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修,不是圍標

上星期,沙田翠湖花園2.6億圍標案審結,維修商被判監,誠如反圍標大聯盟發言人林卓廷所言,這次判刑是反圍標的重要一步。關於圍標,我想說的是:早前和同事食晏午膳,閒談間其中一位表示所住大廈快要招標做大維修。在席所有人包括我,衝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就是:「喂,小心圍標。」你看,「維修=圍標」是何等深入民心!自從政府搞強制驗樓後,涉嫌圍標的天價維修新聞便無日無之,執筆之時剛又爆出銅鑼灣金龍大廈1.5億工程費,每戶科款費用高達30至50萬。買樓已經艱難,上車後又可能變成肥豬肉,被奸商一刀一刀宰割瓜分;香港人,幾時變得如此淒慘?也有人勇敢選擇抗命不認命,由去年炒管理公司的富亨邨關注組,到上月在法團選舉中大勝的太和的後裔,或許只是一條邨的小勝利,然而都是對香港人的當頭棒喝:對自己家門以外的事情,我們不能再如以前般冷淡;冷淡,就是向圍標集團發出「來來來,把我劏到一頸血吧」的請柬,就像是明明見到外面有狼,還親手打開羊圈的欄柵一般。但,對抗圍標,責任是否全在小業主小市民身上?當然不。政府向來對小業主的支援都非常少,即將修訂的《建築物(管理)條例》亦只不過做些小修小補,對於解決圍標問題幫助不大。主審翠湖案的法官林偉權在法庭上建議政府設立專門機構監管樓宇維修,這個提議實在直中鵠的。從過去協助屋苑、法團處理維修問題的經驗裡,我也得出相同的結論:要是有一個「樓宇事務審裁處」該有多好!小業主遇上天價工程等問題,可以到這個審裁處來取回公道,那裡不設律師代表,業主可以低成本、高效率解決維修糾紛,而不用像翠湖般搞足幾年才結案。而要打擊圍標,政府也必須考慮設立全港樓宇維修網上資料庫,供已完成大維修的大廈上載維修價格,給全港市民參考,阻嚇不法承建商開天殺價——而事實上,FactWire傳真社在6月已開始做相同的事。如果什麼都要由民間自己做,那麼,還要政府來幹什麼?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2日) 圍標

詳情

廉署必須打擊圍標大老虎

沙田翠湖花園涉2.6億元天價維修及圍標貪污案,維修判頭丘瑞田在案中轉做污點證人,去年10月在區域法院承認協助圍標集團充當中間人,就翠湖花園及濱景花園的維修工程向業主代表等人行賄,承認4項串謀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賄款逾4500萬元。案件經過多次的押後,法官終於昨日宣判被告入獄35個月。法官同時下令丘瑞田在30個月內,分別向濱景花園業主立案法團,以及翠湖花園業主立案法團,歸還20萬元及5萬元賄款。大維修變大圍標這件屋苑大維修的圍標案件並非曲終人散,卻是令人留下無限疑問、不忿與唏噓。丘瑞田雖涉及貪污工程,但他後來知錯認罪及轉做污點證人,最終亦得到應得的懲罰,但在幕後操控圍標行為的「大老虎」、涉案受賄的各層級相關人士等,這些背後參與黑箱作業、操控圍標工程的集團人士,卻至今未被繩之於法。所有受圍標之苦的小業主以至香港社會大眾均期望事件能盡快水落石出,執法者以至相關政府部門能盡力阻遏圍標行為在香港肆虐。打擊圍標力度不足雖然市區重建局早前推出樓宇維修先導計劃,但是計劃仍有不少被批評技術不足(日後另文討論),「大維修變大圍標」的例子在香港仍然俯拾皆是,明確顯示政府及相關部門和組織所發揮的作用十分有限。政府之後知後覺和着力不足,實在需要對圍標肆虐情况負上一定責任。打蒼蠅更要打老虎過去一段時間,我們成立了「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協助小業主處理樓宇大維修的問題。當中不少小業主已是年過半百的老人家,面對天價工程,苦不堪言,求助無門。現在大聯盟幾乎每天都收到樓宇維修出現天價工程問題,他們極之無助,更擔心為了維修而花盡「棺材本」,而這些「棺材本」更往往落入幕後操控的圍標集團手上。圍標的事情,嚴重損害香港的廉潔形象,亦對小市民極不公義。市民大眾期望政府和執法部門加強調查和執法,真正急市民所急,打擊圍標「大老虎」,而不應存有「打蒼蠅當交差」的心態。毫無疑問,在這問題上,社會大眾都在拭目以待。作者是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30日) 圍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