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黃金時代:中文報刊

戰後教育茁壯成長,華夏文化浸潤承傳,南渡學人大展鴻才,大幅促進了中文報刊、文藝創作的蓬勃發展,逐漸形塑華夏意識、本土優越的香港人文化面貌。當時香港政府相對自由和寬鬆的言論管制(儘管還是有言論管制)無礙兼容左派與右派各大輿論陣地,再加上香港讀者普遍成熟與尚智的文化水平,逐漸把學院裏凝聚的文化知識,以及來自西方的各類新資訊和新思潮,擴散傳播到社會中的每一角落。文盲人口比例大幅降低,閱讀報刊變成了一種追求增廣見聞的生活習慣。從此以後,香港文化的黃金時代不僅體現在老師、學生、學校、專著,而是在報紙、刊物、戲劇、音樂。這種文化興旺的香港新氣象,前所未有,舉世矚目。 我們先來看看當時琳瑯滿目的香港中文報刊。以報紙數目為例,1957年香港報紙42家,中英文日報及晚報俱全,1970年增至70家。以每日報紙銷量為例,1960年50萬份,1964年90萬份,1989年180萬份。以全香港人口550萬人計,平均每三人擁有一份報紙,足見報刊的社會影響力相當巨大,而且香港報紙發行後大量行銷海外華人社群,覆蓋範圍相當廣泛。從戰前早已發行的《華僑日報》、《成報》、《星島日報》、英文《南華早報》,到戰後出現國民黨陣營

詳情

特首參選人搶到多少版面?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之前表示,其公關團隊表現很好,能夠在媒體「搶到很多版面」。究竟各個參選人搶到了多少報紙版面?報道的偏向是正面、中性還是負面?幾名參選人在不同時間宣布角逐,最近期是梁國雄,他於2月8日表示有意參選。5人開始逐鹿,從2月8日至28日這3個星期內,各大報章如何報道他們? 利用慧科新聞(WiseNews)的資料庫,我整理了上述期間香港中文報章有關他們的新聞和評論。因新聞數量太多,所以只揀選在標題中有參選人姓名的文章,並看其標題的正負取向。收集電子媒體和網媒的新聞較為複雜,而且受篇幅所限,本文只着眼於傳統的中文印刷報章。 林鄭搶最多版面 其次曾俊華 附表是各報章對特首參選人的報道和評論數量和取向。報道數量方面,5名參選人當中,林鄭月娥的確搶得最多版面,其次是曾俊華,葉劉淑儀和梁國雄分別排第三及第四,胡國興則落後頗多。數量比例上,如果胡國興是「1」,梁國雄大約是「3」,葉劉「4」,曾俊華「7」,林鄭「14」。 林鄭取得的新聞數目主要來自《大公報》,還有《文匯報》、《蘋果日報》和《明報》。曾俊華的主要報道來自《明報》、《成報》和《蘋果日報》。葉劉的報道主要來自《蘋果日報》,以及《明

詳情

報章作為商品

報章是否商品?是,當然是。明碼實價,願賣願買,兩不拖欠。但報章不同一般商品,賣的不光是紙和字,還有流傳流通的定義。新聞和觀點,前者重於鋪陳事實,揭露真相,後者貴在多元,君子即使道不同,能各抒己見,愈辯愈明,報章作為一個平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份報章是否可信,從他們的新聞題材和報道手法已可知一二。一味靠聳人聽聞的故事來吸引眼球,查證粗疏,報道不全面的報紙,偶然看看當調劑可以,賴以為主要資訊卻太危險了。追求真相不是立心跟誰過不去,而是求真本身便是這種商品最重要的「價值」,如果新聞不賣「真貨」,那倒不如讀真理部生產的小說。這些年,我所以信任《明報》,就是因為他們的新聞報道大致仍算客觀公正,不會嘩眾取寵。說到觀點就更複雜些。近年常聽到人說,《明報》的社評或觀點版某些作者的言論讀之令人生氣。即使同一個人,觀點亦會隨時日改變,何况一份會換人的報紙,是以對於社評不討好這回事,我倒不放在心上,讀到跟自己相反的意見時,我反而更加珍惜。除非那些言論狗屁不通(現實例子自然也不缺),或者立壞心腸打橫來講,否則,細讀一下起碼多一重視角。如果別人的文章跟自己所想的一樣,那跟住進回音谷有什麼分別?問題是,當主事人沒有包容不同意見的雅量,異議一下子成了眼中的樑木,除之而後快,連帶拋棄了報格,糟蹋了前人艱苦經營而來的資本,把好端端的商品弄成次貨,且不知回頭。太可惜了。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5月4日) 明報 報章

詳情

頭版變動 風格迥異

1989年在英國希斯堡球場發生的人踩人慘劇,老一輩球迷都會有印象。基於該慘劇,促使了球迷現場觀看球賽的模式大大改革,各地球場紛紛拆除看台與球場之間的鐵絲網,並全面取締看台站立區,以座位來控制入場人數。當年慘劇導致九十六名利物浦球迷死亡,數以百計球迷受傷,死因庭早年裁定事件為意外,但經死者家屬及支持者多年來的苦苦申訴,當局終在2014年重新召開死因庭聆訊,並在上周二裁定九十六名死者全屬「非法被殺」,英國各大報章均以頭版報道,但當年曾以頭版報道慘劇由利物浦「足球流氓」誘發的《太陽報》,和同一新聞集團旗下的《泰晤士報》,均未有於頭版報道。香港媒體不太關注希斯堡慘劇,而本報則在上周五作出一篇題為「英報淡化希斯堡裁決惹『兵變』 《泰晤士報》認錯改頭版重印」的報道,詳述《泰晤士報》體育版記者成功迫使該報更改頭版,令希斯堡慘劇判決變成佔據頭版顯著位置。近年,本報再三發生因政治壓力,而被老闆親信迫令在最後關頭更改頭版。2014年7月2日頭版標題原為「爭普選大遊行 人數10年新高 數百預演佔中 警展清場程序」,編務董事呂家明凌晨三時下令停機,把標題改為「數百預演佔中 警員抬人清場7‧1大遊行人數10年新高」;去年2月2日,頭條原為「加國密件記錄學生目擊六四開槍」,總編輯鍾天祥突推翻編輯部高層的集體決定,把頭條改為「阿里巴巴10億助港青創業」。再加上尚未平息的炒姜風波,可見本報記者正面對沉重壓力與挑戰,而上述的記者「兵變」報道,是否有弦外之音呢?(編者按:《明報》集團於4月20日發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原文載於2016年5月3日《明報》副刊。 明報 報章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