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哲暐:基本法教材淺陋低劣 教育局配得上教育之名嗎?

早前《明報》報道,教育局官方提供的教材「憲法與《基本法》」中,某些內容被批評為偏頗。我特意找那份教材來看,發現所謂的教材可謂淺陋低劣,教育局枉稱教育局。 「多角度」不能成為曲解藉口 在單元四「香港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的簡報中,「活動二」類似通識科題目,論及示威自由,提供3項資料,繼而再提出問題供思考。資料一謂:「即使香港已成為示威之都,好像亂了很多……現在大家仍享有這種自由,是不少人在回歸前很難想像的。」資料二則表示:「遊行示威是表達訴求的一種手段,但不應是唯一的手段,捨有效的諮詢溝通機制不用,卻搞街頭抗爭,只反映了一部分香港人民主意識的粗糙和膚淺。」最後資料三引述數字,指出近年愈來愈多示威者被檢控。 問題有二。問題一:「為什麼遊行示威好像是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官方答案:「遊行示威是港人使用的其中一種表達方式。」問題二引述資料二和資料三,問:「為什麼還要保障市民示威遊行的自由呢?」答:「示威遊行的自由是需要得到保障的,因為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云云。 儘管3項資料看似代表了不同立場,但所謂「多角度」並不能成為曲解和膚淺的藉口。先談最不堪的資料二。假如你說街頭抗爭會影響營商,也講得

詳情

方景樂:如何教學生《基本法》?

國家最高領導人遠自北京到來,選在七一林鄭月娥就職特首典禮講話(註1),此時此地此人,習近平的說話就顯得很有象徵意義。身為教師,我尤其關心他對加強《基本法》教育的說法,就是「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他也指出,基本法「規定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和政策」,也以法律方式保障了一國兩制的實踐方針,而且基本法也直接影響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既然基本法如此重要,學生實在沒有理由不好好掌握基本法。以下謹分享我對如何教基本法的3個層次。 層次一:教授基本法的內容 相信沒有教師會把基本法160條文、各附件及文件逐條教授,怎樣也要有文本分析框架。基本法共分成9章,這可以讓學生分析每章的出現順序及條文的分章系統,從而了解條文的重要性和涵意。教學方法則可用填充或多項選擇,使學生牢牢地記着及理解條文的重要內容,而這種做法正是公務員事務局的基本法測試。網上有大量專為此考試而設的練習,還有電子學習軟件,大可配合時下的電子學習模式(註2)。 層次二:學習基本法的初衷 從莊豐源案可以看到,香港法院解釋法律會以法律文本所用的字句,以確定這些字句所表達的立法原意,並非要確定立法者的原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