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淡年代

友人看占渣木殊電影《柏德遜》,提出一個觀察:在電影描繪的七日生活中,巴士司機詩人柏德遜與其愛追夢的妻子羅拉,並沒有性生活。他們行為上很親密,可稱恩愛夫妻,但性在他們的生活中是缺席的。友人認為這種描繪方式令二人更不像真實生活中的人,大概是出塵的意思吧。 不過「無性夫妻」是現實社會現象,近年有所謂「頂思族」(DINS,即Double Income No Sex)興起,意指幾乎無性生活的夫妻,一年做愛不超過10次,在日本這數目也就直接被歸為「無性夫妻」。數據看來有點嚇人:目前美國有20%亦即二千萬對夫妻屬於頂思族,德國有調查指1/3的夫妻很少有性行為,日本的數據是無性夫妻佔35%。 有愛 無性 看過關鍵評論網的一篇報道,其中一對美國夫妻公開承認並無敦倫,並且以後都不打算這樣做。他們在主張不進行性行為的網站Aven上結識,無性婚姻是一種承諾。 換言之,他們視此為一種值得宣揚的生活方式。 必須聲明,我無意judge任何人的私生活,也不想用危言聳聽的方式談及有關性的話題,我對思考藝術呈現與現實世界的關係更感興趣。類似是說,如果電影是夢,我們的夢是如何改變的呢?2011年我寫過一篇短文,提到日本的「

詳情

電影節小檢

又一年電影節過去,趕場貪看的日子完結。 下面是六部看過又印象特深的。 《巨幅寶麗萊大師》(The B-Side: Elsa Dorfman’s Portrait Photography) Errol Morris從不令人失望,總找來精彩的人物。這次的Elsa Dorfman,是個可愛、童心未泯的大媽攝影師。 她拍的是巨幅「即影即有」人像,非常罕有的寶麗萊20吋乘24吋格式。幾十年來,她拍攝過不少風流人物,包括其詩人好友金斯堡(Allen Ginsberg)。可惜於今俱往矣,時代過去,不少人物離世,Dorfman老了,最可憐是連寶麗萊也停產。在Dorfman工作室的大堆照片、底片,統統淪為未知去向的孤本文獻,靜待時間發落。像電影格式演化,科技逼我們從模擬轉到數碼,《巨幅》是當中的另一悲歌。 好多客戶退回的照片,在Dorfman心中更有價值(她說像唱片的「B面」,是為片名由來)。這個,不正是Morris或很多紀錄片的原則?受訪者不經意的流露、希望在鏡頭前的掩飾,那刻反而最真實可貴。 Morris少有的不叫受訪者對着鏡頭(他別樹一格名為「Interrotron」的訪問形式),反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