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感謝主,受傷的不是我

面對悲劇、苦難,宗教時而開解,時而弄巧反拙。死人冧樓,死嗰個唔係你,你說出「感謝主」三粒字,可知道,上帝有多頭痕!即係咁,死傷者不是基督徒,是否你死你事?若死的是基督徒,係咪上帝有美好的安排? 又如果,困在電梯裏的兩個人,一死一傷,傷的是信徒,死的是凡夫俗子;那麼,傷的那個,是否因信得救;死的那個,是否「罪」有應得?我說得刻薄?非也!從信徒的角度,唔信,更大鑊!有地獄等你。 我不時收到代禱的短訊,某某信徒病危,請大家懇切為弟兄禱告,求神憐憫他、醫治他。首先,這些轉介,那個病危的他,是朋友的朋友的年老父親,我從未見過一面。第二,如果集體祈禱可以醫好他,是否愈是情詞懇切、愈是人多勢眾,就愈有神效?病醫好了,大家感恩祈禱;病治不好,那人去世,祈禱是白費工夫?又或者,上帝有特別原因「見死不救」? 有次參加喪禮,牧師證道,指出信主的人不怕死亡,死亡只是過渡,逝者出死入生,得享永生。話鋒一轉,牧師請在座未信耶穌的親友,把握機會,認罪悔改,就可與逝去的那一位,得到永生的保證。OMG,我來是懷念、追思、道別,不是來面對自己的「罪」,暫時不想在靈堂前遇見耶穌。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3

詳情

袁天佑牧師:「基督徒」,這名字多美麗啊!

基督徒多認識尼哥德慕這名字,他曾聽耶穌談重生之道,又為耶穌死後安葬事宜預備大量香膏,但聖經只指他是「暗地裏作門徒」(約十九38~40)。在當時,宣稱自己是基督徒的,就算沒遇到逼害,但都多會失去權力,甚至會被趕離所屬社群(約九22)。所以他只能「暗地裏作門徒」。但在香港,因信仰自由的緣故,人人都不怕宣認自己是基督徒。不願公開的,可能是「中國共產黨員」的身分。 在香港參政人士中,不少是基督徒。很奇怪的是,建制人士較多公開宣稱這身分。「是否當官,聽從上帝旨意」、「上帝叫我參選」、「天堂有我的位置,因為我做好事」、「建制派是上帝給多我的政治角色」、「做一個建制派的基督徒,就有如背負着上帝所給予的軛」、「我是基督徒,每一步都遵從自己的信仰」⋯⋯。他們有這麼大的信心,我非常佩服欽敬。 聖經說:「弟兄們,不可彼此詆毀。詆毀弟兄或評斷弟兄的人,就是詆毀律法,評斷律法⋯⋯;立法者和審判者只有一位;他就是那能拯救人也能毀滅人的。你是誰,竟敢評斷你的鄰舍!」(雅四11~12)所以我們不應隨便批評人,某某人是真或假基督徒,某某教會是真教會或假教會。 最近閱讀一本有關基督徒看工作的書。書中有這樣幾句:「給人類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