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五月糉外交

每年端午節,我媽都會豪花三四千蚊來包糉。排名按價錢劃分先後,計有超肥豬肉、冬菇、糉葉、綠豆、糯米、初榨花生油、蝦米、鹹蛋黃、鹹水草。仲有石油氣費、冷氣費和車費,人工未計,熱誠更加無價。 我太婆才是包糉的始祖,她去世後,由我媽接棒,更在糉的外觀上加以改良,在味道上微調。一個晚上,她可包糉三十幾隻。預好時間,在《刑事偵緝檔案》重播時段開火。其間出出入入,每二十分鐘加水一次,直到半夜三點。翌日早上,就會得見幾十隻給裹得胖胖的糉,擱在飯桌上「乘涼」,旁邊是開了一夜的風扇。 我媽去年包了四百隻糉,今年減產至三百幾,原因是「豬肉唔夠肥」。這些五月糉95%作外交用途,她每朝會規劃送糉的路線圖,受惠者包括親戚、朋友、朋友的親戚,以及親戚的朋友。很多人是她相識的,更多人是她從不認識的。但因着一隻糉,讓我媽出了名。 她最快樂的時刻,就是別人年復一年的讚賞:「鄭太的糉好好食!」直到去年,我借用了她的糉外交,去給朋友送糉。一個文人朋友吃過後,仔細地就着糯米的軟糯、肥肉的油脂、蛋黃的鹹香去品評,對鄭太的糉的鑑賞,推到另一個文字的高峰。此後我媽不再甘於一個「好」字,老是逼迫對方:「點樣好法?」我看在眼內,覺得這場

詳情

謝子祺:謬論不是廢話

剛過去的周末,美國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指中國民航局要求美國國內航空公司修改台灣、香港及澳門的標示以符合中方要求,是Orwellian nonsense。我起初在網媒看到這段新聞,將Orwellian nonsense翻譯為「奧威爾式廢話」,覺得有點不妥。後來陸續看到其他傳媒報道,有的也是譯nonsense為「廢話」,有的則是「胡言亂語」或「謬論」。事有湊巧,譯「廢話」的都是我平時覺得水平比較低的傳媒。一般來說,nonsense就是不合理,Cambridge Dictionary的兩個解釋分別是①an idea or behaviour that is silly or stupid;②language that cannot be understood。對我來說,這兩個都不是中文裏「廢話」的意思。我們一般所說的「廢話」,有兩個條件需要符合,一是非常對,二是人盡皆知。最著名的例子當然就是「媽媽是女人」這句子,任何人都會以廢話視之,但就不會說這句話不合理。其他例子還有「在股票市場賺錢的方法是低買高賣」和「雙贏是最佳方案」等等,都是非常對而沒有提供實質資訊的句子,因為大家真正想知的是如何做到低買高賣和如何達至雙贏。回到Orwellian nonsense這例子,譯為廢話本身就是一件不合理的事,因為外交場合本來就是充滿廢話的地方,什麼「兩國合作是最佳出路」、「和平是共同願望」等等。只有當認為對方的做法不合理才會嚴詞批評,所以「胡言亂語」或「謬論」才是恰當的翻譯。後來Google了一下nonsense的中文,第一個結果就是「廢話」。唉,翻譯是要用腦的。[謝子祺]PNS_WEB_TC/20180509/s00315/text/1525803205000pentoy

詳情

林燕妮:特朗普握手神功

美國總統特朗普每次出現傳媒鏡頭前,總會為大家帶來驚喜,驚的是不知道他會出什麼言論,甚至行動。喜的是傳媒對他每次出現,總會製造新聞,完全不用怕沒有話題,單是「握手」場面已是新聞報道熱點。 最叫人記得的是他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那一握,何止是握,簡直是被特朗普捉住不放,為時差不多二十秒,相信特朗普的力度不輕,否則那一下鬆手時,安倍晉三也不禁呼了一口氣,可以感到安倍回國後要搽按摩油。 此外,就是法國靚仔總統馬克龍一握,這位法國新任總統,有備而戰,兩人旗鼓相當,也許是拳怕少壯,握手也一樣,今次特朗普先鬆開手指時,馬克龍依然握着不肯放,就鏡頭前顯示,這一次是馬克龍贏了一仗。 特朗普愛標奇立異,總之不理什麼特別場合,要握要捉全仗心意。所以,經常出現令對方尷尬的場面,那次接見德國總理默克爾時,就是拒絕跟對方握手,十足個跟人拗氣的小孩子,相信默克爾也真氣在心頭,只不過拿這個不可理喻的美國總統奈何。 不過,特朗普終於在鏡頭前吃檸檬,那是他與夫人到訪波蘭,在波蘭總統與總統夫人陪同下到華沙起義紀念碑前擺放花圈後,互相握手,當特朗普伸手準備跟波蘭總統夫人握手時,夫人直接與站在遠處的特朗普夫人握手,簡單交談後才回頭

詳情

特朗普希望透過空襲敍利亞證明什麼?

嚴格來說,特朗普上個月決定單方面空襲巴沙爾政權的行動違反了國際法的規定,原因在於這個軍事行動既非用自衛性質(巴沙爾政權並無直接攻擊美國和它的盟友),亦沒有得到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的一致允許。即使安理會曾在2013年制訂了決議案去針對敍利亞違反《化學武器公約》的可能性,但這個決議案並無賦予美國單獨執行方案的權力(註一)。 然而,若循符合國際法的途徑爭取空襲敍利亞,那基本上便等同擱置整個空襲計劃。身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之一兼親巴沙爾政權的俄國幾乎必然會投反對票。特朗普能夠爭取中國的明確支持亦不樂觀。即使特朗普能在這個途徑成功爭取,那亦會貽盡出其不意突襲的先機。 此外,儘管特朗普沒有得到美國國會的同意便作出空襲行動,違反了其國內的戰爭權力法(註二),但他並無單因這件事而遭受國內強烈的反對聲音。其箇中關鍵,不僅是因為美國歷屆總統違反此法是司空見慣的事,而且基於特朗普上任不足一百天,便做了前朝奧巴馬政府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事實上,奧巴馬在2012年便曾警告敍利亞,一旦它在內戰中使用化學武器(下簡稱「化武」),那便會超越了他的底線,但奧巴馬的法律團隊成員一直為如何使空襲敍利亞提供合法

詳情

進入發展新階段的中拉關係——機遇與挑戰

目前,中拉(中國——拉美)關係已進入全面發展新階段。中拉關係的任務目標、關係定位及內外環境變化,需要給中拉關係注入新動力,並因勢謀動,使雙邊關係向縱深發展。2016年11月17至2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厄瓜多爾、秘魯和智利並出席在秘魯利馬舉行的第24屆APEC(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峰會,無疑為中國闡釋對拉政策、提振信心、深化合作提供良好契機。中國對拉美定位正發生變化經過20世紀初10多年的發展,中拉關係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2015年「中國——拉共體」首屆部長級會議在北京召開,中拉合作從雙邊邁向整體合作的新時代。增加中國對拉美投資和貸款、推動中拉經貿合作由貿易驅動向投資和金融合作的三輪驅動轉變以及加強中拉產能合作、推動中拉經貿結構轉型,將是習近平此訪拉美、深化與拉美經貿合作的重要目標。此外,隨着中國的崛起和中拉利益融合,中國對拉美的目標定位正在發生變化。中國外交戰略正在從韜光養晦向積極的有所作為、「更有進取意識,更有開創精神」的方向轉變。與拉美這樣的發展中國家構建「攜手共進的命運共同體」是新時期中國對拉戰略的重要目標。在這個目標下,中拉關係將從以經貿合作為主,轉向構建全面合作伙伴關係。因此,加強中拉政治互信以及人文交流、搗實中拉關係發展的政治及民意基礎是習近平此訪的另一項重要任務。其中,中國與厄瓜多爾和智利的關係從戰略伙伴關係升級到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習近平在秘魯參加中拉文化交流年閉幕式、在智利拉美經濟委員會參加中拉媒體領袖峰會開幕式,無不傳達了這樣的政治資訊。然而,內外環境變化給進入發展新階段的中拉關係也帶來了一些挑戰:經濟上,由於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及中國經濟新常態,拉美國家及中拉貿易受到一定影響。近年拉美許多國家經濟增長放緩,厄瓜多爾等國家甚至陷入衰退。2014年拉美GDP(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率只有1.3%,2016年拉美經濟將收縮0.9%。與此同時,中拉貿易增長率自2012年也開始放緩,2015年甚至下降10%,2016年1至9月,中拉貿易額比上年同期又下降10.5%。如何處理拉美關係提上日程政治上,中國台海形勢出現新變化。2016年5月20日,奉行台獨政策的民進黨蔡英文在台主政後,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如何處理與拉美非建交國的關係也將提上中國對拉政策的日程。與此同時,拉美國家在政治上開啟了右轉的周期。繼阿根廷之後,秘魯及巴西等中右翼政府上台。拉美一些國家政治格局的變化對中拉政治互信、外交上的倚重以及全球治理合作也帶了一些不確定的因素。在對外關係上,美國奧巴馬政府「重返亞太」、推動將中國排擠在外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對中國構成了一定的地緣政治壓力。面對這些挑戰,中拉需要提振信心、深化合作。習近平首訪厄瓜多爾,對於陷於經濟衰退中的厄瓜多爾是一個巨大的支持。而且,厄瓜多爾是中國在拉美開展基礎設施投資及融資合作以及中國踐行「正確義利觀」的一個典範。根據厄瓜多爾媒體報道,兩國正在談判中方向厄瓜多爾太平洋煉油廠提供貸款事宜,這將使中國對厄瓜多爾的貸款增加到130億美元,約佔厄GDP的8%。今年4月,厄瓜多爾發生地震後,中國對厄瓜多爾的援助額超過1.5億美元。智利多年來引領中拉關係發展的潮流,在中拉關係發展中有多個「第一」。秘魯則是拉美地區唯一與中國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並簽署一籃子自貿協定的國家。更重要的,多年來智利和秘魯,無論哪個黨上台,都把發展同中國的關係作為國策。今年6月新當選的秘魯中右翼總統庫琴斯基把中國作為其當選後首個出訪目的地,顯示了秘魯對發展中秘關係的政策連續性。中國與這3個拉美國家的關係無疑將為中國與其他拉美國家的關係起到示範作用。特朗普當選或使中拉現「機會之窗」中拉關係有挑戰也有機遇,甚至可能出現「機會之窗」。在世界經濟一片慘澹時,中國仍是世界經濟少有的亮點。以中國現有經濟增長速度看,未來5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佔30%,且中國是全球資本投資增長最快的國家。在相當長一段時間,中國仍是拉美國家經濟增長的引擎。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將使中拉關係可能出現「機會之窗」。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給全球政治經濟帶來的政治振盪,特別是可能使帶有地緣政治意味的TPP擱淺,不僅大大緩解中國的地緣政治壓力,也將有利於中國推動與拉美及亞太地區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當下任美國總統特朗普談論在墨西哥築牆及關閉自由貿易大門時,中國則在拉美搭建合作的橋樑。而在秘魯舉行的APEC領導人峰會,無疑將為中國推動與拉美的自由貿易,特別是中國提出的亞太自由貿易區提供重要的舞台。文:賀雙榮〈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中拉關係與對拉戰略項目組首席研究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3日) 外交 中國外交 拉美

詳情

王毅的野蠻和傲慢

6月1日,出訪加拿大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與加拿大外交部長狄安(Stephane Dion)會面,並召開聯合記者會。在記者會上,加拿大IPolitics新聞網站記者康娜莉(Amanda Connolly)提及去年8月遭中方拘禁並於今年1月被控「非法刺探及竊取國家秘密」罪名的加拿大公民高凱文(Kevin Garratt)、南海擴張爭議與中國領土野心、香港銅鑼灣書店人員被失蹤事件、中國對待維權人士充滿疑慮等事例,質疑「為甚麼加拿大要尋求與中國發展更密切的關係?你們打算如何利用這種關係以促進該地區的人權與安全?你是否在會談中特別提到高凱文案?」狄安回答:他自己確曾向王毅提及高凱文案,雙方對於人權進行了「誠實而坦白」的對話,「我們都預料到,我們無法一直坦誠直視對方,但我們必須有所進展」。話音剛落,姓黨的中央電視台接著向王毅另行提問。王毅一反常態,打斷了央視記者的提問,當著狄安和全球記者面前,對先前那名加拿大記者大動肝火,痛斥她的問題「充滿偏見和不知從甚麼地方來的傲慢」,表示「完全不能接受」,並且以輕蔑的態度質問記者,連環提問,咄咄逼人:「妳了解中國嗎?妳去過中國嗎?妳知道中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面貌,把6億以上的人擺脫了貧困嗎?妳知道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一個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如果我們不能夠很好的保護人權的話,中國能取得這麼大的發展嗎?妳知道中國已經把保護人權列入我們的《憲法》當中嗎?我要告訴妳,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妳,而是中國人自己!妳沒有發言權,而中國有發言權!所以請妳不要再做這種不負責任的提問。中國歡迎一切善意的建議,但我們拒絕任何無端的指責。」這是中共官方針對人權問題的經典回應。如果大家設身處地在那位女記者的立場,究竟應該怎樣回答王毅的問題?至少我會這樣回答。王毅問:你的偏見和傲慢不知從何而來?答:你對我的偏見和傲慢才不知從何而來。王毅問:你了解中國嗎?你去過中國嗎?答:了解鬼國,起碼比你了解得多。去過鬼國,還記得「一帶一路夜蒲團」成員也是去過中國的。王毅問:你知道中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面貌,把6億以上的人擺脫了貧困嗎?答:那麼你知道中國共產黨正是把那6億以上的人蓄意陷入貧困、餓死、殘酷鬥爭、一窮二白的元兇嗎?王毅問:你知道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一個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答:那麼你又知道中國太子黨、貪官及親屬外逃和境外洗錢的規模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貪官外逃國家嗎?為何這些殘民自肥的人渣不選擇安居於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中?王毅問:如果我們不能夠很好的保護人權的話,中國能取得這麼大的發展嗎?答:中國權貴能夠發大財,正是你們犧牲一般人的基本人權與自然環境之惡果。如果你們能夠很好的保護人權的話,獨立異見人士或香港書店員工會被囚禁或被失蹤嗎?王毅問:你知道中國已經把保護人權列入我們的《憲法》當中嗎?答:知道,或許能拿它來擦屁股吧。王毅說:我要告訴你,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你,而是中國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而中國有發言權!我也要說:謝謝你告訴我。那麼我也要告訴你,最了解香港人權狀況的不是你,而是香港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而香港人有發言權!我更要告訴你,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你,而是中國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中國政府也沒有發言權,只有中國人才有發言權!有種的話,舉辦中國全民公投,評價中國人權狀況。王毅說:中國歡迎一切善意的建議,但我們拒絕任何無端的指責。我也要說:香港人同樣歡迎一切善意的建議,而我們也同樣拒絕任何無端的指責,更加堅決反對有人硬要把我們善意的建議抹黑成無端的指責。畢竟,王毅除了動怒發火,口吐垃圾之外,還可以有甚麼樣的本領、智商、情商呢?難道外交就是罵人,罵人成就外交?作威作福有餘,深沉內斂不足。很顯然,他這次是借辱罵加拿大記者,來曲線發洩針對加拿大外長狄安在雙方會面時對王毅自己強調「人權」議題的不滿,手法極度露骨和卑劣,一副黑幫分舵老大的口氣,找人發洩,面前捅刀。王毅來這套,究竟是哪門子的國際外交禮儀?無論如何,幾乎可以肯定,王毅近年師承其主子習近平在墨西哥語驚四座的「吃飽飯沒事幹」潑辣語調,然後「用好用盡」每個外交機會,來向習近平彰顯自己的模仿功力和學習成果,把習近平「不信邪」的「痞子氣」深層地內化到自己的頭腦,盼望贏得習近平垂青,另眼相看,同聲同氣,步步高升。這樣的做法,看在歐美文明國家的官員和人民眼中,只有八個大字:流氓無賴、色厲內荏!還記得在2000年,獨裁者江澤民雖然大罵質疑他欽點董建華連任特首的香港記者「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I am angry」,但還是說了「這算我得罪一次了」、「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以一個長者跟你們講,我不是新聞工作者,但是我見得太多,有必要告訴你一點人生的經驗」等語來緩和氣氛。至於2016年的中國外長王毅呢?「你沒有發言權,中國有發言權!」這等於用英語說「shut up」!真是連江澤民的級數都沒有。在文明國家,公然侮辱或誹謗記者是有法律後果的,記者無需忍氣吞聲,權貴無法趾高氣揚。以台灣為例,今年4月13日,國民黨前媚共主席連戰的女兒連惠心,3年前因投資禁藥案到台北地檢署應訊時,涉嫌怒罵《壹周刊》李姓女記者「神經病」而遭公然侮辱罪起訴,雙方終於在台北地方法院達成和解,連惠心賠償50萬元新台幣,其中40萬元捐給4家公益團體,當庭經法官確認和解結案。由此可見,一旦有人罵記者一句「神經病」,就可能需要付出公義代價。那麼,手執大權的中國外長王毅呢?他大罵加拿大記者的提問是「無端的」及「惡意的」指責,又是否構成損害名譽?大家不妨深思。我很期待王毅之流有朝一日會被人告上外國法庭。畢竟,中國憤青和愚民基於狹隘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近年來創作出許多中國外交人員公然大罵外國記者的虛構段子和杜撰故事,用來滿足自己的狂妄自大虛榮心理。其中一則段子是關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孔泉就保釣人士燒毀日本國旗罵哭日本女記者」的對答,足見中國某些網民跟現實中的中國外交官員同樣流氓潑辣,盡顯痞子態度,一直不以為恥。茲錄如下,盼可參詳。日本記者:請問您對保釣人士燒毀日本國旗如何評價?孔泉:注意到此事,北京市環保部門已經對上述人士在北京市區焚燒垃圾,造成市區空氣污染進行調查。按北京市有關焚燒垃圾的處理規定,可能會處以較高金額的罰款。我們建議並呼籲,以後不得隨意焚燒此類垃圾,應在專門的垃圾處理場所處理這樣的垃圾物品。日本記者:你們網上還有人說我們的神社是神廁,真是太過分了!孔泉:我沒有看到相關的報道,但我感到困惑的是:不是廁所,你們首相天天去幹嗎?日本記者:我抗議你污衊我們的神社!孔泉:那位日本記者,請你站起來說話。日本記者:我是站著!孔泉:對了我忘了, 日本人站著跟沒站差不多。這則煽動民族仇恨厭憎、損害日本國民尊嚴的段子一直沒有被嚴控輿論的中國網警刪除,而且被放任在中國廣泛流傳,足見許多中國網民、中國官方、王毅之流對待外國記者的心態是一樣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開口發砲,公開討伐,記者即間諜,應堅決鬥爭。由此可見,他們活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有完成從野蠻人到文明人的進化,只不過是追求在獨裁與奴役技巧上不斷精進,實在相當可惡。畢竟,面對王毅事件,看在許多加拿大人(蘇錦樑、曾鈺成等人暫不在此列)眼裏,為了賺錢,唯有苦笑,捫心自問,善惡分明,拒絕野蠻,堅持文明,看你這個東方野蠻專制大國何時覆亡! 國際關係 王毅 外交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