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叔:生涯規劃要包括發夢

老友的兩個女兒都富音樂才能,於校際音樂節中獲獎無數。香港名女校畢業後,赴美升學,先後入讀著名的茱莉亞音樂學院,都得碩士學位。大女在加拿大結緍生子作歸家娘,每天柴米油鹽接送子女,除了教子女學琴外,生活與音樂無直接關係。 妹妹在紐約結婚後與丈夫開了間三文治店,就靠賣三文治為生。夫在電台掙得每周一晚介紹古典音樂節目的職位,工資僅夠付汽油錢。她兩口子留在紐約,為的是有較多演出機會,因為可以接些臨時散工演出,包括:在宴會中組個小型室樂或四重奏、年中各管弦樂團要演出人多的曲目時,要增強陣容,也會多聘些人手。她告訴我,若離開紐約,這些機會也少了。 平日一周五日每天十小時在夫妻檔工作,非常困身。倘要放假,也就聘個大學的師弟妹來頂檔。她指出隔鄰餐廳的侍應廚師中,約七成都是藝術學院的畢業生,有唱歌劇的、作曲的、寫劇本的、跳舞的、做電影/戲劇演員和導演的……人才嘛,要啥有啥,實在可以夠組個劇團搞演出了。他們待在紐約,因為這裏較能掌握市場的動向脈搏,盼着有多些機會演出。 來美前,你可知道是如此謀生嗎?「讀書時大約知道一些,只不知道這麼久都還是這樣……不過見多了,心也平靜了。」 有個後輩問,侍應廚師賣三文治的都

詳情

《Produce 101第二季》讓有夢想的孩子走花路吧!

上星期五《Produce 101第二季》終於完結,101位來自不同經紀公司的男練習生由國民選拔出11位成為新男團Wanna One的成員,這個生存實境節目以第一季的女團I.O.I選拔為藍本,首先以練習生的能力分為A-F級後進行組合對抗、再由練習生以個人專長由Rap、Vocal、Dance三選一作評價、最後由主題評價選出20強。由今年3月9日全員101位登上韓國綜藝節目《M Countdown》發布主題曲「我啊我」,直到上星期五的現場直播的最終評價四個多月,儘管能夠出道的11位未必符合大家的預期,但每位練習生都付出了不少汗水,才換到今日的機會。 Wanna One 11位成員包括第一名的姜丹尼爾、朴志訓、李大輝、金在煥、雍成宇、朴佑鎮、賴冠霖、尹智聖、曾為〝NU’EST 〞成員的黃旼泫、裴珍映和河成雲。由4月7日開播,本人已經很偏好MMO的姜丹尼爾,所以當他最終1等取得出道曲Centre 位置,實在欣喜若狂。不少人會覺得就算22歲的丹尼爾就算不能在這次出道,也可以和其他同在CJ子公司MMO的孩子,包括同在MMO的27歲的尹智聖一起出道,但只要作過一點資料搜尋,就會了解到原來丹尼爾和尹智聖

詳情

對曾燕紅老師登峰反感的人 他們在想什麼?

曾燕紅老師登上珠穆朗瑪峰頂,成為首名征服世界最高峰的香港女士。在熱烈掌聲背後,其實還有一群持相反意見者,對曾老師的做法不以為然。這班小眾,不敢在任何公開場合發聲,避免負上「政治不正確」的罪名而招來萬箭穿心。他們對於圓夢勇者曾老師的質疑,卻實在有討論價值。 香港女性登珠峰頂,無論如何是一項創舉。曾老師對登頂的熱誠及其過人毅力,毋庸置疑,也因此令大眾亢奮。背後邏輯,跟本土運動員在海外為港爭光所掀動的情緒,如出一轍。這層面上,是鮮有反對聲音的。 藉英雄主義式活動鼓勵學子 未必適合 綜合身邊對曾老師持保留態度的觀點,主要反對的是曾老師與傳媒,對於登峰一事的包裝手法——藉英雄主義式的高危活動鼓勵莘莘學子,未必適合。 我們時常掛在口邊的夢想,可分兩種。一種是以天下為己任,助人為本。例如革命者推翻封建制度、醫生到落後地區治療病童、戰地記者將殘酷真相公之於世。此等夢想,除了關乎個人榮辱,還實際上於世有益。 第二種夢想,則個人主義得多。例如現在很多年輕人追捧的工作假期、單車環遊世界,甚至是擁有100輛電單車,都可以是夢想。人生苦短,追夢無罪。然而,這類型夢想,純粹滿足個人志趣,如果硬要拉拔至貢獻世人的層

詳情

夢想變成興趣

潮流興講追夢,因為此地從不鼓勵,講求實際才是金科玉律,「贏在起跑線上」這一句流行於家長之間的話,盡現了一種價值觀。如是者,日劇《四重奏》的四名主角無疑很離地。 《四重奏》是失敗者的相濡以沫,歌頌他們的情誼;四個主角,松隆子是愛上懦夫但又被懷疑殺夫的少婦;滿島光有着悲慘童年,卻心地善良;高橋一生遭前妻嫌棄,嘴巴刻薄,但他的溫柔都在微小地方;松田龍平似乎家境最好,他單戀松隆子,心之所繫,也因此促成四人組成古典樂團,在輕井澤的一家餐廳演奏。 他們已年過三十,全都一事無成,而且沒什麼才華,都是人生失敗組,卻堅執地做着一個古典樂團夢;或者應該說,四人都是有意識地選擇當失敗者,他們堅執,因為清醒着,所以需要同伴才能一起繼續追夢,也許對於沒有才華的人,把夢想變成興趣才是出路,方可走下去,彼此圍爐取暖,即使毫無成就。這也是四人當初不熟悉彼此背景,雖然各懷鬼胎,但又一拍即合的原因。他們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就像家人一樣。 不知道聽誰說過,要夾band先夾人,四重奏古典樂團亦然,他們不只是隊友,也是家人,但家庭是什麼呢?在他們的關係中並非一夫一妻有仔有女,就稱得上完整,對於某些人來說,家庭需要重新定義。劇中松

詳情

「四重奏」之夢想醒來後只是一場夢

四重奏(Quartet)的意思,字面上即是四件樂器繞著一個主旋律合奏,也儼然是一個說故事的獨特節奏,一套細節豐富、不容易完全解讀的敘事手法。在坂元裕二的劇本下,「四重奏」的主角真紀、別府、家森和小雀,除了當真組成了弦樂四重奏團隊「Doughnuts Hole」,角色之間的互動都有這樣的連結。四個人的故事,就如不停為彼此的情節作鋪墊,是對方滑音時的點綴,休止靜默時的註腳。 (內含劇透,但不少人都重複看了兩三遍以上別怪我劇透只怪自己看得太慢。) 日劇「四重奏」劇照 「我雖然愛她,但是已經不喜歡她了。」真紀的丈夫幹生如是說。他愛的,是愛情,套句老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他不喜歡的是婚姻,也套句老話,是到處楊梅一樣花。——「談戀愛的時候,我以為她是個特別的人。啊,原來她也只是個普通人。」故事用對倒的方式,描述了他們面對同一件事情上的兩種心思。真紀眼中用來墊煲底的垃圾,幹生眼中卻是珍貴的詩集,見微知著,真紀追求平實的婚姻和家庭,讓她得以磨平人生的稜角,幹生想要的,卻是浪漫和不落俗的愛情。而整個故事落墨的第一個比喻,就正是他們關係的隱喻。吃炸雞的時候,就像一般人的習慣,真紀理所當然的擠了些檸檬汁,卻

詳情

沒有夢想的香港人?

近日,一位地產財團的主席都慨嘆香港「已變質」,「只係炒樓、整高啲(樓宇),或者賺多啲」;身邊不少朋友都失笑:因為令他們感到最生活迫人的,正正就是一個「樓」字。 適足住屋權是人的基本權利之一,《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11條要求締約國保國民的基本生存權利,亦有特別點明「包括足夠的食物、衣著和住房」。但何謂適足的住房?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委員會《第四號一般性意見:適足住屋權》就指出,適足住屋權本身,不只是有瓦遮頭,還包括尊重尊嚴、生計、兼顧居民生活方式、社區網絡、文化身分表達、免遭迫遷、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獲取資訊和參與公共決策權。[1] 香港人的適足住屋權又如何呢?首先,香港樓價高企屬世界馳名;根據美國顧問公司Demographia 公布《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於2016年,香港的樓價入息比率(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數)為18.1倍,即一個家庭要不吃不喝約18年才可置業;這個比率屬全球之冠;而香港已是第7年蟬聯此「寶座」。 而聯合國經社文委員會亦在2014年審議結論中:「委員會感到關切是,香港在提供價格為居民可負擔的適足住屋方面投資不足,導致較高比例的人口生活在

詳情

曹星如傳奇的啟示

3月11日晚上,在會展上演了曹星如對WBO超蠅量級亞太區拳王向井寬史的「王者對決2」,我有幸能買到第二行的門票與助手Jen入場欣賞這場精彩的賽事。我要感謝Rex(曹星如洋名)的經理人劉志遠,安排開場之前介紹我認識這位「神奇小子」,與他傾談及拍照,傾談間我對香港拳擊界的現况加深了認識。 Rex憑着其打不死的「香港精神」,被港人封為「神奇小子」,這個稱號實在是實至名歸。不論在出賽還是訓練期間,Rex多次受傷,他的成就可謂以血汗換回來的。他當天作賽時,都表現得甚為吃力。我們作為觀眾,一回合三分鐘的拳賽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對擂台上的拳手來說,三分鐘彷彿是永遠。 Rex於2011年出道,至今已連贏了21場賽事,成績斐然。在超蠅量級別中,他屬於「手長腳長」,他的拳「reach」比向井長兩吋,作為拳手這是重要的優勢。 賽後Rex表示比賽時「雞心」(胸口位置)曾中拳,感到非常痛楚,當時處於下風的他,如不是聽見台下觀眾大聲叫「曹星如!曹星如!」,以及不斷疾呼「頂住呀」打氣,他可能也站不起來。因此他謙虛地說,這次的勝利是在大家的支持下得到的。 Rex的故事有三個重要的啟示。第一,他在擂台上展示的堅毅不屈

詳情

曹星如,多謝你

神奇小子K.O.日本拳王,取得21連勝,再次創造歷史。他不但成就了自己的夢想,也告訴了香港所有人:在社會那條成功方程式以外,人生尚有很多可能。 曹星如的青少年時代,和很多香港學生無甚分別:喜歡打機,討厭讀書,毫無目標。他甚至比一般「廢青」更不堪,中四輟學,會考捧蛋,做過倉務及跟車。那時候的他大概就是那種香港父母用來恐嚇小朋友的例子──「嗱,你唔俾心機讀書,大個就好似哥哥咁架啦!」 然而,自2011年成為職業拳手,他不但一步一步爬上拳擊界巔峰,更成為了香港無人不識的運動明星。可能是他瘦小的身形,也可能是那招招積積的神情,相比李麗珊、李慧詩等港產世界級運動員,曹星如更多了一份「香港仔」的味道,更容易令年青人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昔日的反面教材,變成了青少年所尊敬的夢想家。在年青人心目中,他的地位比香港家長趨之若鶩的醫生律師i-banker更高。 回想上月,短短三星期內發生了七宗學生自殺事件。我向來覺得,學生自殺不是為了逃避,而是因為不知應該追求甚麼。父母口口聲聲「為你好」、「唔想你第日咁辛苦」,但在學生眼中,卻只是將這些傳聞中的「艱苦生活」推前至孩提時代。入到大學神科,做到醫生律師,就h

詳情

錦上添花多的是,慧眼新星有幾人:曹星如的啟示

錦上添花多的是? 看著本地多份報章及電子傳媒報道香港拳王曹星如21全勝,有人歡喜有人愁。曹星如令我想起了李麗珊、黃金寶、胡兆康等等出了名的運動員。那麼,尚未出名的而仍在默默耕耘的;卻大有可能被人潑一大盤冷水,並受到各方面的壓力? 從來都是這樣的:「十年窗下無人聞,一舉成名天下知」。然而,香港的文化及體藝事業多少年來有能慧眼識新星,以及培養出色的文藝及體藝人才? 雪中送炭有幾人? 最記得陳肇麒,未出名前只能全職做其他工作,兼職踢足球。香港很有錢,庫房年年有進賬;香港人也很拼搏,個個都想做醫生律師會計師——將來會賺錢及收入穩定可養家供樓的工作。於是,出了一個曹星如,大家都很興奮,因為打拳都可以夢想成真做拳王賺錢。 試問一句,當年Beyond還是地下樂隊的時候,誰又會慧眼識新星,雪中送火炭? 香港的「迦太基化」! 什麼是「香港的『迦太基化』」?來看日本作家森本哲郎的書《一個通商國家的興亡:迦太基遺書》。書中作者眼見日本淪為只懂得向錢看的國家,以歷史中的迦太基只懂經濟及商業來告誡日本人,要多元化發展包括文藝、體藝等各方面,不要盡是向錢看! 如果,連日本這一個擁有亞洲最強的「軟實力」的國家,也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