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納百川:外籍法官對香港司法之貢獻

田飛龍副教授於上周五(3月3日)的《明報》觀點版撰文,題為〈香港「客卿司法」之反思〉。田指控香港的外籍法官判刑「畸輕畸重」,「縱容社會運動激進化甚至港獨分離主義,不利於香港繁榮穩定及《基本法》秩序維護」,質疑他們的「立場與裁判是否適合維護香港法治整體秩序,兼顧權利保護與公共利益」,田於是總結應該逐步減少甚至不再聘用外籍法官。田的擔憂實不必要,礙於篇幅,筆者在此簡單回覆重點。 判刑理據 田以「七警案量刑確屬過重」為引子。田可能是未及細閱杜大衛法官的書面判刑理據,筆者於此略述。事件經過為曾健超於高處花槽上向地面警員淋潑液體,警員將曾制服並把其雙手綁在背後,七警隨即將其抬到一角並對他拳打腳踢數分鐘,導致他身體多處受傷。 香港警察的職責是把疑犯拘捕,調查後落案起訴,交由法庭審理判刑。法律下警察只有在必要時才能使用武力,而且武力必須為合理和合乎比例的程度。當他們對於沒有防禦能力的示威者使用武力時,已干犯了襲擊罪。 法官指每一名警員都有責任阻止他人(包括同袍)犯罪;上司在旁目睹而不阻止,亦等同於鼓勵下屬犯罪。 七警經審訊後定罪,求情指他們長時間履行職責,卻被示威者辱罵和暴力對待。法官參考上訴庭許文

詳情

中港合流炮轟香港司法制度

七警案判決後,不僅香港的警員、家屬及「愛國人士」義憤填膺,3.3萬人「非法集會」力撐七警,指摘法官判刑過重。與此同時,中國的「毛左」、民族主義者及官媒突然出奇地「憤怒」起來,且同樣將矛頭對準法官及香港司法制度。 《環球時報》指香港司法制度「延續了殖民地的色彩,並沒有像香港政府一樣建立起對中國憲法和《基本法》的忠誠,因此遇到與政治有關的案件時,它就容易跑偏」。 《人民日報海外版》則說七警案法官杜大衛是英國人,「而香港法律系統中不僅有大量外國籍法官,且更多人是港英政府培養出來的」,並引述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院長顧敏康指「這種制度顯然存在商榷的地方,那就是立場問題可能影響他們對案件的判斷」。曾因敢言而遭整肅的廣東《南方週末》也罕有撰文抨擊香港司法系統及政府內部「不乏同情『佔中』的人士」,終審法院法官更只有兩人是香港籍,長遠而言「是一個應該解決的問題」,即修改基本法去限制外籍法官數量。 黨媒喉舌是赤裸裸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以其宣傳紀律這絕非無的放矢,更不可能是個人意見,而是替黨發聲,為整肅香港司法制度製造輿論。事實上,本港左派早就不斷攻擊香港外籍法官,質疑其忠誠。雖然中共領導人及本港高官的家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