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者的「恐襲」

路靜人稀的大埔一隅,有鷺鳥巢被搗,導致五死十傷,「傷者」傷勢嚴重,至截稿前,其中一名傷者需「人道毁滅」。是次自然界的「恐襲」,已由康文署承認責任,並表示「深感抱歉」,指此乃根據漁護署建議來修樹。 樹枝茂密,鷺鳥擇良木而棲,何罪之有?政府既然有目測港珠澳大橋的驚人判斷力,為何不好好運用「目測力」,免傷雛鳥?貴為全港最大黨,該黨該區的區議員提供答案:接獲市民投訴鳥糞。到底這位區議員,有否向政府部門反映該地衛生狀况?漁護署給康文署的建議,又基於哪宗投訴?區議員只顧人而不顧樹木不顧鳥,又如何為市民「打造」優質社區? 據悉,鳥巢位處小山丘,小丘上有學校,沿路「登頂」可見紅磚建築,是舊時民政大樓、今童軍中心,筆者年前走訪,鳥語花香,卻甚少途人行經。區議員到底接獲哪個市民投訴?誰來判斷處理投訴的手法?觀乎網上迴響,倒有不少大埔區居民控訴區議員。 政府執意開發生態價值稍低的郊野公園,擬建房屋供市民居住;在墟市和火車站旁難得的一片綠地,政府和區議員卻互相「射波」卸責,區議員的終極龍門竟是食環署,指食環署可清理得頻密些。政府與最大黨這等言行,如何給市民信心?誰保證執行新政時,可平衡「開發」與保育?今日雛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