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翎:哈港日人

日本友人來港,指明要去九龍城,遂帶她去城寨公園看那個城寨模型,說是來自日本的研究團隊在清拆之前,走入城寨逐吋逐吋留下紀錄,整理出最全面的城寨資料庫。模型邊上的說明也標示出日本研究隊的功勞。 那是1997年前的事,英殖時代,由外國團隊主導的本土研究,沒有引起任何異議,關心城寨的人後來還感激日本團隊的用心,否則留不住這麼珍貴的本土材料。當然,也因城寨是較敏感的地帶,官方或不願插手。放諸現在的政治社會形勢,這種借用「外國勢力」的手段,或許被某些人批為政治不正確,上綱上線到不知什麼地步。 對於這個歷史地標,友人自然記得《阿飛正傳》裏梁朝偉梳頭的最後一幕,我略為解說那場戲的幕後花絮(也是從譚家明的訪問中得悉),她聽得津津有味,恨不得跑到那個時空跟戲中人相會,這豈不是一眾影迷的心願。 身邊不乏哈港的日本友人,各有前因。而大多迷戀的,還是香港較庶民的風味,像深水埗、油麻地、九龍城這些地區的街景。 前陣子,當紅模特兒水原希子(但不是日本人)來港拍攝雜誌封面,也在深水埗落腳。這輯照片,亦成了日本友人們念茲在茲的節目。不是要追着她的足印,而是要知道有什麼還沒有被日本傳媒報道的好地方,他們要有「獨家」的發現

詳情

城寨選民

沉寂多時的大台,近日終於憑一齣以昔日九龍城寨為背景的劇集引起話題。有人指該劇有政治隱喻,於是追了幾集。一看之下,真要恭喜大台,竟然拍了齣預言劇;所預視的,正是如今立法會選舉的情況。對香港人而言,九龍城寨最重要的集體回憶,就是「三不管」。隨着九龍城寨變成公園後,「三不管」正式成為歷史名詞。相信香港人造夢也想不到,在特區政府的管治下,香港人又再感受「三不管」的滋味。在選舉臨近,網媒及未染紅的傳媒不斷發現和報導疑似種票個案:忽然間,市民收到宅內根本無此人的選舉事務處函件,收信人疑似是種票的「無恥人」。此外,在創新及科技局成立後,香港科技發展果然一日千里,一次選舉,滿城盡是IT人,師奶阿叔紛紛獲賞「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神聖一票。更精彩的,是大陸大學香港校友會可以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功能組別選民,但本地藝團竟突然被褫奪投票資格。即使沒有偵探頭腦,只要智商超過80,也應意識到黑哨已響徹雲霄。面對此情此景,有人向選舉事務處投訴,但回音渺然。距離選舉只有幾個星期,事務處仿佛以行動回應:它不會管。有人說,向廉政公署投訴吧!眼見廉署近日受到的摧殘,連有人大拿拿收取UGL五千萬,仍然逍遙法外中,風雨飄搖的廉署,相信很難插手。如果還有人認為報警有用,請參閱上次立法會補選,警察放過了問題票箱,任務是確保有問題的選票得到點算。所以,警察會管——才怪。是以今次的選舉舞弊情況,完完全全是一個「三不管」的格局:選舉事務處無意管,廉政公署無從管,警務署管甚麼?心照吧。這個九龍城寨劇集現在播放,不是很應境嗎?九龍城寨在三不管後,成為罪惡溫床。除了黃、賭、毒主導經濟,還有大量無牌經營的活動,由醫生至食品工場,應有盡有,衛生自然欠奉。加上城寨無法可依,建築商建盡所有空間圖利,令城寨形成了魔幻迷宮般的獨有格局。但大台神劇中「三不管」的城寨,黃、賭、毒下大家仍生活得井井有條,寬敞潔淨,個個樂在其中。情況就像建制派在過去多次為硬過禍港方案,不惜破壞議事程序,而對不利香港發展的議案,又一次又一次地投贊成票,令社會民生每況愈下。但在近日的選舉民調中,竟然支持率高企!於是劇集預言又成真:經過大台的「淨化拍攝」,無法無天的城寨都可以是怡人小區;而經過「淨化報導」後,低水平發言、濫用特權、出賣港人的投票結果全給胡混過去,建制派得到政治「慣性收視」,好像又不是沒有道理。香港人用幾十年建立的公民意識,由過去的莫不關心,到開始珍視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偏偏就在這個要背水一戰的選舉中,被選舉權可任意被攆走,而香港公民,則只淪為城寨選民,在「三不管」的選舉中努力求存!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城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