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的反思

哀悼!沒有問責下的全球第一最近香港獲得多個全球第一,我們是否應該自豪?對不起,我不會。表面風光的是剛公佈的重上競爭力第一,同時亦是連續22年被評為最自由的經濟體。但同時香港亦是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的經濟體及工時最長的地區。當我們把這些所謂全球第一放在一起看時,我們不禁要問,是誰獲得最大利益呢?是否透過壓迫弱勢而得來的呢?事實上,香港的弱勢社群不單是一般的低下階層,亦包括一些小型的企業同樣面對一個相同的問題,就是壟斷。壟斷帶來最明顯的結果就是欠缺選擇。香港對很多大財團當然是最具競爭力,因為他們可以隨意建立他們的壟斷王國。看領展的意氣風發,他們剝削的不單是消費者,更是大量小商戶。大財團對小商戶透過「公平」合約中嚴苛的條款,使很多中小企都在生死邊沿(marginal firm)。小市民在生活上各必需的生活環節,由住、食及行都是有壟斷的足跡。香港的所謂全球競爭第一亦可反映,香港政府有多偏幫大型企業。看鉛水報告,基本上可以說是政府用無知來串謀。香港政府各部門對建築公司的「包容」可以說是匪夷所思的。根據報告的批評,水務處「未充分理解世衛《準則》以制定適用於本港水質標準的《水安全計劃》及未有採用正確的食水取樣規程等。」既沒有合乎標準的法例,亦沒有合適的執法,最後得益者當然是建築商,可以不斷壓低成本。受害的,再一次是香港一群弱勢家庭,最慘當然是受害的孩子與其父母。要在建立一個較公平的社會,政府的制衡是十分重要的。大財團除了擁有龐大資本的優勢外,他們對市場資訊的掌握及發放,都令他們與其他市場參與者擁有不對等的市場優勢。一般市民根本不可能擔這制衡的角色,簡而言之,沒有政府制衡的所謂自由根本就是偏幫大財團。對市場明顯的壟斷行為到由政府監管下的合約違規視而不見,就是失職、就是偏袒。沒有問責政府制衡下的競爭是不公平的、沒有向市民問責的所謂自由,只是製造貧富懸殊的擋箭牌。從不作應有的監管而得的所謂最大競爭力及最自由經濟體,只是一個笑話,沒有值得自豪的地方。在自由與公平背後真正的問題,仍是老問題,這個政府是向誰負責的?看1200人中有多少是大財團的代表或與大財團有關的代表我們便明白了,普選,從來都是民生最根本的問題。 普選 自由 壟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