。 女學生和婦女被擄走,平民被殺害,當中的罪魁禍首,固然是博科聖地;然而,應當保障人民生存、宗教自由、教育等權利的尼日利亞政府,其實都責無旁貸。據報,博科聖地於擄走女學生前四個多小時曾向當局作出預警,但當局卻未有採取任何防範措施。[1]當年,香港亦有團體前往尼日利亞領事館請願,要求當局致力營救,保障當地人權[2]。 三年後的今天,尼日利亞政府在協助下爭取到部份學生

詳情

國際連結何罪之有?

主權移交即將踏入20周年,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在5月3日於華盛頓舉行國會聽證,末任香港總督彭定康、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和我們有幸參與其中,藉此機會陳述我們對中國打壓香港自治的憂慮,以及為何國際公民社會需要關注香港民主進程。 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和科頓(Tom Cotton),在去年11月與我們於國會山莊會面,談到香港人權狀況的挑戰和困境,包括人大釋法取消民選議員資格,以及中國大陸跨境扣押事件,也提出國會議員可研究重新提出雨傘運動期間曾經草擬,但卻因會期不足關係而擱置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今年2月,他們便聯同民主黨參議員本卡登(Ben Cardin)宣布,以跨黨派的姿態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透過法案條文表明,若香港居民因參與非暴力示威而遭到逮捕或拘禁,美國政府不得因此對他們拒發簽證,以及給予總統權力阻止打壓香港民主人士入境,甚至凍結他們的美國資產。若然法案成功通過,將會是美國自1992年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後,首次調整和更新對港的外交政策,促使政府當局在經濟貿易層面區分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同時,直接呈現他們對香港人權和政

詳情

一帶一路國家烏茲別克 某方面實力不遜於中國……

「喂,烏茲別克響邊架?」朋友A問。 「我諗……應該響地球啩……。」朋友I道。 以上當然只是設計對白,然而身邊的確很多朋友不太認識烏茲別克——烏茲別克位於中亞,亦是現任特首常提及「一帶一路」發展政策中包括的國家。別以為位於中亞即很落後,其實烏茲別克在某方面的實力,不遜中國。 哪方面?就是打壓及監控人權捍衛者的表達自由。 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公佈名為《天涯海角,都能監控你》 (‘We Will Find You, Anywhere’ )報告,詳盡紀錄烏茲別克政府監控記者、人權捍衛者及其家屬的郵遞、電話及互聯網通訊。除了監控以外,報告亦指當局使用從監控獲得的資料,騷擾及迫害人權捍衛者,例如對他們作出檢控,甚至有不明人士放火焚燒他們的住所,藉此燒毀他們所持有政府過失的文件及證據。 即使流亡海外,烏茲別克政府對他們的監控和滋擾亦未有停止。身處瑞典的人權捍衛者Dilshod指出,她若果致電回國與親友通話,所有內容均會被烏茲別克當局紀錄下來。然而,這些仍身在烏茲別克的親友便會遭到當局問話,甚至被當局威脅透露流亡海外的人權捍衛者下落。 烏茲別克當局入侵人權捍衛者的電郵及電腦系統,近乎成為恆常手段。流亡德國

詳情

UA拉乘客落機:花生?華裔?公關災難!?

今日最大粒花生,一定係是UA強行將乘客從機艙上拉走這一宗新聞。 新聞的內容就不多說了,各位可以自行在網上搜尋。值得說的是新聞報道以外的種種細節。 華裔、亞裔、美國人 這段新聞第一件事alert到我的是「華裔」這兩個字。似乎跟隨這幾年間大國崛起之後,「華裔」這兩個字就變得不容冒犯。有很多人有一種奇怪的代入,覺得葉問被鬼佬欺侮的年代仍在,一有什麼不妥當就覺得是因為華裔所以被人針對。甚至有時演變得像有被害妄想症的一樣。 就先從這一單新聞說起吧。這一名乘客姓甚名誰都未清楚,但看起來的確是亞洲面孔,有沒有人想過這一名乘客可能根本不是「華裔」?這名乘客有沒有機會是東南亞、日本或者韓國人呢?如果「華裔」這個字眼變成「亞裔」,我們就是否就會對這單新聞不聞不問? 而這名乘客據說是一位醫生,而且還要趕回醫院應診。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是美國居民。這件事是航空公司安排不當,加上機場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受害人是美國居民,和什麼種族有什麼必然關係嗎?「中國人」從來有一種很有趣的情況:任何人只要有一個華裔姓名,看起來又像華裔,就會開始認親認戚起來。好像以前的關穎珊、張德培、馬友友等等,「中國人」社會和中文媒體經常都把他們

詳情

首爾遊記(2):見證首爾人面對的各種經濟困難

是時候重回我3月頭首爾的遊記,上回提到在首爾親身見證了3.1獨立節集會翌日的光化門示威現場,以及週六的反朴集會後,另一於這次旅行的見證就是關於韓國的經濟。繁華都市的背後,住在首爾的韓國人究竟能否共享自「漢城奇蹟」起的經濟成果呢? 是次旅行除了去了不同著名旅遊區如東大門、明洞等地區外,也有去一些較少旅客會去的地方如江南區新沙洞、龍山區不同小區進行Fieldwork。其實單單走過不同地區觀光的時候,都能察覺到一大韓國社會出現已久的弊端——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 根據首爾的地理位置,中間漢江分開了首爾,所以有江北及江南之分。而其貧富的水平分佈,與香港一樣。江南區大多為中產人士或更高的國民住宅區,位於江南區的清潭洞、狎鷗亭、三成洞等地區均是高尚住宅區。而我到這些地區遊覽時,亦清晰看見住在該區的人較貼近上流社會的衣著打扮及言行舉止,而住宅方面亦顯然較豪華及昂貴。不過,去到龍山區的鷺粱津等地區,就清晰可見除了一棟棟掛滿補習學院的招牌外,還能看見很多較為殘舊的住宅區及考試院。拿這兩個地區相比就清晰可見韓國的貧富懸殊亦非常嚴重。 而另一比起貧富懸殊更嚴重的經濟問題,就是物價指數及樓價不斷超越國民能負擔的

詳情

廿一世紀的民主

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出席白宮記者協會周年晚宴,更聲稱若他出席將顯得「虛偽」。 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公開與新聞自由開戰的民選總統。事實是,他對很多傳統核心價值也嗤之以鼻,人權、平等、公義,甚至簡單的對與錯,對他來說也不重要;但他是普選出來的總統,任何對他的公開批評他也視之為「邪惡」的、「虛偽」的和別有用心的,不值一哂。有朋友提醒,同樣情況也正在香港發生。 究竟廿一世紀的民主是什麼東西?有人說你不懂得玩「臉書」(facebook)便不要參選,因為注定失敗。回看特朗普的經驗似乎也有點道理。他的成功當選基於兩大重要因素:一、他把握到不滿現狀的民情;二、他把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玩得出神入化、深入民心。這是一個頗為重要的啟示;只要你能掌握着社會不滿的情緒,透過成功的互聯網操作,民意便輕而易舉地手到拿來,什麼能力、什麼理念、什麼核心價值也不是那麼重要。 廿一世紀的社會便是這樣。沒有人有空閒去咀嚼管治理念的論述,沒有人有空閒去量度參選人是否一位可靠的人。只要直覺認為他是敵人的敵人,便是可信的朋友,管他是犯了罪、坐過牢,也是人民英雄;一旦成為人民英雄,這人便神聖不可侵犯,任何人指出他的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