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港姐選舉反映香港選舉敗壞程度

嘩,要不要這麼誇張,用到敗壞的程度來形容呀? 還記得湖南衛視的《超級女星》嗎?當年這個節目很受歡迎,節目更破天荒用短訊投票,選出誰是最佳的超女,可是當局卻禁了這個節目,因為說什麼違反規定之類,那時候不少香港人取笑中國節目如此不開放大方,又禁人家自由創作,認為是不要得的行徑。 但想不到香港淪落到連這些投票方式都沒有,要由鄭裕玲一錘定音選出香港小姐冠軍。 以往香港小姐競選都是不少港人假日晚上的活動,但是隨著TVB電視節目質素下降,港人的娛樂選擇多了,港姐選舉也少人看,昔日港姐的評委大多是找了一些香港名流官紳,這提高了一個認受性,同時間也間接顯示這個競選是具有一些公正性,因為在表面上看,有這些官紳,至少造馬都沒有這麼明顯,內裡是否公正是不得而知,但是這種「外表」的制度上至少會讓人信服。這也是營造出港姐一直以來的品牌價值是具有一定的認同。 及後時代改變,電視台亦嘗試以改遊戲規則來從新吸引觀眾收看,當年陳凱琳一屆就是用一人一票選港姐,最後成功吸引眼球,收視也上升,但同時間電視台則未能夠可以估計甚至左右賽果,對於不確定性對於電視台是帶來不安感,及後數屆以五十五十(一半民選一半電視台決定)來保本,以

詳情

其實《蘭花劫》是真.幾好睇

利申,我已經唔知有幾多年無坐喺個電視前面睇CCTVB D劇。記得細個時,我是追TVB啲劇追到畀老豆拎住衣架打,足見到我是幾咁鐘意煲劇。至於點解會睇《蘭花劫》,很簡單就是因為我是「人棄我取」型的人。個個唔鐘意睇、我就偏要睇下佢有幾低清(即是「撒嬌」果啲我就一集都無睇…),結果挺意外,其實是幾好睇的啊。 根據Wiki,「此劇以民初的上海法租界為故事背景,描述失散三姊妹間的恩仇愛恨,刻劃人性陰暗和善良的一面。當中環繞女子監獄的生活情節,使用位於香港中環已關閉的歷史建築域多利監獄作場景。(https://zh.wikipedia.org/zh-hk/%E8%98%AD%E8%8A%B1%E5%88%BC)」 簡單而言,我覺得可以當佢是「Prison Break 民初版」同埋「金枝慾孽」的Mix and Match,感覺上亦唔算是咩大製作。的確,TVB出品,有沙石就在所難免,當中劇情偶有犯駁或者一 啲智障行為就不在話下,雖然觀賞時覺得還好,但前十集睇時,都有不斷Fast Forward。但整體劇本寫得不錯,更加是咁多年以黎我願意坐喺電視面前有心機追睇最後幾集的一套劇。 其實,當我地成

詳情

無綫真的敗給科技?

無綫盈利大跌六成,並承認這是幾十年來最嚴峻的時刻。 回想當年在無綫工作,天天想着如何把自己參與創作的劇集推上五十點收視;在亞視工作時,又每天都提出不少瘋狂構思要打低無綫,今天的無綫,卻是自己慢慢倒下。 與電視台舊同事近期開得最多的玩笑是說亞視人最後真的打垮了無綫,因為目前領導無綫的,不少曾在亞視工作。 不過大部分亞視人,之前也是無綫過去的,上述說法也說不通。 多年前以其他筆名寫過影視評論,說過真正能打低無綫的,是無綫自己,不幸言中。 最強的,居然在沒有對手之時才敗陣。 無綫曾經遇強愈強。麥當雄主政時的麗的,與無綫打過一場又一場漂亮的仗,留下了不少令觀眾回味至今的好節目。 九十年代,亞視曾經風光過,但無綫採取了以逸代勞的對策。 亞視成功的節目,無綫便推出形式內容相近的。亞視劇集收視好,無綫也不會推出猛劇迎戰,因為睇死這二奶台沒有後續好劇,等你播完才一舉收回失地。 在節目策略上,這是成功的,避重就輕,十分聰明,但長期放棄創新,自然積弱。 我不是說無綫節目完全沒新意,只是它放在開發創新的資源有多少,是行內都知道的,所以也留不住人才。 創意產業不是由創意主導,被淘汰的步伐會愈來愈快。 有說法指

詳情

抄襲同謀

製片之中,有一個術語叫logo flip,即顯示公司、節目等標誌的短片,多用來作起結、過場之用。香港的電視台多在播放劇集的時段內,於播放廣告前,或播完廣告後續播劇集時,展示logo flip。近來,我們發現無線電視劇集《與諜同謀》的logo flip明顯抄襲外國作品。 上圖是希臘設計室Unusual所設計的海報,用來參與希臘平面設計師協會在二零一零年舉辦的「反種族主義」徵件活動。圖像代表黑白種族的兩隻手互握,兩手同時又握住一枝手槍。 上圖是《與諜同謀》logo flip的截圖,在「同」字上的圖樣,與剛才提及Unusual的海報非常近似,只有幾項微小不同,例如黑白色互換、槍管粗幼等小節,而設計意念——也是一個構圖的基礎——卻是完全相同,難以說這是巧合,而非抄襲。再說,原作海報意義深遠,它不是以一個大心形加上LOVE and PEACE,以畫公仔畫出腸的方式構成,反而將人性加入海報之中。到底是黑人與白人之間的關係,應由對立(手槍)走向和平(握手),還是相反地由和平走向對立?越看海報,越令人再三反思。然而《與諜同謀》的logo flip 硬生生地將「與」、「諜」、「同」、「謀」四字,分別加入

詳情

BedTalk系列:曹星如上不到大台?

關於曹星如21連勝的消息,人人都在熱血瘋傳。事後陳志雲講因為TVB習慣向本地體育賽事主辦單位收取直播製作費,最後經理人拉倒轉播,而本身和曹星如有廣告合約的華為側為他在面書全程高清直播,高峰時點擊率超過十四萬。原本我專頁分享此事主要都是說大台的守舊和迂腐錯失賺收視的機會,但我忽略了一件事:拳擊賽事在電視直播,其實很難去控制事情有多血腥。鼻青臉腫是家常便飯,而拳擊繩圈也是不少拳手的英雄塚。 Ruby Goldstein做拳擊手的職業生涯不算標炳,所以退役後沒法子做星級教練,反而選擇做裁判。經過不少重要賽事,1960年代他已經成為拳擊界德高望重 的好裁判。他在休息六個月後(聞說是因為心臟問題)接了一場拳擊賽,是過往對賽,同樣是世界冠軍的Emile Griffith和Benny Paret。為隆重其事,比賽選了在紐約進行,美國廣播公司更現場直播賽事。Griffith 曾經是此級數的拳皇兼世界冠軍,但早前被Paret擊倒了。新舊拳皇再度交鋒,就像費達拿和拿度,林丹和李宗偉一樣的「既生瑜,何生亮」的終極對決。 賽事前亦充滿火藥味,在當時民風仍然保守的美國,Paret在過磅時挑釁Griffith同性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