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人道主義

特首林鄭回應劉霞去國就醫,說是「人道主義」,典型開口夾着脷。對涉及國策的敏感問題,林鄭一向謹小慎微,今次也毫不例外,先來個鸚鵡學舌,引述外交部發言人的口徑:「我留意到外交部說,這是一方面尊重劉霞女士的個人意願,亦是依法辦事……」本來,說到這裏就完,已經夠了。但好衰唔衰,口快快說了「一方面」,當然還有「另方面」。也可能一早鋪排,想突顯貴為香港特首,可以與別不同,於是作了以下補充:「我亦都覺得,這是人道主義的表現。」這樣,就出事了。劉曉波發表《零八憲章》,被控煽動顛覆,重判入獄,劉霞的日子已經不好過。到二○一○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劉霞已陷入軟禁,屋內有人竊聽,屋外有人把守,出街有人跟蹤,限制訪客,限制探親,敏感時刻會被旅遊被失蹤,不服從命令聽指揮,家人會受到威脅……劉霞處於這種嚴酷的狀態,已經八年。林鄭透露了一個令國家尷尬的極大機密。釋放劉霞去國就醫,就是林鄭特首口中「人道主義」,等於承認了過去八年,當局維穩部門對待劉霞的方法,根本就是極不人道。林鄭一向自視甚高,以為自己真係好打得,回應劉霞獲釋,先引述外交部發言人的口徑,再加上港人啱聽的說話,應該穩陣啩!殊不知,當香港價值遇上中國邏輯,就有理說不清。不知林鄭是否醒覺自己犯了政治錯誤,即使知道,也只能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了。林鄭自以為好打得的另一個證據,就是至今仍未有新聞統籌專員,line to take都是自己度的,形勢咁複雜,即使叻到識飛,都有犯錯的一天。[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6/s00193/text/1531678933764pentoy

詳情

趙崇基:劉霞的笑容

那是一張讓人既開心也痛心的照片,攝影者捕捉了精彩的一刻。劉霞自由了。飛機在赫爾辛基過境着陸,踏入芬蘭國土的一刻,也許劉霞終於確定自己真正自由了,她開心得張開雙臂,像極一隻剛從籠裏逃出來的鳥,盡情拍着翅膀,彷彿聽到她在高呼:「讓我飛吧!」當然還有她的笑容。那似乎是一種久違了的笑容,她多久沒有在外人面前笑過了?自丈夫劉曉波入獄、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以至病逝,我們一直只看到這個女人的苦,做一個異見者妻子的苦,做一個中國人的苦,每一次看到她的笑容,都帶着難以言喻的苦澀,當然看到更多的是眼淚,那種非常中國人的眼淚。她終於笑了,由衷地笑,開懷地笑,她自由了,因為離開,才有自由,離開,才有笑容,離開,才有個人意志。當一個國家的國民,只有離開才得到自由,只有離開才笑得出來,這個國家,還能夠天天對着國民奢言愛國?而我相信,她也曾經深愛這個國家,她的丈夫也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語帶不屑地譏諷香港記者,為什麼你們那麼關心一些個人問題?因為她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國家是由個人組成。我們的特首說那是人道主義的表現,她也顯然不知道何謂人道主義。而我看着那張照片,只想到富蘭克林說過的話:「哪裏有自由,哪裏就是我的祖國。」[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3/s00305/text/1531419592466pentoy

詳情

吳志森: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說話藝術」

劉曉波去世,遺體被迅速火化,這是否遺屬的意願?劉霞及家人仍被禁足噤聲禁止露面,外界無從得知。 消息只能靠主治醫生、醫院和遼寧司法當局主動發布,刪剪得支離破碎殘缺不全的有限事實,不少已被指歪曲誤導。還有就是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記者會,回應中外記者的提問。 這些年來,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換了一批又一批。天天把愛國掛在口邊的發言人,聞說有些移了民入了外國籍而要退下來,的確諷刺得很。 但發言人無論是男是女、形式和態度、內容還是面部表情,都幾乎是一個模倒出來的,分不清誰是誰。 對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揶揄諷刺,網上流傳的段子很多,以下一則我認為水平甚高,抄下來以娛讀者。壞消息接踵而至,唯有苦中作樂。 老李報考「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崗位,下面是面試中的能力展示部分: 考官:聽說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老李:他們以前連飯都吃不飽,現在生活條件已經改善了很多。 考官:我是問你打過他們嗎? 老李:我們家的發展成就是全村人有目共睹的。 考官:我沒問你那些,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老李:老劉家打老婆孩子你怎麼不問? 考官:我問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嗎? 老李:你們家歷史上有沒有打過?據我調查你太爺爺一百多年前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