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東北亞——北京兩個心頭大患

從中國國內行政區域到周邊國際環境角度觀察,遼寧、吉林、黑龍江3個東北省份,以及與這3個省毗鄰的朝鮮半島局勢最令中共高層憂心。「振興東北」戰略實施12年,經濟狀况不但沒有改觀,反而呈每况愈下走勢。朝鮮執意發展核武,令朴槿惠出任韓國總統後建立的中韓「特殊關係」消失殆盡。東北、東北亞未來形勢將影響到中國的整體戰略格局。「共和國之子」成「共和國累贅」地域面積152萬平方公里、人口1.2億的東北居中國特殊地位。1644年清軍入關,1948年林彪率70萬大軍揮師南下,1949年後前蘇聯大規模援建,成為中國重要工業基地,獲得「共和國之子」美譽。在中國近代史上,東北局勢多次對全國產生至關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影響。自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計劃經濟色彩濃厚、以重工業為主的東北呈現頹勢。2004年,時任總理溫家寶雄心勃勃推動「振興東北」計劃,發展重化工是這項計劃的重點。10年過後,屬於重化工的石化、冶煉業已是昨日黃花,東北再次成為最高層的心頭大患。東北經濟「斷崖式」下滑,是內地經濟界人士對東北經濟的形象描述——2015年東北三省GDP(本地生產總值)總量為5.9萬億元,比2014年僅增長1%,三省佔全國GDP的比重下降到8.7%,對全國經濟的貢獻大幅下降。與此同時,哈爾濱、長春、瀋陽3個省會城市平均失業率達到7%,高於全國平均水準3個百分點。相比之下,只有1億常住人口的廣東去年經濟總量約佔全國10.8%、對全國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10%。遼寧某市,去年5000大學生在全國各地大學完成學業,只有300人返鄉,而且絕大部分進入政府機構。快遞郵件的進出是時下觀察某地經濟狀况的一個微觀指標。吉林省去年快遞郵件的進出比是4:1,意味着當地人收到4個從外省寄入的貨品,只有一個從本地寄出。以小見大,不難看出東北的衰落。習近平、李克強近年分別多次到東北三省考察,發指示、增加投資,都沒有見到收效。今年8月,國家發改委公布高達1.6萬億人民幣的《推進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三年滾動實施方案(2016-2018年)》,被稱為向東北經濟「輸血」,最終成效如何尚待觀察。東北經濟沉疴難起的原因非常複雜。3年前遼寧人大選舉全國人大代表,523名省人大代表捲入賄選案,顯見當地官場腐敗滲透之深、社會風氣之渾濁。在這種背景下,國有企業改革、改變經濟結構、振興經濟都不過是權貴勢力發橫財的「案上之肉」,最終結果不言而喻。美日韓對朝改變策略如果說東北難見曙光,那麼與東北相鄰的朝鮮半島就更令最高層左右為難:朝鮮第五次核試令中國、美國、日本、南北韓關係更加複雜;薩德入韓成為難以改變的事實。中國,特別是東北地區的安全環境進一步惡化。「崩潰論」是韓戰之後美國奉行的對朝鮮策略,特別是2011年金正日去世前至金正恩接管政權初期。這些策略的判斷是政治、軍事、經濟造成的壓力,將令金氏政權崩潰。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近年朝鮮在堅持發展核武的同時,經濟每年都有緩慢增長;更令人吃驚的是,韓國有研究機構的報告說,去年朝鮮增長7.5%。朝鮮第四次核試後,美國把B-52轟炸機、航空母艦開到朝鮮半島、宣布薩德入韓計劃,更向中國提出斷絕與朝鮮經濟往來的要求,試圖完全斷絕朝鮮與外部的經濟聯繫。美國、韓國的目的很清晰,就是集中全部壓力消滅朝鮮政權。中國對於朝鮮的政策過去是有限制裁、有限支援,目的是試圖說服朝鮮棄核,擔心一旦朝鮮崩潰,大量難民湧向中國,美國軍事力量壓至中國邊境。朝鮮執意發展核武,令中國在韓國眼中信用度下降。朴槿惠出任總統後建立的中韓「特殊關係」在第四次核試後消失殆盡。習近平不久前在杭州G20(20國集團)峰會高調向奧巴馬、朴槿惠重申反對薩德入韓立場,話音剛落,第五次核試又起。可以預料的前景是,韓國、日本走向和解;在韓、中、美三角關係中,韓國將進一步依靠美國疏遠中國;重壓之下,朝鮮政策更加冒險、拒絕妥協;中國長期宣導的「六方會談」恢復的可能性接近零;而上世紀50年代初那種中國、俄羅斯、朝鮮密切合作也不可能重現。烏雲密佈的朝鮮半島將向中國不利的方向發展。隨着朝鮮運載工具的發展,核威脅範圍將不斷擴大,日本的東京、中國的(北)京(天)津、俄羅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已在其射程之內。未來韓國會不會開發核武?日本會不會藉機跟進?出於不同的戰略考慮,中俄與美韓日在應對朝鮮核武問題上的對立進一步上升和擴大。朝鮮執意核試,韓國向美日靠近,美日韓對朝鮮政策從「等待崩潰」到直接促其滅亡,朝鮮半島及東北亞局勢由渾濁轉向明朗,中國長期以來堅持的「以談去核」策略正面臨艱難調整期。文:何亦文(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7日) 韓國 北韓 中國外交 國際

詳情

中美關係與亞太安全秩序

近年來中美在戰略安全領域矛盾持續激化。其原因表面上看是一些涉及主權與領土糾紛的具體分歧,根本上還是兩國對地區安全秩序的認知上存在深刻分歧,包括造成地區安全局勢緊張的原因和對未來安全安排等等。二戰後亞太安全秩序的形成過程中,中美關係起着決定性作用。中美對抗導致了該地區的各種安全安排的對抗性;中美合作則使地區總體上處於穩定與和平狀况。現存亞太安全秩序的形成與特點戰後70年的亞太安全秩序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持續到1970年代中期,東亞發生了二戰後最大規模的兩場局部戰爭,即3年的朝鮮戰爭和逾10年的越南戰爭,中美都付出了重大代價。第二個階段從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持續到現在,亞太地區出現40年的基本穩定與和平,同時出現的是長期發展與繁榮。亞太長期穩定與繁榮有賴於現存的地區安全秩序。它形成於20世紀70年代,主要包括了3個部分:(1)中美戰略合作。中美不是盟友,但在1980年代曾經建立過特殊的戰略合作關係,也被稱為「心照不宣的同盟」。冷戰結束後,中美「心照不宣的同盟」狀態也就基本結束了,雙方開始不斷磨合並尋求維持戰略合作的途徑、辦法。當前,中美關係已經成為地區中的重要不確定因素,一旦中美關係發生根本性的改變,亞太秩序就會轉為對抗性。(2)美國主導的軍事同盟體系。它包括了美日軍事同盟、美韓軍事同盟、美菲軍事同盟,相關的還有美澳新(新西蘭)同盟等等。需要指出的是,這個同盟體系同中國有過複雜的關係,它是在1950年代建立起來,目的主要就是遏制中國。但1979年中美關係建交前後,中國和這個同盟體系的所有國家先後建立起友好或基本正常的關係,它還一度成為中國維護自己的地區安全利益的借用力量。現在正發生新的變化必定導致中國的重新定義和評價,其結果將對亞太形勢產生重要影響。(3)多邊、雙邊安全機制。它包括一些雙邊、多邊的安全論壇、對話機制。例如曾經存在朝鮮半島六方會談,就解決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而言,它沒有達到目的,但對控制朝鮮半島危機和降低緊張等功能性作用還是有的。還有中日韓三邊對話、美日韓安全機制、東盟「10+3」等等。這些機制與中美戰略關係、美國軍事同盟體系等的實質性作用不能相比,但在預防外交的領域還是能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亞太安全秩序的基礎共識亞太安全秩序得以持續40多年並能起到積極作用,關鍵是包含了中美在當年達成的核心共識與理念,它們主要記載在1972年2月中美聯合公報、中美建交公報、《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等等諸多歷史文件中。其中最重要的是1972年「上海公報」第3條:「任何一方都不應該在亞洲——太平洋地區謀求霸權,每一方都反對任何其他國家或國家集團建立這種霸權的努力。」這在之後的中美建交公報、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等重要文件中被一再重申。這是既往亞太安全秩序得以存在建立、這個地區的基本和平和安全得以維持的重要原因。如果這個底線共識被擊穿,這個地區一定會天下大亂。亞太地區長期穩定和和平,是受益於中美領導人當年就地區當時和未來長遠的戰略性問題、根本性問題等達成的共識,是中美付出戰爭和長期對抗的慘重代價後總結出的經驗教訓。只要能維持基本共識,亞太安全秩序不至於解體,繼續維持穩定與和平還是有希望的。文:牛軍(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2日) 國際 中美關係 亞太

詳情

水炮車暗藏的殺機

去年四月,警方申請撥款2700萬,計劃購置水炮車。當時時任警務署署長曾偉雄稱:「水炮車在歐美國家是警察的常設裝備,水炮車正常情況下,不會造成嚴重傷害,亦會配置用作向人群廣播的屏幕和音響設備。」而於爭議期間,港區人大代表、前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於接受電台訪問時亦表示:「他又說,水炮車只是不讓示威者埋身衝擊防線,用水炮車比起用警棍傷害較小,示威者最多只會衣服濕了或滑倒。」血的教訓但水炮車真的如曾偉雄和李少光等所言,「不會造成嚴重傷害」?早在2008年,南韓反美國牛肉入口的示威中,已有示威者被水炮射擊後視力永久受損,以及被刺穿耳膜的報導;去年年中,英國內政部已公開英國防衛科技建議委員會 (SACMILL)的醫學聲明,明確提到水炮能造成嚴重人身傷害,水柱直接擊中身體部位,包括耳朵,嘴巴和眼睛,能導致軟組織受傷,構成永久性傷害,群眾被水柱擊中後,身體激烈撞向其他物件,例如商店櫥窗或鐵馬,也會導致嚴重受傷。今年1月,聯合國和平集會和結社自由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Maina Kiai亦指出,水炮會造成嚴重的創傷。而不幸地,近日出現了一宗水炮車致命個案:南韓農民白南基(Baek Nam-gi),在2015年11月14日到首爾參加抗議政府修改勞工政策及統一使用官方歷史課本的集會時,被操作有誤的水砲打中腦部受創,導致創傷性硬腦膜下出血。他在醫院昏迷約250多日後,於9月25日宣佈腎衰竭不治,終年69歲。水炮車潛藏危機一:低估殺傷力聯合國《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則》訂明,執法人員應避免使用武力。即使無可避免使用武力,也必須出於必要、合理及符合比例原則。當中的第13條亦指出,「在驅散非法而非暴力的集會時,執法人員應避免使用武力,或在實際無法避免時應將使用武力限制到必要的最低限度」。此一基本原則,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執法機關,固然必需遵守;但問題是,如果一件武器的殺傷力被嚴重低估,明明是足以致命都被說成「不會造成嚴重傷害」、「示威者最多只會衣服濕了或滑倒」,此時行使有關武器以對乎示威者,執法部門的「使用武力限制最低限度」極可能與現實有差距,行使和平集會權利的市民的人身安全,又能否有效得到保障?水炮車潛藏危機二:不透明的使用武力指引公開操作指引亦難以問責,更遑論黑箱?南韓警方有明確並公開使用水砲的指引,可是在事發當日,在場警員並沒有嚴格跟隨,最終造成人命傷亡。根據南韓當局的指引,警方如要對10米以內範圍的人士施放水砲,只能向他們的胸部或以下身軀射出每分鐘1000轉(rpm)功率的水砲。可是,從當地的律師公會及由公民媒體所拍攝的紀錄,白南基當時只是距離水砲車約7至8米;而當時水砲以每分鐘2500-2800轉(rpm)的功率射向白南基頭部。顯而易見,南韓警方的行為完全達反自行訂立的使用水炮車指引。不過時至今日,仍然未有任何人士因此受到問責。而這邊廂的香港,一直以來,不少民間團體均要求執法機關公開有關使用武力的指引,但不獲理會;及至警方申請撥款購入水炮車後,多個關注警權的香港組織,曾經與警方及監警會成員會面,要求當局仿照英國及南韓警方,公開使用水砲車的指引。但當局以「有關守則及操作指引涉及警方行動部署細節」為由,拒絕公開。既然公開指引的南韓,都發生使用過度武力而致命;更遑論有閾使用武力守則未有公開的香港 – 這些守則一日不公開,市民、公民社會、民間團體、以及輿論均難以監察有關執法是否符合指引,更難去防止一些警員違規的行為,亦更難去防止一些執法不符合規定的情況。因此,我們希望政府能夠重新評估水炮車的威力,並將有關評估及操作指引公開,讓公眾更有效監察,從而對市民的人身安全有更全面的保障。參考資料:立場新聞 (2015年4月11日) 曾偉雄:為增武力選擇 購水炮車立場新聞 (2015年7月16日) 【英國有關使用水炮報告】英政府委獨立機構研究 報告結論:水炮能造成嚴重人身傷害星島日報 (2015年4月29日) 李少光贊成警購水炮車UN: Statement by the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s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and of association at the conclusion of his visit to the Republic of Korea南韓示威者死於水砲下 香港警方使用指引仍舊黑箱立即行動! 為白南基伸張公義http://amst.hk/4bmg 警察 社運 國際

詳情

菲律賓送給中國的大禮

早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在記者會上公然辱罵奧巴馬是「妓女的兒子」(son of a whore)引起媒體關注。由於此話過於侮辱,就連涵養極好的奧巴馬也決定取消會面。為免美菲關係受損,杜特爾特在事後表示遺憾。其實,國與國關係的親疏並不取決於國家領導人之間的私人情誼,而是取決於兩國之間的利益。菲律賓不但是美國的「盟友」,更是美國用以對付中國的「重要棋子」。也就是說,菲律賓對於美國還有「利用價值」,因此這場風波並不會損及兩國關係。儘管如此,此事依然使中國獲益良多。自阿基諾三世上台後,菲律賓便一直充當美國的「馬前卒」。在南海問題上和美日同出一氣,擺出「弱者」姿態和越南聯手跟中國作對,東盟各國更因此互生嫌隙。至於中國,則因過於專注南海,以致無暇顧及東海,使日本的「移禍江東」之計得以奏效。但是,總統之位易主後,一切都改變了。杜特爾特上位後徹底顛覆前任的做法,不但不再以美國馬首是瞻,更積極向華釋出善意。雖然他也曾在黃岩島一事上發出狠話,指中國應接受仲裁結果,及中國入侵菲律賓的話必會付出流血代價;然而,他隨後卻指中國應視菲律賓為「兄弟」,更表示不會在東盟峰會上提南海爭議。但無論如何,最能表明菲律賓新政府態度的舉動,還是杜特爾特對奧巴馬的辱罵。中菲如修好 美日對付中國構思必破產此事雖不足以損害美菲關係,但杜特爾特的辱罵對於中國卻是一個千金難買的啟發。他的表現使中國完全明白到這屆的菲律賓政府絕非美國的傀儡,在打擊中國的事上她未必會配合美國。南海風波雖是美日所指使,但菲律賓確實起到帶頭作用。本來,中國撤走鑽油台已算是給足越南面子,如非菲律賓堅持對華強硬的話,經濟上緊緊依賴中國的越南不會在南海問題上持續向中國擺出強硬的姿態。杜特爾特所帶領的菲律賓意欲開拓中國市場,分享中國經濟成果,其不甘受美操控的個性給予中國拉攏菲律賓的機會。另外,李克強和杜特爾特在峰會上輕鬆地握手閒聊,這種情况在阿基諾三世時代是難以想像的。假如中國領導人能暫停擴島,趁此機會和菲律賓全面修好的話,美日利用南海問題對付中國構思必然破產。因為越南在經濟上十分依賴中國,若菲律賓不再起哄的話,越南未必會願意成為「唯一一個」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抗爭的國家。印尼在海域問題上態度雖然強硬,但她和越南的爭議大於中國。也就是說,只要去掉菲越兩國的話,「南海反華網」便會瓦解。現時,中國應該做的是暫時放棄眼前的利益,先停止建島,再和相關的南海國家共享南海資源。只有這樣,才能集中力量,對付在東海對中國虎視眈眈的日本。為了自身利益,日本必不會考慮和中國修好,也不會讓中國好過,否則便不會在南海問題上不斷煽風點火。中國因為應付南海各國,以致在應對東海上表現得軟弱無力,眼前正是「擺脫南海泥沼,劍指東海」的機會。中國若然錯失這個機會的話,今後必會繼續受制於美日!文:林永鈞(自由撰稿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3日) 南海 菲律賓 中國外交 國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