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堡戍:《蜘蛛俠:強勢回歸》:最沒有Marvel歡樂色彩的英雄?

在漫畫裏,蜘蛛俠是Marvel最受歡迎的角色。但電影裏的蜘蛛俠,卻似乎偏偏是最沒有Marvel歡樂色彩的英雄:帶著喪父的陰影,一直深深自責,長大後又面對各種不如意的事情。蜘蛛俠兩度重拍,易角又易主,來到今天,Marvel會怎樣處理這個複雜又帶點憂傷的英雄?這或許也是觀眾最好奇的地方。 街坊英雄 故事回到蜘蛛仔還未成蜘蛛俠時。《英雄內戰》的一役發生兩個月後,蜘蛛仔Tom Holland在Iron Man的要求下,要先做「街坊英雄」,才考慮讓他加入復仇者聯盟。一個只有十五歲的普通高中生,到底可以做什麼?或者就和助人為樂的童軍差不多。 於是,他試圖制止偷車賊作案但原來是車主、尋獲一架「失車」,但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架單車是否因偷竊而來。他繼續努力救急扶危,結果卻笑料百出,似乎不太稱職。但不要緊,一批來自外星球的高科技物料,被製成黑市武器,讓蜘蛛仔有了一施所長的機會。 青春期煩惱 今次由Marvel操刀的《蜘蛛俠》,片廠特意安排四個資深編劇操刀,因此電影除了一如以往有大量笑料,劇本也同樣嚴密,搞笑得來高潮迭起,看得非常過癮。只是,少了《蜘蛛俠》以往用蜘蛛絲,在城市裏飄來盪去自由穿梭的招牌動作

詳情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

《變形金剛》或者是最成功的商品,因為它示範了商業電影完全的公式。男人最喜歡什麼?超級跑車、機械人。當然,最好還有永無止境的打架。但片廠還是不放心,於是《變形金剛》再加入Megan Fox這樣的美女,保證票房萬無一失。自我複製了十年,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來到第五部,今次搬出古人亞瑟王,左塞一隻上古恐龍,右塞一個圓桌武士,然後繼續抄襲自己,肆無忌憚地繼續複製老套。但片廠機關算盡,實在超過觀眾的忍受底線,結果美國的開畫票房,刷新系列的最低記錄。 橋段了無新意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講述原來這些機械人,從英國亞瑟王的時代開始,就一直隱居在地球,還一直暗中「造王」。身為亞瑟左右手的梅林,之所以懂魔法,是因為拿到了變形金剛的法杖。而這支法杖在地球,直至變形金剛發現這枝法杖,可以讓他們原本的星球復活,便展開了人類、博派、狂派的爭奪戰。 儘管加了個亞瑟王,故事看上去依然見慣見熟,因為爭奪會摧毀地球但能夠復活外星的東西,幾乎是每集同樣的橋段。而博派領袖柯柏文的叛變,這個電影宣傳的重點,其實《生死時速》和《復仇者》的鷹眼都早已玩過,感覺了無新意

詳情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還有下集的爛攤子?

《變形金剛》(Transformers)自從2007年推出首集後,十年間不知不覺已經來到第五集《變形金剛:終極戰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當年首集上映時較多人批評機械人的造型設計,故事水準尚可,然而接續作品水平每況愈下,演員陣容也曾經變更,機械人角色雖然越出越多,可是在電影中面目模糊,打鬥混亂,幾乎不能分清誰正誰邪。上集導演米高比爾更遠征香港取景,還引來「收陀地」事件(雖然不是重點),最為人詬病是因為中國資金的投入,各種植入式廣告事無忌憚在電影不同角落出現,更胡亂拼貼和建構香港環境,已經是一場觀影災難。 可是觀眾不要以為上集已經是此系列的低點,本集也不惶多讓,米高比爾似乎很想將他最喜愛的各種歷史、類型片、喜劇、愛情等元素放進同一部電影中,於是本片情節遠由英國圓桌武士時代亞瑟王故事開始,中間再提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至電影處於的時空,不少重要歷史事件每每與變形金剛有關,而這些歷史的影響亦延伸至今集主角一群人物。本來這些設定都無傷大雅,只是導演想認真處理卻顯得吃力,根本未能兼顧幾條故事線,整個敘事非常混亂。過往數集最大的通病多是拍攝和剪接零碎,在劇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