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性執法,針對性譴責

上星期,75歲的周婆婆無辜地因$1而被食環署檢控。雖然事隔8天後終被撤銷撿控,但對於一位耄耋而基層的老人家,食環這個舉動經已足夠將婆婆嚇個半死;事發當日,周婆婆的無奈、無助,與狼狽,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事實上,食環署已非首次針對街上自食其力的基層老人作出不合理檢控*,而上到法庭的案件往往均判無罪。話雖如此,但對於老無所依的當事人而然,被捲入官門的日子絕對膽顫心驚。 容我們退一萬步。食環署的而且確有權就上述案件的情況提出檢控。縱使不近人情,縱使無甚道理;惟當局實在大可以有權用到盡。上「梁」不正下樑歪,我們都懂的。 然而,在手機店外嚴重阻街、現貨現賣的水貨佬呢?還有其他形形式式、真正進行無牌販賣活動的人士呢?何以又未聞食環嚴正執法?這種「選擇性執法,針對性譴責」、欺善怕惡的手法,跟內地城管分別何在? 那些活在貧窮線底下,甚至需要流浪街頭的香港市民,簡直是一粒粒街頭的塵埃,在公共政策方面統共被掃到地氈底下去,沒有保障,看不見為淨。然而,現在即便是在一角默默地盡自己所有氣力自力更生,都要被官府針對留難,甚至以法律作為威脅工具,使他們不得寧日。這些執法人員究竟存一顆怎麼樣的心眼?我真看不透。 而

詳情

只許權貴泊名車 不許貧婦賣紙皮

近日,朱婆婆的故事在社會有不少迴響。她是靠拿她在街上執的紙皮去賣而維生的。大概一個多星期前,她在中環摩天輪附近執紙皮,之後一名外傭以1元買下朱婆婆的一些紙皮。就此,一群食環署人員現身,說要控告朱婆婆無牌販賣。當朱婆婆即場求情時,據說食環署人員當時對她說,就算賣1元東西都是無牌小販。案件原本要在今天上法庭,但在公眾對案件極大關注下,食環署最終撤銷控罪。 同樣是在中環,不少道路都會見到一部部名貴的私家車泊在不准泊車的位置,甚至是車行線的馬路上泊車。負責駕駛這些車輛的人往往都不是車主,而是司機。他們接載的都是非富則貴甚至有權有勢的「上等人」。我在中環工作多年,都不記得有見過這些車輛收到違例泊車的告票。但是在專業、商業圈子內,我亦聽過一種說法,就是對這些車的車主來說,就算收到告票都沒問題,亦不會有阻嚇作用,因為罰款對他們來說是「濕濕碎」。 一個中環,兩個階層,兩個結果。貧窮的無權無勢人士賣一點紙皮就被阻嚇、被檢控(今次朱婆婆的事不是鬧大了,大家覺得食環署會否撤控?);富貴的有權有勢人士就能若無其事而又方便自己地違例泊車。更諷刺的,就是後者不乏一些平時在私人會所、餐廳私人房內高談闊論地說「犯法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