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0一個單車泊位,貴嗎?從南丫島的單車泊位看香港的房屋問題

南丫島近榕樹灣渡輪碼頭,最近建成了一個單車停泊場,用了2480萬港元公帑興建。民建聯區議員余麗芬稱是民建聯經過了十年「成功爭取」,土木工程署2013年正式落實興建。停泊場提供約300個車位,即每個單車位造價約8萬元。相信不少人看到這裡已經倒抽了一口涼氣。「$80,000一個單車泊位,很貴!」「只不過是一條鐵吧!」不如先冷靜一下,在未討論「貴」與「不貴」的問題前,讓我們先看看事情的本質。設計也好,規劃也好,說到底也只不過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這事件上的問題是 : 「榕樹灣渡輪碼頭,單車停泊於行人橋兩側,阻塞碼頭通道。」要解決這個問題要從多方面,由改動最少,造價最低的方法開始,一步一步考慮:現有行人橋兩側,是真的空間不夠,還是單車擺放的方法有問題? 如加裝設備,令單車與路成45度停泊,中間通道便會闊接近1m。如不能解決,會否考慮單車只準放通道的其中一邊,再在現有碼頭做小規模改造,補償失去的單車停泊位。若碼頭改造不可行,可研究加闊碼頭通道,在現有結構上伸出鋼平台。以上三樣也不可能,或許要考慮對環境影響較大,造價較高的「填海造地」。南丫島的情況,有沒有用以上原則考慮可能只有民建聯和土木工程署比較清楚,只知道最終是用了「填海造地」的方法。但即使「填海造地」是無可避免,造地的面積又如何衡量? 現在造地的面積是350平方米,每架單車大概佔1.1平方米。但如果大家有見過單車徑上的單車停泊架,4平方米範圍便可泊8架單車,每架單車大概佔0.5平方米。即如果用比較節省空間的單車架,造地面積便可減半。這個事件不就是香港房屋問題的縮影嗎? 香港市民負擔不起私樓,公共房屋嚴重短缺,香港政府在沒有數據支持下,一口咬定是土地問題,要開山,想填海,破壞郊野公園,污染濕地。常說為民生的政府,有想過房屋問題是人口政策出錯嗎? 是公私營房屋比例失衡嗎? 是空置單位太多嗎? 是丁屋政策已經被濫用了嗎? 棕土已經全發展了嗎?如果你覺得$80,000一個單車這件事很荒謬,那只歸究土地問題的房屋政策更是荒天下之大謬。「$80,000一個單車泊位,貴嗎?」我想你已經有答案了。【文:見則思@思政築覺】原文載於作者FB(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民主不能當飯吃,可是不民主的政權卻可以讓我們天天飲毒水,而面不改容。政治就是眾人之事,爭取公義和民主,不過是為了生存而已。」全文:http://wp.me/p2VwFC-dYn#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Wednesday, July 22, 2015 基建 區議會

詳情

啟晴邨事件只是公共工程問題的冰山一角

啟晴邨事件越鬧越大。房署和政府部門一直以受害者的姿態示人,將責任推給負責水管工程的水喉師傅,而對工程承辦商的責任問題卻一直避談。一個工程之中的負責人,當然不少得建築師和工程師等專業人士。就正如蔣議員所講,應該遲早會燒到埋嚟。而且,政府作為合約中的一方,是否真的如表面上一樣無辜呢?一般來說,工程合約會在Specifications中,訂明所用的材料的規格,以及當中物料的品質是否得到工程所在地的認可。建築師或者工程師有責任去檢查材料是否和Specifications中列出的一樣,供應商亦要提供證書以供檢查。就算當中牽涉到預製組件,建築師或工程師一般亦需要到當地的廠房,在牆身封閉之前作出檢查。專業人士對工程的監管權力來自於合約條款。個別工程的合約一般來說會根據某一個既定的藍本,再按合約雙方的意願加入或刪除一些條款。例如在英國JCT(Joint Contracts Tribunal) 合約的傳統上,客戶一方會委託建築師作為contract administrator 去管理工程合約,而建築師需要公平公正的以合約賦予的權力執行職務。然而,如果合約雙方都同意放棄一些容許專業人士作出驗收的條款,以換取更快和更便宜地完成工程的話,專業人士的確會失去權力對物料和預制件的質量作出驗收。故此,問題的癥結在於房署作為合約的一方,是否在合約商討的過程中放棄了一些權利,特別容許承辦商可以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進行工程和預製件的製作。如果情況屬實,專業人士對喉管的質量問題未必有能力和責任去處理。話雖如此,建築工程上所有的專業人士都有所謂的Duty to warn,意思即是如果建築師、工程師、或者政府認可人士察覺到工程上有一些影響到人身安全的錯處,他們亦有責任指出並且要求承建商糾正,這亦是他們對大眾的專業責任。然而近年一般的工程合約之中,專業人士的角色都由一些大型承辦商的內部人員擔任。自己人監管自己人,可想而知會有什麼的成效。例如,早幾年的港珠澳大橋工程就有專業人士向當局揭發一些貪污行為。這不僅是當事人的良心問題,而更加是專業人士的社會責任。其實,啟晴邨事件只是整個香港公共工程的問題的冰山一角。長期以來公共工程只是以標書的價錢作為準則,以至承建商不惜一切壓低成本去競投工程,令一些對質量和名譽有要求的承建商意興闌珊,不再競投公共工程項目。加上歷屆政府好大喜功,對建屋數字盲目追求而甘願放棄品質。總總因素加起來就做成了今日啟晴邨的含鉛食水事件。而且這個系統性的問題,似乎更代表了香港近年的公共工程,可能亦存在著同樣的質量問題,威脅到民眾的健康和安全。政府在忙於卸膊和推搪的同事,是否更應該好好的正視問題,及時作出補救呢?原文載於作者網誌,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錯不在房署?〉(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最惱火的是受過高深教育之輩也疏於自己尋求真相,不是甘願以耳代目,就是大條道理叫人認命,說什麼中央講強權而非法律,國安法說什麼也不重要。」全文:http://wp.me/p2VwFC-dRj#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Monday, July 13, 2015 基建 建築

詳情

區議會點解關你事系列——起動九龍東

[文:詹子翔@青年新政]區議會計劃在觀塘的海濱公園第二期附近興建3D音樂噴泉和建造的觀塘工業文化公園,此兩項社區重點項目已預算耗費逾億元。而當大家翻閱關於興建3D音樂噴泉的報道,大概會發現它地點偏遠、欠缺特色又物非所值等等;但有觀塘區議員就直指興建3D音樂噴泉是「起動九龍東」的第一項工程;究竟,什麼是「起動九龍東」計劃,以1億公帑來興建噴泉及公園又是否能配合香港的長遠發展呢? 曾蔭權首提「起動九龍東」最早提及將啟德發展成寫字樓樞紐的是2011年2月23日發表的《財政預算案》;而以「起動九龍東」為計劃名稱則最早見於同年前特首曾蔭權任內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特首宣讀施政報告翌日,時任發展局長的林鄭月娥召開了記者會(註一),詳細講述了「起動九龍東」的工作;當中提到,為確保香港能繼續維持國際金融、貿易及航運中心的地位,香港政府必須採取措施增加甲級寫字樓的供應,而政府會從土地規劃、城市設計及長遠的地區建設着手。今年的施政報告,政府再次提及以九龍東為試點,探討發展聰明城市的可行性。近10年間,觀塘及九龍灣一帶的寫字樓樓面面積有高達兩倍半的增長,而核心商業區包括中環、金鐘、灣仔及尖沙嘴一帶的發展空間則有限,為保持香港的競爭力,政府必須「面對現實」地另闢新地點作第2個核心商業區的選址。然而,在黃大仙及九龍城區議會的會議中,最後一次提到關於「起動九龍東」發展計劃竟然已經要追溯到2013年6月底的「飛躍啟德」城市規劃及設計概念國際比賽。在長達接近兩年的區議會會期中只有觀塘區議會提交大約10次進度跟進報告,而當中以跟進商貿區的可行性研究及區內小型改善工程為主,這不禁令人有以下質疑:一、如此龐大堪稱香港史上最大型重建項目由新成立而又沒有任何發展經驗的起動九龍東辦事處牽頭是否恰當?二、說好的綠色聰明城市呢?政府在6月3日回應莫乃光議員的提問(註二)時也只提到「發展局亦會繼續密切留意在新發展地區引入『聰明城市』元素的可能性,並視乎九龍東的經驗適度引入。」由施政報告到現在達幾個月難道一點跟進都沒有?三、政府口口聲聲指計劃會聯同10多個政府部門、業界、運輸機構和專業人士統籌及落實,但當中各組織角色及分工從未於任何記者會乃至官方網頁中提及。 低技術基層市民利益未獲考慮作為1960年代第一個新興工業發展區;九龍東的觀塘其實不只是一個工業區,更儼如一個社區。社區發展的概念是以觀塘南作工業區加上觀塘北的住宅區,使居民日常生活衣食住行樣樣都能在社區內解決。可是現在政府似乎對他們視若無睹,5月初的立法會會議上黃毓民議員就曾炮轟政府根本沒有考慮到基層的住屋需要,也有不少低技術工人未必能夠配合「起動九龍東」發展。更甚的是,翻查上年尾規劃署《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註三)中,九龍東區(特別是觀塘)是其中一個在2020年前有人口增長的區域。但政府顯然完全未注意到這點,一方面強調其總綱計劃的理想宏願,一方面卻把照顧多達60萬普羅大眾的訴求置諸不理。必須承認政府在決定發展當區前是有作地區前期諮詢的;但予人感覺其實早有腹稿。就以深水埗社區重點項目為例,深水埗社區中心其實早已經在政府藍圖當中,不消一兩個月就在區議會提出建議;單軌高架鐵路也早於前發展局長林鄭月娥在「起動九龍東」記者會發言(註四)中提及,但一般市民根本不能夠提出更具體、更具規模及成效的發展方案;如是者,政府便可以「有作諮詢」為由強推發展。 區議會的橋樑與平台角色瑞典有一個擁有大量外來穆斯林移民的社區,由於樓價便宜,吸引大量弱勢社群聚居,但也因此造成治安欠佳;當中有兩位年輕人,自發成立組織,落區收集民意,積極向市政府反映。透過舉辦講座、工作坊、單車維修服務及戶外茶會,他們使居民有機會參與公共空間設計,促使大家一起討論社區未來發展,投票選出理想的重建方案。這種社區自決的元素,筆者相信會給香港社區長遠發展帶來改變,此舉既能做到集思廣益,也能更切實地回應當區居民訴求。「起動九龍東」,究竟政府機構、業界甚至區議會角色如何呢?政府一直未有清楚解釋。筆者認為應該由區議會統籌整個「起動九龍東」的發展工作,負責監督工程進度,跟文化業界商討活化工作,跟運輸業界討論交通藍圖,跟專業人士一起研究適合香港發展成為國際一流聰明城市的方案等等。區議會作為接觸市民、反映意見的一道橋樑;理論上是一個適合擔當及負責更宏觀地詮釋民意的平台,可是政府偏偏喜歡架牀疊屋地另設辦事處。而更令人費解的是,其實政府諮詢公眾的時候一直都由區議會牽頭,為何不名正言順給區議會更多(又更合理)的職責呢?作為一個耗資達數百億元計,影響數十萬人生活的大型發展項目,在今年施政報告中只有一段談及(第87段)。連政府都沒有宏觀方向的時候,市民感到徬徨是必然的;但市民可以做的,是積極參與社區發展,為自己生活的社區發聲。壓力團體可以做的,是監察政府的一舉一動,適時恰當地反映市民意見。政府,在收集這些意見及專家的建議後才能更具前瞻性地勾勒出香港未來的發展藍圖。筆者希望大家都能夠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為香港的未來出一分力。註一:發展局長在「起動九龍東」記者會的發言,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10/13/P201110130285.htm註二:署理運輸及房屋局長邱誠武就智能運輸系統的提問的書面答覆,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6/03/P201506030396.htm註三:《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http://www.pland.gov.hk/pland_tc/info_serv/statistic/wgpd14.html註四:同註一(系列之一)作者是青年新政成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基建 地區

詳情

城市規劃:反對有關三跑的規劃修訂

就有關第三條跑道的城市規劃修訂,我遞交了反對意見書,全文如下,有關海上事故風險方面,引述了昨天送交地政總署的意見書。7月8日是遞交反對書的最後期限,鼓勵大家立即花幾分鐘,發一封電郵給城市規劃委員會,可以採用以下的材料,也可以自行發揮,城規會的電郵地址是:tpbpd@pland.gov.hk三跑衍生問題多多* * * * *發送: 城市規劃委員會發自: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事宜: 就赤鱲角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編號S/I-CLK/13所作的申述日期: 2015年7月7日1. 2015年5月8日憲報刊登了赤鱲角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編號S/I-CLK/13(「草圖」),包含的修訂反映機場管理局(機管局)就擬議的香港國際機場第三條跑道(「三跑」)的填海工程,涉及兩兩項修訂:(a) 把香港國際機場北面的擬議填海區的一塊土地劃為「其他指定用途」註明「機場」地帶(b) 把擬議填海區東面和西面兩塊土地劃為「其他指定用途」註明「機場服務設施用地」地帶2. 由於提出這些修訂過程違反香港城市規劃長期以來建立的基本原則,謹此表示反對。3. 機場管理局(「機管局」)未能證明「興建第三跑道」方案是解決機場擠迫的唯一最佳方案,而且填海工程仍未通過前濱和海床(填海)條例所需的批准,圖中的「填海土地」目前屬於虛無的概念,城規會無權就未能確定出現的土地進行「規劃」。4. 兩宗要求推翻環保署署長就三跑發展批出環境許可的決定的司法覆核申請已獲高等法院接納,排期等候審議,在案件審結之前通過草圖修訂有蔑視法院之嫌。5. 任何牽涉到到產生大量人流和車輛流的分區計劃大綱草圖修訂,一向要求有未來地面交通的詳盡量化分析,確定不會製造堵塞才可進行討論通過。今次所見文件,機管局根本沒有提交交通影響評估報告,既然興建第三條跑道的目的是接待每年以千萬計人次的旅客,機管局又計劃於機場北面土地興建大型商業城,同樣牽涉大量人流及車輛流,詳細的交通影響評估更加不可缺少。機管局提供的、極為粗糙的交通影響簡述遠遠低於既定的要求水平,因此是不可接受的6. 填海工程完成後,屯門與赤鱲角之間的龍鼓水道的可航行通道將變得非常狹窄,造成海上交通擠迫和提高海上意外風險,連帶人命傷亡和海上污染風險大升,詳細資料見我向地政總署署長提交的、反對填海工程的正式文件(附件1),機管局又聲稱擴展海天客運碼頭,增加往來珠江三角洲的航班,情況更加惡化。人命關天,在機管局就水文影響及海上交通影響提交詳盡評估報告前,城規會不可以批准圖則修訂。7. 涉及數百公頃的大規模發展計劃,一般必然通過廣泛和充分的公眾諮詢,才交城規會審議。今次機管局做得極差,沒有進行類似洪水橋或東北新界發展等項目的有層次諮詢,市民從來沒有機會有效參與,城規會收到的文件在這方面是不及格的,城規會不可能在這個情況下貿然作出決定。8. 第三條跑道引申出的空域問題未解決前,城規會不可能決定填海範圍和相關土地用途。9. 以上討論顯示有關修訂基於多項未經證實的假設,以及未有得到符合過往匹配規模項目同等水平的資料和論證。城規會作為負責任的法定機構,不能以「假設」為行事依歸,也不可接受低於過去水平的資料和論證,否則會建立極為惡劣的先例,動搖香港城市規劃的基石。林超英附件1“Objection to the undertaking described in Schedule of G.N. 3319” : sent to Director of Lands, dated 6 July 2015原文載於作者網誌(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究竟是校園已為『事不關己』的冷漠佔據,還是學術界已人人自危,只有少數人敢發聲?自己大學自己救!套用青年學子的一句﹕我們不救,誰救?我們自己都不為自己的核心價值及典章制度起來反抗,我們就不配享有這些價值和制度的保護!港大,你還不醒來嗎?你原應是文明價值的守護人,但當你的核心價值存亡受到襲擊,難道你還能沉睡下去嗎?」全文:http://wp.me/p2VwFC-dMz#Pentoy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ly 7, 2015 基建 三跑

詳情

三跑只是「土地問題」嗎?

[文:林芷筠(本土研究社成員、城市規劃師)]三跑計劃即將就相關填海範圍於城規會作出規劃圖則修訂,再闖一關。項目現時環評已批,為人詬病的融資方案亦已獲行政會議接納,或許有不少市民認為計劃已是大局已定。再按過往經驗,城規會在市民心目中已經淪為政府的橡皮圖章,城規改劃不過是其中一個既定程序而已,公眾普遍都不清楚是否還要對它的角色有所期望。對此困惑,我的答案是「yes and no」。對,市民對城規會信心崩壞的問題當然是不爭的事實,但城規會作為一個法定決策機關,根據《城市規劃條例》第3條,它本身就有責任為「促進社區的衞生、安全、便利及一般福利」,就「香港某些地區的佈局設計」擬備草圖。因此,城規會不可能只純粹為「土地問題」作決定,其成效和發展限制等問題也需要一併處理。以下3點,就是公眾對城規會在三跑中具體責任和角色一種應有的期望。 規劃審議不應「未證先批」在今年4月一個規劃小組委員會會議上,曾有城規會委員質疑在空域問題未解決前,是否應決定修改填海範圍的土地用途規劃。當時,城規會主席最後認為委員只需集中考慮其土地用途的相關影響(如環境及交通影響等)即可。然而,機管局宣稱三跑所能達到的航班承接量,是建基於香港可用空域不受中方所限制的假設,現時特區政府及機管局從未向公眾及城規會提供足夠證據作審批參考,只聲稱香港與中方已就空域安排上達成協議。三跑若然「未證先批」,將會很可能和當時高鐵西九站一樣出現類似後果。數年前政府在推銷高鐵時一直聲稱能處理「一地兩檢」,但到目前仍有待解決,而城規會變相就因當時倉卒審批失責,成為了現時高鐵超支及延期的幫兇。如此粗疏了事,亦將很容易成為新一輪民間司法覆核的理據,自製進度拖延的局面。若三跑根本無法達到機管局所聲稱的航班容量,相關圖則修訂應留待空域問題妥善解決才作決定,否則難向公眾交代。 設施用地造就「官官之約」其次,現時圖則修訂比較矚目的地方除了跑道本身,也在於新跑道旁兩塊共73公頃「其他指定用途」註明為「機場服務設施用地」地帶,面積近4個維園般大。但是鮮有人留意的,是現時規劃並未有限定最高樓面面積,大部分用途都列入第一欄(經常准許),未來不用再向城規申請。尤其是商業用途如食肆、商店及服務行業、批發用途等。日後機管局要就計劃內容作輕微改動,就只靠地契條款約束,那就變成只是機管局與地政總署官與官之間的契約,未來公眾完全無法知悉內容及參與。因此,城規會有角色就第一欄經常准許的用途作更詳細的訂明及討論,否則就縱容了機管局將機場發展成大商場,變得像從事地產發展的港鐵般「不務正業」,自成王國。 半公共事業更需城規約束最後,機管局是香港特區政府全資擁有,以商業原則運作的法定機構,擔起為香港市民管理香港國際機場此重任。以往認為商業運作方式能為公共事業提升效率與服務質素,但機管局並非完全跟其他商業機構一樣,它能完全壟斷機場發展。此等公營機構,發展及營運上有政策支援,享盡優勢;當公眾要求當局公開有關資料交代時,又可以商業原則保護自己,佔盡兩方面的好處。正是基於機管局這個「既公又私」的角色問題,在它所倡議的三跑計劃裏,難道城規會作為把關者不是顯得更加重要嗎?城規會並不能像它早前以為自己「沒有角色」,未解決空域問題就獲土地改劃,兼獲最大彈性無法訂發展限制,更必須讓機管局向公眾交代更多發展資訊。然而在現時權力結構下,必須透過強而有力的公眾監督及自發動員,城規會的角色才能勉強地展現出來。因此請各位把握機會,於7月8日之前就這張《赤鱲角分區計劃大綱草圖》提交申述,讓香港經濟發展不要再因審議不力而愈益劣質化,也讓城規會委員知道公眾對城規會還是有要求的。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基建 三跑

詳情

搞好民生 停建高鐵 穩賺千億

1972年「六一八雨災」因山泥傾瀉令156人喪生,2015年「六一八票災亅因「等埋發叔」令建制派流失33張政改贊成票。政改否決後從特首梁振英到政務司長林鄭月娥都說要專注民生經濟,旋即傳出高鐵超支上升至250億甚至300億元,運房局長張炳良間接承認政府無法駕馭港鐵,一地兩檢遙遙無期,恐怕高鐵已淪為「雙失工程」——失控兼失效。高鐵工程失控的迹象路人皆見:項目成本從2008年政府預算的390億元上升至立法會2010年撥款時的668億元,再因傳媒揭發超支延誤而令港鐵去年重估預算為715億元,如今再傳飈升至900億元,直如脫韁野馬。運房局威脅向港鐵追究責任,港鐵口講合作,實質視政府為敵,董事會在把政府董事拒於門外的情况下研究對敵之策和加大預算,務求卸責自保,而負責監管工程的路政署亦已放軟手腳,只替港鐵當傳聲筒,對延誤超支束手無策。一地兩檢拖足5年苦無方案,若在政改否決後中央再用釋法一招,強行扭曲《基本法》以糢糊中港界線,勢必掀起新一輪政治動盪。西九站無法實施一地兩檢而福田站又無法加建邊檢設施,廣深港高鐵連暢順營運半天也不行,效益大減之餘,勢成鐵路行業的世紀笑柄。 雙失工程 返魂乏術另一邊廂,張炳良今年4月宣布興建北環線,令西鐵線從錦上路站經新田接通落馬洲,將來旅客可從柯士甸站直達福田口岸,車程只需22分鐘,便可從深圳福田站轉乘高鐵到全國各地,比起原定在西九總站開出的高鐵路線更多選擇和班次更密。柯士甸站正好位處西九總站旁邊,西鐵加北環線足以取代高鐵從西九至深圳的功能,車程只差8分鐘。對旅客而言,反正兩者都要經過中港兩次邊檢,但西鐵更比高鐵便宜,令高鐵變得可有可無。事到如今,究竟高鐵「雙失工程」應續建還是停建,決策不能再拖。高鐵工程至今用了450億元,若要續建便起碼再花450億元才能埋單。面對市民追究責任的壓力,立法會不敢放棄向港鐵追究而貿然撥款,所以政府須向港鐵追討賠償而極可能對簿公堂,港鐵為了股東利益必然拒絕替超支額度墊支,勢令工程停頓而成本再上升。根據政府文件,高鐵在「低客流情况」下營運50年的總經濟效益為780億元,營運初期每年開支7.3億元,營運收入11.2億元。由於無法一地兩檢,列車班次須減半兼吸引力下降,假設收入減半每年便虧損約2億元,即在未來50年尚需公帑補貼100億元。所以即使在最樂觀的情况下,營運毋須虧蝕,市民仍須多花450億元以換取不到780億元效益。如果今天停建高鐵,估計須多花150億元善後,包括支付承建商的索償及預期合理利潤,但政府可專心追究港鐵責任,即使官司持續經年也毋須害怕港鐵利用工程作「人質」要脅。停建工程後政府有權收回沿線所有地盤,西九總站挖出來的地下空間和石崗菜園村平整的土地不會白費,反而變成珍貴資產。 西九生態地下城 低碳創新熱點由於西九總站地下挖掘已有九成完工,車站總樓面面積38萬平方米中應有34萬平方米可加善用,足以成為全球最大的地下商城和市民中心。假設其中20萬平方米用作商場零售,按照港鐵去年商舖租金每月每平方呎平均155元推算,每年租金收入37億元,即50年共1850億元。即使把車站樓面改造成商場的費用預算每平方呎1000元,初期投資也不過20億元,一年已回本有餘,效益顯而易見。剩餘的14萬平方米地下空間可作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效益先行,例如採用低碳創新科技建設生態地下城,包括試驗室內水耕、魚菜共生、垂直綠化、太陽能天幕發電、廢物回收生物質能,當然亦可加入服務社區的圖書館、民間團體活動室、青年創業共享空間等等。這些構思並非天方夜譚,全球不少國家正建設生態城市,既然香港有此條件,梁振英政府更念茲在茲推行創新科技,何不以市區地下空間起步?至於包含原菜園村地段的石崗列車停放處,共有27公頃可騰空作房屋用途,參照規劃署對錦上路地皮的規劃標準,共可建5600個單位。張炳良正因土地供應未能滿足政府10年建屋計劃而飽受批評,這片額外土地正好求之不得,百分百符合政策目標。 既然高鐵工程已失控失效,停建項目毋須大驚小怪。只要拋開領導人的面子障礙,停建其實是「七贏之局」:香港市民節省300億元公帑兼多賺1100億元,承建商免負擔多幾年施工風險但取回預期利潤,政府不必因硬闖立法會追加撥款而引發新一波佔領運動,立法會議員毋須因爭拗超支撥款而得失選民,商界投資機會大增,公民社會擴大活動空間。停建甚至對港鐵也有利,儘管它要面對賠償責任也可因工程提早結束而減少賠償額度。 超支硬闖立法會 高鐵勢變政治炸彈如果高鐵勉強建下去,政府要面對各種財務和法律風險,勢必變成特區政府未來幾年的政治包袱。梁振英政府為了興建機場三跑項目挖盡心思,繞過立法會拿出1415億元「不是公帑」的公帑,已經激起近七成市民反對並挑起4宗司法覆核申請。但高鐵這枚計時炸彈比三跑更具爆炸性,因為申請追加撥款無法繞過立法會,而建制派議員面對群情洶湧亦不敢貿然支持,但撥款不及時到位便會給港鐵更多延誤藉口,所以炸彈威力只會愈演愈烈。退一步海闊天空,工程界行內人早有微言:只要高鐵工程「斬纜」,馬上騰空很多工人機器給其他地盤,足以紓緩超支延誤壓力。節省下來的幾百億元公帑可加速投入多元化項目,無論是北環線鐵路、水務渠務、醫院房屋、環保項目或新市鎮民生工程均可加快進行,西九總站變身的生態地下城也會變成吸引創新投資的新亮點。香港人希望政府和立法會認真研究停建高鐵利弊,提出一個無底深潭以外的選項,難道是非分之想嗎?變陣需要莫大勇氣,政改後「搞好民生」的新常態正是變陣的最佳時機。作者是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中立,不代表沉默、逃避、不表態、無立場,是非若清晰分明,事實就是事實,事實沒有中立的餘地…多少罪行假『中立』之名而行、借『中立』之神主牌自保,得提防點。」全文:http://wp.me/p2VwFC-dHv#Pentoy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Sunday, June 28, 2015 基建

詳情

奉承北京的大白象何時方休?

5月22日(周五),政府不顧立法會工務小組早前的否決,將超支88億元的蓮塘/香園圍口岸工程撥款議案硬闖財務委員會,在眾多建制派議員支持下,相信將會獲得通過。 政府霸王硬上 破壞議會慣例按照過去的慣例,議案若遭工務小組否決,政府理應放棄項目,或修改建議內容,再謀求工務小組重新通過,然後才交上財委會。政府這次破壞行之有效的制度,造成極惡劣的先例,令工務和人事編制兩個小組委員會形同虛設,這一點固然值得大力鞭撻,但同樣重要的是,這個總造價將高達250億元的蓮塘口岸究竟是否值得興建? 效益成疑的百億大白象要回答這問題不難,也不用多引述各種統計數字。只要問一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有多少能說出蓮塘的準確位置?又或有多少人曾親身到過蓮塘?相信少之又少。蓮塘位於沙頭角和文錦渡之間,附近居民不多,也沒有公路網絡,由此可以推斷日後會使用蓮塘過關的港人極少。 望北奉承主義形成那麼為什麼特區政府堅持要建蓮塘口岸?北望蓮塘在深圳河對岸的地區,就會找到答案。該區是深圳的重點發展區域,有多條高速公路連接廣東東部及鄰近省份。香港興建這個口岸,徹頭徹尾就是為了配合深圳「東進東出,西進西出」的運輸概念,對港人全無裨益。港官和建制派議員同意花250億元,只為奉承中央以至內地地方政府! 沒有汲取高鐵的教訓這樣亂建大白象工程的惡果,在蓮塘項目或許仍未全面顯現,但看看高鐵項目的經驗,我們就能一清二楚。2010年初,政府未解決「一地兩檢」問題,地質勘探也未做好,就為了配合內地的高鐵,就將香港的高鐵項目匆匆上馬。到今天,反高鐵人士當初的質疑很多已證明屬實——嚴重超支(總造價將達900億元甚或更多);選址錯誤;未能解決「一地兩檢」不可能有預期的經濟效益……高鐵已變成「兩頭唔到岸」的爛攤子,蓮塘項目的情况何其相似!可悲的是,建制派中人不會因高鐵事件而汲取教訓,或感到羞愧,在為蓮塘項目保駕護航時,仍會面不紅、耳不赤地搬出「推動經濟發展」、「加強中港融合」、「反對派逢政府必反」那一套,罔顧客觀事實。可以預見,立法會繼續由他們把持,市民的血汗將會不斷浪費下去。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葵青區議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基建

詳情

白宮發言人 X 三跑雞蛋哲學

近日,幾件事,看香港的崩潰軌跡。崩壞之一︰白宮發言人變身網民踢爆,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疑似以公職人員身分拍片後,供片予《港人講地》網站。呢單嘢不是小事,馮煒光當時是上班時間(他應該不會請假返工做義工吧),收的是納稅人薪俸,用的是新聞專員特權(沒有其他記者能站於那位置),為何可以變身「讀者」提供片段給《港人講地》?他有沒有把片段提供其他網站及傳媒?(看來沒有。)若否,為何獨家提供《港人講地》?納稅人變相出錢支持《港人講地》?見微知著,還有多少高官,用納稅人的錢、用工作時間、用工作特權,為建制組織籌謀奔波做跑腿?崩壞之二︰公益宣傳濫權妙計特區政府以「政府公益宣傳」(API) 之名,在電視與電台,大賣政治廣告,問人「有票,真係唔要」、無時無刻「2017機不可失」。五個專業界別組織賣廣告炮轟,指政府賣政治廣告違法。一向以來,政府的電視宣傳片,講家居安全、撲滅罪行、家庭和睦,教你如何預防流感、不要吸毒,講職業安全,防火知識,找麥兜及春田花花幼稚園校長教你坐電梯如何安全企定定,這就叫「公益宣傳」;部分宣傳片縱使講政府政策,都是教育市民法律常識和介紹新政策具體內容;就算宣傳政策諮詢,一般只會叫人發表意見,解釋有甚麼選擇,政府不會擺立場。近日充斥耳邊的政改宣傳片,宣揚政府單方面意見,叫人「袋住先」,無疑是政治廣告,而根據廣播條例,持牌電視電台不容許有政治性質的廣告,商業電台曾於2010年播放民建聯及民主黨的宣傳聲帶,被裁定有廣告宣傳成分,罰款六萬。政府的特權真妙,假若陳弘毅教授建議的政改民意調查及電視辯論能落實(假設而已,政府剛出稿,看來搞得成機會極微),就會出現荒誕的情況——雙方要宣傳,爭取民意時,政府可以不停在電台電視落「公益廣告」,天天落藥「袋住先」,但泛民一方要賣廣告,則被指「政治廣告」,違法,電視台不會受。權力真美妙,這個政府,並無恰當的市民授權,卻擅用社會公器大氣電波,再用納稅人的錢,去洗納稅人的腦。更荒唐的是,似乎沒多少市民覺得有問題。崩壞之三︰三跑雞蛋哲學暫且不論1415億元(未計擴建、未計政府設施)能買多少罐白豬仔午餐肉,這場豪賭,效益有多高,視乎很多未知的因素,其中最關鍵是爭奪「空域」的結果。建了跑道而沒有空域,等同建了車站沒有連接道路,建了水力發電站而未有電網,得物無所用。珠三角空域緊張,機場多,跑道在擴建,廣州規劃五條跑道、深圳三條;加上軍方權大,有專用空域,看特區政府反應,根本講不出有何把握能叫廣東的「兄弟」們讓出空域,隨時又要「阿爺」施恩,一錘定音分家產。按單仲楷的講法,三跑與空域,是「雞與雞蛋」的問題。反對者認為,空域未確定,現時方案,新跑道只能用作降落,效益成疑,為何就要決定興建?但是「雞與雞蛋」論調則認為,若連第三跑是否興建都未能落實,根本連向內地「爭取空域」也無從談起,所以,先上馬,再談空域,才有把握,「國情」就係咁。看特區政府在空域問題上含糊其辭,看來這個「雞與雞蛋」策略與現實相去不遠,1415億不只是造價,也是爭奪空域的籌碼,倒逼北方的「兄弟」與「阿爺」。如此「起住先」方針,不是香港正常的規劃邏輯。這讓人想起強國崛起的發展模式︰不管現實,不管效益,建了再算,地方政府有實物在手,倒逼政策優惠。例如,全國各省互相爭逐,建龍頭煉鋼廠、龍頭電解鋁廠,互不協調、互相爭逐市場,最後人人無利可圖,毫無效益,但錢已投資,借貸驚人,大不可倒,於是中央繼續補貼,電費繼續優惠,GDP就升了。(見柴靜《穹頂之下》中後段)例如,大西南大建巨型水壩、建水力發電站,「先建設後環評」、甚至「先建設後規劃」,發電了,卻發現原來電網也沒有,只能招引耗能高的污染企業,就地消耗餘電。(見舊文《中國式水電有多環保?》)擺在眼前,同樣的瘋狂建設,出現在珠三角機場群,廣州五跑、深圳三跑,人人起住先,搶佔空域,你玩不玩這遊戲?不玩的話,遲些再建,空域早被瓜分,你想玩也無得玩。起住先,才有籌碼哭罵爭取。而今問題在,你陪唔陪佢一齊癲?豪賭一場?認同這種規劃心態,就是真正「中港融合」。香港若然不玩這遊戲,有機會被邊緣化,在追逐GDP的遊戲中逐漸落後。巨人腳底下,香港有沒有魄力與能量,創立別具一格的增長模式,不玩這瘋狂遊戲而繼續活得好?濫權而無人置疑,追趕建設而禮樂崩壞,我們熟悉的價值,一點一滴在潰散。***   ***   ***相關文章︰中國式水電有多環保?GDP崇拜考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基建 三跑

詳情

OK, history is JUST repeating itself

【OK, history is JUST repeating itself】1. 動用百億以上興建基建X2. 基建X的效果成疑3. 基建X的”成功”,必須得到內地或香港在制度上的合作/讓步---起唔起三跑?有幸讀過幾年經濟學,喺書度偷過張五常少少思考方式。我問一個簡單問題:起嚟做乜?假設你乜嘢北飛南飛、航空領域問題徹底解決,真係有咁多飛機升降到,然後香港得到啲乜?……………遊客,遊客,更多遊客。無限嘅遊客。我打上面幾行字,自己都忍唔住笑咗出嚟。---而家香港唔夠遊客咩?香港整體經濟乜仲有接待額外遊客嘅容量咩?香港嘅問題,唔係demand-side嘅問題──即唔係唔夠需求,而係domestic supply-side──內部供應-出現咗樽頸。呢種樽頸已經具體咁顯現喺幾個好重要嘅指標:──香港嘅失業率係3.3%,接近全民就業。近年約3%嘅失業率,係自97年以嚟嘅低位(我一度認為唐英年好快會死)。好多工等人做,食肆、酒店等旅遊相關業,缺人缺到七彩;呢幾年做工程、地盤,有少少經驗,轉工容易好爆。如果你想知請人有幾難,得閒落去茶記睇下,佢請洗碗同侍應請咗幾耐。值得留意嘅係,大概十年後,二戰後嬰兒退休潮出現,香港勞動人口會減少。到時有工無人做嘅情況會仲嚴重。──商舖、工廈租升到七彩。空置率同租金反映真正用家剛性需求(價可能有炒賣)。唔好信我,信自己。你揀一區自己比較熟悉嘅,諗一諗,有幾多間舖頭十年前喺度、十年後仲生存緊。幫我剪頭髮嘅,由金馬倫道地舖做師傅、搬去寶勒巷樓上舖租舖做老闆、加租搞到佢要去漢口道樓上舖同人夾份、再進化度佢只能夠借人地方剪同其他人拆賬。佢以前租嘅地方,分別變咗食肆、樓上商店同樓上商店。-基建已經頂唔順。地鐵迫到爆,夜晚十點十一點都人頭湧湧;旺區嘅廁所唔外借;各種旅遊設施,一味係人,仲要係大陸佬。我想講呀,我咁中意唐老鴨,香港迪士尼我只係去過三次,三次都係免費。除咗佢啲唐老鴨精品好醜,更重要嘅原因係:你要我畀幾舊水入去同大陸佬一齊迫、仲要畀班仆街打尖,你無撚嘢呀嘛?---而家唔係我哋有好多吉舖、海洋公園有好多空纜車,我哋要吸引多啲遊客嚟;更加唔係有遊客嚟,但由於機場無位或過關時間太長,所以我哋要整大啲個機場,等遊客多啲嚟。好心啦,起大個機場,啲遊客玩乜呀,度度咁迫,歡樂滿東華表演兩萬人搭一架地鐵咩(我哋而家日日做緊啦)?定係喺機場行完chanel同一排名牌店就搭原機走人?對於高鐵、對於三跑,無論成功與否,結果只有仆街,同埋更仆街:萬一吸引到好多人用。對香港內部資源嘅需求更大。唔夠人、唔夠地。於是咪輸入人材、繼續移山填海囉。你當班友話發展郊野公園係試水溫?你低能嫁?而家千鳩幾億起三跑都予取予攜,要喺大潭中間起樓,怕你乜嘢?你放心,成功嘅機會好微好微(機場成功機會較大,大過高鐵好多好多好多。大概係40% vs 0.0001%嘅分別, and i am very serious about the %)……..不過,你知道失敗嘅後果,你寧願佢成功。壞嘅情況係,無人用,要蝕。為咗回本、為咗條數靚啲,為咗輸少啲,放棄自己大部份嘅航空領域換取深圳少少(三跑),又或者容許內地喺香港進行一地兩檢(高鐵)。失敗咗,仲仆街,更大理由去輸入人材、移山填海,希望以supply creates demand。最後,咁多基建再咁多超支,香港嗰七千億財政儲備,慢慢畀呢堆大白象食下又一舊、食下又一舊。一窮二白,香港政府要舉債渡日,到時內地買咗你90%嘅國債/區債,捉住你春袋(望望東江水呀陰公),畀你提名特首又如何、畀你獨立又如何?1415億,唔知以為係精蟲數目。 基建 三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