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在顫抖

八月二十四日,意大利中部歷史名城佩魯賈(Perugia)附近,發生六點二級淺層地震,多個山城夷為平地。震區儼如世界末日,災民恍似置身地獄。地震威力強烈,百多公里外的首都羅馬,以至鄰國瑞士,甚至一海之隔的克羅地亞均有震感。意大利這次大地震引起全球關注,成為國際焦點。但同日,印尼蘇門答臘南部海域發生的五點九級地震,以及緬甸發生的六點九級地震,卻幾乎沒有人留意。事實是,地震已非偶然,更不是遙遠的事。根據中國地震局的統計,今年(二○一六年)截至八月十九日,全球已發生了十二次七級以上地震,包括四月十三日緬甸七點二級地震和四月十六日日本九州七點三級地震。去年全年,則有十八次七級以上的大地震。再看遠一點,由二○一○至二○一四年,分別錄得二十八次、二十五次、二十次、二十三次和十三次。在二○○一年至二○○九年期間,發生七級以上地震的次數,平均每年十七點七八次。而截至七月三十一日,大陸及周邊地區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已有二十一次。而去年全年,大陸及周邊地區共發生三十次五級以上的地震。二○一三年和一四年,則分別錄得四十五次和三十一次。看近一點,在截至八月二十七日止,全球在今年八月份,共發生了七十一次介乎二點二至七點五級的地震。這些數字,說明一個事實,地震真的無日無之。由唐山到西藏;從印尼的海底,到意大利的山城;由貧窮的緬甸,到富足的美國。地震無所不在,與萬物為一。有研究指出,人類活動導致的碳排放,不僅令到氣候異常、全球暖化、海面上升、冰山溶解,也會引發愈來愈多的地震。澳洲國立大學地球科學系的加姆皮羅•埃法達諾(Giampiero Iaffaldano)博士,二○一一年二月在《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 Letters》,發表題為〈Monsoon speeds up Indian plate motion〉的論文(https://perso.univ-rennes1.fr/laurent.husson/PAP/iaffaldanoetal11.pdf),透過研究季風侵蝕喜馬拉雅山東部的作用,分析印度板塊的運動。結果顯示喜馬拉雅山東部被侵蝕的岩石,導致的質量改變足以解釋印度板塊發生的逆時針旋轉運動。加姆皮羅•埃法達諾在文章中指出,很多地質現像是由板塊運動引起的,但現在找到了相反的規律:長期尺度上的氣候改變同樣會對地質作用產生影響。在數百萬年的時間尺度下,氣候改變甚至能通過負反饋機制改變板塊運動的模式。《國家地理》雜誌也曾於二○○八年刊登報告指出,大冰塊的融解可引致地震,並預測地震會隨着全球暖化,兩極冰川加快融解而愈來愈多。加拿大地質學家Patrick Wu早在二○○六年已指出,地殼比很多人想像中敏感,冰川融化改變地殼上的壓力後,會引致地震和海嘯;並估計隨着全球暖化日益嚴重,地震會愈來愈多。二○○九年四月六日意大利中部發生六點三級大地震前,衞星圖片顯示南極威爾金冰架(Wilkins lce Shelf)北部的Charcot island,在二○○八年三月三十一日至四月六日期間出現裂痕,再完全分裂,令大量冰塊流進南冰洋。在這次意大利中部發生六點二級地震翌日,即八月二十五日,由三十一位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經過十六年的觀測與資料搜集,在鄰近太陽系的半人馬星系內,發現一顆類似地球的行星。科學家宣稱,該顆命名為Proxima b的行星,有望成為人類尋找外星生物和宜居星球帶來新希望。新希望?事實是,Proxima b距地球約四點二五光年,約四十點三兆公里。以現在的技術,從地球出發到Proxima b,需要三萬年。記得去年,美國太空總署也曾表示,按照目前載人登陸火星計劃的進程,人類有望在二○三○年踏上火星。說到底,這些太空計劃,目的就是離開這個孕育人類歷史文明的藍色星球,拋棄這個被人類在過去數百年,破損得體無完膚的地球。而這些太空計劃,涉及的金額可真是天文數字。假如將這些數以千億計的資源,用於守護環境、扶助貧苦、消弭戰亂,建設真正與大自然和平共處的空間,人類又何須離開宇宙間唯一適宜人類居住的地球?面對大自然,人類也真的很渺小。地震是大自然發出的其中一個警號或是反擊,是地球生病打哆嗦,還是因害怕而顫抖?但問題不是大自然離棄人類,而是人類從破壞(大自然)中建設(人類社會)所帶來的惡果,令人類愈來愈遠離大自然。但人類始終不明白,地球可以沒有人類,但人類不可以離開地球。 地震 意大利 天災

詳情

點解東京一旦大地震會好大鑊?(二):東京地位無可取代或複製

續前文(http://wp.me/p2VwFC-hOc),既然東京就地質學而言並不安全,我們必然會追問:東京一旦受到破壞,難道在國內就沒有其他地方能取而代之,重建同樣的繁華?其實,居於地震帶的日本人,當然思考過這個問題。1977年,時任政府就開始討論首都機能重新配置的可能。十年後,政府強調「東京一極集中」是重要的社會問題,必須正視。又十一年後,「重要」一詞變為「十分重要」。終於,當時的國土廳(即現今的國土交通省)負責的審議會在1999年提出三個首都轉移的候補地區,從北至南,分別是栃木・福島、岐阜・愛知及三重‧畿央(註1)。時移世易,今日這三個地區是否真有能力應付可能成為首都的重任?在此粗略把三個候補地區的聯外與生產能力列出,則略見窘局成因: 一、栃木・福島。3‧11後已不能考慮。 二、岐阜・愛知。此區域最大的城市為名古屋,附近有2005年才運作的中部國際機場,唯現時只有一條跑道。生產能力方面,以2013年內閣府的數據(註2)作比較,兩縣加起來的總生產值為420,000多億日圓,只及東京930,000多億的四成五左右。 三、三重‧畿央。鄰近古首都的奈良和京都,與大阪和名古屋有一定的距離。除了中部國際機場,大阪國際機場亦可勉強作聯外交通之用。不過,即或把2013年三重縣和奈良、京都、大阪的總生產值一併計算(註3),合共的580,000多億也只是東京生產值的六成左右。作為首都必備的聯外交通系統,東京擁有兩個與市中心距離不遠的國際機場,遠較其他地區優勝。至於生產能力,連正在商議成為副首都的大阪(註4)都望塵莫及,足以瞥見「東京一極集中」根深蒂固,要取東京而代之,談何容易?中央與地方、地方與地方間的關係千絲萬縷遷都或分享首都機能的問題還涉及國內的政治問題。1999 年,日本通過《地方分權法及相關法案》,把中央政府(下作中央)與地方政府(下作地方)之間的關係從過去的「上下、主從」改為「對等、夥伴」關係(註5)。雖然未能完全解決中央與地方的財政附屬關係,但仍促使中央與地方逐漸走向對等與平等的關係(註6),也意味地方手持更大的自治權力。這種變化使地方更有動機發展區內經濟,而遷都或分享首都機能,代表資本和權力的的轉移,有利可圖,各地方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若中央一意孤行,把利益授予指定的地方,必定招來其他地區的反對。畢竟,與中央漸趨平等的地方,較昔日有更大不循中央政策的法律理據(譬如沖繩和中央近年就為當地美軍基地搬遷問題各執己見)。就算中央竟能提出一個服眾的方案,轉移的費用是否全數由中央支付,還是地方亦需分擔?況且,涉及金額肯定是天文數字,就算中央一力承擔,對於經濟低迷的日本來說,似乎是緣木求魚。日本無其他地方能消化東京持有的龐大資源究柢,「東京一極集中」是一個死結,既有不為的因素,也有不能的理由,雖然國內仍有聲音倡議活化其他地區,但效果並不大,宛如隔靴搔癢。《產經新聞》評論員河合雅司就曾警告,到2040年,現時1,967個地方(含指定都市的行政區)將有500多個的人口低於1萬,陷入消失的邊緣(註7)。最重要的是,我們探討的是「東京一旦大地震」的突發情況,即要在短時間內處理上文所提及的諸多糾結,把原置在東京的企業、外資、行政、政治、人口等資源迅速轉移到一個或數個有足夠配套消化的地區,可想而知成功機會微乎其微。是以東京一旦大地震,只能以「好大鑊」形容。除了即時死傷及巨額的經濟損失,更甚是日本已無能力再次凝聚與東京媲美的活力,嚴重打擊國民的信心,亦必定引起外資逃亡潮。日本現在唯一可做的,乃立定心志,在今次關東地震後徹底覺悟,善用日本人無比的合作精神,調和中央和地方間的張力,以全國福址為先,各地方儘快配合中央的政策,把集中在東京的資源分配重置,減低災難風險。不過,一個在3‧11和熊本‧大分大地震後仍執意重啟核能的政府,其急求近利、不會深省的態度,誠然難抱樂觀。註1:エコノ探偵団,〈東京へ人口集中 何が問題?〉,2014年4月1日《日本経済新聞》。註2:「平成25年度県民経済計算暫定版(平成28年4月18日現在)」,《内閣府》,參網頁:http://www.esri.cao.go.jp/jp/sna/sonota/kenmin/todouhukensi/todouhukensi.html註3:同上。註4:《大阪府副首都推進本部》,參網頁:http://www.pref.osaka.lg.jp/renkeichosei/fukusyutosuishin/註5:楊鈞池,〈日本地方自治體國際化的現況與功能〉,刊於《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3卷第3期(2007),頁222。註6:同上,頁223,註2:新藤宗幸、阿部齊著,《概說日本の地方自治》(東京:東京大學,2006)。註7:河合雅司,〈自治体の消滅 「東京集中」破綻の警告だ〉,2014年5月18日《産経新聞》。 日本 地震

詳情

點解東京一旦大地震會好大鑊?

東京的地質並不安全熊本‧大分地震陰霾未散,人口更為稠密的關東地區又發生地震,頓時人心惶惶。首次地震為黎克特制5.6級(震度為5弱,註1),發生在16日晚上9時26分,震源位於茨城縣南部地底約40公里,而東京都大部份地方亦錄得震度3的地震(註2)。數分鐘後,再錄得同等震度的地震。翌日,又錄得兩次震度3的餘震(註3)。及後,日本氣象廳地震海嘯監視課的青木元課長出席記者會,除了釐清是次地震並非數年前死傷無數的東北地震之餘震外,更表示不排除未來東京有可能發生7級的直下型地震。香港人雖然魚貫東京的大街小巷,但對於東京的地質學多一無所知。若參考日本國土地理院的資料,即會發現東京其實正在活斷層之上(註4)。此外,亦有數組斷層帶在東京及其附近的地區,其中橫跨埼玉縣和東京都的立川斷層帶,算是日本未來30年地震發生率較高的一組,甚至有學者估計其地震級別可達7.4(註5)。國家資源過分集中於東京明治維新期間,東京成為新的日本首都,人口、政治、經濟逐漸集中到以東京為主的首都圈。迄今,其域內總生產值(GRP)已遠遠超越日本其他地區,甚至達至富可敵國的程度。不過,光環的背後也導致所謂「東京一極集中」的社會問題。由於國家資源都集中在東京一帶,所以德國再保險(reinsurance)公司Munich Re曾評估東京、横濱是全球災難風險值最高的地區(註6)。其實在上世紀60年代,池田勇人為首的内閣就留意到都市圈過大的問題,並於1963年發布全國總合開發計劃,務求平衡地域之間發展的差異。可惜五十多年後,東京仍一枝獨秀。無論如何,「東京一極集中」的國家結構已難以在短期內逆轉。今日的東京,較1923年發生關東大地震時更為繁盛,難以想像碰上破壞力驚人的地震會帶來甚麼後果,但幾乎肯定日本將遭受較3‧11及熊本‧大分地震都嚴重的災難。東北和九州中部重建、解決福島核事故的日子本來已遙遙無期,加上還要面對人口老化連帶的經濟停滯(註7)等問題,如果東京不幸發生大地震,就着實不能單以「雪上加霜」來形容這個島國的未來了。註1:日本氣象廳震度等級是日本採用的地震度量,表示地震的強度,為日本獨有的度量。註2:《tenki.jp》,2016年5月16日 23時30分地震情報。註3:《気象庁》,地震情報(震源・震度に関する情報)註4:「都市圏活断層図 関東地域整備範囲」,《国土交通省国土地理院》,參網頁:http://www.gsi.go.jp/bousaichiri/04_kanto.html註5:「立川断層帯」,《地震情報サイトJIS》。註6:「平成15年12月地域の安全・安心に関する懇話会最終報告」,《総務省消防庁》,參網頁:http://www.fdma.go.jp/html/new/pdf/1512_tiiki_2.pdf註7:西村友作,〈供給側改革應從安倍經濟學吸取教訓〉,2016年5月4日《日經》中文網。 日本 地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