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後基建工程規劃是進步還是退步?

香港主權移交20年來,有關大型基建和城市發展的社會運動,表面上總是輸多贏少,剷的剷、倒錢的倒錢。近廿年較大爭議的事件,琅琅上口總數到天星皇后、利東街、高鐵、新界東北等。當中我認為高鐵是為市民就城市發展帶來最大的啟蒙和最多面向的反思。 大概2008年開展的高鐵爭議至今,除了司空見慣的弊病如諮詢不足、決策不透明、欺負弱勢、成本高昂問題等,還引起以下幾個面向的拷問: 一、中港融合議程逼近 記憶中2008年之前社會上較少人對「中港融合」敏感。那時政府推銷高鐵是正藉香港經濟還未復蘇,因此「與國家接軌以帶動經濟」是很合耳的論調,「不接軌就被邊緣化」確是嚇人。高鐵的爭議首次帶起對此等論述的質問,從理念、政治考慮,到實際效益、法制、社區及環境影響等徹底拷問。這一定對港人好?對兩地好?就算總有點經濟效益,但政府的方案能否達到?例如政府聲稱廣深港高鐵能推動「一小時生活圈」,但實際上「一小時」是指西九龍至廣州南站的車程。通車後約八成半在西九高鐵總站開出的列車只是前往深圳福田/廣州番禺,以上兩地分別只屬深圳及廣州近郊,離市中心甚遠,非常「吊腳」。到底如何達到「一小時生活圈」?不是自相矛盾嗎?如果為着連接上海及

詳情

東大嶼計劃 可能是最巨型的「大白象」

政府至今提出了多項發展大嶼山的建議,當中野心最大、成本最高的莫過於東大嶼山都會計劃。根據計劃,政府將於大嶼山東岸及薄扶林之間的中部水域,即喜靈洲和交椅洲一帶水域填海約1000公頃,與梅窩一併發展成新的核心商業區,居住最多70萬人口。換言之,東大嶼山都會計劃就是在大海中心從零開始興建比沙田更大的新市鎮,箇中成本包括填海、建立人工島與港島、大嶼山之間的交通系統,以及建構服務當地居民的社會、醫療、教育和保安基建,所耗金額將比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和計劃中的機場第三條跑道加起來更高昂,成為香港史上最大型的基建計劃。問題是,自從兩年前(2014年1月)梁振英宣布計劃以來,政府從未拿出任何質性或量性證據,證明香港需要這項規模龐大、成本高昂,而且對環境、海洋生態以及整個繁忙交通水域皆影響深遠的發展計劃。整個大嶼山發展計劃中,只提及東大嶼山都會是解決香港日益增長之人口及住屋需要的「長遠策略性增長區」。無法滿足短期住屋需要 長遠多此一舉城市規劃十分複雜,牽涉多項互相關聯的因素。但當中人口和住屋,是任何城市發展計劃的兩大推手,尤其是一直面臨住屋短缺的香港。香港人口現為730萬。根據政府統計處的估計,到2043年將上升至822萬,2064年則回落至781萬。至於住戶數目,2014年的數字為243萬,預計高峰將為2044年的293萬,並於2049年回落至291萬。換言之,當可容納70萬人口和26萬住屋單位(以每戶2.7人計算)的東大嶼山都會於2040年代中旬落成時,香港人口已在減少,住屋需要亦已遞減。另一方面,由於東大嶼山都會在2040年代方能落成,此項計劃亦無法滿足香港的短期住屋需要。因此,計劃不但無法解決燃眉之急,長遠而言也是多此一舉。諷刺的是,即使沒有東大嶼山都會,政府也能達成其建屋目標。根據房協於2015年發表的報告,香港現有267萬住屋單位。政府去年12月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2015年周年進度報告》提出要在未來10年建造46萬個新單位,將總住屋單位數目增加至313萬。新建單位中,10.6萬是為目前身處惡劣居住環境的住戶而興建。新單位將分佈於觀塘北、粉嶺北、東涌、洪水橋、元朗南及將軍澳的新發展區及重建區,以及多個將改變法定用途成為發展用地的地方,完全可以滿足2044年高峰期的293萬戶住屋需求,而以後的住屋需求便會回落。東大嶼山都會只會令住屋單位供應過剩。額外100萬可容納人口從何而來?如果東大嶼山都會順利落成,香港長遠可容納的人口便將增至923萬——包括現有9個新市鎮(規劃總人口為408萬)、新市鎮以外地區(390萬)、計劃中的新發展區及發展用地(55萬)以及東大嶼山都會(70萬)。然而,根據統計處的估計,香港人口於2043年的高峰亦僅止於822萬水平,2064年更將回落至781萬。這額外的100萬人口從何而來?究竟誰會住在東大嶼山都會興建的新單位?什麼政策可以吸引這麼多人移居香港?政府是否有政策或計劃吸引如此大量的新移民,卻把公眾蒙在鼓裏?否則,政府有何道理要在海中心憑空建造一個新都會?倘人口密度高 「提升生活品質」從何談起?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假如開發新都會的目標是提高香港人的生活空間、增加住宅單位的面積,改善香港人30年後的生活品質,那將把70萬名香港居民從別區移居至東大嶼山。那將是香港史上最大型的人口遷移,政府會在新都會興建較大的公屋單位嗎?如何在自由市場裏,推動私人發展商在新發展區興建大型又可負擔的單位?政府已充分考慮此舉所造成的政治、社會和經濟影響嗎?政府有沒有分析從虛無中創造新城市的國家,像澳洲首都坎培拉、緬甸的奈比多、巴西的巴西利亞,吸收他們從頭開始建立一個新城市的經驗?與此同時,倘若東大嶼的人口密度高達每平方公里7萬人(在1000公頃土地上住70萬人),那將比現時人口密度最高的觀塘區更為擠擁(每平方公里5.7萬人),提升生活品質又從何談起?雖然疑點重重,政府卻早於2014年5月已申請2.27億元撥款,以研究於中部水域填海建造東大嶼山都會的可行性(2014年11月撤回申請),此外又花了920萬元研究如何建立新都會的交通網絡,但新都會本身明明仍是鏡花水月。這就像還未知道要建造何種房子,卻已預先研究能否奠基。就該2.27億元撥款,政府打算於今年稍後時間再次向立法會提出申請,並計劃於2017至2020年進行可行性研究。須認真研究是否對市民有益處面對眾多大型基建項目引發爭議不斷,港珠澳大橋和高鐵等工程甚至被譏為「大白象」,政府和公眾必須認真研究及討論建造東大嶼山都會是否對香港市民真有益處,或是別有用心——因為此項目甚有可能成為最巨型的「大白象」。文:任憲邦(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電機工程博士、獨立管理顧問)原文載於2016年5月5日《明報》觀點版 發展 大嶼山 大白象

詳情