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說打擊官商勾結,實質包庇政府犯錯,這是甚麼的邏輯?

當有人一提到「海一居」,總會引來不少義憤填膺的網民,說購買「海一居」的一定是貪心的炒家,土地法毋須調整用來迎合炒家的貪念;當有人一提到土地法修法的建議,又會迅速被打為「網絡打手」,說只懂為地產商服務,為官商勾結開闢新路。 我們習慣成為判官,事無大小都習慣你一言、我一語,毫無保留為任何事作道德判斷。久而久之,我們將自己自以為的「常識」,變成了自己判斷的唯一準則:「這裡肯定是有官商勾結」、「修改土地法只會讓地產商有機會作奸犯科」、「給了你廿五年的限期都不能發展,一定是發展商的錯吧」。 因此當社會出現修法的主張及聲音的時候,很多人選擇高舉「官商勾結將重臨」、「不能放生地產商」等旗幟,而並不是嘗試了解別人修法的理據,理性地討論現行土地法,是否能真的體現法律公義。當我們經常嘲笑部份香港人只懂盲目附和、感情用事的時候,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正走在同一道路之上。 主張修改土地法,從新定義「歸責」與「不歸責土地」的處理方法,並不是要有利那個、放生那個;而是重新給予法庭選擇的機會,辨別責任誰屬,因應不同案例落適當、公正的裁決。從澳娛的法庭案例我們發現,即使法庭認同政府對土地未能發展需付上全部責任,但由於現

詳情

魔鬼在細節:澳門新《土地法》令政府卸膊免負責

繼去年六月唐曉晴議員就新《土地法》提交解釋性法律,最後被澳門立法會駁回後,近日歐安利議員及鄭安庭議員直接向行政長官提交修法提案,建議對逾期未完成利用的土地,先區別可歸責與不能歸責發展商(承批人)土地,再相應延長後者的土地批給期。 議員再度就新《土地法》提出修法,引起廣大迴響。有意見指修法只會再度開啟「潘朵拉盒子」,令土地「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無日休止。因此輿論認為,新《土地法》縱然嚴苛,亦不能輕易修改-畢竟迫使當權者,修定法律限制自己權力的這一步,絕對來得不易。 但筆者強調,新《土地法》雖走對了方向,但條文充滿漏洞,以致留有很大空間讓政府有機會可以「有權用盡」,無理侵害他人合理權益。 魔鬼在新《土地法》的細節當中 2014年開始實行的新《土地法》清晰地點出,當土地25年批給限期一過,發展商未完成發展的土地將不被續約,政府亦將宣告批給合約失效進而收回土地;而在土地批給上,政府會進行強制性公開招標,只有與公共利益相關的理由才可獲豁免。 以上無疑打擊民眾痛恨已久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兩道殺著-囤積居奇在新法底下將受嚴重懲罰;而政府高層亦再難以有機會黑箱作業,難以再「左手交右手」。土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