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史家的笑聲

後世史家撰寫香港特區的管治史,下筆到某處,必忍不住笑。號稱繁華的香港,竟然幾任特首皆曾因區區的土地惹禍或煩惱。記述香港的「土地問題」,不必多說,只以他們為例或已足夠彰顯箇中荒謬。先說那個幾乎成為特首的唐先生。富家公子,豪宅僭建,為了不過是多出個一千幾百呎的酒窖地庫。他明明不缺錢,要額外去買多少土地便可買多少土地,卻偏偏選擇僭建,可見「土地匱乏焦慮」不僅是老百姓心底的永恆噩夢,即連巨賈權貴亦驅除不了這恐怖夢魘,於是,由焦慮而貪婪,由貪婪而巧取,最後自找麻煩,還連累老婆吃上官司。當然,法例本身亦有問題。當一個城市,由升斗市民到巨賈權貴都極容易墮入僭建法網,這其實表示法例本身非常「不人性」,根本不符合住民的現實需要。法例,可能過於嚴苛,可能流於繁瑣,總之是在設計上令人難以百分百遵守或不願百分百遵守,所以才幾乎全民犯法,差別只在於有沒有被踢爆或被執法。香港市民早已變成苛規嚴條下的可憐蟲,法例不是為了人而存在,剛相反,是人為了法例而生存,步步為營,步步驚心,而我們毫無反省,仍然歌頌此為法治。我們真是活該。同樣的僭建邏輯亦適用於打敗唐先生的梁先生身上。又是明明有錢多買屋多買地,卻又偏偏選擇僭建,可見亦是因焦慮而貪婪,由貪婪而巧取,結果,剃人頭者,人亦剃之,鬧出了荒唐笑話。而於煲呔曾和好打得,一個因內地買屋/租屋而涉案,另一個則屢感慨在香港買不起樓。我的天。他們都是年薪數百萬的人,竟然連她亦有買不起樓之嘆,竟然連他亦因急於覓屋退休以致鋌而走險,其他香港人所遭遇的土地匱乏困境之苦之深之慘,更是不問可知。這到底怎麼回事?土地怎麼會變成一隻恐怖惡獸,在背後追趕每一個香港人,不論身家貧富,不管地位高低,彷彿不把每個人吞噬得一乾二淨,誓不罷休?當然,不一定是每個香港人。地產商自己想必是有豪宅可居。這麼多年來,地產商被縱容被包庇被保護,從殖民歲月到特區年代,皆如此,所以十大富豪十之八九是地產商,所以在香港提起「地產霸權」四字即人聽人恨,幾任特首或特首候選人,本身既是參與其中的「共謀者」,卻亦是某種形式下的「受害者」,因果報應,只會來遲,不會不至。歷史總是荒謬並蒼涼,後世史家,於笑聲裡,亦有感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019/s00205/text/1508350166651pentoy

詳情

良好的理念 空洞的房策

雖然現屆政府的任期快將結束,但仍然努力修補其樓市調控措施的一個明顯漏洞。 自今年4月12日起,住宅物業投資者再不可以利用「一約多伙」的漏洞來避免繳付較高的印花稅(稅率為15%)。其實現屆政府留給下屆政府的房屋問題,不是修修補補便可解決。由於現屆政府的房策和調控措施無效,5年來樓價大幅上升,現時樓價比之前更難負擔,下屆政府需要面對更嚴峻的挑戰。另外,現屆政府遺下多項無效的調控措施,如何退市亦要下屆政府費煞思量。 房屋問題不是修修補補便可解決 林鄭月娥在4月11日獲中央任命為第五屆特首。她的政綱有以下的房屋政策,包括建構「港人首置上車盤」、增加「綠置居」供應和讓未補地價的居屋出租。以上的政策欠缺細節,難以分析。本文嘗試揣測以上政策方向,目的是防範下屆政府重蹈現屆政府覆轍,在房策上一錯再錯。 房屋委員會在2016年10月推出「綠置居」先導計劃,先導計劃微調綠表居屋而成。 第一,先導計劃把原本是居屋的景泰苑轉為 「綠置居」,提供合共857個單位。第二,「綠置居」的申請者資格沿用居屋綠表申請人的資格。第三,先導計劃微調居屋以市價七折定價至「綠置居」以市價六折發售。基於上述比較,「綠置居」的主要作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